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線希望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線希望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線希望



"嗯,等到她醒過來,一,一一一可不可以比改稱呼?"楚陽有此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皮,臉皮也破天荒的了一下:"你看,我今年才十六歲,實際上還不大到,還沒過生日……就做叔叔,這也太不過去了……"

"你才十六?"莫成宇愣了愣,看這家伙似乎有權有勢,而且行事也煩有法度,心思更是拖密;除了對姐走留一事有些沖動之外,可是樣樣都算計的沒有疏漏;居然才只有十六歲?

"是啊.",楚陽嘿嘿一笑.

那也沒問鞋.廠莫成宇很痛快的答應勸莫輕舞口他也想過了,覺得莫輕舞叫楚陽叔叔有些不妥.菩輕舞才九歲的姑娘,叫叔叔當然沒問題二但等到莫天機和莫天云來了,可是都比楚陽要大不少的,難道也叫叔叔?

他們倆跟莫輕舞可是親兄妹,平輩……

再,楚陽對姐這麼好這麼喜歡,叫叔叔叫哥哥不是一樣麼?他如此在乎這個稱呼,看來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姐啊,嗯,姐長得聰明伶例,人見人愛:也難怪楚陽這麼喜愛……

這一刻,莫成宇心中甚至泛起驕傲的感覺.

當然,莫成宇想破了腦袋也不會想到,楚陽會禽獸到心中對一個只有九歲的女孩居然起了男女的心嗯……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不管是什麼人,看到一個**歲的女教……都不會禽獸到有……那種心思吧?

但…………楚陽就偏偏那啥了……

因為這不是別人:這……這是莫輕舞啊……

楚陽站在夜空下,一夜未眠.今夜,他是破天荒的沒有練功,一會兒笑,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歎氣.

終于見到了……可是……卻又受了傷……

而且還這麼……

楚閻王有些纖結.嗷雞,啥時候才能長大嘛……,這其中的分寸可怎麼把握?太愛護了"就會造成一種長輩的感覺,那可就適得其反了:這種年紀的姑娘,正是可塑性最強的時候,萬一在心中留下一個根深蒂目的"叔叔"的印象,那可就萬事皆休……

若是太疏遠了,卻又會引起反感:萬一讓她從討厭自己"那就更加的難以收拾了.

還有就是,莫輕舞的傷,究竟該如何?

這麼想著,楚陽心亂如麻.

"她的傷"九劫刮可治!,"正在渾渾噩噩的胡思亂想著,意識中的那個聲音突然出現.

"九劫劍可治?"楚陽如同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蘋,頓時大喜過望.

"不錯.",刮魂似乎也是歎了口氣:看來這家伙的心魔還真是頑固:一個九歲的莫輕舞,居然讓這大伙子泛起了相思病;而且居然沒練功……,

這可不行啊.

"莫要忘記,九劫刻有提純藥力的作用:而且,藥中的核心精華,都被九劫刮截留了;那才是真正救命的東西.",刮魂無奈地道:"你看你的丹田,劍柄處.,"

楚陽心中狂喜,沉下心神查看,只見丹田之中,那虛幻的九劫刮透明的刮柄處,隱隱有半滴暗色的東西在里面……

"就是這個?"

"不錯,就是這個.

只要讓它成為一滴,拖可以取出來,治愈莫輕舞的傷.,"刮魂道:"不過也有一個先決各件,只是單純的積累藥物,並不能達到這個目的:你必須要得到九劫刮第二節之後,再湊夠這一滴九重丹的藥量;牛可以取出來."

"我會在最短的時間里,不惜一切代價,湊夠藥量,進階第二截九劫刻:"楚陽眼神一凝,默默地道.

"但願如此吧.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年之中,恐怕你達不到這樣的要求."刮魂提醒道:……若是九重丹沒有到那個火候,就強行取出,那麼非但無益,反而有害."

刮魂歎息一聲,道:"本來我是可以將它催熟的,不起……","

"不過什麼?我差點忘記了,你是九劫劍的刮魂,必然是可以做到的."楚陽喜道:"快些催熟,豈不就是萬事大吉?"

"你笨蛋啊……"刻魂走比郁悶:"你就沒發現我是存在于你的意識里,而九劫刮卻是在你的丹田?我都沒有跟他成為一體,怎麼催熟?"

"再者,這段時間里,你抄家才抄出來那麼多藥材:九劫刮已經全部吸收,加上原本在天外樓的累積,也才不到半顆而已;想要湊足,讀何容易?再,鐵云城你所能收集到的,都是普通藥蘋,就憑著這些,再吸收一百倍,也形不成九重丹!,"

刮魂狠狠地給楚陽潑了一瓢涼水.

"只要有希望,我些金全力爭取:這些藥不行,我就去找那些天材地寶:不管是偷是搶是騙,我都得弄到手:""楚陽狠狠地道:"哪怕晉打劫中工天所有世家大族,我也要濤齊這顆九重丹!"

"有種!,"刮魂不知道是贊歎還是無語的了一句;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下子,這子可算是有足夠的動力和壓力了吧?以現在的武士修為,居然想要去搶劫中三天所有的世家,這不誇一句有種還真的沒有別的話.

消失的刮魂很得意……

楚陽陷入了深沉的調息之中.

從來沒有任何一刻,他渴望提井實力的心是這樣的急迫!

輕舞有危險!

我要保護她!

翌日清晨,將流豐湖天兵閣四處查看了一遍,然後呵囑了莫成宇一番,看了看猶自在沉睡的莫輕舞蘋果般的臉蛋,楚陽戀戀不舍的走了出去.

來到補天閣,正見到成子昂愁眉苦腳二坐在那里,見楚陽帶著猙獰的面具出現,不由嚇了一跳,做賊心虛一般刷的站了起來.

"昨天晚上,行動沒有成柚?",楚陽哼了一聲,突然看這老頭不順眼起來;本來心就不爽,一大清早等待自己的,居然又是一今行動失利的消息.

看成子昂這老頭寡婦死了幾廠般的表,楚陽就肯定的知道:昨天晚上定然毛也沒抓到!

"是:昨晚我們喬裝打扮,蒙面進入唐府,卻發現唐心聖早已不知去向:他的夫人兒子倒是在家里,不過為了避免打蘋驚蛇,我們只是布施了監控,並沒有驚動她們."

成子昂心翼翼的道.來也怪,成子昂武尊修為,高出楚陽不知道多少,但楚陽一瞪眼,成子昂就覺得腿肚子打顫……

"唐心聖不知去向,老簍兒子卻還在?,"楚陽在面具後咧了咧嘴:"這貨真夠狠的……為了故布疑陣,竟然用自己的老婆兒子當成誘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簍兒子還是只是幌子……"

"不過也不是全然沒有收獲;天剛蒙蒙亮的時候,老大隱隱聽見振翹的聲音,卻是有一只傳譏的無形集飛進了唐家.被我一網擒呢……,"成子昂有些得意,獻寶一般從懷中掏出一只鳥兒.

畢竟這無形阜乃是來無影去無蹤,想要抓住一只,實在是難上加難.不要是武尊"就是武皇,也追不上無形聳的速度,更看不穿無形辜的偽裝.

但成子昂卻是走了狗屎運;他沒抓到唐心聖,就知道回去之後必然會吃一頓楚閻王的排頭:于是就一直鍥而不舍的在那里蹲坑守候.

而東方欲曉的時刻,那只無形隼卻也無巧不巧的飛越了數千里路,來到了這里.正是最疲累的時候,而具三時間剛剛好,已經是東方微明,無形集卻還處在深夜的偽裝里,渾身濤黑一片夜色,豈能不引人注目?

于是被成子昂守林待免,一舉擒拿.

"不錯,難為你陣身還帶著網呃……"楚陽不知是褒是眨的了一句,很是有些陰陽怪氣.成子昂老臉一,有些訕訕的不好意思.

因為成子昂能喜口腹之欲,一尤其喜愛吃飛禽之肉,上到大鷹下到麻雀,對成子昂來,無不可入口,無不是美味;所以經常隨身攜帶一個的網兜,越是難以楠捉的飛禽,對成子昂來就越是美味.

就算是平常在補天閣,一旦有飛鳥接近,只要成子昂在場,那麼,稍後餐桌上,必然會多一道菜,這貨貪吃到了連蝙蝠也不放過的地步……

這純粹是瞎貓抓到了死耗子,而那只無形鼻,就這麼百般巧合的落到了他的手里……真是不得不是天教……

湊巧的讓人無法置信!

楚陽除平無形集大腿處羽毛底下的一個巧之極的竹筒,從里面倒出一顆的蜻丸,封的紫緊地.

手指一捏,蜻丸啪的一聲裂開一道縫,從中滾出個抹成一團的紙球,心的打開,攤平;只見上面寫道:局危:

只有這兩個字,甚是潦蘋,但鐵畫銀鉤,字跡雖潦革,卻從中隱含著一股龐然大氣"穩重而輕靈.落款是一個淡淡的印;依稀可見"第五,這兩個字.

"是第五輕柔親筆寫的.",楚陽這一句話,讓成子昂精神大振: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唐心聖:這是一條前所未見的大魚!,"楚陽臉色沉重,極為細心的將第五輕柔寫的這張便條放進懷里.

第五輕柔的金馬騎士堂負貴報的人多不勝數,但卻親自執筆為唐心聖寫來了這麼一封信;這其中的含義,楚陽如何不知?

唐心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孩咳"沒存稿的壞處.我正在加班中……第三更半時後吧.又朻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楚陽的沖動!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五輕柔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