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六十八章 肝膽相照  
   
第六十八章 肝膽相照

第六十八章 肝膽相照



楚陽暈了.

哥只不過是想用這幾把劍當引子,如此而已.怎地就將全天下武者的夢想賣掉了?只是賣一柄劍而已,用不著這樣嚴重吧?哥哥我賣了這柄劍,居然就成了整個天下武者的敵人了?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楚陽無語了半晌,終于找出來了一個理由:"顧獨行,你為什麼要典當寶劍?"

"我……我要吃飯!"顧獨行腦筋有些轉不過彎,不知對方為何提這件事.

"是,你要吃飯.所以你典當你愛逾性命的寶劍."楚陽點點頭,指著自己的鼻子道:"可我呢?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要吃飯的!我不吃飯,照樣會餓死!我跟你一樣,懂麼?"

"我不賣劍,我又沒有別的本事,我吃什麼?吃人麼?"楚陽氣勢洶洶的問道.越越覺得自己理直氣壯,居然大聲質問起來.唾沫幾乎噴到顧獨行的臉上.

這丫的這些純粹扯淡!他門外的牌匾就是純金純銀打就的,哪里還會愁吃喝?不過顧獨行顯然沒有注意到,或者沒有想起來,看著楚陽激動的樣子,忍不住張口結舌.

這才想起來,原來對面這家伙,也是要吃飯的.

"你雖然沒有表示過武力,但我卻看不透你的修為."顧獨行終于找出了理由:"以你的身手,你為何不去偷不去搶?總能填飽肚子吧?那也比賣了這樣的神劍強!"

"放你媽.的屁!"楚陽義憤填膺,正氣凜然的大喝一聲:"我楚陽豈是這種人?你這句話,簡直就是侮.辱我的堅持,褻.瀆我的精神,奸.汙我的意志,強.奸我的人格!我看你也算是儀表堂堂,沒想到卻是一個一肚子鼠竊狗偷之輩!呸!"

最後一個字,更是等于是"噴"了出來.

顧獨行滿臉唾沫.

顧獨行問楚陽這句話正是楚陽剛才問顧獨行的,當時卻被顧獨行喝罵一頓.現在顧獨行問出來,楚陽更是原封不動的,額,是變本加厲的還了回去!不由得心大爽.

他媽的,誰敢這麼罵騰龍劍王?老子就敢!

顧獨行想起自己剛才的回答,頓時有些慚愧起來.是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都不做,面前這個一身正氣的少年又怎麼會做?

他坐在這間從上到下從里到外都是楚陽偷來的銀子安置的店鋪里,不由得心中油然起敬:原來對方與自己一樣,也是一個有堅持,有抱負的大丈夫!

原來畢竟是吾道不孤啊.誰我傻來著?這不眼前就有一個我的同路人麼?顧獨行雖然被對方毫不留的訓斥一番,卻突然覺得面前這個少年可愛起來.

頗有一種志同道合肝膽相照的感覺.

但……就算是為了吃飯……顧獨行看著這兩柄劍兩把刀,心里著實是肉疼之極,臉上肌肉抽搐,想到這樣的神兵居然要賣給人家,實在是心疼啊.

這可不是典當啊.一旦賣了,那就是徹底失去了啊.

"此事……能否從長計議?"顧獨行心翼翼的道:"楚兄,這樣的寶劍,我們身為愛劍之人,總要為他們尋找一個好歸宿啊.若是銀錢還不是很要緊,額,我的意思是,還能勉強過得下去……"

楚陽大大的翻了個白眼,歎了口氣.

"依你,咋辦?"

顧獨行愣住.

"要不這樣吧.我把這劍交給你,你來賣,行麼?"楚陽靈光一閃,突然一個念頭天外飛來,忍不住一下子興致勃**來:"反正你也沒啥事,就在這里給我當個伙計吧,這樣,你也不用抵押寶劍了,而且也能吃飯,也有住的地方.最要緊的是,你還能為這幾把神兵找一個合適的主人,不讓他們蒙塵蒙羞.這可是一舉三得,顧兄,你看如何?"

"呃?"顧獨行頗有些頭暈腦脹.實在想不到怎麼一番話下來,自己就要變成別人店鋪的伙計了?

不過……貌似這也是個可行之計.自己出來,本就是為了逃避;嗯,既然是逃避……在那里不是逃避?

想起自己這次逃家的緣由,顧獨行不由深深地歎了口氣.哎……我該怎麼辦才好?

"怎麼?你不同意?"楚陽緊張問道.

"不是我不同意,不過……"顧獨行似乎有難之隱.

"既然不是你不同意,那就這麼定了!"楚陽打斷了他的話,直接斬釘截鐵的下了結論:"顧兄,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呵呵,從今以後這店里你了就算!你賣給誰,就賣給誰;嗯,我對這行其實不大懂……"

楚陽這句話的倒是大實話,他對這行的確是不懂.但這不影響他利用這行把顧獨行留下來.

只要你留下來,你還能跑的出我的手掌心?店里若是有事,你不管?丫的,你要不管我就把這幾柄劍送給要飯的看你心痛不?反正老子不心痛,有九劫劍在這玩意兒要有多少就有多少……

于是乎,在楚陽的連蒙帶騙之下,顧獨行稀里糊塗的留了下來,成了楚陽的伙計.這家伙對劍成癡,但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出門.再加上又是偷跑出來的,什麼江湖經驗自然是不具備的.落到楚陽這個經曆了兩輩子的老狐狸眼中,自然是欲拒無從……

不得不,年輕就是好……呃,好騙啊……

自然,最大的原因是:顧獨行根本看不透楚陽的修為.在他心中,所有自己看不透修為的,自然功力都要比自己高.在這樣一位強者手下當伙計,而且還能達到自己逃避家族的目的……似乎也不錯,不丟人啊.

在狼吞虎咽的吃了楚陽端出來的白米飯之後,楚陽已經手腳麻利的給他收拾了一個房間,把他塞了進去.

過了一夜,顧獨行才疑惑的問楚陽:"有件事不對哇……"

"什麼事?"楚陽揉揉太陽穴.心道難道這家伙腦筋突然變得好使了?

"楚兄,你只是了管吃管住,可也沒工錢啊."顧獨行瞪著眼睛道:"總不能讓我白干吧?我好歹可也是一位劍……一個月幾兩銀子總有吧?"看來這貨心里還是多少有些不大甘心……

楚陽狂暈了一下:"顧兄,在你那房間里有兩個櫃子,你見到沒?"

顧獨行點點頭.

"那櫃子里就是我的全部家當.沒上鎖."楚陽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顧兄,咱們雖然初次見面,素昧平生,但卻是一見如故.我是將我的身家性命都交在了你的手里啊."

顧獨行一怔,隨即轉身就跑了進去.

過了一會,房中傳出一聲驚叫!

隨即就見這位顧大公子抖著雙手走了出來,感動莫名:"楚兄……你,你竟然如此信任顧某……"




上篇:第六十七章 你還是不是人?!     下篇:第六十九章 一次擊掌,一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