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看著楚陽認真的神,鐵補天也有些怔忡,他想起了楚陽過的那句話:她是我的命!但現在看來,這那里是他的命?在他自己心里,這姑娘分明比他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這個姑娘是誰?難道是他妹妹?

自然,對這樣一個粉妝玉琢一般的姑娘,鐵補天是絕對不會懷疑楚陽對這丫頭有什麼男女之的——這姑娘也就是十來歲的樣子,怎麼可能?

看著楚陽一大口一大口的喝著藥,然後在自己口中存留一會,讓藥的溫度降一降,再細心地,仔細的將藥渡過去;那份耐心,那份發自靈魂的呵護,鐵補天突然覺得自己的心中重重的跳了一下!

一時間忍不住別過頭去.

一碗藥終于喂完,楚陽支起了身子,問道:"杜先生,這樣的藥,還要吃幾次?"

"像今天這樣的藥,吃一次就夠了.這碗藥下去之後,你再為她推宮過血,讓藥效散發的快一些,估計到晚上,就能醒來了."杜世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是下午.

"屆時,我給她准備幾服藥,讓她服用.七八天的時間,就能下地行走,性命無礙.內創也能複原,但她的三陰脈的內創……就無能為力了."

杜世抬起頭,看著楚陽:"這種內創,當今世上,絕對的無藥可醫.你也不要再費什麼心力了."

杜世顯然看穿了楚陽的想法,若是沒有他這一句話,楚陽必然會天涯海角的去為這個姑娘求醫問藥.這事,楚陽做的出來!

楚陽對這姑娘的愛護,明顯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這一點,誰都看得出來.

杜世或者在別的方面不算什麼;但他這一身醫術,就算是到了上三天,也是權威!他這麼,就表示,莫輕舞的內創,絕對無法破解.

這一點,楚陽當然知道,也明白杜世這句話的意思;自己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可千萬不要為了一個根本沒有希望的病去將自己的一生荒廢!

"那些傳之中的天才地寶……也不行嘛?"楚陽絕望的問道.

"或者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毒;但我可以斷;這乃是傳之中的'黑魔之毒’,若是沒有打入三陰脈,以我杜世的醫術,就算費一些手腳,完全治愈也並不是什麼難事.但進入了三陰脈;卻是神仙都要束手無策!"

杜世嚴肅地道:"就算是傳中的天下間九大奇藥全部聚集,也絕對無法完全治愈!"杜世頓了頓,看著楚陽,輕輕地道:"楚陽,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她清醒之後,盡力的將她的傷勢壓制住;壓制到根本不影響生存的地步;不影響壽命;就算是之後嫁人生子,也無恙.運氣好,仍然可以長命百歲!就只是止步武道而已!"

"作為一個女人,這就等于跟正常人一樣了."杜世語重心長.

楚陽長長的歎了口氣,垂下了頭."九大奇藥全部聚集也無法治愈",這句話,給了楚陽太大的打擊.也讓他心中的希望真正消失.

對別的女人來,或者是一樣的.但對莫輕舞來,卻絕對不一樣!前世,若不是因為這個該死的病,莫輕舞又怎麼會被人埋伏進而香殞玉消?

莫輕舞從來沒有提過她的家世,但楚陽卻知道,莫輕舞絕對是來自一個強大的世家;那種骨子里的優雅與高貴,絕不是門戶的底蘊就能培養出來的.

但前世的莫輕舞卻甯可漂泊江湖也不回家;為何?恐怕就是與這個傷勢有關.或者是因為莫輕舞自己不願回去,那麼,就是家族之中對莫輕舞不公;或者,就是被逐出了家族.

而有著三陰脈的女孩子,都是每個家族之中的天才,寶貝.怎麼會舍得逐出?若真是被逐出,就是因為三陰脈被廢了!

也就是源于今天這件事!

這一次的傷,在上一世實在是造成了莫輕舞一生的悲劇.若不是這個傷,她不會離開家族;也不會遇到楚陽;更不會被人伏擊香消玉殞!

所以楚陽不甘心!不甘心讓莫輕舞真的就背負著這個終生都難以痊愈的傷勢.就算自己能夠保護她,但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一起,莫輕舞,必須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那樣,楚陽才放心.

"楚陽,這位姑娘到底是你什麼人?"直到現在,鐵補天才問出這句話來.以鐵補天的沉穩,能問出這句好奇的話,已經是很難得了.

但鐵補天這一句話卻將楚陽的思緒從深深的思索中驚醒了過來.

"是我的……"楚陽剛一張嘴,突然呲牙咧嘴:"……呸呸呸……杜先生,這是什麼藥,竟然這麼苦?我我……嘔……"楚陽感覺自己的嘴直接變成了黃連池子.

這種苦,實在是苦到了極致!

楚陽痛苦的咧著嘴,苦的直翻白眼.

"額,你剛才沒感覺到苦?"鐵補天和杜世一起愕然.

楚陽也是一怔;剛才他全心全意都是莫輕舞,見她喝不下藥去,不加思索的就那麼做了,做的自然而然,完全沒有考慮這藥苦不苦的問題……

如今一被提醒,楚陽在感覺到苦的同時,卻也想起來莫輕舞那首詩:一生不輕舞,一舞一生苦;今生為君舞,縱苦舞一生……

苦,苦……楚陽不由得停止了咧嘴.苦麼?這種苦,比起前生莫輕舞心中的苦來,還算苦麼?恐怕連萬之一也沒有吧?

"你……可真是……"杜世心中越發的欣賞,楚陽果然是一個重重義的人,老夫沒有看錯人啊.

為了救人,竟然完全忽略了自身的感受,這可是一種完全忘我的精神啊.

但鐵補天卻是另一種想法:看來,這個女孩真的是楚陽最大的弱點!一旦被敵人知道了,恐怕後患無窮.這個消息必須保密!

只是,不知道這女孩是什麼來曆?

"杜先生,今天救治這位姑娘的事,孤希望,不要傳出任何風聲."鐵補天微笑道.

杜世一怔,隨即明白,道:"太子放心,這件事決不會有別人知道."

看著莫輕舞的臉上慢慢的有了些暈,呼吸也漸漸地悠緩起來,似乎從昏迷轉成了沉睡,楚陽也慢慢的放下心來.這一高興,似乎覺得口中也不怎麼苦了……

反而有興趣打量這傳之中的皇宮起來.

"這就是皇宮?果然夠富貴,夠奢華."楚陽一邊看,一邊津津有味的評價:"就是感覺冷清了一些."

"冷清是必然的."鐵補天喟歎一聲,道:"孤為了做事方便,並不經常住在皇宮;再,皇宮之中的宮女,除了留下照顧父皇和維持皇宮清潔的日常人員外,其他的我都遣散出宮了;現在鐵云百廢待興,若是還要維持著皇宮之中的日常用度,實在是一筆不的開支."

楚陽"哦"了一聲,問道:"那你的妹呢?就沒有照顧的?"

楚陽記得清清楚楚,那天在天兵閣的那少女,是叫的鐵龍城"二叔"的.二叔這種稱呼,在平常人家,或者很平常;但發生在鐵龍城身上,卻是太不尋常了.

在來到鐵云之前,楚陽還不知道鐵云皇室的成員;但進入補天閣之後,卻知道,上一代皇室的直系親屬,就只是皇帝陛下和鐵龍城兄弟二人!

那麼那個少女,就一定是鐵補天的妹妹無疑!

"我妹?"鐵補天似乎也是有些意外,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神色,隨即展顏笑道:"你的是那個調皮搗蛋的丫頭啊,怎麼,你見過她?"

"恩,她去過天兵閣."楚陽點點頭.

"那丫頭的確令人頭疼……"鐵補天微笑道:"不過也挺可愛的;楚禦座突然提起她來,呵呵……莫不是楚禦座對我妹有些動心?"

不等楚陽話,鐵補天已經爽朗的笑起來:"楚禦座人中之龍,若是真的有意,孤不妨為楚禦座做這個大媒哦."

楚陽哈哈笑了笑,也知道鐵補天這句話是在開玩笑,道:"我一介草民,哪里配得上公主殿下.我只是好奇,公主殿下在鐵云,似乎很神秘的樣子."

鐵補天眼中閃了閃,隨即歎了一口氣,道:"妹的存在,是一個秘密;當年大趙不斷的派遣殺手刺殺我們皇室成員,為了保護妹,妹出生之後,並沒有宣揚,然後父皇受傷,孤也就更加不敢宣揚了.若是被人知道,反而出了事,那豈不是孤這個當哥哥的對不起她?"

鐵補天喟然一歎,道:"身為女子,生在帝王家,本就是不幸.生在戰亂之時的帝王家,更是悲哀;偏偏這個帝王家又是人丁單薄,屢遭大變,更是雪上加霜啊.我只希望妹能夠平平安安,平平凡凡的過一生,隱瞞她的消息,也是為了預防,萬一有一天鐵云兵敗,她也能保住性命.哪怕隱姓埋名,也總是活下去了."

完,他沉沉的又歎了兩口氣,心中顯然很有感觸.

楚陽默然半晌,隱隱覺得鐵補天這段話似乎有些閃爍其詞,還是道:"不錯,生在帝王家,固然可以享受平常人難以奢望的錦衣玉食榮華富貴,但背負的壓力,卻是沉重的壓死人.幸虧你妹妹有你這樣一個好哥哥,這樣,也是她的幸運."

杜世也是歎了口氣.

帝王家的女兒,曆來都是治理國家和外交的工具,下場一般都是聯姻.而決不會顧忌公主本人是不是喜歡,看的都是整個國家的利益……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她是我的命!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是你的弱點!【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