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



陰無法更加謹慎的隱藏了自身的與息,雖然他很肯定,這個年輕的家伙絕對發現不了自己,但長期以來身為殺手的謹慎,卻是讓他習慣了在動手之前,將每一件事都准備的萬無一失!

前面就是一個三岔路口,人來人往,甚是熱鬧.在一般人眼中,這個路口是不宜動手的,人太多了.就算得手,也會被人看到面貌,從而通緝什麼……

但在陰無法這等高手眼中,這個三岔路.卻是最佳出手的地點.人多正好掩護.陰無法完全有把握,自己只要出手,不會有人看得清自己!

所以陰無法身子一閃,無聲無息的到了三岔路口的一個拐彎處,守株待兔.

楚陽自從出門,就隱隱的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似乎有什麼人在暗中注視著自己,但卻是微弱的很.

再這補天閣每天注意的人著實不少,這種況時有發生,楚陽也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額,公子,我們這走到哪里去?"跟在後面充當隨從的殺胚很是有些不忿,靠,本人怎麼也是鐵血堂的刑徒,就算是皇親國戚,只要被閻王爺盯上,抓到那里我也能收拾的他死去活來!

如今居然成了這麼一個乳臭未干的家伙的隨從……太傷人自尊了!

"莫要多話,你只是在後面跟著就行."楚陽淡淡道.他現在,正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心煩意亂.越靠近三岔路口,越覺得心中怦怦跳;正在仔細的考慮什麼地方不對勁,卻在這個時候,這家伙開口打岔,將楚陽的思緒一下子打斷了一點點.

"額."這家伙拎著禮盒,更是懶洋洋的起來,無形中,就在後面拉下了半丈的一截.媽的,你還以為你自己是什麼大人物了……

眼看著這個趾高氣揚的少年拐過了牆角,這位隨從也只好歎歎氣跟了上去,不管如何,這也是禦座交給自己的任務啊……不得怠慢.

哪里知道一拐過去牆角,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我日!那家伙哪里去了?

眼前人來人往,大街上人流穿梭,竟然不見了楚陽的影子!這子立即傻了眼:這可怎麼辦?

那個奶油一般的家伙到哪里去了?

這個隨從拎著禮盒,傻呆呆舟站在大街的三叉路口,直接覺得思維停止了.我日啊,這家伙失蹤了,我回去怎麼向楚閻王交代?

想起回去之後的悲慘生活,這家伙突然就魂不附體,楞了一會才沖進人群,逢人就打聽:你見到一位年輕俊秀的黑衣少年公子了沒有?

楚陽剛剛拐過牆角,突然眼前一暗,心頭強烈的危機感剛剛升起,突然感覺到身子就不能動了,一只大手抓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股沛然大力瞬間湧進了四肢百骸,刹那間全身連一個指頭也動不了,唯有心中閃過一個絕望的意念:糟糕!被抓了……

緊接著,就感覺身體離地飛起,一個人將自己夾在腋下,刷的一聲就到了空中,再下來時,已經在那個三岔路口十數丈之外.

這麼快速!這樣的隱蔽!

定然是王級高手!

難怪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喜機!

這個時候來抓自己的,恐怕只有第五輕柔的人,金馬騎士堂的人!

楚陽平靜的閉上了眼睛,心中一陣苦笑:還什麼玩轉天下,逆轉命運;此刻竟然落到了敵人的手中,哪里還會有生還的希望?

看來,真的要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楚陽唯一奇怪的是:是誰出賣了自己?自己故作神秘這麼長時間,效果一直良好;為何卻被別人就這麼准的抓了?

騰云駕霧一般被人夾著奔行了一會,接著感覺刷的落地,卻是來到了一個廢棄的民宅之中.

砰!

楚陽被扔在地上,只覺得渾身一松,除了元氣提不起來,卻已經能夠話,能夠行動了.

怎麼會這樣?為何不殺自己?楚陽心頭很是不解.按照現在金馬騎士堂對自己應該已經是恨之入骨,若是抓到自己,恐怕是在第一時間就砍做肉醬.甚至……他們根本不需要抓自己,只要殺自己就夠了才對啊……

但眼前這樣子,卻分明是一副要問話的樣子.這是咋回事?

正在想著,突然面前出現了一張瘦削的臉龐,雙眉獰惡,兩眼細長,里面射出冰寒舟光芒,狠狠地看著自己的眼睛.

這個人,長得太不好看了;活像是僵尸一般.

不過對方身上發出的氣息,卻告訴了楚陽;這個人,乃是頂尖高手!起碼,要比當日唐心聖的氣勢要強烈的多.而且,殺氣濃重,尖銳;身上自有一股陰寒之氣!

這是一個頂尖殺手!而且是王級殺手!

楚陽的心中一片冰涼,對方一露面,他就立即猜了出來:這,恐怕就是夠紐輕柔派過來專門對付自只的,金馬騎十堂那四位王級高申題中的一個!

而且是擅長隱藏和刺殺的那一位!

自己實在是太大意了!根本不應該這樣大意的……

"子,聽著!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只要你配合,還能少受些皮肉之苦,知道麼?"陰王座看著面前這個家伙,嘴角露出一股殘酷的笑意.

年紀,居然已經是武者修為,看來家世不錯,資質也可以;不過,在本座手下,那里有一個的一品武者掙紮的余地?自然是手到擒來!

"額?"楚陽一陣驚詫:問一句答一句?這是……抓到了我還需要問麼?

楚陽心中一陣翻騰,突然一股狂喜的感悟湧了上來:難道這家伙並不知道我是誰?

這麼一想,楚陽頓時露出一股瑟縮的樣子,戰戰兢兢的道:"前輩……您您……您要問什麼?我我我……我定然知無不,……無不盡……"

"別結巴!"陰無法不悅的呵斥:"瞧你這窩囊廢的樣子!我問你,你姓什麼?"

"我……我姓曹……"楚陽頓時大喜,顫抖地道:"我叫曹過……

"沒問你叫啥名字!"陰無法不悅的道:"我問你,你們補天閣的禦座楚陽,現在可在補天閣之中?"

"禦座大人?"楚陽頓時心頭大定,道:"禦座大人不在,請問您找我們禦座大人是……"

"殺他!,,陰無法哼了一聲,逼近,冷森森的道:"若是你不聽話,本作也不介意先殺了你!明白?,,

"明白!"楚陽連連點頭.

"嗯,現在,將你們那位楚閻王的況跟我詳細的一."陰無法眼睛一瞪:"若是有一點點遺漏,嘿嘿,你看這個.,

陰無法的手中,攥著一塊堅硬的青石,手掌一用力,堅硬的青石就變做了石粉,從指縫里撲簌簌的流落下來:"你的腦袋,可能比這石頭更結實?,,

"來……不能………

"那就吧!"陰無法很得意.暗暗稱贊自己下手的對象找得准,看這子油頭粉面,就絕對不是一個能保守秘密的人物,果然,只是一嚇唬,他就魂不附體了……

"楚閻王……楚閻王……哎;楚閻王真不是個好東西……"楚陽眼中露出一股真實的恨意,道:"那家伙真不是人!太狠了,太殘酷了……太慘無人道了……"

"哦?"

"話回來,楚禦座身為禦座,能力很強!這一點,我們補天閣無人不服,但是他的手教……哎,在他手下,簡直就是受罪啊."楚狙欲哭無淚的道.

陰無法冷哼一聲,斜著眼看他一眼,心道:唯有鐵血手段,才能打造第一流的強兵!這種事,你一個白臉又知道什麼?不耐煩的道:"重點的!,

"是,是;楚閻王平常老是帶著一副面具,穿著寬大的黑袍,我們本來誰也不知道他長得什麼樣子;他一直很神叭……"楚陽偷偷抬抬頭,看了看陰無法的面色,道:"那次,人進去送資料,發現楚禦座正好將面具摘了下來,正在整理頭發……

"哦?你真的見過楚閻王!"陰無法精神一振,更加的有精神了.

"是的;楚閻王的臉很瘦削,兩眼很有神,而且,眼神之中,常帶著一股陰鷙的氣息,讓人看起來,有些不寒而栗."楚陽翻著白眼,似乎在竭力的回憶,但出來的,卻是那位黑魔王座的長相……

"嗯………陰無法摸著下巴,凝神想象;刹那間,在腦海之中就形成一幅冷酷,陰鷙,權威,冷靜丶殘暴的一個領的形象.

不錯,這才符合"楚閻王"這三個字的樣子.

"多大歲數?"

"是這樣的,楚禦座一直讓我們發布假消息,他二十來歲,或者十**歲,以迷惑敵人,但那天的才真正的嚇了一跳,大吃一驚;因為……"楚陽欲又止.

"因為什麼?"陰無法急急的問道.

"實在是不可思議,楚閻王真正的年紀,看起來最少也有三十來歲……",楚陽露出一個沉思冥想舟神色:"要他是四十……也沒什麼不對……"

"這才合理!"陰無法感覺自己發現了一個大秘密,兩眼有些目光閃爍.心道,十七八歲就有如此成就,老子都不相信的……真的以為世間天才都像鐵補天那樣子?

要知道鐵補天可是皇室以全國資源硬生生催出來的……別的人那里有鐵補天那樣的家世?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頭!【三更!】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