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生平大敵!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生平大敵!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生平大敵!



"嗯,高升,你的看法."第五輕柔含笑道.

"程兄剛才所的,只不過是布局,而下官看的,卻是字跡,行文."高升依然皺著眉仰著頭,道:"在下認為,這幾個字,呆板,不連貫!"

"看這邊"多年,這兩個字顯然是一氣呵成.但字的意境,卻與後面的'心血,二字不一樣.而這個'心血,的,血,字,最後一筆稍稍有些上挑;這明,後面的字,也是一氣呵成,連貫著寫出來;但在這張紙上,卻是"...,;這很不應該.更何況,後面的'盡力而已"這四個字雖然是一氣呵成,但看起來,卻多了一些呆板,少了一些'悲壯,的意味."

"若真是一號所寫,那麼,既然寫出了這幾個字,一號就做好了玉,碎的准備;必然會是劍拔弩張,同歸于盡的心態;我們都知道,人寫字的時候,心就會融進字跡.而這種心態下,以一號的高傲,必然會是那種'甯為玉碎,不做瓦全,的意味.但這里面,卻絲毫沒有,反而很平淡!"

高升道:"所以,相爺,這刮信值得再推敲;個人以為,恐怕一號……已經落難,或者,已經落到了楚閻王的手中!而這一封信,顯然就是一個陷阱!"

"哦?"第五輕柔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若這是一個陷阱,那麼,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陷阱?那位楚閻王想要得到一些什麼?"

"若是我們被這封信蒙蔽,那麼,我們自然就會得出一個推論:一號無恙!而且,依舊大權在握."高升斜了韓布楚一眼,目光中充滿了一種'樣,跟傻子似地居然也來討論,的那種意味.

韓布楚哼了一聲,別過頭去.

"在這種心態下,我們當然要繼續派人與一號聯絡,而那位楚閻王守株待兔,就能連連抓獲我們的人;我們雖然有自信一號不會被對方問出什麼,但不代表所有的人都這個樣子,一旦被楚閻王撬開了嘴巴,那麼整個鐵云之中,一號這條線的報網,就會被楚閻王連根拔起!這是一個惡劣到了極致的後果!,,

"這,便是楚閻王的險惡陷阱!"

"哦?那麼,依你之見…,一號是不是還活著?"辜五輕柔似乎也有了幾分興趣,參與了這場討論.

"……,未必!不過,活著的可能性會很大."高升思考了良久.還是不確定的出了這句話.

"哦?"第五輕柔看著他.

"一號落進楚閻王手中,楚閻王絕對問不出什麼,這是肯定的事!"高升沉思著:"但,敵方如此重要的任務,自然不能放,殺掉,也可惜.若是我是楚閻王……我會將他關起來,一天你不,難道兩天三天……,甚至一個月你還不?"

高升道:"所以,屬下估計,一號應該是還活著,不過,滋味定然不好受!嚴刑逼供,這是肯定的……."

韓布楚插口道:"高升,你的這些很有問題!一開始你還只是可能落進敵人手中,那還有可原,怎麼著著居然就已經肯定的落進了楚閻王手里,而且還嚴刑拷打起來?你這也太武斷了些!"

高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異沒有話.

韓布楚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剛想反唇相譏,卻被程云鶴在大腿上扭了一把,嘶嘶直抽涼氣.第五輕柔也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話.

"有沒有一號已經死去的可能?"第五輕柔問道.

"這個可能性……很."高升蜘櫥了一下,道:"嚴刑拷打之後,半死不活;一號絕對是一個字也不會,這樣的人,留著也是期盼僥幸能用更嚴酷的刑罰能夠讓他張開嘴,換句話,他活著已經沒有了意義,只是受刑……."

"如果楚閻王是一個英雄人物,他極有可能會給一號一個痛快;因為他不是傻子,他知道就算留著也沒用."高升道:"但若他不是一個英雄……,一號就肯定活著,繼續受他的嚴刑!"

高升到這里,沉思了一下,道:"根據我們收羅的楚閻王的報,從他的行事方法,性格脾氣,和在鐵云幾次出手來看,個人認為,這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絕不是一個光明磊落的英雄人物!而且,最拿手的就是抓住一點,順藤摸瓜;而一號,就是他手中很重要的籌碼!他只會用更加卑鄙,更加殘酷的方法,來讓一號開口,而絕對不舍得殺死他!"

第五輕柔面色陰沉,緩緩點頭.

高升了很多,已經有些口渴,端起面前的茶杯,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若是事真是如高兄所,那麼,一號現在就肯定在楚閻王手中!相爺以為,此事如何?"程云鴨孵吟著問道:"是救……還是不救?"

"救還是不救?"這句話,連高升也提起了精神.三個謀士同時對望一眼,心中都有些忐忑.

"程兄,這句話…."可有些過了."高升道:"救與不救,相爺自有定計!此事干系重大,一時間如何能決定的下來?"

三人的地位,與一號相仿:若是第五輕柔選擇去救一號,三個人心中也會感覺溫暖.

因為這就表明了,以後三人若是遇到相同的況,第五輕柔也會去救.

若是不救,三人也能理解.畢竟,現在一號遠在鐵云,必定被嚴加看守!要想從一個國家的大牢之內救出這樣重要的一個人物,勢必難如登天!

為了救他,必然會勞師動眾,而且一號現在縱然活著,也必定是遍體鱗傷,行動不便.一個不心,反而會連累的救援隊伍全軍覆沒!

救,有理由.不救,也能理解!但心,卻是不一樣.

第五輕柔仰首向著窗外,神淡淡的,背負雙手,似乎一派輕松.

高升的,正是他想的.三個人提出的救與不救,也正是a第五輕柔正在考慮的事.相比較于三人心中此刻的想法,第五輕柔還想多了一層:這,是不是楚閻王布下的另一個陷阱?

會不會是楚閻王以一號為餌,來釣自己的人前去上套?

要知道,若是營救一號,必須得精密安排,而且去的人也必定是精兵強將;若是這些人也都損失在那里,對自己的勢力來,絕對可算是傷筋動骨的損失!

"辦…不枷…"第五輕柔第一次感覺到有一件事是如此的難以決斷.救,冒險;不救,寒心!

第五輕柔知道,若是自己做出不救的決定,高升三人都會理解.充其量,也只會有一點點的失望心寒.

但休要看這一點點的寒心,它可以在某一個關鍵井刻,讓人作出不可思議的轉變!而且,若是不救,一號會不會寒心?

一號若是寒心,鐵云的螓報網,一號手中可是掌握了一大半的……

三個人都是靜靜地看著第五輕柔.

"救!必定要救!"第五輕柔終于下定了決心,心中一陣苦澀.若是這個局,是那位楚閻王布下的,那麼,自己在這遙距離的交鋒之中,等于是敗了一次!

因為自己不得不按照對方的意圖來.

我就是讓你來救,你不來不行!

這在第五輕柔一生之中,還是第一次!向來都是他牽著別人的鼻子走,就算是號稱是大陸第一名將的鐵龍城,也被他牽住了鼻子,達十年之久!數百萬將士的戰局,也被第五輕柔一手操控!

我想讓你的兵去那里,你就得去!我想讓你去十萬,你就不能去五萬!我想怎麼樣,你必須配合!縱然是為敵,縱然是你對我恨之入骨,你也必須配合!要不然,你和你的國家就什麼都得不到!

我一點也不威脅你,但你只能乖乖的被我指揮!乖乖的被我威脅!

一手操控整個天下,一手操控兩個國家,而且是兩個敵對的國家,讓別人滿肚子無可奈何,滿心的憤怒欲狂,恨不得扒我的皮吃我的肉,卻只能聽我的!不聽就是不行!

這是一種快感!第五輕柔一直很享受這種快感!

但現在,終于輪到他自己也讓別人享受一次這樣的快斑…

"相爺!"三人同時出聲阻止,他們三人雖然渴望著第五輕柔做出這樣的決定,但他們自己心里也知道,這樣做要冒多麼大的險!

"縱然明知道這是楚閻王的陷阱,也要去救!"第五輕柔一旦下定決心,就不會改變,淡淡的看著三個人,道:"不僅是一號,若是你們到了這樣的處境……我也會這樣做."

三人都是渾身一震,對先前的想法,感覺到慚愧不已.

"陷阱…",三人也同時反應過來:"相爺是,這是楚閻王的陷阱?"

"不錯,是陷阱!這個橫空冒出來的楚閻王,想不到竟然是我第五輕柔的生平大敵!"第五輕柔眼中露出快樂的神光,道:"更加想不到,他與我第一次交手,就讓我落在了下風!"

三人都是駭然失色!

能被第五輕柔視為生平大敵,絕對是一種無上的榮耀!能讓第五輕柔處在下風,更是讓人不可想象的事!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罵人拍馬屁!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炙手可熱!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