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頭!【三更!】  
   
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頭!【三更!】

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頭!【三更!】



楚陽那看似無用的故布疑陣,在這一刻,終千起到了應有的效果,整個事搞得撲朔迷離,讓這位金馬騎士堂的王座,為之頭大如斗……,

陰無法的怒氣已經膨囘脹到了最高值!眼神狠狠地看著面前這四個人,努力地大口喘氣,抑制著內心升騰的殺意,他實在是有些擔心:擔心自己萬一控囘制不住脾氣,一股腦兒就將這四個人拍成rou醬!

這也叫報?這豈不就是在耍著本王座玩麼?

"你們覺得,這些資料……都是的同一個人?"陰王座狂怒之下,聲音居然變得很溫柔

四個人流汗,已經不敢坐著,早已站了起來,低著頭,犯了罪一般排成一排.

"你們是不是覺得,本王座已經昏囘庸到了別人給一灘狗屎就能認為是大米白飯的地步?"陰無法的聲音越來越冷,如同地獄里吹出來的寒風.

"天外樓武士弟囘子,大儒門下文弱書生,武皇坐下武宗弟囘子,第一名將義子,中三天楚氏世家大公子……"陰無法扳著手指頭:"這些,都是這個楚閻囘王?"

四個人頭垂得更低!

"抬起頭來!,,

陰無法一聲怒喝.

四個人條件反射一般抬頭,只覺得眼前人影一晃,"啪啪啪啪……"一陣密集的聲音響過,陰無法已經又坐在了椅子上,四位鐵馬騎士臉上都是通腫囘脹,不約而同的咕——聲,將口囘中被打出的血汙和幾顆牙齒咽進了肚子.

這一瞬間,每個人都最少挨了十幾記耳光!

"王座大人……這位楚閻囘王,實在是神秘的很."那位鐵馬騎士統領壯著膽子,顫顫盈盈的道:"就連補天閣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他長什麼樣子;這些資料……這些資料……,

他結結巴巴的道:"這些資料……我們幾個人已經是經過了最大程度的篩選之後……才……,丶

"閉嘴!,,陰王座狂怒

房間里一片沉默.

"這些資料,簡直是不可理噙!尤其是天外樓這個……,,陰王座在這時候顯出了自己高人一等的智慧:"楚閻囘王是什麼人?足智多謀,陰險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心機深沉,智謀深遠;這樣的一個人,會為了一個女子爭風吃醋而且把自己大師囘兄殺了?"

陰王座大怒道:"你們都是豬?!這個也相信?居然還把這份資料擺在了最前面?你們以為我跟你們一樣都是豬?!,,陰無法一把抓起那份"楚閻囘王天外樓,的資料,撕得粉碎!

並在手里rou了rou,揚手扔出去,啪的一聲搭在鐵馬騎士統領額頭上,彈回三尺,接著啪的一聲,打在另一位鐵馬騎士的額頭上,隨即另外兩個人也被這紙團打了一下,才掉在地上.

四個人的額頭上,以rou囘眼可見的度腫起來高高的一塊,活像是四條獨角獸.

陰王座的功囘力,這種控囘制力,果然是驚世駭俗!

"王座英明!高囘瞻遠矚,屬下不及.,,四個人一齊躬身.心中都是有些意見:天外樓那份資料,是傳出來的第一手資料,也是楚閻囘王的第一份資料,可信度很大,四人才放在了最上面,沒想到王座第一份否決的,就是這一的……,

"滾吧!,,陰無法怒氣沖沖:"本座回去之後,定要查一查,是誰安排你們到鐵云來臥底的,如此識人不明,昏囘庸無道,不講究半點策略,居然派出了你們來?如此蠢材,簡直是蠢到了日月無光的地步!怎麼沒蠢死你們!草!"

兩位武尊在一邊動了動嘴唇,實在很想:王座,他們倆的直屬上司就是寶馬騎士周文剛,而周大人乃是您的得力助手……若是追查,追查到最後,乃是您的麾下……

四位鐵馬騎士顯然想到了同一點,嘴唇一起動了動,但誰敢出來?

"你們想什麼?"陰無法氣的臉色鐵青:"你們的直屬上司是誰?隸屬于騎士堂那一個堂?!"

"金馬騎士堂第三閣寶馬第二舵第九組……"鐵馬騎士統領戰戰兢兢的道.

"金馬騎士堂第三閣寶馬第二舵第九組……"陰無法怒道:"等本座回去定要……呃?"話到一半想了起來;金馬騎士堂共分為四閣,四個王座,各自分管一閣,第三閣,正是自己的麾下……

"滾!快滾快滾!"饒是陰王座年齡不,這麼多年曆練下來,臉皮也是日益加厚,卻也是在這一刻感到了面皮囘熱,惱囘羞囘成囘怒之下,砰砰砰幾腳,將這幾個家伙踢了出去.一屁囘股坐在椅子上生悶氣,良久,一拳頭砸在桌面上,咬囘牙囘切囘齒:"周文剛,我要扒了你的皮!""

"王座……咱們該怎麼做?"一位武尊心翼翼的道.

這兩個人,乃是陰無法的得力助手,雖然還不是,恕須高手,但仇只是相差不多,都只經跟隨陰九法多年,因曬蠟的關系,在陰無法面前話也多少隨便一些.

而且,大家都是屬于第三閣,等于是內部家務事……

"我就不信,這位楚閻囘王竟然如此神秘!難道補天閣之中的人,也不知道他們的禦座長什麼摸樣?"陰無法隨即就平靜了下來:"明日,本座出去親自抓一個舌囘頭,嚴囘刑拷囘打,就會知道,這位楚閻囘王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先"

"歇息吧."陰無法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出來,道:"想不到整治來整治去,根子還是在我這里……真是笑話."

兩位武尊也笑了起來,道:"王座潛心修囘煉,這些瑣事,一向是有底下人來辦,有所疏漏,實在是太正常.

就算是其他的幾位王座,那未必見得能夠對麾下一清二楚,這那里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再,我們金馬騎士堂人員越來越多,王座若是要一一認識,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必再做別的了.王座不必耿耿于懷."

"呵呵,的也是,本座原本只是一個殺手領;手下滿打滿算也只有五六個人而已,現在手下數千人……真的是忙不過來.,,陰無法自嘲的笑了笑,道:"你們也去休息吧,這一路風塵,也累得夠嗆了."

兩人同時躬身行禮,離舁了房間.

一夜無話.

第二日,陰無法早早的就出了客棧,遠遠的注視著補天閣的大門;心道,只要有一個戴著面具的出來,立即就下手,管他是不是,殺得多了,總有一個會是的.

哪知道一早晨到上午,補天閣大門口如同趕集一般,無數的人進進出出,竟然沒有一個戴面具的.

而且一出來就是成群結隊,一看就是紀律嚴明,旁邊,遠遠地兩個軍營呈鉗形相守,這補天閣的防衛,果然是一絕.

陰無法遠遠看著,頗為感覺難辦;猶如老鼠拉龜,無處下手.

他雖然是王座高手,但,人力有時窮;縱然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個人就與紀律嚴明的軍囘隊作對;而很明顯的是,自己只要在這里動手,只要一聲大喊,那兩個軍營就能奔出數千人來圍囘攻自己!

自己就算是王級高手,但若是陷入軍囘隊重圍之中,那也是有死無生!

陰無法看著補天閣,頗為有些拿不定主意;看看實在不行,就回去客棧,等到晚上再行動吧?但臨出來之前,在兩個屬下面前誇下海口,正所謂羞刀難入鞘,就這麼回去,臉面上如何下得來?

更何況那兩人現在正在四處搜尋補天閣的地勢圖,為了刺殺楚閻囘王做准茶……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就在舉棋不定矛盾重重的時候,陰王座突然眼前一亮:從補天閣大門口,安步當車的走出來兩個人.一個人空手,一個人卻是提著一個禮盒,步履匆匆,向著自己這邊行來.似乎是要去外城的方向……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袍,劍眉星目,身材高挑,看上去,似乎很有一些權囘勢的樣子,雖然有些年輕,但肯定是一位高囘官之後……

嗯,這樣的人在補天閣,定然是屬于核心人物.若是能抓囘住他……,豈不就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陰無法面前一亮!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哇……

楚陽帶著一個鐵血堂的劊囘子囘手當做隨從,正准備前去拜訪黑魔世家那些人.一路上,楚陽還打著九九,嗯,那天的時候,那位黑魔世家的王座,對自己印象好像是很不錯的樣子……這一次前去拜訪,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收獲.

至于他們傷害莫輕舞的帳,那是一定要算的;不過在算賬之前,先收點利息,也是不錯地.

對于此一行的打算,楚陽心中也做了完全打算.去了之後如何應對,如何如何如啊……楚陽心中自有定計,嘿嘿,只需如此如此……就能那啥那哈……

對于想象之中的如意場面,楚禦座很是有些迫不及待,步子也就邁得大了一些.他自然不會知道,就在前方不遠,就有一尊索命的間王,正在虎視眈眈的等著抓舌囘頭,逼問楚閻囘王的下落……

而陰無法自然更加的不會想到,這個看起來文弱的黑袍少年,就是自己萬里迢迢前來鐵云的最大目標楚閻囘王,只要將他殺了,自己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反而在心中興致勃勃的將這位正走過來的楚閻囘王當做了舌囘頭,心中不斷打算:抓囘住之後,狠狠整治,逼問出楚閻囘王的下落和真實況,就滅囘口……

近了,更近了……

曠古的寂寞.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楚閻王的來曆!.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