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十章 什麼是兄弟?  
   
第八十章 什麼是兄弟?

第八十章 什麼是兄弟?



"不過此人雖然可用,可合作;卻也要防一手.他要對付第五輕柔,這一點毫無疑問;但理由是什麼,卻始終沒有.尤其奇怪的是,在他的眼中,沒有權力□□□.這才是令人驚奇的."鐵補天沉思著.

"會不會是上面那個天……?"

"你是……試煉?恩,也有可能.不過那樣的話,你的身份就更不能暴露了."

"可……很久沒有這樣的傳了."

"抓緊時間,讓各地報人員搜索一下,有沒有奇怪的但卻強大的年輕人出現."鐵龍城淡淡地道:"若是有,而且不止一個;那麼,就可肯定."

"嗯,但那些人,也要保持距離."

"那是自然;可用,但不能被控制!"

"這個楚陽,是天外樓棄徒."少女沉思著,慢慢的了一句,她的聲音緩慢的如同要斷節一般.

"天外樓棄徒?不會吧?這樣的人才烏云涼舍得拋棄?"

"我也覺得奇怪."少女道:"而且,我倒是覺得,他旁邊那個人,才是來自那個地方."

"旁邊那個人?"

"旁邊那個年輕人,也很可怕.而且,來曆似乎比楚陽更神秘,就這麼憑空就出現了."

"但不管如何,他聽楚陽的;所以,只要看楚陽怎麼做就好了.嗯,另外,想辦法與天外樓的烏云涼聯系一下,我想問問他."

"好."

"告訴刑部,通天大盜的案子不必查了."鐵補天嘿嘿笑了一聲:"查來查去,若真是查到了,還得你我來給他擦屁股."

"原來二叔也想到了."少女臉上一;顯然對這"擦屁股"的粗俗法有些臉嫩.

"是人都要擦屁股!"鐵龍城哈哈大笑.但這一句出來,少女卻沉思了一下,眼睛一亮.這句話雖然粗俗,但卻似乎蘊含著什麼高深寓意?

就在一個岔路口,少女與鐵龍城分道揚鑣,揮了揮手,就輕飄飄的走了出去,轉了個彎,就不見了影子.

鐵龍城一直看著少女消失,才輕輕的松了口氣;看著少女的背影的他的眼神很有些憐惜,重重的歎了口氣,喃喃道:"這鐵云的擔子,難扛得很啊."

"不管多難扛,只要有元帥您在,鐵云就永遠存在!"他身邊的副將充滿了敬意的道.似乎對鐵龍城有著無可比擬的信心.

"我只是元帥,卻不是……"鐵云城搖搖頭,沒有完這句話,喝道:"回去吧."當先而行.前面不遠,就是天威府.天威府,就是鐵龍城的住處.

鐵龍城在鐵云國的封號就是:天威王爺!

"我老了,該為年輕人讓出這條路了."鐵龍城默默地想著,下令道:"以後,軍方之事,無論巨細,在呈報我的同時,呈報給太子殿下!只要全面決戰不起,不要奢望我再拿什麼決策了.老夫……要休息幾年了."

"這……"旁邊所有聽到的人齊齊駭然.

"太子,能撐得起來的."鐵龍城淡淡道:"他若是撐不起,那這個國家,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必要."這句話,他的意味深長.

鐵龍城走了,但他的禁嚴令卻沒有取消.楚陽這里,依然是一大堆人圍觀,卻沒有一個人敢進來看.

但店里的兩個人卻是一點也不著急,臨近中午;顧獨行抓著大把的銀子出去,大肆采購了一番,酒菜擺滿了桌子,兩人大吃大喝.

在剛剛斟滿酒的時候,顧獨行首先端起了酒碗:"楚陽,我敬你一碗!"

"好!"

"哎,這碗酒其實真不想喝."

"哦?為何?"

"喝了這碗酒,我顧獨行就再也不是獨行了;跟我的名字太不相符了."

"那你可以改個名字,叫做'顧雙飛’如何?"

"那也行,但……是你雙飛我還是我雙飛你?"

"滾你大爺!你雙飛倆豬吧!"

"哈哈哈……"

酒過三巡,地上已經扔了兩個空空的酒壇子,桌上另外的兩個酒壇子也已經空了一半.這可是五斤裝的酒壇子;一等一的烈酒.

顧獨行的舌頭已經有些大了:"楚陽,你很牛我看得出來,不過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是哪個家族出來的?沒道理啊,這天下間的年輕人,居然還有能讓我顧獨行佩服的人?這很不應該啊……"

"我沒有家族."楚陽靜默了一下.端起酒碗一飲而盡.

"沒有家族?"

"我是個孤兒;嚴格來,是個棄兒."楚陽嘿嘿的笑著,笑出了眼淚:"就連自己姓什麼叫什麼也不知道,這名字,是師傅取的."

一陣沉默.

"也好,至少你還存著希望;不知道這世上在哪個角落里,你還有父母."顧獨行歎息道:"我有父母,也知道自己姓什麼,可我的父母被人殺了.永遠也見不到他們了……"

"干!喝酒喝酒."

"對,喝酒,不這個."

…………

"楚陽,在遇到你之前,我沒有兄弟,嘿嘿,現在有了."

"有了?在哪里?我怎麼沒見到?"

"你沒見到,那不要緊.我見到了就行了,哈哈哈……"

"兄弟……兄弟是什麼?"

"兄弟,哈哈,兄弟就是兄弟,不是什麼!"顧獨行大笑:"若兄弟的面前是刀山,那麼,兄弟踩著我過刀山,我心甘願!這就是兄弟!縱然我的兄弟不把我當兄弟,但我只要當他是兄弟,那他就是我兄弟!"

顧獨行終于喝醉了,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突然一拳砸在他自己的胸膛上,仰天長嘯:"十幾年了,我從沒有這樣高興過!哈哈哈……痛快!"

完,突然一頭栽在桌上,呼呼的睡了過去.

楚陽眼神已經有些朦朧,卻還是端著酒碗往自己嘴里倒,一碗下肚,驀然靜止了一下,喃喃重複道:"若兄弟的面前是刀山,那麼,兄弟踩著我過刀山,我心甘願!這就是兄弟!縱然我的兄弟不把我當兄弟,但我只要當他是兄弟,那他就是我兄弟!"

突然點點頭,又搖搖頭,微笑一下,喃喃自語道:"你若能如此對待你的兄弟,那麼你的兄弟自然也會這樣對你.兄弟是彼此,先有兄後有弟,是兩個人,而不是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他的眼睛看著虛空里,低聲沉沉的道:"我的兄弟更不會唱獨角戲!"

這句話雖然聲音很低,但卻是擲地有聲.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緬懷;這一刻,他想起了談曇;想起了那個在此之前一生只得到了一件珍寶卻要送給自己的兄弟!

也是兄弟!

然後他就直接搬起酒壇,向自己口中倒了下去.

酒水四濺!

………………………………

這一場酒的後果,就是天兵閣直接關門打烊了.兩個人就在大廳里呼呼大睡,門外人來人往,川流不息,門內卻是鼾聲陣陣,酒肉的香氣撲鼻繚繞……

兩個人難得的放縱了自己一次.兩人都知道,從今以後,像今天這樣放松的時刻,恐怕就一去不複返了.

直到下午,兩人才醒來,一個個身上卻都已經是淋淋瀝瀝.兩人對望一眼,突然齊聲大笑.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請問,楚陽是在這里麼?"卻是一個少女的聲音.

楚陽一怔,這聲音很熟悉,竟然是烏倩倩的聲音!

睡了十六時……




上篇:第七十九章 傷疤必須揭開!     下篇:第八十一章 太子有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