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楚陽自從來到這里,就一直在想.來Lib.成子昂的回答,更增添了他心中的疑惑.西瓜子?應該不是啊……

看著這複雜的地勢,楚陽心中不由得問自己:假若我是唐心聖,我會怎麼做?怎麼躲?

以此為起點,楚陽將自己換位于唐心聖的角度,慢慢的延伸開去……

事態還不明顯,補天閣還沒有開始對我下手,我只是未雨綢繆;先躲一下看看反應,若是不妙,我立即就走,若是尚可,我就回來,對外訪去了……嗯,這應該就是唐心聖的心態.

那麼,唐心聖就在附近,可能還在注意著唐府的動靜才對.而這里道路四通八達,想要注意唐府各個方面的動靜……我會選什麼位置?

楚陽思索著.成子昂為了掩人耳目,所選的並不是最佳位置;要知道最佳位置,也往往是最佳被監視的位置,都會有人注視著;反而是最次位置!成子昂既然不會選,那麼以唐心聖的智慧,自然也不會選.

那麼,就選次一些的位置.而成子昂現在占據的,就是這稍次一籌的位置.

楚陽眼神淡然一掃之下,就在這附近將幾個最適合監視唐府的位置找了出來.既然前兩個位置都不行,那麼,第三個位置就是……

楚陽的眼神看向了那樹下下棋的兩個老者.

兩個人都是白發蒼然,看起來,都有六十多歲了,滿臉皺紋,老態龍鍾.兩人都是目注棋盤,聚精會神.其中面對楚陽的一個人臉有些輕松,正愜意的搖著折扇,而另一個卻是低著頭,滿臉都是沉重的思索,似乎對對手的棋正在冥思苦想而不可破解……

這倆老頭兒雅興很大嘛,這麼大歲數了居然還坐得這麼穩……

楚陽心中一動,對成子昂使了一個隱秘的眼色.來Lib.

"兩位老兄,下棋下得辛苦,吃把瓜子,呵呵."成子昂蹣跚的走過去,帶著一臉卑微的笑,在棋盤旁邊放下了一把瓜子;羨慕的道:"兩位老哥真是好福氣,下棋連續下兩天別的啥也不用操心,哪像老兒,哎,還要為了生計奔波……"

其中那神態輕松的老者展顏笑道:"你老哥也很有福氣啊,身體康健,豈不就是最大的福氣?"聲音雖然蒼老,卻甚是清雅.

成子昂連連稱是,佝僂著身子,退了回來.

"連續兩天下棋……"楚陽目中神光一閃,心中有了定論.看了看這株大樹,就搖搖晃晃的走到兩個下棋的老頭跟前,俯身看棋盤.

"這棋不好破啊……"楚陽嘖嘖連聲,"妙!實在是妙啊……"

那滿臉思索的老者頓時回過頭,怒目而視,道:"你胡八道些什麼,你也懂下棋?"似乎棋局被壓制的怒氣一瞬間全部發在了這個不知好歹的毛頭子身.

"嗯,你看這里,挖不行,跳也不行,間更是不好,尖則又尖銳了,斷,似乎是一著好棋,不過也有全軍覆沒的危險……還真不好應啊."楚陽"刷"的一聲展開了一把折扇,再刷的一聲合,折扇已經點在了棋盤.

楚陽這段話,的成子昂渾身一個激靈!他對棋是一竅不通的,但楚陽的話,分明是別有用意:挖不行,跳不行,間不行,斷不行……我靠,這豈不就是的現在唐心聖的處境?

難道老子在這里蹲坑了兩天,最大的目標就在自己屁股後面坐著不成?這麼一想,成大堂主幾乎要將自己的腦袋塞進褲襠里……

信誓旦旦來抓人,人就在自己屁股後面坐了兩天自己還沒發現……這這這……這簡直是黑天的笑話啊……

"哦?依你之見……年輕人,你該當如何是好?"對面那一臉輕松的老者看著楚陽,含笑問道.來Lib.

"依在下愚見,這步棋,該當飛!"楚陽折扇刷的一聲打開,慢慢地扇了兩下,意味深長的道:"飛得慢了,也不行;你呢?唐大人?"

楚陽這句話一出口,頓時空氣中凝重了起來.他面前,背對著他的老者背脊突然一下子變得僵硬.

身後的成子昂刷的一聲站了起來,猛地扭轉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一直對著自己後脊梁的老人,一張臉通如血!

丟死人了,氣死人了!

我竟然犯了燈下黑的錯誤……

面對的那老者神色不變,看著楚陽,不急不慢的道:"飛麼?倒也是一種辦法;不過所,很是莫測高深啊."

"我也覺得很是莫測高深啊,還有些不敢相信."楚陽低聲笑道:"從來都曾聽,卻不明白的一句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今天才終于了解.唐大人,不知道您對我這句話,理解麼?"

那白發老者眼中閃出笑意,道:"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何一口一口這麼肯定地叫我唐大人?"

"仰首江山萬里蒼穹無盡."楚陽淡淡道:"低頭繁華輪回黃土一抔."

這兩句話,是某一年,鐵云重臣,一代名將鐵魂戰死沙場的時候,唐心聖寫的一篇悼文之中的兩句,楚陽在這個時候念出來,別具一番意義.

也打消了唐心聖否認到底的心思!

你的偽裝,我已經看穿了,你再否認,就是笑話了.

唐心聖溫和的笑了起來:"兄弟記性真好."

"過獎."楚陽抱拳微笑.

"想必,兄弟就是那傳中的補天閣之主,楚閻王?"唐心聖笑容一直很溫和,眼神也溫潤之極,絲毫不見慌張.但他這句話一出來,另一個老者臉頓時泛出絕望的神色.

竟然是楚閻王!

這位現在在鐵云凶名昭著的第一凶人!

"不敢,俚俗外號,有辱唐大人清聽了."楚陽禮貌地謙虛道.

"真想不到,凶名滿天下,一劍屠鐵云的楚閻王,竟然是如此的英俊年少,風神如玉."唐心聖溫文爾雅的笑了笑,聲音清朗:"不過,我真的不明白,你是怎麼找到我的?你為何就這麼肯定,我就在這里?"

"我沒確定,實在是運氣."楚陽坦然道:"我的辦法,對付一般的愚鈍之輩,或者一點用處也沒有,但唐大人卻是聰明人之中的聰明人.我來試探你們,本是運氣,但來到這里之後,我就肯定了,就是你!"

"哦?"唐心聖很感興趣的用疑問的眼神看著他.

"像這樣的地方,最容易監視唐府;另外的地方,雖然更容易看到,但卻目標太大.而唐大人這門口的大樹如傘蓋,曆來都有人在這里下棋,想必這是唐大人早就安排好的.而一旦有一天你喬裝打扮之後出現在這里,便不會有人注意."

楚陽微微一笑.

"不錯."唐心聖也露出了贊賞的微笑,眼神逐漸的銳利起來.

"而唐大人並不能肯定我會對你下手;在這里,正是一個最好的觀望之處;縱然危險,但你在這里,也可以第一時間等到接應你的人.而且,家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只要你在這里不暴露,都是一眼可見."

"唐大人心性沉穩,足智多謀;燈下黑的道理,唐大人比誰都清楚.想必,若是唐大人能有關系躲到補天閣之中,那里才想的藏身之處!"楚陽溫和的笑道:"今日前來,就是請唐大人去那最理想的藏身之處!"

唐心聖搖頭輕笑,連連感歎:"不錯不錯;楚閻王,的確不愧是楚閻王."他頓了頓,突然眯著眼睛笑道:"但你為何不立即出手,而要在這里跟我這一番廢話?"

"須知多必失.你身為大名鼎鼎的楚閻王,不會連這一點也不知道?"唐心聖的瞳孔猛地一縮,射出針尖一般的光彩.

"因為事出意外."楚陽從容笑道:"更因為我沒有想到,唐大人一介文官,竟然是一位頂尖高手!而我若出手,沒有把握."

"而唐大人沒有出手,則是因為憤怒."楚陽嘿嘿一笑:"一個自以為得意的計謀,被人識破,而且,自認為最隱蔽的身份隱藏,也被人挖了出來.這對于一個自負智計無雙的人來,無疑是一種恥辱!就算是死,想必都不如唐大人此刻羞憤!"

"所以唐大人在玩弄我."楚陽瞳孔中露出譏誚的神色:"唐大人是要在我揭破你之後,在我最得意的時候,羞辱我一番,然後仗著絕世武功,突圍而去!"

"或者,直接將本座殺死在這里!"楚陽淡淡地道:"唐大人,這就是你的心理,不知道我有沒有錯?"

"不錯!"唐心聖緩緩站了起來,道:"本座苦心經營十三年的成果,被你在一日之間毀于一旦!而你,更將我找了出來,此仇此恨,不殺你,如何肯消?"

他冷冷地哼了一聲:"而你所謂的補天閣,在我的眼中,只是幾個玩具!你既然沒有抓獲我的本事,那你就只能束手等著被我羞辱!"

楚陽猜的一點也沒錯,事實也正照了他最壞的打算.這個唐心聖,是個高手.而且,他絲毫不將成子昂看在眼中;正是要設局伏殺楚陽!

楚陽要抓他,他也想殺楚陽.

這是楚陽的計劃之中,唯一疏漏的一點.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嚴峻的局勢【四更爆發求月票!】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算計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