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送上門來被敲竹杠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送上門來被敲竹杠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送上門來被敲竹杠



烏倩倩撅著嘴抱著箱子走了出去,房中只剩下兩人,楚禦坐殷勤讓座,親自拿起茶壺斟滿了熱茶端過去,親熱的道:"前輩今日真的很有閑暇哇,居然想到到晚輩這里來串串門子.呵呵,晚輩受寵若驚啊;額,這個;風起于秋涼,云遮于頭頂;眼看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楚禦座尷尬之下,居然詩興大發,即興賦詩一首,做足了文人雅士的派頭,見刀王瞪大了眼睛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不由干咳兩聲,道:"我的這首詩的意思是,前輩若有空,不防在這里喝一杯?"

"我聽得懂"刀王幾乎崩潰,沒好氣的道.丫把老子當文盲了?

這貨的無恥還真不是一般的無恥,剛才還在感歎天熱要扇風,現在居然就天欲雪了……

再了,這作得……,也叫詩?什麼狗屁不通的玩意兒啊……

自從進入這里,光是錯愕了一下,然後鄙視了一次,現在又幾乎崩潰了一次……刀王端起茶杯食不甘味舟喝了一大口,一時間居然被這貨搞得暫時忘記了自己前來的目的……

"前輩你看,這茶是好茶葉啊;乃是采自烏山之巔,**之後,氤氳之中,二八少女香舌噙下,酥胸焙干,從頭到尾,不染俗塵.名為"烏山**少女茶,.,楚禦座搖頭晃腦,興致勃勃的道:"最妙的是,這茶還不是我自己的……"

"不是你自己的?"刀王剛剛想起此來目的,又被他弄暈了.

"是滴呀.,楚閻王得意的湊過來聲道:"乃是上次我去太子殿下書房,聞到茶香,走的時候見書架上居然有一盒茶葉,嘿嘿……"楚禦座兩眼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伸出手做了一個偷偷摸摸的動作,眉毛在面具里飛,眼色在面具里舞:"就順手牽了這頭羊……"

"額,啊,呃……",黑魔王座瞪目結舌的看著這位楚閻王,頭上清晰地升起來三道黑線.

"所以嘛,這茶來之不易,也就是前輩你來了,換做一般人來,我才不會拿出來."楚禦座親切地道:"嘗嘗,是不是有一股山川的清奇,大地的靈秀,云霧的飄渺,天地的芬芳……當然,桀桀桀……還有一股少女的清純自然風味?還帶著一點點的那個……桀桀桀……奶香?"

"啊……,多承盛."王座大人看著猙獰的面具,聽著這能夠讓人毛骨悚然的淫笑,突然間覺得自己結結巴巴,屁股上也是如坐針氈.

就算是面對家主,老夫也沒有這麼緊張過.眼前這貨分明就像是一個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淫賊!

刀王突然發現,跟這位楚禦座談話,簡直就是一種莫大折磨!他不禁有些懷疑,今天是不是來錯了?

"前輩請,請,請喝茶."楚禦座殷勤相讓.刀王無語飲下.

"前輩請,請,再來一杯."楚禦座再讓;習王又喝一杯.

"請請請……事不過三,務必再喝一杯"刀王瞪眼飲下.

"四四大順……"刀王黑線,再喝一杯.

"五五二十五,請……丶刀王青筋暴跳.

"六六大順……"

"剛才喝過大順了!"刀王終于忍不住了:"楚禦座,今日前來,乃是有一事相求!"

"不消,前輩不管什麼,我一定鼎力協助就是!"楚陽哈哈大笑,笑聲爽朗親切:"咱倆誰跟誰呀."

刀王有一種站起來拔腿就走的沖動.

別得這麼親熱好不好?我跟你啥關系?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刀王眼觀鼻鼻觀心,下大力氣平複了一下心境,徐徐的,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道:"前日,城中發生王座之戰,這種大事,自然瞞不過楚禦座吧?"

到正事,楚陽也正經起來,道:"這等大事,本座自然聽了.前輩的同伴,貌似是受傷不輕.本座還曾經專程派人送去藥物,以盡綿薄之力."

"多謝楚禦座."刀王道:"家兄性命已經不礙;不過,對手卻依舊逍遙法外.在這鐵云城之中,以我們的力量想要找一個人,無異于大海撈針!但,若是楚禦座出手,則就大大不同!"

楚陽輕輕的皺起了眉頭,半晌沒有話.

刀王一來,楚陽就知道他的來意;但對于憑空幫忙卻是覺得太虧了.再了,黑魔刀劍雙王這兩個人乃是導致輕舞一生不幸的罪魁禍首,自己現在居然還要幫助他們,楚陽心中豈能甘心?

但為了心中大計和目前形勢,卻還非得這麼做不可.楚禦座心中郁悶,自然不能讓刀王好受了,所以刀王進門到現在,楚陽一直東拉西扯,卻又保持分寸……

當然,東拉西扯的最大目的來自于楚陽的擔心:這麼多兒童讀物,刀互會不會想到女孩?想到了女孩會不會想到莫輕舞?想到莫輕舞豈不就把自己暴露了?

所以楚禦座上來就是一頓云山霧罩;就算是有懷疑,我也把你暈了再.

但眼下看來,這位刀王的腦筋,明顯比第五輕柔和鐵補天要差得遠了:他居然只是有點不耐煩,而沒有半點懷疑女孩的事!

楚禦座心中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覺得有些郁悶:就這麼一夯貨,你我擔心個啥勁?空費了老子半天的唾沫……

如今談到正事,楚陽自然要好好的想一想,應該如何操作,才能得到最大好處.

刀王心中也是郁悶,如非必要;他豈能願意來求一個世俗國家的報頭子?這也太掉價了!

主要是劍王受傷之後,楚陽就派人送去了一大批的療養物品,當時刀王因為出門在外,這些物品實在匿乏,就收下了;當搜了一天半沒有敵人的半點消息之後,刀王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補天閣.

若是楚陽沒有派人送去療養品,刀王還想不到這一茬,但現在卻是無法想不到了;于是便找上門來尋求協助!

無論如何,那個傷害自己兄弟的人,必須找出來殺掉報仇!以泄心頭之恨!但他卻不知道,楚禦座之所以第一時間安排送藥,目的就是等著他上門來,好好地敲一頓竹杠!現在他既然來了,楚禦座心想事成,哪里還會跟他客氣?

"這件事……若是做的話,倒也不難……"楚陽長長的歎了一.氣,眉頭皺的就如同一個鐵疙瘩.

爽啊,敵人來求著自己去殺另一個自己得之而後快地仇人而且還得低聲下氣,一副等著被敲竹杠的樣子……

"哦?楚禦座有話盡管.,

"前輩貴姓大名?晚輩還不知道如何稱呼,責實失禮.,楚陽微蕪

"我,我們乃是黑魔家族,老夫乃是其中柔云刀王;楚禦座可以稱我為柔云,也可以稱前輩;若是姓氏……,刀王眼中有些蕭索:"老夫已經多少年沒有提過了.,

楚陽了然的點點頭.黑魔家族,乃是中三天家族,這個楚陽早就知道.楚陽還知道的是,黑魔家族並非是一個家族,而是一個類似于幫派的組織.所有加入的人,就沒有了自己的姓名,唯有封號.

統一冠于黑魔糾寸號;唯有最強的一人,才可稱家主,也就是,黑魔!

"前輩這麼,晚輩自然恭敬不如從命."楚陽皺著眉頭,道:"在晚輩自身而,自然願意幫前輩這個忙;不僅如此,就在雙王大戰發生之後,晚輩就曾經派人打探消息."

"不過有一點卻是顧忌頗深;前輩的家族實力雄厚,自然不會考慮,但我們身為世俗官員,在強者們眼中看來,縱然是王侯將相,卻也如同螻蟻一般.若是……那麼隨之而來的報複,卻是我們根本無力承受!"楚陽用一種很坦誠的口氣道:"前輩今日前來,等于給了下官一個大機遇,這一點,我如何不知?但,卻也是一個大冒哈……"

"機遇?"冒險……",刀姜捋著胡子,眼光閃爍.

他今日前來之前,只是想要尋求幫助,哪里會想給予對方什麼機遇?但此刻聽他一,卻也明白,這對于鐵云來,為了幫助自己,而對上莫氏家族,卻也算是一個極大的冒險,看樣子貌似自己不付出點兒代價還不行?"

"哎……"刀王正在思忖中,對面的楚陽又是一聲長歎:"劍王前輩對我楚某,也算是青眼有加:那日,劍王前輩臨走時間我的一句話,至此尚在心中回響,如此仁厚長者,突遭卑鄙人暗算,實在是讓楚某痛心疾首!"

刀王咳嗽兩聲,老臉有些.

劍王那樣的殺人不眨眼抽筋不皺眉的殺胚,居然在這位楚禦座眼中乃是一個"仁厚長者,……這……這話真是從何起……

"能與前輩家族作對的人,自然也有雄厚的靠山……"楚陽長籲短歎,辭閃爍,看著刀王的眼神,也是有些炙熱.這種眼神強烈的暗示了刀王:不是不能做,但做……,要有好處才能做.就看你們能不能打動我了……

"這樣吧,你如何才能答應抓出那個人來?"刀王咕唧一口將滿杯茶水喝進肚子里,連那被楚閻王贊不絕口的"烏山**少女茶"也喝進了.中,嚼了兩下就咽了下去,實在沒品出什麼,少女香舌酥胸,的味道來……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勤奮學習的楚禦座!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撒開大網等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