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九章 紫晶玉髓!  
   
第十九章 紫晶玉髓!

第十九章 紫晶玉髓!



玉佩通體紫色,便如天邊剛剛出現太陽的時候,那伴隨的紫霞的顏色!讓人一看之下就知道,這種奇異的紫色,絕不是人間所應該擁有的顏色!

剛剛從孟超然手心之中顯露的那一刻,因為接觸到陽光,突然霞光萬道!似乎天地間所有的紫色,都在這里集中!

這是一塊寶玉!

一眼見到,楚陽心中就下了這麼一個結論.前世走遍天下,他見過的奇珍異寶也不知多少,玉石更是見過無數極品,但能夠與眼前這的一塊玉相比的,卻是寥寥無幾.

"這塊玉,是紫晶玉髓."孟超然默默地道:"看起來雖然,但卻是極為完整的一塊玉髓!這種紫晶玉髓,萬年難得一見.上好玉石萬塊,方能及得上一塊紫晶玉的價值!唯有在沉澱萬年的紫晶玉礦之中心,才有渺的幾率可能出現一塊玉髓!"

"這塊紫晶玉髓的價值,舉世無匹!"孟超然慢慢的轉身:"當時我撿到你的時候,這塊玉髓,就掛在你的脖子上!"

他的眼神厲電一般盯在楚陽的臉上,楚陽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臉龐有一種強烈的灼燒感.

楚陽喉結動了兩下,突然感覺喉嚨里一片干澀.伸出手接過這價值連城的紫晶玉髓,一向穩定的手,竟然有些顫抖.

這,便是自己唯一的一塊身份信物?

"這塊玉髓中心,刻著一個'楚’字."孟超然緩緩道:"玉髓表面絲毫無損,但里面卻出現這樣的一個字.這樣的修為,為師拍馬難及,絕對做不到!"

"楚這個字,或者是你的名,或者,是你的姓."孟超然微微的歎了一口氣"當我抱著你走出那里,登上一座山巔的時候,天色突然放晴,暗夜正好過去,東方,出現了一輪太陽."

他頓了頓,道:"一如今日,此時此刻!"

"初升的太陽,乃是我一生的摯愛!所以我便在那個時候,給你取名字,叫做楚陽!"孟超然的聲音有些干澀,口氣雖然平靜,但似乎有一股奔湧的岩漿,在這平靜下面咆哮著……

"我希望你,不要辜負了楚陽這個名字.不要辜負了這塊紫晶玉髓!"孟超然深深吸了一口氣,緒立即平複下來,道:"你的身世,應該不會平凡.若是你一直表現得像以往那樣平庸,我不會將這塊玉髓給你."

"其實我希望你平庸一生."孟超然輕聲道:"但卻平安度過."他沒有回頭,但眼中卻是露出了深沉的感.就像一個含辛茹苦的父親,只希望自己的兒子平平安安,而沒有奢望大富大貴.

因為大富大貴,都要伴隨著相應的風險的.父母,是不會希望自己的子女去冒哪怕一點點風險的.

楚陽一直靜靜地傾聽.沒有插嘴.

但他的心中,卻是巨浪滔天.

孟超然這一席話,徹底的打亂了他的心緒.這番話似乎只是平鋪直敘的敘述了一下楚陽的身世,但楚陽卻聽得出來,這番話之中,蘊藏著太多的信息.

紫晶玉髓.價值連城,舉世罕見!

內中有字,表面不損.紫晶玉本就是刀劍難傷,而且還有規避真氣元力的功效,就算是那聖族的天賦聖力,也無法損傷.紫晶玉髓,自然更是強悍!

就算是武尊,也難以在上面留下這樣的刻痕.更不要提完全不損表面,而在玉心留字!

難道,刻這一個字的,竟然是一位皇者不成?或者更高?

在一個繈褓中的嬰兒的脖頸上掛上這種舉世罕見的珍物,又怎麼會將這嬰兒遺棄?這其中,究竟有著什麼內?

自己的身世,重重迷霧啊……若是要揭開這迷霧,恐怕要相當的實力才可以!而刻字的這個人在十六年前,就到了皇者或者更高……

楚陽牙齒輕輕地咬住了下唇,眼神琠w著,眼中閃出了莫名的光彩.自己,可能不是被遺棄的!這其中,或者會有別的緣故.

這種想法,一升起來,就像是萬丈陽光,照散了他心中的陰霾;讓他冰冷的心,在慢慢回暖……

手心緩緩合攏,將那一塊紫晶玉髓緊緊地握在了手心!

玉髓柔滑冰冷,但楚陽激動之下,手上真力流轉,接觸到玉髓,突然從中泛出一絲奇異的溫暖,這股溫暖,就像一道氣流,順著手心進入經脈,慢慢的全身都變得暖洋洋的……艱苦修煉一早晨的疲累,竟然在這片刻之間全然消失!

楚陽心中一震,猛然抬頭,看著孟超然.

"你的感覺沒錯."孟超然微笑:"這塊紫晶玉髓,有著能夠最快速度恢複疲勞的能力.或者還會有其他的功效,你要好好保存!不過我奉勸你,不要太依賴這個東西."

"是."楚陽的眼神中充滿了感激.這樣的寶物在身上,簡直可以晝夜不停的練功,功力進境自然是一日千里.無論落在任何人手中,恐怕都會自己私藏.

只要孟超然自己不,楚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就算放在他面前,他也不會知道,這就是自己的身份證物.

但孟超然卻默默的替自己保存了十六年,又原璧歸趙!

這份操,舉世罕見!

在楚陽心里,孟超然的這份心意和堅守,遠遠要比這紫晶玉髓珍貴得多!

孟超然所的不要太依賴,楚陽也明白.因為若是沒有了疲勞感,也就沒有了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而武者,唯有感覺到極限再沖破,才能突破現有的境界!

"從這塊玉佩來看,你的身世,若不是大富大貴,便是天外世家!"孟超然緩緩道:"在你實力成長到足夠的程度之前,不要輕易去觸碰,那會為你惹來殺身之禍的!若是到了那個地步,恐怕整個天外樓全盤壓上,也不一定能夠救得了你的命!切記切記!"

"是.弟子謹記."楚陽嚴肅的答應.自從見到這塊紫晶玉髓,他的心中便早有這種感覺.

"還有,為師一生最大的心願之一,就是發揚光大天外樓!守護天外樓!"孟超然喟然道:"你既有強者之心,就幫我,好好的守護."

"是."楚陽深深點頭,別人不知道,他卻清楚的知道,四年後,天外樓就要面臨大劫難.自己如今這一點頭,就是將這件事扛在了自己肩上!

以自己現在的微末修為,要做到這件事,恐怕要付出比別人千百倍的努力也未必能夠.

但不管如何,人生之中,畢竟有了第一個目標!

天外樓!

一旦天外樓度過危機之時,就是自己仗劍天涯,縱橫天下,去尋找九劫劍,尋找莫輕舞,解開身世之謎的時刻!

楚陽重生之後,目標一直很簡單:莫輕舞,九劫劍.找到莫輕舞,深愛一生.尋找九劫劍,踏上巔峰.

身世之謎,前世他不知道紫晶玉髓這件事,對身世之謎也沒抱希望.至于門派……他的感一直很淡漠,但今生,這兩件事卻在這同一時間里,都到了眼前!

"師傅今日為何跟弟子這些話?"楚陽沉吟著道:"以前,師傅卻從未提過."

孟超然笑了,他悠然看著天邊鮮血似地彩霞,淡淡道:"我天外樓弟子眾多,但每個人練劍練功,都只是單純的練功練劍,如此而已."

他停住了話音,頓了好久,才慢慢的道:"而我看你今日練劍練功,練得,卻是江湖!"

楚陽默然.

孟超然對著天際旭陽,長長地,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這口氣是那麼長,似乎在心中,已經憋了數十年一般的悠久沉抑.

他看著太陽的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似乎是緬懷,又似乎是傷痛,或者是悵然……總之神色很複雜,似乎又沉浸在一個夢中,不能自拔.

楚陽沉默了一會,終于低聲問道:"師傅剛才過,守護天外樓,只是師父最大的心願之一!但不知師父還有什麼心願?若是弟子機緣巧合,定然會為師父一並做到."

他這麼一問,孟超然的身子竟然如同觸電般顫抖了一下,臉色突然一白,似乎勾起了心中的什麼慘痛往事.怔怔地站在那里,眼神迷惘而痛苦,卻是一不發,似乎變做了一尊雕像.

良久,才做夢一般低低的吟道:"風雨難洗心痕,滄桑不滅傷;莫要輕亙古,離散才看荒涼……"

聲音很低,如同呢喃,如同夢囈,又如同呻吟哭泣一般.是那種壓抑到即將瀕臨爆發點卻又哭不出來的那種絕望的無奈,無盡的淒涼.

這個聲音聽在楚陽耳中,分明感到自己的師父在這短短的二十幾個字之中,將他自己的心變得粉碎飄零……

這種感覺,讓楚陽突然想起了前世自己在風雷台一戰,窮途末路生機無望的時刻,想起了莫輕舞的時候那種黯然心碎.

孟超然現在的況,竟然跟自己那時候心喪若死的心差不多一般.難道,師父他竟然也經曆過一次人生憾事不成?

想必就是這件事,讓孟超然變得對什麼都不在乎,對什麼都不放在心上吧?

(風雨難洗心痕,滄桑不滅傷;莫要輕亙古,離散才看荒涼……是我三年前在病床上的時候,窗外狂風暴雨;有感而發寫的一首詩的前幾句.我很喜歡的幾句話.孟超然的故事,就是根據這兩句話觸發靈感構思而出.)

【凌晨更新三千字大章,求票,求收藏!沖榜!!兄弟姐妹們助我一臂之力!】




上篇:第十八章 身世之謎!     下篇:第二十章 找麻煩的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