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二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二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二更求月票!】



就算杜世有皇級修為,面對鐵云傾國之力和金馬騎士堂的力量,恐怕也只有飲恨的下場!更何況他並沒有那樣高的修為……

"杜先生提前離開,也才只有一線生機!"楚陽慢慢的道.

"就算要走,這天下之大"我又能往哪里去?"杜世喃喃地道.

"杜先生忘了,楚某可還欠著杜先生一個人."楚陽微笑道:"在這世間,能夠讓我尊敬的長者,並不是很多;而杜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杜世連連搖頭,道:"不可!你在鐵云,大好局面,前途無量!而且,老夫的畢生心血,都交在你的手里,就算老夫身死,也不能連累于你!"

杜世這番話得斬釘截鐵.對楚陽,他可是寄予厚望!在這位醫者心里,楚陽是絕對不能出事的!

"連累不到我的.,1楚陽心中有些發熱,淡淡道:"而且,這整個天下間,也唯有我一個人,能夠在那個時候幫到杜先生!"

"杜先生這樣的醫者,這樣的心性,不該死!"楚陽沉沉道:"杜先生,事就這麼定了,不過其他的人,我還沒有查明白,到底是不是第五輕柔的人"若是屆時勢還是不明朗1那我只能帶走杜先生一個!"

他的'其他人"自然就是杜世的貼身侍衛,烈火刀宗高未成.

也唯有對這個人,楚陽心中沒有印象,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杜世的貼心人,還是第五輕柔的奸細?

楚陽總覺得高未成的操控之力,有些詭異!

杜世長歎一聲,想要什麼,終究沒有.良久之後,才喃喃地道:"人這一生,真的不能做錯辦點事,"一旦錯一次,遲早還是要還債的"…"

他突然笑了笑,道:"我並沒有救你的父親,是吧?"頓了頓又道:"你不欠我什麼.,1

楚陽微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道:"可我欠杜先生,一份良心!"

良心這兩個字,讓杜世沉默了好久,悠悠的低聲歎道:1'良心……良心"…"再也沒有話.

杜世又在這里待了一會,就回了皇宮;因為鐵世成那里,杜世不能離開太久.

杜世走了之後,楚陽立即坐了起來.

"劍魂,你在麼?"

"癡"

"把那天的藥量,給我一部分!我需要療傷!"楚陽意念中急促的道.若是按照一般的況,楚陽現在的傷1最少要靜養半個月,才有可能慢慢的恢複.但現在如此關鍵時刻,他如何肯靜養這半個月?

他當然沒有忘記,就在自己的經脈之中,還有著巨大的藥力存在;要想治療這樣的內傷,可是不費吹灰之力.因為藥力在自己的經脈中,只要發揮作用,幾乎就等于自然恢複.

"若是放出足夠治療傷勢的藥力,那麼1你在治好傷勢的同時,卻也會修為再上一階;而你現在剛剛跨進武者,心境未穩,感悟不深,恐怕有益無害."劍魂有些猶豫.

"武者一品,莫要忘記,我這武者一品,是在王級高手的壓力之下突破的!"楚陽道:"而且,又是剛剛與王級高手大戰了一場;境界怎麼會不穩?"

楚陽反駁道:"恐怕早有超出了!"

劍魂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探測他的心境境界;良久之後,楚陽就感覺一股精純的藥力,在經脈之中擴散開來,一股極度舒服的感覺悠然升燦"

同時,丹田之中,一股熱力升起;九劫劍上,竟然也有一股寒氣升起;融進了丹田中的那股熱氣里面.

冷熱相激1楚陽只覺得自己的丹田之中如同打雷一般一聲巨響!

噗!

烏倩倩正端著一碗清水進來,鐵補天錦袍金冠跟在她後面,也是剛剛到了門口,突然聽到這從楚陽身上傳出來的一聲怪響,兩人都是臉色怪異,似乎想要捂住鼻子,卻又不好意思……

這位楚禦座還真是"有性格;額,放那種,濁氣"居然要用這麼大的勁……

刹那間兩人都是感覺這房中似乎充滿了一種異樣的氣體.

再人一不發,怪異的看著楚陽1似乎是在憋著氣.

楚陽睜開眼睛,見兩人臉色怪異,不知何故,招了招手道:'1怎麼了?"

"你能動了?"烏倩倩艱難的問道.要憋著氣這句話,自然是比較艱難的,而且聲音也是很怪異……

"嗯"你怎麼了?"楚陽看著兩人快要憋了的臉色,納悶的問道.

就在這時,丹田中又是一股熱氣升起,九劫劍中又是一股寒氣升起

"噗!"

這一次,聲音比前一次更大了一倍……

太無恥了!就算是前一次不是故意的,那麼這一次也一定是故意的!因為若不是故意的,任何人都不會放"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這根本就是醞釀了好久然後鼓足了力氣使勁才能,"那啥出來的效果!

烏倩倩和鐵補天兩人對望一眼,都是心生嗔怒:這貨,是不是在故意惡心我們…

"自己喝!"烏倩倩憋著氣將清水放在床頭,捂著鼻子就跑了出去;鐵補天進來之後一沒有發,此刻狠狠地橫了楚陽一眼,跟在烏倩倩身後,神色怪異的也出去了.就像是逃一般.

"必…,這不是……那啥…"楚陽終干明白了,原來她們倆是以為自己是在放…,那啥氣…,一.

"我冤枉"楚陽瞪著眼睛,心道這倆人真是少見多怪;你們誰見過放那啥……放出這麼大的動靜的?

不過你們不在,正好方便我療傷……

鐵補天負手站在門外,烏倩倩臉色的站在他身後,半晌才道:"對不起,太子殿下,可能是楚陽他受了傷,體內濁氣排不出才導致如此……"

"嘔…"鐵補天干嘔一聲,擺擺手道:"別解釋了,我又不會怪罪;可你這一解釋更是……,嘔……"

挺聰明的大姑娘,這是的啥話?

居然還體內濁氣排不出……,鐵補天有些郁悶.

烏倩倩豈能不知這種事越描越黑?但她實在是關心且亂,剛才沒注意就了.

就在兩人站著的時候,只聽見房內又是氣吞河岳的一聲一

"噗.!燦"

兩人同時捂著嘴又走出來了好幾步,站在房簷下,感受著吹來的清新空氣,這才好受了些.對望一眼,都是忍不住的樂不可支:真……,有勁!

成子昂匆匆從外面進來,正要往楚陽房中去;見到鐵補天竟然在這里,急忙躬身行禮,詫異的問道:"禦座他,傷勢如何了?烏姑娘,你為何…,額,在外面?"

鐵補天微笑道:"你進去一看便知."

"是,是."成子昂行了個禮,急匆匆地走了進去,身後,烏倩倩捂著嘴,香肩顫抖.

只聽見里面成子昂大聲道:"禦座,您……"

"嘍!∼觸"

"**""成大堂主一個騰躍,倒竄而出,活像是一只中了箭的免子,動作靈敏之極.

"哈哈呃…"鐵補玉和烏倩倩同時哈哈大笑.

成子昂捂著鼻子,神色很是有些尷尬,抓了抓頭皮道:【'楚禦座真不愧為楚禦座,連放……那個啥也這麼驚天動地……"

鐵補天咳嗽兩聲,他天潔,此刻已經覺得有些喉嚨發癢,道:"楚禦座既然沒事了,那孤就先回去了.烏姑娘好好照顧楚禦座……額,若是不方便,也可以由成堂主來照顧…"

著話,已經快步走出了好遠.

成子昂做出一股想要嘔吐的臉色,想要申辯卻又不敢:那位禦座大人放……那啥放的那麼響……雜照顧?

房中此刻,那種怪異的聲音越來越響,間隔也是越來越短.

"噗!"一…噗!",噗噗噗噗……"

烏倩倩終于受不了,道:"成堂主,麻煩你了."捂著鼻子跑了.

成子昂張口結舌的看著烏倩倩跑沒了影子,聽著房中不斷傳出的'噗噗,的聲音,突然感覺胸口工陣煩惡,忍不住彎下腆.

"嘔……,嘔嘔……"可憐的成堂主,吐出了一灘清水……

楚陽也終于結束了這種令人尷尬到極點的"療傷加提升."臉皮一向厚如城牆拐彎處的楚禦座,也在這段時間里感到了度日如年!

臉了……,前世今生,第一次為了"誤會"臉……

為此,楚禦座在意識之中,與劍魂大吵了一次.他絕對不會相信這種事無控制,而劍魂卻是根本不理他.

良久之後,楚陽感受著體內充盈的力,帶著那猙獰的面具,施施然走出了房間.第一次發現,這面具居然還有遮羞的作用.

成芋昂正搬了張椅子,兩腿發軟的伸著兩條大長腿坐在上面,一臉的憔悴.

"薇咳…"楚禦座干咳一聲.

"額,禦座…您大好了""成子昂孱弱的歪過頭,兩眼無神的看著楚陽.

"嗯,有事?"楚禦座簡意炫.

"對那些人的布控已經全部完成.數下來清楚禦座指示,何時真正展開行動?"成子昂談到正事,終于振奮了一下精神.

"不錯,沒有被發現吧?"楚陽滿意的點點頭.

"絕對不會."成子昂笑道,"其中有幾個地方,本就屬于軍部的范圍,很多的殘軍,就在那幾片居住,我們很容易的就與他們其中的幾個人交換了住處;殘軍們,也很配合.禦座,那都是一些好漢子!】,

"殘軍""楚陽出神的想著,心道,在這個長年征戰的國家,有多少殘軍存在?這些曾經躍馬橫刀馳騁疆場的英雄好漢,就這麼拖著病殘的身體,住在簡陋的房子里…

想了一會,道:"等到此事完畢,我會跟太子殿下,一起去看望一下這些殘軍."

成子昂胸口一熱,道:"是!"(朻.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和諧)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要走就快走!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點寒光萬丈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