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六章 要走就快走!  
   
第一百四十六章 要走就快走!

第一百四十六章 要走就快走!



金馬騎士堂的人剛剛離開還不過半刻鍾,兩個如狼似虎的黑衣蒙面人就找到了這里,找到了房間之後,一看已經是人去樓空,兩人都是勃然大怒,一把火燒了這個客棧……

黑魔的人,現在直接已經瘋了.

兩位兄弟死于非命,四位兄弟重傷不起,王座受傷生死未卜"這樣巨大的打擊,讓黑魔的幾位武尊都是心中如有一團火在燒,一把刀在絞,他們做事,根本就已經不顧一切……

此刻,補天閣之中也已經亂成了一團!

那個隨從半天沒有找到楚陽,無奈之下,趕緊回補天閣彙報!

烏倩倩一聽楚陽突然失蹤,頓時感覺如同五雷轟頂,當場就險些暈了過去.那個倒黴的隨從,在第一時間被烏倩倩下了大獄!

然後整個補天閣全員出動出去尋找.雖然大家都不知道尋找的那個黑衣少年是什麼人,卻是都知道,這次事非同可.

鐵補天隨即得到消息,飛馬趕來,坐鎮補天閣;親自接收等待任何一個方面的消息.不斷地調兵遣將….

補天閣左右的兩個軍營,軍士全員出動,散入鐵云城尋找….

然後,鐵云大街發生雙王大戰的消息就傳了過來.

鐵補天頓時敏感的感覺到,這場大戰恐怕會跟楚陽有關系,立即派人前去查看,甚至,自己的兩個貼身侍衛,兩個影子也全安排了出去.

畢竟,那可是王者之戰,一般人過去,只是送死!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鐵補天一邊安排,一邊皺著眉頭來回踱步,只覺得心煩意亂,心中充滿了擔心.楚禦座……,不會有什麼事吧?

聯系到前幾天曾經起過,第五輕柔極有可能會對補天閣和楚禦座采取行動,鐵補天心中就更加的擔心不已.

烏倩倩坐在楚陽往常坐的椅子上,眼神呆滯,臉上縱橫滿是淚痕,已經是失魂落魄,什麼事都處理不了了,她越想就越是往壞處想的,越往壞處想就越是難過,心頭不詳的感覺越來越是強烈,到後來,更是直接喪失了希望…似乎只是在等待一個不妙的消息"

正在亂糟糟的時候,楚禦座居然施施然自己回來了.

一見到那猙獰的面具在門口出現,補天閣所有人都是整齊的發出一陣歡呼!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沒有禦座親自指揮,總覺得似乎是缺少了主心骨.如今禦座終于回來,這顆心,也頓時都放進了肚子里……

鐵補天和烏倩倩同時驚喜的迎了出來,在見到楚陽的那一刻;鐵補天這樣沉穩的人竟然也是激動的臉上有些了.

烏倩倩更是兩眼含淚,幾乎是跑著趕到楚陽面前,看了看,確認了楚陽無恙,突然用手捂住臉,蹲在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在聽到楚陽突然失蹤的那一刻,只有烏倩倩和鐵補天兩個人知道,失蹤的這個人就是楚陽;兩人都是充滿了悲觀,楚陽乃是敵人欲得之而後快的人物,既然抓了他,哪里還有活著歸來的道理?

所以兩人都沒有抱什麼希望……

如今,卻是驚喜逾琱F.

"哭什麼,我又沒死."楚陽咳嗽兩聲,身體還是虛弱得很;低聲道:"快扶我進去,我受傷了……"

烏倩倩大驚,急忙心翼翼的扶住了他的胳膊,將楚陽慢慢的送進了房間.幾乎是屁股剛剛沾到椅子,楚陽只了一句話,就暈了過去:"告訴太子,黑魔的人可能要瘋了,暫且不必理會,讓人送幾份不好不壞的藥到云門客棧去……"

終于是……,到家了,沒有危險了……

至于送藥,則就是楚陽的靈機一動了……

直到了下午,楚陽才悠悠醒轉,醒來才發現,杜世就在自己身邊.而烏倩倩的身影,就在一邊忙碌著,空氣中充滿了藥香.

"你醒了?"杜世溫和的看著他.

"嗯,沒事了口"楚陽一翻身就要坐起來.

"不要動!你的傷很嚴重!"杜世伸手按住了他,道:"這一次,好像是被強者所傷,經脈震蕩的厲害,五髒也有震傷,不能輕舉妄動!"

"杜先生"要幾天才能複原?"楚陽問道.

"幾天?一個月能複原就算是不錯了."杜世捋了捋胡子,瞪了瞪眼睛.

"楚陽,喝藥了."烏倩倩端著藥碗慢慢走了過來,眼圈的,臉上依稀還有淚痕.

"撂,閣里沒事吧."

"沒事,大家只知道禦座回來了,並不知道別的."烏倩倩白了他一眼,有些氣苦的道.

"那就好."

"太子殿下回去了,留下話,讓你這幾天好好養傷,什麼都不必想"

"也好.烏師姐,你先出去一下,我跟杜先生會話."楚陽想了想道.看到杜世,他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

"好."

烏倩倩還是監視著楚陽將藥喝完,才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你有話要跟我?"杜世疑惑地看著他,眉宇之間,有著淡淡的抑郁和擔憂.

"不錯,有些事,我想了很久,今日,只有你我兩人在這里,正是好機會,就想與杜先生."楚陽努力地支起身子,綺在床頭,看著杜世,誠摯的道.

"你."杜世微微一笑.

"杜先生在鐵云,還能呆多久?"楚陽沉默了一下,問道.

"在鐵云……"杜世眼中露出絲絲的疲倦,道:"老夫也不知……,這要看國主的況吧."

"杜先生到鐵云,是第五輕柔的拜托吧?"楚陽沉吟了一下,終于還是單刀直入.

"啊?你……"杜世駭然.

"這並不是很難以理解的事!"楚陽安然道:"若是第五輕柔不想讓你來,那麼,縱然補天太子能力再大,你也是來不了的.那畢竟是第五輕柔的地盤!"

"不錯,第五輕柔此人""杜世無奈的歎了口氣.

"你這次來,可是第五輕柔與鐵補天這一對死敵在這些年之中,唯一意見相同的事.那就是,國主的性命!第五輕柔是為了霸業.讓國主牽制太子,制造鐵云不是鐵板一塊的亂象;而鐵補天,卻是因為孝心."

楚陽想起鐵補天,不由得歎息一聲.這位一國太子,對他自己的父皇的那份感,恐怕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來.

"不紙""杜世也是微啃一聲;想到鐵補天不管多麼忙,每天都要去皇宮看望,每天也都要問自己國主的病,那種渴望和期盼,杜世就越是覺得心中愧疚.

鐵云國主當年的隱疾,可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啊.

"預計明年春暖花開之日,就是我離開鐵云的日子了."杜世對著楚陽,並不會隱瞞什麼.

"也就是,最遲在明年春暖花開之前,國主必死!"楚陽低沉的了一聲;杜世沉默著,沒有話.

楚陽皺起眉頭,鐵云國君的死,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場混亂的開始.也是第五輕柔能夠利用鐵云國君的威望打擊鐵補天的最後一次機如…

到那時候,定然是一團混亂!

"鐵世成陛下現在已經是…油盡燈枯!"杜世歎息:"骨瘦如柴,經脈盡廢;血脈枯干"已經到了哪怕是五十年以上的野參,也無法用藥的地步;因為補力太強,一動就會沖毀,老夫只能盡力的用最溫和的藥,來慢慢的,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延續他的生命",

"杜先生""楚陽打斷了他的話,正色道:"杜先生應該知道,春暖花開之前,杜先生必須要離開鐵云!"

楚陽的意思,是鐵云國君身死之前,杜世必須離開!

杜世愕然道:"這是為何?國主仙去,杜某怎麼能夠不去相送一程?"

"杜先生若是不走,則終生不會再有離開的希望."楚陽的眼中露出鏡利的光芒:"杜先生,明人不暗話,國主的病,起因為何?"

杜世頓時臉色蒼白,怔怔的看著楚陽,不出話來.這本是自己心中的最大秘密!從楚陽這句話看來,似乎他早已知道.

"屆時,鐵云大亂,鐵補天必然悲憤過度…."楚陽慢慢的道:"而第五輕柔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有一些事,他會透漏出來;而鐵補天震怒傷心到極點之下,杜先生一命不保."

杜世渾身有些顫抖起來,噗的一聲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第五輕柔……,不會吧……"

他果然知道!

"杜先牛一生,活人無數,據我所知,曾經有數大門派之中的重要人物,曾經受過杜先生活命之恩;而也有幾個大世家,曾經受過杜先生的恩惠;而這些人,目前都是保持中立,兩不相幫.但杜先生若是橫死鐵云……,這些人,就都會變成第五輕柔的力量!"

楚陽微微的笑道:"想必杜先生應該知道,以第五輕柔的手段,要做到這一點,絲毫也沒有困難之處!

杜世臉色蒼白,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

楚陽得很明白:鐵世成若死,第五輕柔必然行動;鐵補天勢必要殺自己!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就算鐵補天不想這麼做,也不行!萬一,若是自己福大命大造化大,從鐵補天手中逃生;第五輕柔的人也會殺自己;因為,殺了自己之後,再利用自己的名望,將會拉攏一批在這個時刻足以傾斜大陸力量的一幫人過去,成為第五輕柔的助力.

杜世絕對相信,第五輕柔完全會這麼做!他若是不這麼做,那就不是第五輕柔了!就如同當年拿著自己的全家性命,來威脅自己一樣!他做事,向來是不擇手段.

也就是,只要鐵世成一死,鐵云和大趙兩個國家,就會在瞬間全部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後快!前路,可是沒有任何一點生路!




上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兩敗俱傷!     下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