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六十三章 天兵閣,朝錢開  
   
第六十三章 天兵閣,朝錢開

第六十三章 天兵閣,朝錢開



正對著大街的牌匾上,"天兵閣"三個龍飛風舞的金漆大字映日生輝,直接將半條街道都映的成了金色.晃晃耀眼.

左右對聯,也是直接是白銀做牌,金漆打就.整個門面,充滿了一副暴發戶的嘴臉.讓人一走到這里,就會立即察覺到一股子銅臭味撲面而來.

上聯:削鐵如泥不是夢,讓你開眼界!

下聯:神兵利器老子有,想要趕緊來!

橫批:沒耐心等!

然後倚著門口的,是一塊告示牌:天兵閣,朝錢開,金銀少了莫進來.萬兩白銀才起步,百萬黃金不算富,天才地寶拿出手,進門就讓你滿足.

不僅暴發戶,看樣子還不怎麼有文化的樣子.從門牌到對聯,都是俗氣無比.連那幾個字,也是歪歪扭扭,充滿了邪氣.就像使用老鼠尾巴蘸了墨,然後在老鼠嘴里灌了一碗酒,醉了之後拖著尾巴畫出來的.

然後楚大老板就正襟危坐,坐等肥羊上門了.這叫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自然,楚陽是不知道這個典故的,但無奈有一個英俊瀟灑才高八斗學富五車風流倜黨的風凌MM是知道滴.)

不得不,連續幾天幾夜來,楚陽累得不輕,但也興奮地不輕.

這種不勞而獲的滋味實在是太美妙了.他麼地,怪不得那麼多人要當偷.手一伸,要金子有金子要銀子有銀子,實在是太愜意了.

劫富濟貧,嗯,也算有道理.那時候他們富得流油,老子窮的要死,搶一點過來還不算濟貧麼?

這"天兵閣"一開張,直接就讓所有看到的人瞪暴了眼球.太囂張了,太離譜了!曆朝曆代做生意的,就沒見這麼做的!

這不是在做生意,而是純粹在得罪人!而且是先糟踐了自己再得罪了別人.

刹那間,這個"天兵閣"就以鐵云國開國以來第一個天大笑話的形象,迅速迅猛的傳出名去.

快去看哪,大街上出現了一個逆天級數的神經病在開店!

忽的一聲,天兵閣門外面,迅速的聚攏了一大批看熱鬧的家伙.陰天打孩子,大家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來看看這個傻.逼也是不錯的.

不過大家也有些奇怪.這傻子在哪里得瑟不行?非得來到這鐵云城最繁華的皇城街道上來丟人?這人的腦子不會是壞了吧?不過若真的是一個傻子……他那里來的這麼多銀子在這里開店鋪?

楚大老板翹著二郎腿,面前櫃台上什麼神兵利器也沒有,只擺著一杯茶.熱氣茶香從茶杯之中嫋嫋而起,而楚大老板的頭也在這嫋嫋的茶香之中點來點去:實在是困了……

在靠近內門地左側牆上,掛了一柄劍,一柄刀,一把短劍,一把短刀!貌似就這四件物品是他開張大吉的底氣……也是他准備出手的,"神兵利器".

門外,亂糟糟的聲音都在猜測著,唏噓著,嬉笑著……楚陽充耳不聞.他要做買賣的對象,本就不是這些人.

而且,楚陽前世的記憶清楚地告訴他:鐵云國或者對別的都不在乎,但,"天兵"這兩個字,卻一定會觸動鐵云國高層的敏感神經!

"讓開讓開,好狗不攔路,你哪,不服咋地?"遠處傳來蠻不講理的吆喝的聲音,幾個敞著衣領的黑大漢,正東西路南北走,螃蟹一般走過來.所到之處,人群都如同見了瘟神,紛紛躲避不迭.

"什麼天兵閣?我靠這麼吊?"一個臉上長著一顆大大的黑痣,黑痣上長著一簇濃濃長長的黑毛的大漢,斜著眼睛看著天兵閣的牌匾,鼻孔朝天,突然大怒:"他媽窮瘋了,銀子少了莫進來?老子銀子少,但老子偏要進去,咋地?"

"大……大哥……"身邊正在東瞧西看的嘍啰驚喜地叫起來:"這全是……銀子!純銀子!"這家伙指著牌匾又跳又叫.一副中風的樣子.

"銀子?"大漢疑惑的捏了捏,突然聲音就變了調:"**!真的是銀子!"

抬起頭看著牌匾的目光,突然變了,變得貪婪而惡毒.

"里面誰是老板?出來出來."大漢幾乎是嗓子都嘶啞了,後街上下一動一動的吞咽著口水.我靠,也不求什麼,嚇唬一頓,只把這匾牌搬回去,就足夠了.

"你們要來買東西?"楚陽抱著手臂,慢悠悠地走出來.沒法,整個天兵閣,就只有他一個.老板加伙計,都有他一人包辦.

出來一看,楚大老板頓時氣歪了鼻子.

老子准備釣大魚呢,結果大魚沒來,先把地痞流氓惹來了一批?這也忒晦氣了.

"這店是你的?"大漢鼻孔朝天.

"咋了?"楚陽心很不好,口氣自然也不會好.

"咋了?我靠你還挺有脾氣?看來你還不知道在你面前站的是誰……"黑大漢一伸手,就要抓住面前這可惡的子的衣領,暴打一頓.

"滾!"楚陽一聲低喝,眼睛一瞪,隨即兩臂一振,騰得一聲,身上冒出一陣肉眼可見的黑氣,散做鋪天蓋地激蕩的煞氣,帶著冰寒的寒意,轟的沖了過去.

這大漢只是街面上的混混,本身連武徒都不是,只是靠著兩膀子力氣耍流氓的角色,怎麼能抵擋這等武尊級的靈魂震懾?

那大漢一句話剛完,突然間感覺一陣陰寒,隨即就被撲面而來的煞氣連身體帶靈魂整個兒震懾!兩眼一陣翻白,隨即就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無邊無際的噩夢之中……

無數的厲鬼七竅流血的從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厲嘯著撲來……

"啊………………"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慘叫,大漢踉蹌著後退,突然兩手抱住自己的頭,在地上來回打滾,發瘋了一般狂呼大叫:"饒命!不,不是我殺的,饒命,饒命啊……"

突然跳起來,轉身就要逃走,卻一邁步就摔了一個跟頭,鮮血橫流,卻癱在地上,竟然站不起來了,卻猶自在拼命的往前爬.

一路爬過,褲襠里漸漸濕了……

唯有那撕心裂肺的求饒的聲音,卻是在上空久久回蕩.

跟著他的兩個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看著老大眨眼間就從無比的正常變成了這樣的恐怖,刹那間只覺得渾身一股寒氣直冒出來.忍不住一聲喊,一往左,一往右,作鳥獸散.

楚陽一副迷惘的表看著遠遠逃走的三人,撓了撓頭皮,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想了好一會才道:"哦,是了.神兵利器各具凶煞之氣,看來這幾個人心術不正,沖撞了神兵,神兵有靈,施以懲戒……"

聽他一這麼,在場圍觀的眾人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忍不住一個個臉上泛起懼意,紛紛後退一步,只覺得背脊發涼.

楚陽笑呵呵的道:"各位,不知道誰還想進來參觀參觀?請,請,別客氣."

轟的一聲,圍觀人群一哄而散.

楚陽嘿嘿一笑,轉身回去.

天兵閣真了不得啊,那里的神兵竟然各自具有靈性,若有不懷好意者,直接降下天罰……這個傳比上一個傳更快.

畢竟,有不少人親眼目睹.傳出去更加是有鼻子有眼.的人聲音低沉,心翼翼,聽的人背心泛涼,摒息靜氣.

誰敢不信?沒見那東大街的一撮毛都嚇瘋了麼?什麼,一撮毛不知道?就是那個收保護費的地痞流氓哇……

于是乎,這件事越傳越是邪乎.發展到後來,各種版本也都出世了,為這個剛剛開張的"天兵閣"憑空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上篇:第六十二章 通天大盜     下篇:第六十四章 詭異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