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要賭債!  
   
第一百二十六章 要賭債!

第一百二十六章 要賭債!



莫成宇露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攤攤手,居然煽風點火的道:"呀,姐,看楚陽叔叔對你多好,讓楚陽叔叔多給你講幾個好聽的故事."

"是楚陽哥哥"蘿莉凶巴巴的,口白牙如若要咬人,張牙舞爪的道:"楚陽哥哥騙人,他的故事一點兒也不好聽."

莫成宇汗了一下,道:"好好,楚陽哥哥就楚陽哥哥,楚陽哥哥有的是好故事,他馬上就會講了……"

"真滴麼楚陽哥哥?"蘿莉希冀的眼神看著楚陽,滿是渴望.

"咳咳咳……咳咳……"楚陽悲憤的看著莫成宇,我x你太無恥了吧……就算無恥也不能無恥到這種地步哇……

莫成宇裝作沒看見楚陽的眼神,道貌岸然的微笑道:"嗯,我的內傷還需要打坐……姐,你聽楚陽哥哥講故事吧,可好聽了……"屁股一轉,溜了個無影無蹤……

楚陽伸出的手無力的停在半空,徹底無語.

"楚陽哥哥,你快些講嘛……"莫輕舞伸出手,輕輕拉了拉楚陽的衣,大眼睛顯得更是楚楚可憐:"講好聽的啦……"

楚陽:"……"

良久良久之後,楚陽從密室出來,腳步蹣跚,臉色蒼白,兩眼呆滯,嘴唇發干,噗通一聲坐在地上,呻吟一聲,喃喃道:"泡妞真累……"

想到這樣的"泡妞大計"自己最少還要持續個七八年甚至十來年……楚陽就兩眼翻白,強烈的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成年後的莫輕舞可不是這樣的啊,她一般就是溫柔地笑著,溫柔的看著自己,然後靜靜地做自己的事,風姿嫣然,優雅高貴……

怎麼時候的莫輕舞這麼的精靈古怪哇……

楚陽歎了一口氣,然後一個箭步就到了水缸前面,直接將腦袋紮了進去,咕嘟咕嘟一陣狂喝……渴死了啊.換做你,你不住嘴的講上幾個時辰的故事試試?

哥們,這是會死人的啊……

不過嘛,楚陽心中還是很欣慰的,他甚至感覺,莫輕舞現在才是真正快樂的.他甯願莫輕舞一直到數年後,依然保持這種單純的快樂.

幼稚可以消失,但快樂,卻一定不能消失

從明天開始老子就去博覽群書,專門找故事看去楚陽心中狠狠的發誓為了泡妞,為了養成,我豁出去了

已經是下午,楚陽做好了飯,端了進去,然後將米袋中細心的均勻一下,將鍋子里面的痕跡刷掉一半.留下下半部分不刷,而盛菜的盤,也刷掉了兩個,放置起來,剩下的,就這樣凌亂的擺著……

然後楚陽叮囑了莫成宇幾句話,就出門而去.

莫成宇身為王級高手,自然是老江湖,懂得輕重,不會輕舉妄動……這一點,楚陽很放心.再密室牽扯到九劫劍,楚陽建造的十分隱秘,若不是一流的機關大師,也不會看破……

楚陽出門卻是去找鐵補天.鐵補天打賭輸給他,那皇宮里面的藥物,楚陽是絕對不會客氣的.

雖然是玩笑性質的打賭,但楚陽卻勢必要認真一次.這關系到莫輕舞的終生幸福,不認真……行麼?

……

在楚陽走了一個多時辰之後,突然有幾個黑影悄無聲息的落到了天兵閣之中,在整個島上無聲無息的搜尋了一遍.然後就包圍了楚陽的那幾間建造在最中間的樓閣……

其中一個人幽靈一般湊近,然後無聲無息的進入,四處轉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無聲無息的又掠了出來.

"如何?"在外面等著的,是一個黑衣蒙面人,眼睛中陰鷙的光彩淡淡閃爍,就像是黑夜之中的冥火,閃爍不定.

"沒有人,很乾淨."那人道:"根據我們調查來看,這里只有兩個人住,而且其中一個人已經出去了二十多天沒有回來,這里就只剩下了一個人.里面的痕跡,也很明白,最近的確只是一個人在這里住."

"去看看米袋,鍋碗瓢盆,找找有沒有藥物在這里,看看有沒有熬藥的痕跡."那黑衣蒙面人眼簾半合,輕輕地道.

"是,王座."

這一次,是三四個人同時進入了房子.

那位王座站了一會,也挪動腳步,一步一步地走進了楚陽的房間.

"米袋看不出什麼,不過這家伙也夠邋遢的,地上滿是菜湯,鍋碗瓢盆的統統沒洗,從味道來看,是從昨天晚上就沒整理,應該是一個人住確定無疑."

"哦?"那位"王座"狐疑的走進了廚房,一進門,險些被熏一個跟頭;鷹隼一般的雙眼仔仔細細的查看過每一樣,輕輕點點頭,道:"看來這里,只有一個人開伙."

"王座,發現藥庫."

"去看看."

所謂藥庫,就是一個近乎密封的房間,里面堆積著楚陽根本用不上的一些藥材.在地上凌亂的放著,自然,楚陽也沒忘記留下幾味相比較來很是有些貴重的藥材……

"這家伙夠懶的.不過也有些好東西……"那位王座站在門口,看著里面亂七八糟堆積在一起的藥物,皺了皺眉.

"這里有兩個藥罐."其中一個黑衣人叫道.

那位王座踱步過去,微微吸了吸鼻子,道:"這個明顯是新的,還沒有用過;而這個……他**的,最少是一個月之前熬的藥,藥渣居然還放在里面,他**的都長了白毛了"

楚陽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收集來的那個長了毛的藥罐,此刻派上了用場.

其中一個人居然還撥開那已經長出的腐爛白毛,皺著鼻子看了看里面的藥渣,很肯定的道:"是治風寒的……"

"滾誰讓你翻得?你他**很博學多才麼?居然還治風寒的……"那位王座皺著鼻子勃然大怒,狠狠一巴掌打在那家伙臉上:"一個月之前的藥渣,哪怕是治療內傷的也牽扯不到莫氏家族吧?一個月之前,莫成宇還在莫氏家族睡覺"

原來那家伙這一翻,那種腐爛的臭味,與原本藥渣變質之後的臭味一起狂猛的彌漫出來,一下子搞得這個藥庫里面幾乎比軍營之中的公共廁所還要臭氣沖天……

"是,是,屬下該死."那家伙連聲認錯,手一松,將那個藥罐扔了出去,啪的一聲落在地上.一個熬藥的砂鍋……能有多結實?自然是立即四分五裂……

更加猛烈的臭味鋪天蓋地的散發了出來.

那位"王座"幾乎要暴怒,接連幾個巴掌抽在這個闖禍的家伙臉上,然後捂住鼻子,逃命一般從'藥庫’里沖了出去.身法快極

一出門,大口大口的喘氣.眼神陰鷙狂怒,見過沒腦子的,可他**沒見過這麼沒腦子的

正在四處搜查的眾人狼狽不堪的捂著鼻子竄了出來.

"**這什麼味……誰搞的?"

"我x,臭死了……"

……

王座大人捂著鼻子,沉悶的問道:"有發現麼?有沒有什麼機關暗道什麼的?"聲音中充滿了山雨欲來的怒氣.

"沒……沒有發現."

"沒有發現你們這幫二貨還在里面做什麼?還不快走?**們祖宗的這里的味道很好聞麼?"王座勃然大怒,咻的一聲,騰空而起,瞬間飛得無影無蹤……

可算是受委屈了.

一位位高權重的黑魔王座,江湖王級高手;就算是在中三天,那也是跺跺腳四處晃悠的厲害人物,何曾去過這麼不潔淨的地方?

恥辱啊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捂著鼻子咒罵不休的跟隨在王座後面,爭先恐後地沖了出去.最後的一位正是那位很"博學多才"的家伙,終于忍不住干嘔一聲,嘩啦啦吐了個痛快才渾身無力地走了……

王座那**掌也不是白挨的,畢竟還是侗當的掉落了兩顆牙齒外帶半口鮮血……

……………………

楚陽楚大人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事的,現在的他,正身處在皇宮的藏寶庫里面.

補天太子殿下對于這位楚閻王居然會找上門來要賭債趕到灰常的不解,由衷的表示了強烈的納悶.

剛了好吧?咋就跟徹底信不過我似的接著就追上門來要債了?我……我的信用就這麼不好?這麼讓你信不過?

再了……鐵云城要賭債這種事很平常,每天都有,甚至,每天都有因為要賭債而打架斗毆的;但……向一國之太子,實際上的國君要賭債的……

這可就太不尋常了.

所以補天太子郁悶極了.瞧這位楚閻王急赤白臉的樣子,活像是要的晚了我就不會給了……

"太子殿下,咳咳,嘿嘿,剛才打賭……你輸給了我,那啥……還沒兌現吧?"

瞧這話得,差點兒就讓鐵補天背過氣去.咬著牙道:"楚禦座,你……有你的難道孤還能賴你的賭債不成?"

"啊哈,咳咳……我只是怕太子殿下貴人多忘事……"楚陽其實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卻沒有表現出來,誰讓咱臉皮厚呢?被鄙視?無所謂只要你先兌現了賭債,你愛怎麼鄙視就怎麼鄙視……

俗話,臉皮薄,吃不著;臉皮厚,吃個夠……至理名那.

現在,太子爺就很郁悶的被楚閻王"押解著",向皇宮的藏寶庫走去.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泡妞太難了……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高風亮節楚禦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