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七章 獨行邀客【四更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 獨行邀客【四更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 獨行邀客【四更求月票!】



這邊弄得差不多,楚陽繼續不厭其煩的去挑戰,將整個鐵云城之中的武者們搞得雞飛狗跳,不得安甯……

若是有細心的人注意的話,就會發現,現在暗夜挑戰者挑戰的對象等級提升了,一般都是挑戰武者二三品,三四品……

原來的時候都是挑戰一品的……真不知道這位暗夜挑戰者從哪里弄來的這麼精確的消息……

有時候上一場剛挑戰了一個進入武者三品半年的,接著挑戰的那個,必然會是已經進入武者三品一兩年的,然後下一個會是卡在這個武者三品好幾年的……

真准啊……有識者都在心中感歎.

他們卻不知道,楚陽的補天閣里,有這些人詳盡到不能再詳盡的資料,他若是找不准……那才是咄咄怪事!

楚陽在這段時間里,也在納悶;顧獨行那家伙是出去找人,一跑就沒了影子;有時候楚陽都在懷疑:這丫的到底去什麼地方找人去了?他麼的難道是去了上三天不成?

怎地一點他的消息也沒有?

楚陽自然不會知道,顧獨行顧大爺本著'甯缺毋濫’的原則,為他選擇的下屬,還真的都是一些精英之類的人物……

當陽山前,劍氣沖霄.

顧獨行緩緩拔出黑龍劍,劍身如一泓秋水,閃閃發亮.劍光映日,反射到臉上,顧獨行的臉,也如同劍身一般,發出狂熱的光彩.

狂熱而冷靜!劍身如冰,臉色如冰;唯獨眼神之中,卻發出血色狂熱.

他的感,只對他的劍.而不是對手!

"再問一遍,你跟不跟我走?"顧獨行眼光凝注在劍身;低垂著頭,輕輕的問道.

發絲輕揚中,這輕輕的一句話,卻充滿了決絕的意味.

"我不跟你走,你居然就要殺我?"對面,一個青衣青年不可置信的看著顧獨行:"孤獨,這可實在不像你!而讓我詫異的是,你居然拉著我去做別人的手下!而不是你自己的勢力!這還是你麼?你我在中三天數年的友,你居然就這麼置之不理?"

"正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給你這個機會!"顧獨行冷冷道:"紀墨,你我為友,卻從未交心,而我現在就是給你一個做真正朋友,做兄弟的機會!你若拒絕,就是與我為敵!"

"拒絕就為敵……"青衣青年好笑的笑了起來:"孤獨,你我兩人齊名在滄瀾戰區,從那之後,有什麼好事忘得了你?而你現在居然為了一個只認識幾天的人,與我翻臉?甚至理由居然還是拉我過去給人做手下我不願意……"

他搖了搖頭:"我實在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你是不是發瘋了?"

"紀墨,少廢話;你我兩人一向齊名,也打過幾次,我勝不了你,但你也勝不了我."顧獨行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做一些事!你們紀家,也同樣沒有你的位置!有你大哥在,你出不了頭;而現在,就是一個出頭的機會!"

"在下三天……接受別人的統治,做別人的手下……在中三天出頭?"紀墨好笑的看著顧獨行:"孤獨,你做夢呢?"

"做夢不做夢,打過就知道!"顧獨行冷冷道:"我只遇到他幾天,但現在,我已經凌駕在你之上!"

"你若能讓我心服口服,那我就跟你走!"紀墨哼了一聲:"但老子不會做手下,幫忙可以!無論勝敗,這是必須要明白的."

"你已經弱了!"顧獨行的氣息猛然拔高,眼睛刀鋒一般的看著紀墨:"你已經在考慮戰敗!而以前,你是不會考慮的.現在你考慮了,這明你心中沒有勝我的把握!沒有勝心,就是敗!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不如干脆的跟我走吧."

"放你媽的屁!"紀墨憤怒的叫起來:"你以為你還真吃定了我?"

顧獨行手指一彈劍鋒,嗡的一聲,黑龍渾身發出黑色的霧氣,霧氣氤氳之中,閃亮的劍身在其中閃動,如神龍夭矯,活靈活現.

然後他再也沒有話,劍鋒前置,手隨劍走,臂隨手行;肘隨臂往,身隨肘動;整個人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風,已經沖了出去.

面前的紀墨瞳孔猛地一縮!顧獨行這所有的動作彙成了一個:出劍!但,最奇怪的是,他這所有的動作竟然充滿了層次感.

讓人很明白的看到劍動,手動,臂動,肩動,身動,腳動!每一個動作,似乎都是獨立的,但卻分明只是一劍!

劍未至,身勢已經鋪天蓋地!身未至,劍氣已經觸體生寒!

紀墨大驚,鏘的一聲長劍出鞘,咬牙切齒的迎上來,怒道:"你進步了又怎麼樣?操……"他的話沒有完,因為顧獨行已經臨身!

一股森寒的劍氣,將他的全身籠罩在內!

狂猛的攻勢,逼得紀墨竟然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就如大海怒濤之中的舟,隨時充滿了舟覆人亡的危險!

紀墨竭盡全力的抵擋,見招拆招,一時間,不要是話;就連怒吼一聲的時間也沒.

紀墨與顧獨行在中三天齊名,分屬兩大家族的後起之秀,又是都沒有繼承權的那一種,兩人誰也不服誰卻又惺惺相惜;不知道打過多少次;每一次,都是不分軒輊.

但現在顧獨行只是一出手,紀墨就感覺到束手束腳!而這種感覺,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你答應不答應?"顧獨行一瞬間刺出百十劍,咬著牙問.這種將自己原本旗鼓相當的老對手徹底壓制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連一直僵尸臉冷冰冰的顧獨行也有些沉浸上癮了……

"……"紀墨咬著牙,瘋狂揮劍.

"答不答應?"顧獨行運劍越來越快:"答不答應……"

"……"紀墨渾身大汗淋漓,逐漸覺得對方的攻勢自己已經支撐不下來.他想開口,卻被劍勢壓制,根本沒有機會.心中不住的在怒罵:你就算讓我答應,也要讓我開口吧?一點時間也沒有,我一出口,氣一泄,恐怕你的劍就能在我身上紮上數十個透明窟窿……怎麼答應?

其實紀墨現在已經想答應了.

不管如何,在下來之前,顧獨行與自己不分上下這是鉄一般的事實;而現在只是幾天不見,顧獨行顯然已經提升了一個層次.

就沖著這種提升的速度,若真的是那人讓顧獨行這麼提升的,答應了也並無不可!誰不想盡早的登上巔峰?享受那種環顧左右沒有對手的美妙?

只是做幾年手下,就能獲得這種巔峰之路的機會,傻子才不會答應……就算是拜師,也要為師父做事的啊……

紀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日,顧獨行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突然找到他;他還未從久別重逢的驚喜之中回過神,顧獨行已經快刀斬亂麻的明了來意.

"我加入了一個組織,需要人手.我想讓你去."

這第一句話就讓紀墨大腦短路.

"你去不?"

"你要是不去,我就打到你去."

顧獨行根本不是一個好的客,三句話就鬧翻了.身為被逼問一方的紀墨還來不及發怒,顧獨行就先發飆了.

然後就是以拳頭話.不,是以劍話.這樣做客,顧獨行絕對是古往今來頭一份.

顧獨行心中甚至很生氣:我讓你去,是為你好!你他媽竟然不識抬舉?!一般人,還夠不上我來邀請的資格呢!

紀墨感覺自己冤枉極了.我還什麼都沒;甚至不知道你加入的是什麼組織,什麼名字,龍頭是誰?哪位前輩?什麼都不清楚,居然就開始以力壓人!

紀墨也是心高氣傲之輩,那里就這麼服氣?面對顧獨行的盛氣凌人,紀墨怒火萬丈.就算是你來邀請我上天,那老子也要先把你的囂張氣焰打下去再!

而且,顧獨行強烈的露出一種"我要請你去是看得起你"這種意味,更讓紀墨不服又不忿到了極點.

但現在一動手,紀墨立即後悔了.我靠,兩人直接不在一個層面上了……怎麼打?顧獨行現在的氣勢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而且功力也要比紀墨高一線;劍術居然也突然間突飛猛進,又高出一線!

最讓紀墨無語的是:居然連自己一向引以為傲,曆來是壓制顧獨行最大的本錢的身法步法,居然也失去了原本的效果.

顧獨行現在的身法,居然也全面壓制了自己!

這讓紀墨覺得天旋地轉!我靠啊,顧獨行到底是得到了什麼逆天的奇遇?居然在短短的一個月之中,直接脫胎換骨了……

我原本與他齊名,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可是現在,自己在他面前,直接就是一塊挨揍的料;是沙包都嫌侮辱了沙包了……

啪啪啪……顧獨行打得興起,一聲長嘯,劍勢全面展開,紀墨一個措不及防,身上頓時被劍脊連續拍了三四十下,直痛的慘叫連連.

"慢!"趁著挨揍的空當,紀墨一個跟頭翻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就叫了出來.不叫不行,因為顧獨行已經如影隨形的又跟了上來,眼看著又是一頓虐待……

好漢不吃眼前虧!

連續七天爆發!求月票!!




上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誰占了便宜?【三更!】     下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當不光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