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九十八章 殺不殺?  
   
第九十八章 殺不殺?

第九十八章 殺不殺?



"不要了……呃嗷……"顧獨行崩潰的搖著手,看著楚陽迷惘的臉,幾乎就想在上面打一拳:太郁悶了!這麼一個糊塗,卻不明不白的升級了,自己還不知道這種況多難得,我追求這種境界好幾年了還一次也沒進入……

這麼一想,顧獨行心中突然湧起來一股想要大哭一場的沖動:我……我才是最需要升級的人啊!

楚陽也沒有辦法,他何嘗不想顧獨行盡快升級?畢竟,現在自己實力弱,升一級兩級的沒什麼大用處.但顧獨行現在卻是劍宗五品了!哪怕升一品,也是提升巨大的戰斗力啊.

但感悟這種東西,卻要看個人的悟性機緣的.若是顧獨行機緣不到,將自己感悟到的東西告訴他,反而是耽誤了他,會導致他終生都不剛進入自己告訴他的這種境界!

自己的,才是自己的!別人悟到的,再怎麼那也是別人的思想.怎麼一樣呢?

若是顧獨行悟到了,那麼楚陽再旁敲側擊的提示一下,就像是劍魂對楚陽所做的那樣,就是最好的結果.但顧獨行悟不到……那就什麼也白搭!

這個道理,楚陽懂,顧獨行也懂.所以兩個人才郁悶起來.

"那……那種境界你怎麼進去的?"顧獨行抱著萬一的希望問道,但剛出口就搖了搖頭:"算了,估計這個你也不知道.那種玄妙的境界,若是你知道了你也就進不去了."

"高明!你懂得真多."楚陽翹起了大拇指,誇獎了一句.但這句誇獎卻讓顧獨行臉上陣陣白,更加懊喪了……

"我不知道我怎麼進去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升級,更加不能把我悟到的個人感悟給你聽,但我只知道一點."楚陽看著顧獨行,緩緩道:"那就是……你太急了!須知欲速則不達!你越急,越是什麼都得不到,什麼境界你都進不去!一味的苦練,也只會將你自己練廢掉!"

顧獨行一怔.突然站直了身體,臉上露出思考的神色.

楚陽這句話,如醍醐灌頂一般,喚醒了顧獨行.

他靜靜地沉默了一會,呼吸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平靜,慢慢的道:"不錯,是我太急了;這是我的心魔.畢竟,你的感悟,你的晉級,那是你的事,你的機緣!而我,有我的感悟,有我的機緣.何必強求?我只要自己的就行."

楚陽微笑起來,深深道:"萬事,最終要靠自己."

這句話,是他剛才最深層次的感悟.武道感悟不能跟顧獨行,那會害了他.但人生感悟卻無妨.

"靠自己!"顧獨行右手緊緊的握住了劍柄,整個人便如一柄出鞘的利劍,發出鋒銳的氣機.眼神漸漸地亮了起來!

靠自己,並不是就要拒絕朋友的幫助,就要孤獨一生.而是……根本要靠自己,心境要靠自己……

這一點,顧獨行當然明白.

"楚陽!兄弟!你又幫了我一次!"顧獨行眼睛看著東方即將亮起來的天色,輕輕地道.

"你過,若我的面前是刀山,踩著你上,你毫無怨."楚陽莞爾笑道:"那麼我在過刀山之前提前幫你一次,又有什麼?"

顧獨行微笑起來,笑容里卻罕有地充滿了溫暖;他輕輕的,低聲重複道:"是,若你的面前是刀山,我會讓你踩著我過去!"

這句話,他得很輕;幾乎沒有聲音發出來.楚陽也只看到了他的嘴唇在蠕動,並沒有聽見.

但顧獨行卻知道,自己等于是立下了一個誓.

他更知道,剛才楚陽雖然是在開玩笑,但顧獨行相信,若是有一天,自己的面前是刀山,楚陽恐怕也會做與自己同樣的選擇.

有些話,不必出來.留在心里,比什麼都好.所以顧獨行沒有出聲音,等于是,從自己的嘴里,到了自己的心里……

"過了明天,這里圍牆就該起來了.這里的房間,我也讓他們蓋著,我要出去一次."顧獨行看著輕柔動蕩的湖水,道:"我們只在這里坐著,高手不會來找我們.我去選幾個人,也去……殺幾個人!"

"好.那麼,這里就交給我."

顧獨行緩緩道:"我這一次離家出走,也是借助了一個機會.天地異象出現,九重天變動;整個中三天和上三天,都有人下來曆練!而且,都是各自族群或者家族的出類拔萃之輩……"

他話還沒完,楚陽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要把這些人拉進來?"心中卻是一動:天地異變?三天彙集?家族曆練?這……又是代表了什麼?

前世,可沒有這樣的事發生啊.有這些家伙在下三天的話……會怎樣?命運會怎樣?大陸局勢會怎樣?有影響麼?

顧獨行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道:"沒把握."再想了想,還是搖頭,歎了口氣,道:"也沒把握."

楚陽笑了,他明白顧獨行的這兩個"沒把握"的意思.第一是對拉他們進來沒把握,那些人,一個個都是天縱之才,豈能屈居人下?第二,就算拉進來一個,若是不服管制,甚至想要鳩占鵲巢的話,也沒有把握阻止或者是斬殺!

畢竟,這些祖宗們出來,豈能不帶著強橫的保鏢?以楚陽和顧獨行兩人的力量,畢竟還是太弱了……

"你的義父的兩個兒子,這一次下來的是誰?"楚陽問道.

"兩個,都下來了."顧獨行淡淡的笑了笑:"只有他們兩個競爭,怎能不分個高下?"顧獨行的笑容中,有著淡淡的譏誚的味道.

"干掉他們如何?"楚陽認真的提議道:"他們曾經那麼欺負你,那麼容不下你;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

顧獨行身軀一震,複雜的目光看著楚陽,輕輕道:"若能殺,我早殺了."他轉過身,默默地道:"他們再不對,也是義父的兒子,義父就這麼兩個兒子.而且,是妙姐嫡親的哥哥!若是他們兩個死了,恐怕義父和妙姐都會崩潰;而整個顧家,也後繼無人!"

"其實我比你更想殺他們,但我永遠也不會殺他們!因為顧家,因為義父對我恩重如山;因為妙姐……"顧獨行輕輕地道:"若是他們遇到危險,我還要……保護他們."

他苦澀的笑了笑:"很矛盾是麼?"

"顧獨行……"楚陽由衷地道:"你是個真正的漢子!不,應該是男人!殺,是漢子;不殺,是男人!"

"殺是漢子,不殺是男人……"顧獨行喃喃重複道,過了一會,才笑了起來.搖了搖頭,沒有話,又靜靜的站了一會;看著東方天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天亮了,我走了.最遲一個月,我會回來."

完,不等楚陽答話,他雙臂一振,便如大鳥一般凌空而起,竟然不走浮橋,兩腳在水面上交替點了兩下,就到了對岸.遠遠的招了招手,身子晃了兩下,就不見了.

湖水表面,蕩漾起顧獨行踩踏過的漣漪,緩緩擴散.




上篇:第九十七章 柔水之力     下篇:第九十九章 補天閣在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