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六十章 太子的淚  
   
第六十章 太子的淚

第六十章 太子的淚



"哦,那人是我一個故人之後.起此人,倒真是一個好漢子.重重義,忠孝兩全,卻又有勇有謀,武藝高強,年紀雖輕,卻是一個難得的好男兒."

杜世唏噓的搖了搖頭,將楚陽的來曆介紹了一遍,更著重了自己遭遇到的伏擊,最後道:"若不是他,恐怕老朽今天,是不會見到太子的.而且此人天賦之高,難以想象,舉一反三,過目不忘,聰明智慧,足可稱為當世俊傑!"

杜世口音之中,對楚陽推崇備至.簡直是到了不遺余力的地步.而且口氣真摯,顯然是自內心.

若是楚陽跟著他一路前進,恐怕決不會有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

杜世也有著淡淡的遺憾,一路上,杜世不止一次的露出要收楚陽為徒,全力教導他醫術的意圖.

甚至,在臨到這里時,杜世曾經失落的過:"……楚陽,老朽隱隱有一種預感,恐怕此番鐵云之行,就是我杜世的末路.你若是不能接受,恐怕老夫這一身醫術,就將從此失傳了……"

話到這種地步,但楚陽還是拒絕了.

杜世黯然長歎,雖然收徒無望,但卻還是將自己畢生所著的《不死醫術》傳給了楚陽,還有一卷殘破的《百草藥經》.

"這部《百草藥經》,便是我一身醫術的由來.終我一生,也不過看破了六成.而這《不死醫術》,則是我一生心血之所系.你若能學,則是最好.若是不能,就幫我傳世吧."這是杜世對楚陽的托付.

而這兩本書,卻是楚陽這一行最大的意外收獲!

在杜世的心里,此刻楚陽雖然沒有答應拜他為師,但卻等于已經傳承了他的衣缽.對于誇贊楚陽自然是不遺余力.

一邊的高老頭哼了一聲,他隱隱覺得,楚陽既然打算離開,就不應該再進鐵云城.但他現在心中正覺得對不住楚陽,因為誤會了人家有些歉疚,于是也沒吭聲.

反正那貨一副淡薄名利的樣子不像是假的……

"杜先生真是仁心聖手,恩澤布及蒼生天下.孤聽罷此事,對杜先生的崇敬,又重一分."鐵補天微笑道.眼中卻是精光一閃,心中暗暗記下了"楚陽"這兩個字.

現在的鐵云國,可是求賢若渴.

若不是補天太子接管了鐵云國的軍政,又開創了補天閣,對鐵云國的實力有所補充,恐怕第五輕柔早已經揮軍北上!

對鐵補天來,現在真是任何一個人才,都不能放過!更何況是這樣足可稱得上是"可怕"的人才?

鐵補天神色轉為冷漠,低聲對身邊的一個青衣人道:"傳令武狂云,讓他到鐵云城一趟;告訴他,若是不能解釋清楚杜神醫遇襲之事,他的身體就不用來了,只把腦袋送過來吧!"

武狂云,鐵云帝國鐵血戰騎大統領,也是鐵云西南軍方與大趙邊境的一員悍將!名列大陸名將排行榜第十位!

這個排名大陸十位名將排行榜之中雖然只是末尾,但卻絕不是單純的作戰勇敢就能得到的……

鐵補天此刻提起武狂云,很顯然,從這件事的時機和風格,已經斷定,這件事必然是武狂云所做無疑!

青衣人答應一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道,老武啊老武,你這次可要倒黴了……雖然你做的事我更想做……

轉過身來,鐵補天的笑容又已經是和藹可親,柔聲道:"杜先生受驚了."

杜世連不敢,不知怎地,看著這位補天太子一臉的和煦,杜世卻是覺得背心處一股冷氣從尾椎一路升了起來.

似乎自己多年前所做的那件有愧醫德的事,一直在對方的注視之下……

或者,這鐵云城,就真的是自己的埋骨之處麼?杜世怔怔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高大城牆,眼中露出一絲茫然.然後他就坐回了馬車,神色平靜,向著鐵云城,進.

是福是禍,都已經到了這里.既然做下了事,那麼,總有回報的.

一行人各懷心思,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向城中走去.及到進了鐵云城,杜世的馬車一路直行,竟然一直到了皇宮.

鐵補天已經等不及了,自己的父皇這段時間的病越來越嚴重,他恨不得杜世現在立即就能把父皇治好,別的,縱然有考慮,現在也放在了一邊.

他也知道,這次能夠順利的請到杜世,恐怕第五輕柔在這里面是有算計的.他准許杜世前來,定然是不懷好意.

想必是讓杜世施展妙手,讓自己的父皇病體好轉,好再和自己爭權奪利.

但現在鐵補天縱然明知道這是陷阱,也只有甘之如飴的跳下去!因為那是自己的父皇!不僅是皇帝,更是父親!

這天晚上,鐵補天回到補天閣的時候已經很晚.

兩個人,已經在庭中等候了好長一段時間.

"找到那個人了麼?"鐵補天輕輕問道.他一只有些瘦弱的左手輕輕肉著自己的眉心,有些疲倦的問道.

"屬下無能,未能找到此人行蹤."其中一人一躬身,道:"這人進入了鐵云城,便如是突然間消失了,竟然四處都打聽不到."

"多派些人,去找."鐵補天肉著眉心,歎了口氣,改為用手去肉太陽穴,補充道:"不要擾民.現在的鐵云,哪怕一份民眾的力量,也是極為重要!萬萬不要激起什麼s."

"是."這人答應了一聲,隨即擔心的道:"太子殿下,屬下看您這些天也委實是太疲累了些,是否……找個人給你舒緩一下?"

"也好,讓蘭香來給我肉肉吧."鐵補天並沒有推辭,只是神態間顯得更疲倦了.

"是."兩個黑衣人退了下去.

鐵補天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眉宇間,顯得頗為憂慮.心中泛起杜世看了父皇的病之後的話:"太子殿下,皇上這病,乃是積年沉疴,而且,還有余毒在體內,天長日久之下,已經沁入骨髓,藥石難及,老夫也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

鐵補天沉沉的歎息一聲.

沁入骨髓,藥石難及.這八個字,讓鐵補天心中如同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父皇,難道就真的沒有希望了麼?

那個叫'蘭香’的宮女已經進來,但看到鐵補天正在沉思,卻是不敢打攪,靜靜地站在一邊.

良久,才聽見鐵補天深深的長歎一聲,眼角,竟然有晶瑩的光芒閃動.

太子……哭了?

這一向堅強,撐起了整個鐵云國的補天太子,竟然也流淚?

蘭香突然心中一酸.

唯有她們這些太子身邊的人,才知道太子這些年撐得有多麼辛苦.為了追趕第五輕柔的腳步,太子爺付出了多少!

從一個孩童一直到現在,太子在這十來年里,幾乎每一天的睡眠時間,都不過兩個時辰!

整個國家民族,數萬萬人的生命,都壓在他的身上.第五輕柔和大趙帝國,那強盛的國力和卓的智慧,更是如同大山壓頂,換做任何人,恐怕也早已經崩潰!

但鐵補天卻以一個少年的身軀,硬生生承受下來!

他,太累了!太需要有個人來幫幫他了……




上篇:第五十九章 較量!     下篇:第六十一章 江洋大盜馬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