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是你的弱點!【三更,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是你的弱點!【三更,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是你的弱點!【三更,求月票!】



"不談這個了,這個姑娘,你打算怎麼辦?"鐵補天對楚陽使了個眼色.

"離開皇宮再吧."楚陽向著杜世行了個禮,道:"杜先生,多謝你,我又欠你一份人."

楚陽的話,的很隱晦.欠一份人……似乎很平常的一句話,但就連杜世也不知道,楚陽這一次卻是為他留下了以後在萬劫不複的時候的一次救贖!

楚陽問心無愧,杜世救了莫輕舞一次,那麼,楚陽一定會銘記在心.再,杜世也是一位讓自己尊敬的長者……

杜世呵呵一笑,揮揮手,絲毫不以為意.

從皇宮告辭出來,鐵補天看著楚陽就像抱著寶貝一般的抱著這個女孩,不由得皺了皺眉:"楚禦座,雖然我出來你不一定覺得舒服,但孤還是要提醒你,這個姑娘,很可能會成為你的弱點."

楚陽一皺眉,抬頭看著鐵補天,陰沉的問道:"什麼意思?"

"你對這姑娘是真心的喜歡,這一點我看得出來.但你這種喜歡若是流露于外,被第五輕柔的探子發現的話……"鐵補天淡淡地道:"恐怕你對她的喜歡,反而會害了她!楚兄,慎重!"

"不錯."楚陽悚然一震,頓時想到了這一點,以現在自己的與第五輕柔死敵的身份,一向做事不擇手段的第五輕柔,還真的可能這麼做.不由得深深看了鐵補天一眼:"多謝提醒!"

只是,對莫輕舞兩世的歉疚和思念,楚陽就算是再無,但看到這個自己重活這一生最大的動力和最大的牽掛,如何能做到不愛護?

楚陽坐在鐵補天的馬車里,緊緊蹙著眉頭,看著懷中的莫輕舞,心中滿是感謝上天.終于,兩人又活生生的在一起了……

雖然莫輕舞還,還是個女孩;但沒關系,我可以等.我等得起!

馬車在一個隱蔽的角落停下,楚陽抱著莫輕舞一躍而出,身子閃了幾閃,就從鐵補天的目光之中消失.

鐵補天看著楚陽抱著那女孩離開,不由輕輕歎了口氣.

那女孩是誰,鐵補天沒有問.因為楚陽並沒有,作為伙伴,鐵補天絕不去問伙伴不願意的事;這是一種信任.

但鐵補天能明顯感覺到,楚陽對這個姑娘,還是傾盡心意的喜愛,並沒有因為自己那一番話而作出什麼改變.

或者,他想改變,卻改變不了……

鐵補天輕輕的歎口氣,喃喃道:"原來你也不是一個無的人……希望你好運吧."轉過頭,輕聲道:"走吧."

馬車轆轆,重新啟動.

在鐵補天的心里,楚陽雖然有時候也會表現出少年人的心態和動作,但那都是在一些無傷大雅的時候開個玩笑.但做起事來的時候,楚陽就變成了一個精密的計算機器.絕對無,沒有任何的感波動,一切都只為了最後的目標努力!

屠殺這種事,對楚陽來,甚至比吃一頓大白菜還要平常和無味.他一直認為楚陽是一個無的領導者,絕對的決策者.

什麼都不在乎,權勢不在乎,榮華富貴不在乎,別人的生死不在乎,瘋狂起來連自己的生死也可以不在乎!

但今日莫輕舞的出現,卻讓鐵補天看到了楚陽的深和執著.

他不知道這樣對楚陽是不是好事,但卻沒來由得心中感到了一種開心.是一種為朋友的那種開心.今天之後,才感覺到,楚陽並不是一個機器,而是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的人!

楚陽一路回到補天閣,然後從密道進入,回到自己的房中.烏倩倩正在里面,面具猙獰,黑袍罩身.見楚陽突然回來,居然還帶回來一個昏迷的女孩,也是吃了一驚.

但看到楚陽臉色,還是選擇了不問.

"下午來的那個人呢?"楚陽問道.

"昏迷中."烏倩倩同樣淡淡地道:"他的傷很重."

"好,沒死就好!"楚陽快速地道:"准備一輛馬車,天黑之後,我要帶著他們去流翠湖."現在,流翠湖那邊已經建造完畢;完全可以住人了.

烏倩倩點點頭,道:"太子殿下,唐心聖的事,完全按照你的方法和手段來,不需要經過他."

楚陽"哦"了一聲,淡漠的道:"知道了.通知天機堂,對唐心聖的調查結束吧.另外,讓烈血堂今天晚上派人,將唐心聖拿下!注意,要用盜賊或者別的身份,不管是成功還是不成功,但若是有誰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補天閣的身份,殺無赦,誅九族!"

烏倩倩渾身一震,豁然抬起頭:"你……太大膽了吧?"

"大膽?"楚陽皺了皺眉,輕聲道:"我甚至在擔心,今天晚上動手會不會太晚?"楚陽有些後悔,應該先全部看過一遍資料之後,第一個抓唐心聖才好!但現在,已經處置了這麼多的官員,必然會引起唐心聖的警惕.

唐心聖既然以一個奸細的身份,能夠在鐵云國做到這一步,心智絕對是上上之選.絕對會感覺到他自身的危機!

所以,楚陽對烈血今天晚上的行動,抱的希望並不是很大.而他現在要考慮的,是萬一抓不住,該如何進行下一步.

不管抓住還是抓不住,下一步才是最關鍵的.

楚陽本要親自出馬的,但莫輕舞的出現,卻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莫輕舞昏迷不醒,楚陽要陪著她.

天下大事固然重要,但與莫輕舞相比……天下大事又算個屁?天下大事再重要……那也不是我老婆啊,……

流翠湖,楚陽暫時將莫輕舞心的放在了自己床上,支著下巴坐在床前,癡癡的看著.

我努力,我拼搏,我甯可與蒼天作對,甯可與命運作對;甯可萬劫不複,只是為了今世與你的重逢!只是為了我要補償你!

我要愛你!

輕舞!……

原本與你的相逢在十年後,但這一次,我們提前見面了.看著床上稚嫩的臉龐,楚陽輕輕歎息一聲,心中忽而酸澀,忽而甜蜜,呼而迷惘……

我長大了,可你還是這麼……輕舞,什麼時候,你才能變成前世那個莫輕舞?

一舞一生苦……若如此,我甯可一生不看你美妙的歌舞,也要讓你快活……

隔壁傳來一聲呻吟,隨即悉索索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個粗壯的身影,就出現在門口,聲音嘶啞的問道:"姐如何了?"

楚陽默默地站起來,看著門口的這個黑衣大漢.

黑衣大漢三步並作兩步的沖進來,看著床上的莫輕舞,先是心的伸出手指,試了試鼻息,臉上頓時如釋重負,一屁股坐在楚陽剛才坐的椅子上,咧嘴一笑:"姐沒事了,謝天謝地."

這黑衣大漢腳步矯健,動作很快,臉色雖然還是有些蒼白,卻已經沒什麼大礙.看來恢複的不錯.楚陽不由感歎,王級高手,恢複力就是強悍啊.

他抬起頭看著楚陽,眼神中充滿了無限感激,重重抱拳:"多謝!兄弟,今日多虧了你!大恩大德,容圖後報."

"幫你,並不是為了你的後報."楚陽淡淡的笑了笑:"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只是身體有些虛弱."黑衣大漢眼中射出強烈的恨意:"在連云山遭遇黑魔手下的圍攻,老子卻沒想到,連黑魔麾下雙王也在其中.一時不慎,被他偷襲了兩拳.不過不打緊;就是姐讓人揪心,哎……"

"連云山……"楚陽有些震驚.連云山,在七百里之外;他受了黑魔偷襲,身負嚴重內傷,居然還在一天之中趕路七百里來到鐵云城!

這還不算是他路上打聽的時間;要知道,杜世在鐵云城的消息,不會有人主動告訴他.必須要經過打聽,才能得知……

這個人的韌性還真是強大!

"兄弟,你到底是哪一家的?我怎地看你如此面生?"黑衣大漢喘了口氣,端起邊上楚陽的茶杯一飲而盡,抹了抹嘴問道.

"什麼哪一家的?"楚陽皺皺眉.

"你是中三天哪一個家族的?"黑衣大漢睜大著眼睛.

"我不是中三天的."楚陽無奈的笑了笑.

"那你怎會認識我家姐?還知道姐的名字?還知道黑魔?"黑衣大漢兩眼一瞪,雖然只是平常的問話,但他長得著實粗魯了一些,一瞪眼,連兩腮的虯髯也幾乎炸了起來.

"……"楚陽頗感這個問題有些難以解答.難道:老子是重生回來的,是你姐的老公?

若是那麼一,楚陽可以保證自己這個'救命恩人’立即就會被飽以老拳!

"此事一難盡!"楚陽深深的歎息了一聲,轉變了話題,問道:"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那黑衣大漢看著他的表,卻露出一個"了解"的笑容,咧著大嘴道:"哦,哦;原來這樣,我明白了,呵呵呵……既然如此,我不問不問."

楚陽愕然.

你明白啥了?又是什麼'既然如此?原來這樣?’我咋還木有明白呢?

"我這也是孩沒了娘,來話就長."黑衣大漢重重的歎了口氣:"一難盡啊,有酒麼?"

楚陽再次瞠目結舌.這位仁兄的思維可真夠跳躍性的,前一刻歎氣,下一刻居然就開始要酒喝……而且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似乎看到了楚陽的擔心,黑衣大漢拍拍胸脯:"沒事,有酒盡管拿來;不礙事;再重的傷,也是要喝酒的嘛;哎,借酒消愁哇."

楚陽臉上抽搐了一下;借酒消愁還能這麼用的,你現在傷這麼重,再借酒消愁,消死你丫的……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莫氏家族!【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