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十八章 控火力,聖族?  
   
第四十八章 控火力,聖族?

第四十八章 控火力,聖族?



"哦~~~~~~"包括杜世在內,所有人都是長長地哦了一聲,似乎明白了一切.隨即就用同的眼神看著楚陽.

這種橫刀奪愛的事,實在是太普遍.尤其是師兄弟之間,更加有些話是沒法的.

楚陽很配合的擺出一副痛苦欲死的樣子,兩手抱著頭,蜷縮著,十根手指緊緊地抓著頭發,甚至抓下來了不少的發絲,足見他心中是如何的痛苦莫名.

"唉."杜世歎了口氣,沉重地道:"這件事,以後誰都不要提了."

八位騎士一起答應.

連那駕車的老頭看著楚陽的眼神也柔和了許多.難怪那天問他的時候,這家伙表現出一副極力掩飾的絕望無助的樣子,原來如此.

"謝謝."楚陽深埋著頭,感激的沙啞的了一句,痛苦的道:"只等完成先父的臨終遺願,報答了杜先生的大恩,在下就從這人間世消失了,呵呵,從此孤老山林吧."

"男子漢大丈夫,何患無妻?"杜世拍拍他的肩頭,安慰了一句,道:"不必如此在意."

楚陽沉重的點點頭,歎了口氣,卻沒話.足見心郁結,難以排解.

此事之後,團隊里幾個人對楚陽都是態度大改.隱隱有親近之意.重重義,孝順,癡,忍辱負重,多麼難得的少年啊……

楚陽的表演,完全征服了這些人.連楚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一瞬間之後居然多了這麼多的優點.

為首的大漢甚至歎息著拍拍楚陽肩頭:"老弟,不需如此,看開一些,男人嘛,眼光要放遠,只要你有銀子,窯子里漂亮姑娘有的是."

楚陽"悲痛"的點點頭,仰起頭,"強行"的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所有人雖然都沒話,但看著楚陽的眼神卻都是柔和了許多.弱者,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會引起人們的同的.

連一直在馬匹旁邊待著,從來不與眾人紮堆的那老頭,也是深深地歎了口氣,抬起鞋底,磕了磕煙灰.那雙看透世的眼睛,似乎也有些迷蒙.

楚陽唉聲歎氣,心中卻知道,在杜世這里的關卡,完全度過了.

剩下的,就是去到了鐵云國的事了.

鐵云國一幫老狐狸,可不像杜世這樣好糊弄.

杜世是一代聖手,傳中不管什麼疑難雜症,到了他這里,就會藥到病除.但他只是一個醫者,再加上醫術高超,所有人對他都是客客氣氣,論到為人處世的經驗,未必能多到哪里去.

而楚陽也知道,杜世在幾年後身敗名裂,也是因為鐵云國的這件事.後來不知怎麼回事,鐵云國君的病泄露,原來是杜世在數年前就下了毒手.

這件事在整個下三天,引起了軒然大波.

杜世也因為此事爆發,面對天下英雄的指責,承認了這件事之後,黯然自殺身亡!一代醫國聖手,就此化作塵煙.

或者他只是一個醫者,或者他有些事是迫不得已,但做了畢竟就是做了.

楚陽對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惋惜,這一路欺騙利用了杜世,也並沒有感到什麼內疚,但卻在這幾天的時間里,看得出這位慈心聖手實在不是什麼壞人.

或者,只是兩國交鋒,各為其主吧.

畢竟,他是大趙人.最後,可能也只是做了一個犧牲者,成為第五輕柔征服了鐵云國之後用來安撫民眾的工具吧……

至于這八個騎士,楚陽仔細觀察之下,終于確定.這八個人之中,應該沒有金馬騎士堂的人!

看上去,這八個人都是純粹的武士,並沒有什麼太深的心機.而且修為也不是很高,應該都是在武士五六級左右的樣子.

這樣的人,遇見一般的毛賊,應該綽綽有余了,但若是想要對付高手,則是萬萬不行的.看來只是杜世做了一個幌子.真正的高手,就只有那趕車的老頭一個人.

不過,或許杜世本身就是高手,但無論前世今生,都沒有聽過這位慈心聖手武功有多高……

"楚陽,你多大?"就在楚陽沉默的時候,那位神秘的趕車老頭居然提著大煙杆走了過來,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十六."楚陽現在就怕有人找自己話,因為自己的悲痛……那是偽裝的啊.若是得多了,露餡了怎麼辦?

"十六啊……看來你對男女之事知道的挺早啊."那老頭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兩排大黃牙熠熠生輝.但眼中仍是精光一閃而過,讓楚陽敏感的發現,這老家伙絕不是跟自己來寒暄的.

"額,這種事,很難明白是怎麼回事.其實我自己到現在也是迷迷糊糊."楚陽悲歎一聲,悵然道:"世間有多少事,總是在這樣的平平靜靜之中,但一旦失去,卻就變得刻骨銘心,呵呵."

"的不錯."老頭兒聽了這句話,竟然沉默了下來,良久,才淡淡的笑了笑,道:"總是平平靜靜,才會刻骨銘心.不早啦,睡覺吧."

完了這句話,就坐在火堆旁邊,愣愣地看著跳動的火苗,一個字也不了.火焰跳動,映射在他昏黃的眸子里,刹那間竟然有些迷離.

這反而讓楚陽有點詫異了.這老頭是最後一次來摸自己的底,這點楚陽很清楚,但為何自己就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他就放棄了?

仔細想了想,楚陽卻也歎了口氣.'就是在平平靜靜之中才變得刻骨銘心.’這句話,原來並不是隨便的.

正如前世,自己與莫輕舞兩人曾經一起經過了不少驚天動地的大事,但莫輕舞逝去之後,自己不由自主就回憶起來的,縈繞在心頭久久不散的,卻還是那些平淡的溫馨,那些平靜的溫柔.

而不是那些所謂的大事!

人,誰沒有青春過?

"人啊,誰沒有青春過……"楚陽正想到這里,突然聽見這老頭兒喃喃的了一句話,竟然與自己心里想的相同.不由愕然相望,老頭兒轉頭看來,目光中竟多了幾分笑意.

"高老頭,你就別青春了;你這邊已經是冬天啦."騎士頭兒拿著一個酒囊哈哈大笑,舉起來猛灌.

其余七個騎士頓時哄堂大笑.

高老頭哼了一聲,突然煙鍋一彈,一點火星飛出,竟然直直的落進了那大漢剛剛從嘴邊挪開的酒囊里.

那酒囊里還有大半的酒,這麼一點微弱的火星一飛進去,竟然砰地一聲,火苗兒躥起來數尺高,騎士頭兒一時不慎,面前的頭發竟然被燒了一半.一時間,一股子燎了豬蹄的味道彌漫開來.

忍不住大叫一聲,怒道:"高老頭,你玩真的?"

高老頭哼了一聲,拎著煙杆,佝僂著身子慢慢走遠.

騎士頭兒呸的吐了口唾沫,悻悻的看著他走遠,卻不敢再話了.

楚陽的眼神卻是猛地一縮,看著高老頭遠去的佝僂背影,眼中露出一絲忌憚.

高老頭這一下,看起來簡單.但楚陽卻知道,這極不容易.大半酒囊的酒,最少有三四斤,就算是扔進去一個火把,也會立即湮滅.更何況只是這麼一點火星?

這一來需要眼力,需要時機把握,還需要強悍的功力支撐;這些,都不是楚陽最忌憚的.

他最忌憚的是:這明顯有控火能力在里面!若不能控制火焰,根本做不到!但控火能力……這卻是三星聖族的絕技!

聖族?

*****

回老家種麥子去了.種著麥子,不知為何腦中竟然詭異的冒出來一個笑話,傻傻的笑了半天:我把麥種進地里,明年收獲了很多的麥;我把玉米種進地里,明年收獲了很多的玉米;如果我把女朋友種進地里……




上篇:第四十七章 出神入化的演技!     下篇:第四十九章 那一劍的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