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九章 狼心狗肺  
   
第二十九章 狼心狗肺

第二十九章 狼心狗肺



不得不,石千山的這種感覺的確很准.他現在的淒慘,完全是楚陽造成的.

在這段時間里,楚陽對石千山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每天都進來彙報一下.

"大師兄,你怎麼樣?我今天已經突破了武徒五級."

"大師兄,我今天突破了六級."

"我七級了……"

這一個一個的"好消息",簡直令石千山萬箭穿心.心極端郁悶之下,傷勢恢複的越發慢了.甚至在心極端惡劣的況下,傷勢還有惡化的征兆.

但石千山最不該的是,因為恨楚陽,他連孟超然和談曇一起恨上了.恨之入骨!楚陽憑什麼能夠進境這麼快?肯定是孟超然偏心了.師父那里肯定是有能夠快速提升人的修為的靈丹妙藥!這麼多年沒給我,卻給了楚陽!

一這麼想,石千山就嫉妒的心如油煎.及至到後來,竟然隱隱已經是不共戴天!

那天之後,孟超然的態度雖然有些冷淡,但對石千山還是很照顧的,甚至不惜耗費功力為他續接經脈,為他療傷減輕痛苦,千方百計的尋找靈藥讓他恢複……

但石千山在恨屋及烏之下,卻連對自己恩重如山的師傅也恨上了.居然恨得咬牙切齒.

所以石千山要報複!

在石千山的房外,便是一個的水池.只有半間屋子大,丈許深淺.紫竹園峰頂流下的山泉經過這里,蓄滿了水池,又繼續往下流,在山間蜿蜒成一條溪.

所以這片水池中的水,永遠清澈見底,乃是活水.

楚陽他們平日所喝的水,便取自這里.

現在,石千山躺在床上,竭力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悄悄地從床下拿出來一個紙包,這里面,乃是五更斷魂散.五種奇毒混在一起,無色無味,據中之無藥可救!放進飯菜之中,反而像是美味的作料,更加刺激人的食欲.

石千山的嘴唇有些哆嗦,手指也有些顫抖.但他卻還是堅決的拉過來床頭的蠟燭,右手從底部慢慢的掰斷了一塊……

他的臉時而,時而慘白,似乎內心沖突激烈.但他手指卻沒有停止動作,將整整一包的五更斷魂散,都細心地包在了一個蠟丸里面.

然後他就將這個蠟丸藏在了被子里.

既然我已經毀了,我如何會讓你們好過!反正我身受重傷,無論如何,就算這里的人全死光了,也懷疑不到我的頭上!

紫竹園若是只剩下我一人,掌教宗主無論如何也會顧念幾分舊加以優待,那樣,我就還有機會,我不靠你孟超然,我依然能起來!

死了吧,都死了吧!

現在的石千山,心中已經介乎瘋狂.

太陽緩緩升起,斜斜的掛到了頭頂.石千山側著耳朵,聽了聽,然後一咬牙,手指一彈,蠟丸便從手中飛了出去.

只聽見外面輕輕地一聲"咚"的聲音,蠟丸顯然落進了水池中.

石千山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頹然躺回床上,眼神中閃過內疚和慚愧,但繼之而起的,卻是不盡的狠毒和瘋狂.他咬著牙,一只右手緊緊地抓住了身上的薄被,用力之大,幾乎將薄被抓出窟窿來.

但他終于放松了身子,嘴角泛起一絲快意.

水是活水,毒藥投在里面,早了就會被沖的淡了.晚了包在蠟丸里面還來不及散發出來.

按照平時吃午飯的時間推算,這個時間,正好.

他掐著時間,又過了將近一刻鍾,就聽見談曇嘎吱嘎吱的挑著木桶去打水的聲音,便急忙鑽回被子里,閉上眼睛,大聲呻吟了兩聲……

半晌,丁丁當當的聲音響過一陣,談曇那怪異的嗓子哼歌的聲音傳來,然後便傳出一陣飯菜的香味,香味很濃郁.

石千山無聲的狠毒的笑了起來.

********************************************************************

孟超然和談曇楚陽三個人圍桌坐下,看著桌上的飯菜發出誘人的香氣,談曇一雙如同天各一方的眼睛眼巴巴的看著師父,越發覺得饑腸轆轆,只等孟超然一下嘴,他就立即開始狼吞虎咽.

但孟超然看著這飯菜卻皺起了眉頭.飯菜的顏色與平時無異,香味也很濃.但卻似乎……太香了一些.

有點古怪.

他頓時覺察到了不對勁.

孟超然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剛剛拿起筷子,卻又慢慢的放了下來.側過頭看了看楚陽,不由得心中一動:楚陽也同樣側著頭看著飯菜,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孟超然不由覺得有些驚異了.自己能覺察出來,這是數十年的江湖經驗的累積,而且自己一向謹慎,再加上無數次的生死關頭的磨練,才培養出這份敏銳的感覺.換做一般人,又怎麼會注意飯菜的香味異常?恐怕是越香越想吃了.

但楚陽是如何發覺的?他才十六歲,而且從來沒有出去過,怎麼會有這樣的觀察力?

"談曇,飯菜是你做的吧?"楚陽平靜的微笑道.

"是啊,你們快吃啊,這麼香……我都忍不住了."談曇可憐兮兮的央求道.

楚陽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外面波光盈盈的水潭.手腕一翻,手中出現了一枚玄晶玉針,在菜湯里撥了一下.

玉針的針尖突然變了顏色,藍汪汪的甚是駭人.談曇臉色一變,就要脫口驚呼.楚陽頭也不轉,似乎早已經料到了他的反應,一伸手就在第一時間里堵住了他的嘴.目光卻仍是盯著那飯菜,沉沉的道:"談曇不可能下毒,那就是水的問題!"

孟超然心中又是一震,因為他剛剛也想到了這里.談曇做飯,他是不可能下毒的.而且談曇他從看著長大,甚至沒接觸過毒藥.又怎麼會下毒?

孟超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胸膛起伏,突然怒容滿面,豁然轉頭,看著石千山的屋子方向.

"我去吧."楚陽靜靜的道.

"你?你打算怎麼做?"孟超然臉色難看的道.

"總會讓他滿意就是."楚陽淡淡地道.

孟超然靜靜地垂下眼神,輕輕笑了笑,道:"那便你去吧."停了停,道:"不要太過分.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或許不是……也未可知."話聲雖輕,聲音里卻充滿了苦澀和疲憊.

石千山再不肖,畢竟也是他教了七八年的徒弟!楚陽提出他去處理,乃是充分的體諒了孟超然的心.

孟超然心中雖然為了石千山而感覺憤怒,但也為了楚陽善解人意感到欣慰.

楚陽點了點頭,端起早就為石千山准備好的飯菜走了出去.走進了石千山的房中,似笑非笑的道:"大師兄,吃飯了."

"不是一直都是談曇送飯的麼?今天怎麼是你?"石千山驚疑的看了看他.

"談曇那家伙今天累的爬不起來了."楚陽善良的微笑道:"咱們師兄弟嘛,我來和談曇來不是一樣麼?大師兄殫精竭慮的照顧我們那麼久,深意重,弟也該報答一下了."

石千山哼了一聲,道:"我今天胃口不好,不想吃.你先放在一邊吧."開玩笑,里面他明明知道有毒,而且是親手下的毒,他自己怎麼會吃?

另一邊,一直提聚功力聽著這邊話的孟超然忍不住哼了一聲.他還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議:自己教了七八年的徒弟下毒要毒死自己?所以他雖明知不可能,還是讓楚陽給石千山一個解釋的機會.

便是存了萬一的指望.

如今聽到石千山這句話,頓時死心.

楚陽笑眯眯的道:"不吃飯怎麼行?人是鐵飯是鋼,何況你還受了傷,正需要補充營養.來來,快些吃了吧,吃了就啥也好了."

石千山皺起眉頭,厭惡的道:"了不吃就是不吃,你快出去吧."

"為啥不吃……難道里面有毒?"楚陽誠懇的道:"大師兄,你我師兄弟多年,難道弟還會下毒毒死你不成?快吃吧."

今天第二更送到!




上篇:第二十八章 霸道的監督者     下篇:第三十章 人生,有些事不能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