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六章 試馬江湖  
   
第二十六章 試馬江湖

第二十六章 試馬江湖



孟超然本來聽烏云涼誇贊楚陽,有些洋洋自得,聽到那句'拿著不是當理’頓時哭笑不得,道:"大師兄,你可真有興致.這個時候還在耍嘴皮子."

"總不能讓我哭吧?"烏云涼口中著貌似是俏皮話,但臉色卻是沉重之極,緩緩道:"這個楚陽……你要好好培養.我們天外樓,這樣的人……太少!"

孟超然點點頭,喟然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自從我們被取消了大趙帝國護國門派稱號,再加上實力大損,朝堂無人,官府歧視,其余各大門派欺壓,就算有那麼幾個人才,也不是被搶走,就是在比武之中被當場滅殺,天外樓……已經是風雨飄搖了……若是再不能保住我們自己的人才,恐怕我們這一代之後,天外樓就不複存在了."

孟超然的話之中,有嚴重的提醒和警告的意味.

烏云涼陰沉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與孔驚風對望一眼,展顏笑道:"你這個老幺,害怕我們兩個把你的得意弟子賣了出去不成?"

孟超然哼了一聲,道:"不得不防.現在的天外樓已經不比以前了."

烏云涼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們一直對門派的年輕弟子比武之事不滿.誠然,現在天外樓江河日下,再舉行這種比武,無疑是將我們的優秀弟子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加大他們夭折的可能性,但……這也是不得不為."

孟超然負手背後,輕輕哼了一聲,道:"你不過還是想要維持天外樓的陋俗罷了,下不了決心改變,我們又有何用."

孟超然一向冷靜,像現在這等冷峭口氣,烏云涼與他同門數十年,也聽過沒有幾次.此刻見他這麼,知道這位師弟心中不滿.

微微喟歎一聲,烏云涼深沉道:"要改變,也不過是我一句話的事.我之所以還是維持這門規,便是想要……在烈火之中煉出真金!"

烏云涼臉色冷了下來,緩緩道:"天外樓第八代八百弟子,我們第七代,還有七十人.第六代師父師叔們,還有不到十個人.至于第五代祖師,碩果僅存的,就是九師叔祖一人……"

他的臉上肌肉抽動了一下,咬著牙道:"若是我的計劃成功,天外樓這所有的一千人之中,所能留存下來的,決不會超過一百人!而那些人,就將是我們天外樓徹底踏上輝煌的基石!"

"廢物不要,庸才不要!"烏云涼慢慢踱了兩步,聲音低沉卻如雷電交擊,攝人心魄:"甚至包括我烏云涼自己,該犧牲的時候,也要犧牲掉!"

"一個門派的沒落,各方打壓不是理由.而是門派自己的內斗,這一點,我們天外樓就是例子."烏云涼沉沉道:"但一個門派的崛起,卻必須在鮮血與烈火中!浴火重生!"

孟超然歎了口氣.

"這些優秀弟子,放在敵人的視線里,自然是給他們帶來了數不清的危險,但同時也是數不清的機遇!唯有沖破這一切,他們才能成為棟梁!"烏云涼淡淡地道:"若是沖不過去,全軍覆沒,那麼世上從此沒有天外樓也就是了!我要的不是苟延殘喘,我要的是風云獨舞!"

孔驚風深深點頭,道:"大師兄的沒錯!碌碌苟活,倒真的不如壯烈戰死!"

孟超然突然目光一縮:"大師兄……我們門派的沒落跟大趙帝國朝廷有關,你如今既然有這樣的複興打算……那麼豈不是要?"

"不錯."烏云涼臉色陰沉:"這十年之中,我不在門派的日子,就一直在鐵云國內!大趙打壓我們,我們未必就只能抱大趙的大腿!大趙,也未必就是長盛不衰的."

孟超然心中一陣狂震.看旁邊的孔驚風卻是一臉平靜,頓時知道孔驚風也是知人.

"大師兄,太冒險了!"孟超然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現出憂慮之色.

"富貴險中求."烏云涼淡淡無地道:"一個門派第一次崛起,雖然難,卻不是不可能.但在輝煌之後卻又沒落,而想著再次崛起的時候,卻是難上加難!必須做好門派覆滅的准備."

孟超然深深歎了口氣,不再話.

"三天前,我已經派了九師弟帶著倩倩,還有雪夜慕殤幾人秘密前往鐵云國,一來,那邊有事要辦.二來,也是倩倩,雪夜和慕殤的第一次江湖演練.就當是……探探虛實了."

孔驚風大驚失色:"大師兄,你怎麼能夠讓倩倩去?!"

"我曉得你知道了定要阻止.所以我沒跟你."烏云涼淡淡地道:"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天,你就算想要追回,也做不到了."

孔驚風頓足急道:"九師弟帶著雪夜和慕殤,我無話可,可你為何要讓倩倩去?這一行如此凶險,而且各大門派對我們本就虎視眈眈,萬一若是……"

"那也是她的命!"烏云涼冷漠地道:"前幾天你跟我談起我們門派的女弟子的事,我就在考慮這件事.如今讓倩倩出去,也是試馬江湖……"

"試馬江湖,天外樓這麼多的女弟子,姿色不在倩倩之下的也大有人在,但你為何非要派出倩倩?"孔驚風憤怒地道:"她可是你的親生女兒!"

"我的女兒是我的親生女兒,難道門派中其他的女弟子,就全是野種不成?難道她們都沒有父母生養?難道她們不是雙親的心肝寶貝?"烏云涼沉沉道:"我烏云涼的女兒,難道就這麼嬌貴?"

孔驚風憤怒的跺跺腳,如欲噴火的看著自己的大師兄:"可她不僅是你女兒,也是我們的侄女!你不應該讓她去冒險!"

"正因為她是我的女兒,所以她對這個門派之中的女弟子才有責任!"烏云涼冷冷道:"我的女兒,不是皇帝的公主!若是讓她躲在後面,讓其他師姐妹用生命和節操為她探路……那我甯願沒有生過這個女兒!"

"天外樓正在浴火之中,火焰正在漸漸燃起.想要重生崛起,沒有什麼代價是不可付出的,也沒有什麼人是不可犧牲的,包括我,包括你們,自然……也包括我的女兒!"

烏云涼重重的完,背轉了身子,背脊挺直如槍.但在兩人看不到的面上,眼角肌肉卻是猛地抽搐了兩下.

但願……倩倩能夠平安無事歸來!

作為一個父親,將親生女兒派出去執行這樣危險地任務,心中又該承受多少壓力?難道,我就真的這麼無?

可我不僅是一個女兒的父親,還是天外樓一千弟子的宗主!

到了犧牲的時刻,全部的弟子都犧牲,也要做.但若是只能犧牲一個,那麼,就犧牲我的女兒!因為我是天外樓的宗主!

烏云涼咬著牙,腮幫子稍稍的鼓起了一下,就恢複了平靜.他並沒有轉身,只是聲音有些嘶啞地道:"老幺,對楚陽這個弟子……你好好的教導.那驚鴻云雪步……那驚鴻云雪步……"

他頓了頓,沉思了一下,緩慢的道:"讓他好好練習,其中若是有什麼竅門……他自己掌握也可,你們師徒二人共同掌握亦可.但,萬萬不要再讓第三者知道."

孟超然沉吟著,道:"難道門派……不能推廣?要知道,若是推廣開來,我們天外樓會平添一倍戰力以上!這還是保守估計……"




上篇:第二十五章 這個弟子不得了     下篇:第二十七章 補天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