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章 找麻煩的來了  
   
第二十章 找麻煩的來了

第二十章 找麻煩的來了



楚陽心中一震,等他再抬起頭的時候,孟超然負手在後的蕭瑟身影已經從他面前靜靜地消失了.臨走,居然沒有再向他任何一句話,任何一個字.

但那股沉抑的氣息卻似乎遺留在這里,竟然是久久不散.

楚陽愣了一會,隱隱感覺到,孟超然心中很苦,甚至苦澀到自己完全無法想象的地步.究竟是什麼事,讓這位曾經的天外樓天才變成了這般模樣?

********************

師父這個心結,若是有機會,定要為他解開!

楚陽長吸了一口氣,眼一凝,反手掣劍,劍氣沖霄!

這一次練劍,卻是從頭到尾,一招一式,一遍一遍的苦練,已經練過了出劍收劍,那麼現在練的,就是連貫性,和一招一式隨便打亂順序配合在一起的效果,再從中細細體悟……

不管是守護天外樓還是找到莫輕舞或者是完成師父的另一個沒有出來的心願,都必須有實力!

實力不夠,自己只會成為讓別人把自己當做完成心願的對象.

對于紫晶玉髓,楚陽只是隨便地掛在了脖子上.只要不用真氣激發,那就與普通玉佩無異.

楚陽的打算是,除非是修煉完成一階段之後,否則他是不會動用玉髓里面的恢複能力的.正如孟超然所,非但無益,反而有害.過度倚仗外力,不是什麼好事……

唯有用汗水來堆砌,一點一滴用心去積累,才是最穩固的境界,也才有最深層的感悟!若是一味借助外力,縱然功力上去了,但境界卻是永遠都達不到的!那便成為自己一生的缺憾,再也無法彌補!

武宗有武宗的精神境界.停留在其中,參悟之後,並完全融會貫通,才能順理成章的進入武尊.

一個武士,縱然機緣巧合天降橫財突然獲得一萬年的精純功力,卻沒有相應的心境和精神配合的話,他也不會成為至尊,依然只是武士!

只不過是一個比較變態一些的武士而已.

所以每一步,都要紮紮實實!被別人扔上巔峰,與自己攀上巔峰……豈能一樣?被別人扔上去,是要摔死的.

時間匆匆流走,中午吃飯的時候,楚陽再次見到了石千山.現在的石千山,臉色灰敗,精氣神全無,愁容滿面,惶惶不安.

任誰都知道,李劍吟這件事,絕計不可能就這麼過去了.二師伯座下弟子,就算只是為了拍師尊馬屁,也要來為李劍吟出氣的.

現在不來,只能代表著那些人正在激烈的籌劃,並不意味著這件事就沒了……

談曇沒心沒肺的啃著雞腿,吃得滿手是油.楚陽心舒暢,坐下就開始大嚼,也是風卷殘云.只有石千山一點胃口也沒有,勉強著自己吃東西,也是味同嚼蠟,吃幾口,就歎一口氣.

陰陰的眼神不斷地斜掃著楚陽,眼中的隱隱怒火似乎要奔湧出來一般.

"石千山!聽你很牛?據還是什麼年輕一輩第一高手?嘿嘿,出來出來,咱們見識見識,切磋切磋."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叫囂的聲音,隨即,還有一陣哄笑聲傳來.聽聲音,足足有七八人.

"是啊是啊,這個石千山居然自封天外樓年輕弟子第一高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第一高手?他石千山也配?趕緊出來跪地求饒!"

……

找麻煩的終于來了.楚陽為石千山種下的惡果,居然這麼早就爆發了,這點連楚陽也沒想到.

石千山臉色一變,慘白.隨即,狠狠的看了楚陽一眼.

"年輕一輩第一高手"這幾個字,正是楚陽那天喊出來的.當時,石千山還是洋洋得意,但隨後才明白,這竟然是一個拔不出腿來的泥潭!但那時已經晚了……

此刻聽到這幾個字,卻如同一刀刀割著他的心.

絕妙的諷刺!

而且也是天外樓最大的麻煩.現在的第五代弟子,有那一個不對這'第一’兩個字極度過敏?大師兄的位置啊!七陰彙聚之地的歸屬啊……

李劍吟這些師兄弟不敢明目張膽上門來找麻煩,來為李劍吟報仇,但楚陽所的這'年輕一輩第一高手’卻為他們提供了極好的借口.

而門派對于這種弟子之中的排位之爭,一向是默許的.石千山可以想象到,將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前來尋找自己……

楚陽低頭吃飯,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外面的叫罵也沒有發現石千山怨毒的目光.心中卻是冷笑一聲:丫的,老子這一世不將你這個混蛋偽君子活活的玩死,那還真對不起重活了這一次……

外面八個年輕人,都是青衣打扮,但在腰上卻束了一條色飄帶,口上,也有一道色環繞.這便是鎖云峰弟子的標志.就像楚陽他們的紫竹園,就是紫色飄帶.

此刻,八個人看著走出來的石千山,眼神之中,都是一片憤怒.

李劍吟是李勁松的獨生兒子,平日里嬌慣成性,與師兄師弟們自然也不是很和睦,但不和睦是一回事,他被外人欺負了,這些人心中雖然未必不唱快,卻不妨礙他們借題發揮來為李劍吟出氣.

這可是拍馬屁的大好機會!

"原來是劉師兄和曲師兄大駕親自到來.石千山有失遠迎了."石千山臉色雖然難看,但還是恭恭敬敬的行禮道.

"石千山,你這聲師兄劉某可當不起啊."那位劉師兄陰笑一聲,尖刻地道:"您可是天外樓年輕一輩第一高手,以劉某的微末修為,怎敢當石大高手的師兄之稱?"

果然是拿著'年輕一輩第一高手’來事!

石千山臉色更難看了.心中已經把楚陽恨到了死,他現在猛然想起:莫非當日楚陽這句話的時候,就是為了給他們留下一個找場子的借口?

這位劉師兄年約三十來歲,名叫劉云炎,乃是李勁松門下大弟子,而那位曲師兄名叫曲平,二十七八歲,排行第二.剩下幾個人,都是他們的同門師弟.此刻聽得劉云炎這麼,都是哄笑起來.

"石千山,來來來,我瞧瞧你這位第一高手的本事!"曲平一步邁了出來,按劍看向石千山.

"我哪里是曲師兄的對手……"石千山慌忙謙讓.開玩笑,現在他哪里敢動手?對方八個人,劉云炎比自己排名要高,曲平與另外六人,雖然比自己稍低,卻也差不了那里去.對方成心來找麻煩,豈能便宜了自己?

一動手,恐怕就會被對方打成豬頭!

至于談曇和楚陽……他倆功力低微,則是靠不得的……自己等于是一個人對上了對方八個!

石千山想哭.

石千山不動手,不代表曲平就這樣跟他耗著.驀然,鏘的一聲響,長劍出鞘,白光耀眼之際,突然啪的一聲,接著噗的一聲,然後便是噗通……

原來是曲平不由分,一出手就重重的打了石千山一個耳光,隨即一腳踢在肚子上,這一巴掌一腳都挺用力,石千山不閃不避受了對方兩下,只覺得腹痛如絞,一屁股坐在地上.

石千山知道,只要自己不還手,被對方打一頓也就打一頓,不會有什麼大事.但只要一還手,那自己今日能不能活下去可就難得很了.所以面對對方的攻擊,他咬著牙承受了下來.

"這個混蛋竟敢打我!"打人的曲平居然先叫了起來,大怒道:"他媽的,好痛!果然不愧是我們天外樓第一年輕高手,弟兄們,岌岌可危啊,快來救命啊……"

"糟糕,二師兄吃虧了!上!"

"快,快去救二師弟……"劉云炎目光一閃,很是"驚慌失措"的大叫一聲.

一聲喊,頓時六個人一窩蜂的沖了上來,對著地上的石千山打沙包一般的拳打腳踢,風聲颯然,拳拳到肉,一邊打一邊叫:"竟然敢打我二師兄!"

"好了公平切磋,這石千山竟然下陰手!"

"打死這個不要臉的……"

更有人一邊打一邊扯著嗓子叫起來:"石千山,你仗著這是在紫竹園,竟然如此跋扈囂張……你你你,你住手……二師兄,二師兄,你沒事吧?"

聽這聲音,倒像是曲平快要被打死了……

曲平一邊咬著牙一腳一腳的往石千山身上踢,一邊淒慘的叫道:"痛!痛死我了……石千山,你好狠毒……"

地上的石千山一開始還在慘叫,求饒,但慢慢地隨著幾聲咔嚓的聲音響起,身子蜷曲在一起,昏迷了過去……

七個人猶自不解氣,又打了一會才停下手來,人人居然氣喘籲籲.曲平抹著汗道:"真險,險些就被石千山這厮把我打死了……"

"是啊是啊,這石千山當真狠毒!"旁邊有人附和.

談曇看的眼睛都了,但他剛要沖出去,就被楚陽拉住了.對方這麼多人,談曇沖上去也無濟于事.只能被對方打得跟石千山一樣……再,石千山被打,這是多麼賞心悅目的事,怎麼可以破壞……

遠處的竹林暗影中,孟超然深深歎息一聲,蕭索的看著場中昏迷的石千山,雙目如冰如雪,徹骨的寒!

******************

票!




上篇:第十九章 紫晶玉髓!     下篇:第二十一章 要不,我幫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