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十四章 只要你能,我就給!  
   
第八十四章 只要你能,我就給!

第八十四章 只要你能,我就給!



"我以為他後悔,但到後來才知道不是."鐵補天的聲音很輕,輕的就像夢囈:"那時候我很不解,他既然親手殺死了母後,親自下旨殺死了姐姐們,哭什麼?難受,難受是活該!"

"我一直到現在,還在恨他!但這麼多年過去,尤其是當我漸漸懂事的時候,卻又發現自己恨不起來."鐵補天一直背負雙手,任清淚在臉上緩緩流淌,眼神複雜.

"直到最近幾年,我才知道父皇心里,有多苦.作為一個父親,他承受了多少;作為一個男人,他,承受了多少,而作為一個君王,他承受的……更多!"

鐵補天長長吸氣:"而我,一直在二叔的高壓之下,學東西;無數次,學到我崩潰,大聲的哭,然後二叔會用鞭子和拳頭,一次次讓我清醒……就這麼過來,到後來,不僅要學東西,還要學心機,學戰術,學武功,學帝王心術.二叔把父皇當年跟我的話,刻在我的書桌上,掛在我的臥室里,放到我足跡所至的每一個地方,每一次吃飯之前,都要先背誦這句話……"

"二叔征戰沙場,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總攬全國政局軍權,那時候他天天忙得不可開交,忙的連跟我話都沒時間,但每天都會問我的老師們今天學了些什麼,然後等待我的,就是一頓狠揍,似乎他永遠都不會滿意……"

"我終于不敢偷懶."鐵補天的喉嚨里咕嘟響了一聲,似乎在吞咽著什麼:"我恨父皇,我恨二叔,但有一天,我看到二叔在拿著黑魔花的汁液在染頭發,那時候二叔才只有三十二歲,二叔的英俊,在整個鐵云都是出名的美男子,但自從父皇病倒,二叔的白頭發就開始一根根的往外冒;直到最後比黑頭發還多,二叔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染一次."

"那時候我很鄙視他,一個老男人,染什麼黑頭發?但直到後來才知道,父皇病倒,我又年幼,二叔就是整個鐵云國的擎天柱!他的健康,就是鐵云國的最大希望!若是讓將士們發現他白發盈頭,那麼,對士氣的打擊,將是無與倫比!"

"二叔每天都生龍活虎的在戰場,在校場;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一聲大喝,能讓數十萬大軍同時聽見並心膽震顫;但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兩只腳都像要抬不起來!連話都費勁,吃飯的時候手腳都在抖……他那時候就是一位武尊高手!卻每天都累成那樣子……"

"在我終于了解了父皇和二叔的苦痛和辛苦之後,我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學習,二叔與第五輕柔打的每一次戰役,回來都會與我演練數十遍!終于,從三年前,我開始掌握軍政,開始了自己的真正的太子生涯.那時候我才發現,在此之前,所有的決定,都是二叔以我的名義發出,整個鐵云國,甚至整個天下,都知道鐵云出了一位天生王者!鐵云,充滿了希望!"

"沒有人知道,這位天生王者,這些年是怎麼走出來的.世上,那里有什麼天生王者?王者之路,是如何的殘酷!"鐵補天的聲音變的悲痛而譏誚.

"我初掌握政權,什麼都把握不好;二叔就像天神一般,每天站在朝堂,凡是有不服,凡是有質疑,一律拖出去殺頭,那時候的二叔,比暴君還要暴君;但當我能夠真正的掌握鐵云的時候,二叔就不再出現在朝堂."

"我聽,在他連續觀察了我三個月之後,回去對二嬸了一句:我放心了.然後二叔就直挺挺地站著睡著了,那一次,他睡了三天三夜!讓家人都害怕了."

鐵補天長長的吸氣,長長地吐氣:"鐵云的軍政,終于走上正軌,我又開始創辦補天閣,收羅英雄豪傑,我希望,有人能幫幫我.真的希望,有人能替我分擔一些."

"鐵云的穩定,六萬萬民眾的安居樂業,不知道上層付出了多少的痛苦才換來!"

"我太累!二叔也太累!"鐵補天淡淡地道.他的聲音很平淡,但楚陽卻聽得出,他的聲音里蘊涵的深深的疲倦.

"二叔向我推薦了你."鐵補天沒有回頭,只是肯定的道:"我相信二叔,所以相信你!你要補天閣,我可以給你!但你,只能從禦座客卿做起,我不可能直接給你高位,這一點相信你能明白."

"只等你能服眾的那一天,我就給你補天閣的所有資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鐵補天完了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飄了出去,飄在水上,白色的身影就像迎風的白云,輕盈的閃了幾下,水面上綻開幾個緩緩擴散的漣漪,他的人已經消失在楚陽眼中.

他沒有回頭,他不願意讓楚陽看到,他臉上的淚痕……

………………

楚陽緩緩的坐了下來,久久的沉默.

他在消化鐵補天所的話.

鐵補天的話,很真摯,很誠實,很感人.

楚陽也曾經懷疑過,鐵補天這些話的目的只是為了收攬自己為他賣命;作為一個活了兩世的老油條,楚陽調出了前世在上三天無意中學到的"冥靈**",來將這次談話完全的回顧了一遍.

冥靈**,是一種奇怪的功夫.它沒有任何威力;但它卻能洞徹每一句謊!這是一門三星聖族遺留下的功夫.它能保證每一位持有冥靈**的人,不會受到任何人的欺騙.

但在冥靈**的鑒定之下,楚陽發現鐵補天的,每一句都是實話!

縱然他的話之中,有太多的漏洞,有太多的不可理解.但事就是這麼奇怪,換成任何人都能聽出鐵補天話中的巨大漏洞,但卻偏偏百分百都是實話!

比如,那位鐵云皇帝為何在重傷之後要殺死自己的愛妻?為何要將自己的六個女兒全家抄斬?為何要血洗皇宮?

這些,全是不可理解,也不可理喻的事!但卻偏偏是事實!

楚陽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縱然他已經經曆了一次曆史,但還是不知道.畢竟前世的鐵補天死得太早,他根本來不及交代什麼.

這些,充滿了重重迷霧!楚陽只能感覺到,這其中充滿了如山的壓抑,深沉如海的沉痛!

楚陽想了半天,發現自己的腦袋里還是一團漿糊.他也就索性放棄了繼續思考:帝王家的事,本就是別具一格.想要揣摩一位帝王的心思,更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憑空猜測,更加沒有任何希望.

楚陽只知道,鐵補天答應了自己的合作要求.

在這個過程之中,鐵補天甚至沒有討價還價.這其中,固然是鐵補天的心胸豁達,能容人,的確有帝王的海量,還有那種賭徒的心態.

但其中最重要的,楚陽心知肚明.那還是冰心徹玉骨神功在起著作用.這種跟冥靈**雖然不同但卻功效差不多的神功,雖然不能洞悉謊,卻能觀測人心,給鐵補天一種清楚的近乎可怕的直覺!




上篇:第八十三章 欲攘外先安內     下篇:第八十五章 禦座客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