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敢跟我一賭?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敢跟我一賭?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敢跟我一賭?



(今日第一更!),

"在這邊."楚陽帶著鐵補天等人,向牢房走去.走到門口,成子鼻打開門,然後楚陽和鐵補天,兩個影子共是四人走了進去;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

牢房並不陰森潮濕,反而很干燥,很乾淨.在角落處,豎著一根足有人的腰那麼粗的一根鐵柱子,而唐心聖全身鐐拷鎖鏈,被捆在了上面;見到楚陽進來,甚至還露出了一個安然的笑容.

似乎被捆在這上面,也如是安臥在家里床上一樣舒服.補天閣的人已經為他恢複了本來面目,乃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俊秀書生的樣子.

鐵補天背著手,緩緩走了進來,冷電一般的目光看著唐心聖;良久一瞬不瞬.

唐心聖溫和地笑著,一如在朝堂上與鐵補天奏對.

"唐大人,你與第五輕柔是什麼關系?"鐵補天背著手走到正中間的一張桌子後面,緩緩坐在了椅子上.

他並沒有問你是不是奸細,而是直接問的,與第五輕柔的關系.這能給人一種錯覺,就是:你的況,我們已經全盤掌握,不必否認了!

"太子殿下問這句話,有些太想當然了."唐心聖呵呵一笑:"我唐心聖現在雖然身為階下囚,但也不是被人逼供之輩!"

"這麼,你真的是大趙的奸細?"鐵補天閉上了眼睛.

"我不想承認,從你第一句話詐我,我也想過耍賴……,呵呵,這只能,我的心性修煉還不到家;還有些想當然."唐心聖灑脫的一笑:"既然到了這種地步,難道還容得我否認麼?"

鐵補天歎了口氣,道:"唐大人,你很有能力,也有手段.孤一直很敬重你,一直很器重你;甚至想過,若是將來有一天天下太平…便啟用你做我鐵云的宰相……呵呵,孤對你寄予重望,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被你騙了十年",

鐵補天這句話的很是真意切,被綁在鐵柱上的唐心聖也沉默了一下,想起了以往君臣相得的融融之樂,不無感歎的道:"太子殿下對唐某的確不薄,奈何兩國交戰,各為其主.唐某也是唏噓不已."

他頓了頓,笑道:"唐某占的最大便宜,便是當年入鐵云,太子殿下年歲尚幼,不能發現唐某的偽裝;等到太子長大,卻都已經蓋棺定論,因此才讓我在鐵云安穩了十年.若是換做現在的補天太子,恐怕進來的第一天,就被揪出來了吧?"

完,他自嘲的笑了兩聲,道:"太子殿下聰明睿智,胸懷天下,乃是一代雄主!奈何生不逢時,對上第五輕柔,任何天才,也只有灰飛煙滅的下場."

"第五輕柔?"鐵補天吸了口氣,用一種感傷的口氣,眼中卻射出了銳利的光澤:"第五輕柔的確是一代梟雄,而正因為這樣,唐大人,我才更需要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

"我不會.太子殿下也應該知道這樣的回答這樣的結果."唐心聖和煦的笑道:"太子殿下,請看在我還未為鐵云造成巨大損失的份上,現在的我,還是有無過,還請太子殿下……,為我保留一份尊嚴."

"尊嚴",鐵補天目中神色變幻,似乎閃過了一絲矛盾,但終究還是低低的歎息一聲,站起身來,負手走了出去,走到冉口,站定,淡淡地道:"讓他!"

完,向楚陽招招手,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這位補天太子,終于還是表現出了鐵血的一面.

楚陽也跟了出去,與鐵補天並肩在簷前站立.他能感覺到,現在鐵補天的心里,並不好受.

牢房中突然傳出一陣奇怪的聲音,緊接著就聽見唐心聖慘烈的大吼一聲:"殺了我吧!"

"啊∼啊∼"然後便是一連串的慘叫,還夾雜著唐心聖咬著牙迸出來的呼喊:"鐵補天,你們用這樣卑鄙的手段,折磨一位強者,不覺得羞恥麼?我只是想要一個體面的死,你也不給麼?"

鐵補天靜靜地站著,如玉的臉上沒有絲毫表.

"楚先生,對于這個人,孤很惋惜."鐵補天負著手,靜靜的道:"孤曾經很欣賞他的能力……"

楚陽面具後翻了翻白眼,道:"那是自然,能夠讓我們覺得惋惜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若是敵人讓我們看不起,那我們也不須如此大動干劃……"

"不錯."鐵補天微微領首,道:"如此折磨一位強者,一位智者,實在非孤本心所願;不過,他腦袋里知道的東西,孤卻必定要知道;若不是如此,孤甯可給他一個痛快.也非常願意給他一個痛快."

楚陽沉默了一會,道:"在這世上,有些事不能勉強,而有些人,也是就算將他全身骨頭都拆了,也不會一句話的.而唐心聖,就是這種人.我在抓到他的第一時間,就對于撬開他的嘴沒有抱絲毫希望.太子恐怕要失望了.

鐵補天默然,半晌道:"未必.孤那兩個侍衛,可幾乎就是從地獄出來的,孤對他們的手段很有信心.只是……對唐心聖來,殘酷了些."

楚陽微笑,道:"華,太子可以拭目以待."

鐵補天輕輕的笑了起來,道:"楚禦座,要不要和孤打一個賭?"

楚陽笑了:'1難道太子殿下賭性還很大麼?什麼賭?"

"就賭唐心聖不."鐵補天道:"我賭他,若是我贏了,楚禦座可否在鐵云留下來?不管什麼時候!孤很希望,與你一起開創一個鐵云盛世!"

著,鐵補天轉過頭,看著楚陽,眼中充滿了真誠.對于當初與楚陽的一番談話,鐵補天始終耿耿于懷.這樣的人才,不能永遠留在鐵云,實在是一種損失.

楚陽這段時間的表現1更證實了這一點!

現在,鐵補天顯然在做又一次的努力.

"太子又要失望了."楚陽微微一笑,不著痕跡的移開了目光道:"那好,我賭了;不過若是我贏了1我想去皇宮大內的藥材庫和藏寶庫去一次,從中挑選一些東西."

楚陽一直記著,莫輕舞的傷,那半顆九重丹"

楚陽的條件,似乎與鐵補天的條件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但兩個人自己心里都知道,這是自己目前最在乎的事""

"好!一為定!"鐵補天大喜,舉起了手掌,顯然是要與他擊掌為誓.楚陽看著鐵補天的手掌,不由心中一動.鐵補天的手掌嫩白纖細,修長,而且,比自己的手掌幾乎要兩號的樣子……

這,還是一個男人的手掌麼?

鐵補天見楚陽注視著自己的手,不由臉上神色一變,不自覺地有些微嗔道:"你賭不賭?發什麼呆呢?"

楚陽頓時醒過神來,尷尬的笑了笑,舉手迎了上去.

"啪"的一聲,兩兵手掌擊在一起.

雙掌相觸,楚陽只覺得鐵補天的手掌綿軟之極,似乎還帶著無比的嫩滑,不由笑道:"太子殿下當真是保養得不錯."

鐵補天一怔,閃電一般把手縮了回去,哼了一聲1略有些粗聲粗氣的道:"擊掌為誓,九死不悔,楚禦座,你可不要反悔喲."

楚陽哈哈一笑,很篤定的道:"我是絕對不會輸的!"

兩人對望一眼,鐵補天看著楚陽臉上的猙獰面具1笑道:"楚禦座故作神秘,可有效果?"

楚陽嘿嘿一笑,不予置答,反問道:"太子以為呢?凡是安排,便不會無的放矢."

鐵補天哈哈大笑.

良久,牢房內的呻吟聲越來越是微弱,卻連成了一片,帶著顫抖……

又過了一會,一個影子飄了出來,臉色陰沉,眼神有些狂怒.

"如何?"鐵補天並沒有回頭,信心滿滿的問道.

"鐵口鋼牙,撬不開."影子有些慚愧.

"呃?"鐵補天驚愕的轉過身:"什麼都不?"

影子點點頭,目光怒意之中帶著一絲欽服,道:1'這麼硬的骨頭,實乃生平僅見."

鐵補天沉默了下來,道:"進去看看."

走到牢房門口,往里一看,連楚陽這樣的鐵石心腸,也不禁的有些反胃.這兩個影子,倒真不愧是從地獄出來的,里面的唐心聖,已經不形.

渾身伍沒有皮開肉綻1但一狠狠的青筋,卻幾乎鼓出了肌膚,到處虯結著,如同一條條蛇在唐心聖身上游走,甚至1兩條筋擠在一起,宛若具有了生命一般自己蠕動,慢慢收緊,竟然能將骨頭勒斷,"

咔牛的聲音不斷傳來;唐心聖雙目怒凸如鈴;已經叫喊不出也呻吟不出聲音,但眼中神色,偶爾恢複正常也是濃濃的嘲諷"

',陰陽霹靂分筋錯骨手!"楚陽心頭重重的一震.這是天下間,最殘酷的刑罰,受刑的人,必死還要難受數百倍,能熬得過這樣的刑罰的,普天之下可絕無僅有!

而這位唐心聖,竟然熬了過來!

這一刻,楚陽對這位奸細的硬骨頭1心中感到了由衷的欣賞.雖然是敵人,但這樣的好漢子1卻是天下罕見!

鐵補天臉上掠過一絲潮,清晰可見的起來了一層細細的疙瘩,咬著牙問道:"還有沒有別的辦?"

兩個影子沉默著,卻是同時搖了搖頭.

鐵補天失望的歎息一聲;卻是脫口贊道:"好漢子!"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提醒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強者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