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十一章 突破  
   
第三十一章 突破

第三十一章 突破



楚陽眼疾手快,搶在他前面,一掌拍在石千山胸口,啪的一聲,石千山胸骨碎裂,身子猛地一挺,兩眼凸出,隨即口鼻中咕嘟嘟冒出血沫,往後躺倒,沒了氣息.死.

"嗯?"孟然看了看他,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歎息了一聲.

"師父,還是弟子來下手的好.他平日里欺壓我們很久了,今日也正好出氣."楚陽平淡的道.

孟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拍他肩膀,欲又止,終于什麼話也沒,就走了出去.

親手殺死自己培養了八年的弟子,以孟然的性格,他殺了之後,恐怕會耿耿于懷.但楚陽下手,就不一樣.雖然同樣是死在他面前,但終究不是自己下手,那種感覺就會淡很多.

楚陽的心意,孟然豈能不明白?

楚陽也歎了口氣,看看著g上石千山的尸體,忍不住恨恨地道:"死得這麼痛快,真的是便宜了你."這話沒錯,若不是孟然突然過來,以楚陽的手段,會合那積累了兩世的怨毒,絕對會整得石千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陽也終于明白,孟然為何會給自己取名字叫做楚陽.一來因為那個欲佩上的"楚"字,二來便是因為夜初晨的"初"字.楚陽,諧音豈不就是早晨的太陽?

而"初晨",豈不是與自己的名字的含義差不多?

而談曇的"曇"字,豈不正是"曇hua一現"?那是孟然在感歎自己愛的短暫麼?

楚陽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師傅的心中,是多麼苦.人生最難受的事,便是"生離死別".而這四個字之中"生離"又在前面,便明"生離"要比"死別"更難受得多.

"死別",難受一時.但"生離",卻是難受一生.只要活著,這份難受這份折磨就永不斷絕!

"夜初晨……"楚陽默默地念著,凝神靜靜地看著孟然走出去的方向,在心中道:"師父,我記住了這個名字."

轉過頭看著石千山睜大著眼睛的尸身,楚陽默然半晌,從心中泛起一股複雜的緒.他終于切切實實的感受到:自己,真的改變了一些人生的軌跡!

前世石千山本應該活到四年後的,但自己重生不到一個月,石千山就這麼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楚陽沉默了一會,用棉被裹起尸體,慢慢的走了出去.等處理完回來居然意外的現,談曇居然在這段時間里又做了一桌飯菜,擺在了桌上,熱氣騰騰.

更意外的是,孟然也沒有消失,只是靜靜地坐在位,似乎在等著自己.一切就如往日一般無二.

談曇見楚陽進來,眉mao抖了兩下,搓了搓手,有些忐忑的問道:"那……大師兄……額,石千山他?"

"死了.被我殺了."楚陽淡淡地道,然後坐了下來.談曇嗯了一聲,垂下頭去,突然感覺食欲全無.剛才他也聽見了石千山的話,心中也是覺得石千山死有余辜,但不知怎地,心里還是有一股淡淡的悲傷之意.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而談曇在此之前也沒有現石千山的真面目.

孟然沉默了一下,提起筷子,道:"吃飯."神平靜,似乎這件事從沒有生過,這紫竹園從來沒有沒有過石千山這麼個人.

三人沉默著.席間氣氛,沉悶至極.

楚陽也沒有話,師父孟然這個時候根本不需要什麼安慰.他縱然有些心傷縱然感覺不值,但用不了幾天他自己就能調整.但唯獨是石千山最後的竭斯底里,勾起了孟然的傷,這內心的bo瀾恐怕要持續好長時間了……

孟然吃完,看到楚陽居然也狼吞虎咽的吃飽了,不由得挑了挑眉mao,道:"楚陽,這是你第一次殺人吧?我記得,你之前連一只激沒有殺過."

楚陽一怔,道:"是."這才想起來自己在殺人後表現得太平靜了.落在孟然這樣的老江湖眼中,無疑是一件很驚奇的事.

雖然是武者,但不管是多麼惡貫滿盈的魔頭,他在第一次殺人的時候,總會有些反常.但現在的楚陽第一次殺人就殺了一個朝夕共處了八年的大師兄,居然連食欲也沒有任何影響!

豈能不令人奇怪?

"你的心理素質,倒像是一個天生的殺手."孟然淡淡的笑了笑,道.完突然想起了烏云涼的那個提議,在心中次認同了楚陽去做那危險的任務的可能.

這樣冷靜甚至接近冷酷的定力,去做那件事,絕對不虞會1u出馬腳.但孟然卻還是有些不放心,心矛盾的很.

那是機遇,但同樣也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

"天生的殺手……"楚陽心中苦笑一聲,心道,我雖然是今生第一次殺人,但我上一世卻已經度了數萬亡魂,不冷靜行麼?早麻木了!殺一個人,其實還真不如殺一只激給自己的觸動大……

"石千山死有余辜,弟子殺他,天經地義,毫無壓力,而且很爽."楚陽認真地道.

孟然看著他,突然微微的笑了起來,道:"很好!"就不再話.

匆匆三天過去,這天晚上,楚陽一個人坐在紫竹林深處,感應著天地氣機,他有預感,今天,應該能突破武士!

自從那天殺了石千山,心底的戾氣被引,楚陽就一直覺得丹田氣海bo動的厲害,似乎有一種嗜血的緒在蘇醒,在掙紮咆哮.

這是前世修煉無劍道留在自己靈魂之中的暴戾!楚陽費盡了老大功夫,才將這種緒壓下去,繼續平靜修煉.但從那刻開始,體內的真氣元力突然翻湧起來.隱隱然似乎要突破什麼桎梏!

楚陽眯著眼睛,心cao控著體內的氣旋,在丹田中溫養,盤旋,那的九劫劍似乎成了一個核心,氣旋在丹田中圍繞九劫劍盤旋九周,便如閃電破空一般沖出丹田,沖進經脈,以一股銳氣,在經脈中穿行!

逐步上頂,在經脈中穿行九周天之後,已經形成了一股浩dang的勁流,楚陽心念一動,勁流脫離了武徒的循環渠道,悍然持續上沖,沖上武士軌道瓶頸!

轟!

楚陽只感覺自己自己身體內部猛然響起了一聲雷震一般的巨響,身體劇震了一下,噗的一聲,口中噴出一股鮮血,鼻孔中噴出兩道血絲;臉色一陣yan.

但那浩dang的勁流卻已經沖破了瓶頸,在新開辟的經脈線路之中一點點沖鋒前行.楚陽心翼翼的控制著,突破之後在新的經脈第一遍運行功力,必須謹慎.否則,便會有損傷.這種損傷在無形中,卻可以制約一個人未來的成就!

如同過獨木橋,引導著氣流穿行一周天,楚陽已經渾身出了一身大汗.但他沒有松懈,繼續運行.

一周,兩周……九周天!

循環完畢,楚陽猛地吐出了一口氣,只感覺渾身沒有了半點力量,卻又感覺整個身體如同浸在溫水中一般舒適.

他吐出的那口氣,縱然在漆黑的深夜里,竟然也現出黑亮色,在面前一閃,隨即飄散在空中.

紫竹林隱秘處,孟然身軀挺立,紋絲不動,身上已經掛滿了霜痕,正在全神貫注為弟子護法.

楚陽突破的那一刻,孟然也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終于成了!楚陽的修行之路,又進一步.

"洗經!?"孟然隨即愣住,看著楚陽吐出的那一口漆黑亮的詭異氣體,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脫口驚呼出聲,這,這是經脈雜質!




上篇:第三十章 人生,有些事不能錯.     下篇:第三十二章 洗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