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十六章 從這一刻開端!  
   
第四十六章 從這一刻開端!

第四十六章 從這一刻開端!



大道上,一輛馬車正在緩緩行駛,車前車後,八位騎士面容冷硬,策馬而行.一個老年車夫,花白頭發,眯著眼睛手持馬鞭,表有些漠然的看著前方,隨著一聲聲清脆的馬鞭響起,將一段段路途拋在了後面.煙塵飛揚.

車內,坐著一個面容清癯的老者,正微微的皺著眉頭,想著什麼.

這個老者,便是當世號稱第一神醫的杜世.這次,乃是從大趙帝國前往鐵云國.

"杜先生,此次前往鐵云,您的使命只有一個.就是盡可能的用你的回天聖手,幫那位不久于人世的鐵云國君多撐一段時間,千萬千萬,不要讓他死得太早!"

這是臨來時,帝國宰相第五輕柔親自接見,並鄭重其事的的一段話.

為何要鐵云國君多活一段時間,杜世也明白.現在鐵云國雖然是太子執政,但太子畢竟不是皇帝,在有些事上,始終還是名不正不順.

只要這位鐵云國君能夠吊住一口氣,那麼,鐵云國就永遠不會是鐵板一塊!鐵補天縱然天縱奇才,但只要他不敢弑父上位,對這件事他就無可奈何.

鐵世成多喘一個月的氣,就為大趙帝國多爭取了一個月的時間!最好拖到萬事俱備,戰爭爆發,到那時,鐵云國這個'太子畢竟不是君主’的最大弊端,就會最具體的爆發出來!

但這任務卻是如何的艱難呵.

也只有杜世才知道,這有多難!

杜世苦笑一聲,歎了口氣.當年鐵世成春秋鼎盛,與大趙帝國厮殺疆場,那時候,第五輕柔還只是一個內閣大學士,在軍中為監軍之責.卻暗中重金聘請天下第一箭手刺殺鐵世成,在亂軍之中,射了鐵世成一箭!

箭上更喂上劇毒!

鐵世成當時被侍衛擋了一下,那箭簇先穿過侍衛胸口,再紮在了鐵世成身上,殺傷力已經不強.但那劇毒卻依然幾乎要了鐵世成的命!

又是第五輕柔私下里重金禮聘自己,讓自己為國出力,卻是為鐵世成去治傷……自己這一生,就只做過這麼一件有愧醫德的事:治好了鐵世成的毒傷,卻又在他體內下了另一種無藥可治的慢性劇毒!

劇毒慢慢侵蝕鐵世成的身體,就如這些年,大趙在一點點的侵蝕鐵云國.

傷他,卻不讓他死.能吞,卻不吞;這些年,借著與鐵云國的爭斗,第五輕柔不斷立功,不斷地增加資曆,不斷的增加資本,不管軍方政方,第五輕柔的功勳都是首屈一指的第一!直到今日,帝國皇帝之下第一人!

他一直立功一直征戰,但卻始終還讓鐵云國保留著反抗的力量,不使滅絕.將鐵云國當成一個他自己的功勳制造基地,直到此時,他才開始真正收拾鐵云國,因為他已在巔峰!以第五輕柔現在的權勢,就算是皇帝,對他也是無可奈何!

第五輕柔這種權謀手段和陰謀詭計的交叉運用,實在是已經到了一個出神入化的地步.

事到如今,鐵世成的身體早已經是回天乏術!也就只剩下一口氣而已.若不是出了一位驚采絕豔的補天太子,恐怕這時候的鐵云國,早已經成為大趙帝國的疆土!

如今,自己做下的事,居然還是要自己來收尾?

杜世深深歎息.

長路漫漫.

楚陽站在山上,借著密林遮掩,靜靜地看著遠方這緩緩行來的馬隊.

手心稍一用力,掌心的一張寫著'鐵云重金禮聘天下第一神醫杜世前往鐵云城,九日清晨,將經過惡虎嶺.’的字條變得粉碎,飄散.

然後他絲毫不加以停留,身體流星一般的穿過樹叢,撲往山下.

這是他早已經定好的晉身之路.杜世,乃是關鍵的一環!

要進入鐵云國,逆轉命運,並不是進去那個國家就可以了.進去之後,還要引起重視.重視之余,還要得到信任;信任之後,才能掌握權利!

這些,都要在短短的時間內完成!最遲兩年時間,完成一個普通的士子一生要走的路!楚陽的任務,不可謂不艱難.

但他義無反顧!

杜世這里,就是楚陽策劃好的開始!

"希律律……"健馬一聲長嘶,停住腳步.馬車前方,已經落下了一位少年.一襲黑衣,面容英挺,表平靜中帶著一絲激動,熱切地看著馬車.

"什麼人?!"八名騎士同時勒馬站定,三柄劍,五把刀同時離鞘而出.

"車內坐的,可是天下第一神醫,號稱慈心聖手的杜世,杜老?"黑衣少年眼神激動,充滿了真切的感激與崇敬,看著車內,竟然好像沒有注意到四周明晃晃的刀劍.

"你是什麼人?"為首的騎士眼神銳利如鷹隼,冷冷看著他,絲毫不放松警惕.剩下的幾位,在用氣機鎖定這少年的同時,不著痕跡的散開,從各個方位,將這輛馬車嚴密保護起來.

"是不是?"少年又上前了一步,表現的極為急切.

"是不是都與你沒有關系."為首騎士冷冷道:"退開!"他也看得出來,這少年似乎並沒有惡意,但這一行卻是事關重大,由不得不心從事.

"若是杜先生,尚請出來一見."少年不屈不饒的道.

"放肆!"一聲大喝,三柄雪亮的刀光同時飚出,斬向那少年.

那黑衣少年似乎怔了怔,突然臉上露出一絲怒色,身子一折,在刀光中左右閃躲,刀光如瀑,但他卻在刀光中安全的游走自如.突然出手,兩手如鷹爪,疾探而出.

當的一聲,一柄長刀落在地上,為首的騎士也覺得手腕一麻,大刀差一點點就脫手而飛.不由一驚,一個旋身下馬,大喝道:"結陣迎敵!"

七個騎士同時掠下馬,嚴陣以待,刀光隱隱,呼之欲出.

"且慢!"杜世在車內輕喝一聲,隨即平和的道:"這位公子,老朽正是杜世.不知公子有何事?"

完,掀起車簾,露出自己臉容.

"杜先生心!此人來路不明,居心叵測."兩個侍衛立即仗劍護在馬車前,嚴陣以待.

"果然是杜神醫!"黑衣少年激動地臉上掠過一層暈,突然無視面前的刀光劍影,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杜世,就這麼一步步毫不設防的走了過去.

走了兩步,身體已經碰到了刀鋒,那為首的騎士並不打算收刀,就這麼挺著.

那少年感覺到了刀身刺在自己肌膚的刺痛感,低頭一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突然深深地向杜世彎下腰去.

這一奇怪的舉動,讓眾人詫異莫名.

"杜先生可還記得八年前懸壺濟世,那時候就在這惡虎嶺下,兩國交戰;杜先生仁心聖手,救死扶傷;那次出來采藥,曆經山村,卻救了一對山民夫婦的往事?"

"哦?"杜世皺了皺眉頭,他一生之中醫治過的人何止千萬?哪里能個個都記得?但記憶之中,自己在八年前確實是在這一帶活動過.

第二更提前送到.今晚有點事,需要出去.大家快樂.




上篇:第四十五章 這一去,必將掀翻九重天!     下篇:第四十七章 出神入化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