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八章 睿智刀王!  
   
第一百五十八章 睿智刀王!

第一百五十八章 睿智刀王!



"不是莫氏家族?"刀王沉吟著,皺緊了眉頭,喃喃地道那會是誰?"咱們黑魔可沒得罪其他的人啊….

另外的幾個目標還未來得及去收拾呃…

"就是啊,若不是中三天的家族,哪里鑽出來這麼一位厲害的王座高手?"楚陽也在喃喃自語,長籲短歎,兩眼神色,全是深沉的思考,至極的糾結.

"對啊,若不是來自中三天,哪里會有王級高手出現?"刀王不自覺地順著楚陽的思路開始思考,想了很久,突然一拍大腿:"會不會是……"

"是誰?"楚陽,精神大振"急急忙忙的問道.

"會不會是金馬騎士堂?"刀王眼中閃出睿智的光芒.

"不…如"呃…,,楚陽遲疑地道:"王座,我很想是金馬騎士堂,因為那樣反而能挑起你們之間的紛爭,對我們鐵云大大有利.不過"貌似金馬騎士堂跟你們並沒有什麼沖突…,這種猜測太過于牽強了些……"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在這個下三天,難道王級高手也很泛濫不成?"刀王對楚陽的坦白心中感到很舒服,卻是反駁道:"就算是中三天,才多少王級高手?"

"但若是金馬騎士堂……,原因何在?"楚陽眉頭緊皺,一個勁的開解道:"金馬騎士堂對付鐵云還來不及,有哪里會在這個時候再豎下你們這樣的強敵?"

"對付鐵云……"刀王深思著.

"你們對付莫氏家族的事,不是什麼秘密吧?"楚陽試探著,遲疑地道.

"你想到了什麼?"刀王問道:"對付莫氏家族之前,或者是秘密,但現在肯定不會是秘密了."

"嗯,那也就是,以第五輕柔報網的強大,應該早就知道你們對付莫氏家族的事了……"楚陽沉思著:"或者…會是這樣……,嗯,我再想想……"

"你想什麼?痛快些!"刀王也感覺自己似乎抓住了什麼脈絡,卻是一團迷霧的理不出來,聽見楚陽還在遲疑,不由急躁起來,道:"金馬騎士堂是你們的敵人,你一個勁的為他們辯解什麼?"

"我在想……若是金馬騎士堂的話…,恐怕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瓶"楚陽兩邊眉頭幾乎連成了一條線:"你看,你們現在是在鐵云城是吧?"

"你們除了在鐵云城卑住之外,在別的地方並沒有常住是吧?"

"我若是第五輕柔,我就會想,黑魔的人為何在鐵云城常住呢?為何不在大趙常住呢?"楚陽似乎抓住了重點,越越是流暢.

刀王聚精會神的聽著,連連點頭.

"然後我就會想……,會不會黑魔的人與鐵云達成了什麼協"以一個國家的力量來雇傭一個世家的話,還是能夠做的到的……"楚陽手指頭輕輕敲了敲桌子.

"不錯."黑魔刀王神也凝重了起來,身子也坐直了.

"如果黑魔真的幫忙鐵云的話,那可是一個大麻煩呀."楚陽道:"而以第五輕柔的性格,一向喜歡將危險拖殺于萌芽之中…"

"而這時,又出現了一個天賜良機!"楚陽全盤想通了一般,猛的一拍手.

"什麼天賜良機?"刀王閣下的呼吸也不由得沉重了起來:終于要到了事的重點了,真相,即將揭開了啊!這麼想著,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與莫氏家族的恩怨?"

"不錯不錯,前輩繼續"】,楚陽凝重的伸出大拇指.

"既然第五輕柔這麼想,那麼,定然會不暴露身份前來襲擊,不管成功與否,我們懷恨在心的和懷疑的最大對象,只能是莫氏家族!"刀王的眼睛里,此刻充滿了一種叫做'智慧,的東西!

"不錯!"楚陽用一種看神仙的崇拜目光看著刀王:"前輩……前輩您"前輩您實在應該混官場以前輩的神機妙算,這等事無巨細算無遺策,在重重迷霧之中抽繭錄絲撥開云霧見青天…這是""

刀王捋著胡子,道:"其實這也沒什麼,主要是一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是,是!前輩的太對了.

"楚陽一個勁的拍馬屁,突然懊惱的拍了自己一下:"慚愧呃…其實下官才是旁觀者,而前輩您才是當局者啊,我我我真是慚愧死了……"

"呵呵."刀王很是慈祥的笑了笑,智珠在握的道:"不過,這樣的算計也著實了得!一個下三天的宰相,居然知道,居然膽敢利用我們和莫氏家族的矛盾,哼哼……厲害呀厲害呀……"

"呃?"楚閻王的眼中滿是迷惘,心翼翼的道:"前輩,你是…"

"你看…."刀王不厭其煩地解釋,一輩子之中,從來沒有現在這麼有耐心的道:"第五輕柔攻擊了我們,而我們只能懷疑莫氏家族.反正我們與莫氏家族已經是不死不休了對不對?"

"對!"楚閻王眼神純真.

"所以不管如何,只要找不到凶手,就與莫氏家族干就是了!"刀王道:"而如此一來,第五輕柔和他的人,也就永遠能夠隱藏.而且,一出了這樣的事,我們若真的是鐵云的臂助的話,也會先將對付莫氏家族列為重中之重."

刀王睿智的道:"第五輕柔也真的了解我們,知道我們縱然是幫助你們,也不過是權宜之計,而一旦出了事,還是會以自己的事為主……,這個人的心機,果然不愧為第一智者.竟然連這一點也算到了……".

"嗯,前輩,我有個疑問."楚陽就像一個虛心好學的學生.

"講!"刀王心極好的微笑道.

"這件事雖然天衣無縫,但也是冒險啊,若是哪個高手被抓,或者當場身死,或者暴露,被我們抓到,認了出來,豈不就是真相大白?那樣的話,第五輕柔反而會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啊!"楚陽很疑問道:"以下官對第五輕柔的性格的理解,他要的是穩妥,他應該不會做這種冒險的事才對啊."

"對啊,這倒真的是一個問題."刀王皺起了眉頭.

笨蛋,這樣的理由居然想不出來?楚陽心中暗罵,卻是仰起頭來喃喃自語:"難道第五輕柔有脫罪的法子?但,該是什麼法子呢?他應該知道,就算是沒有暴露,過幾天他的人就要來了,三方對面之下,這事也暴露了呀……,真是奇怪."

"你笨蛋啊!這樣淺顯的事居然也想不到?"者有心,聽者也有意,刀王頓時被楚陽的自自語所提醒:"這事,何其簡單啊!"

"呃…,願聞其詳."楚陽迷惘的看著刀王.

刀王充滿了成就感的道:"這個就看來的那些人了,若是這混賬暴露了,老夫估計不錯的話,他們來的那些人定然會來找我們,來解釋清楚這個'誤會"並給予一些賠償……哼哼……"到誤會這兩個字,刀王冰冷的哼了兩聲,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楚陽瞠目結舌的看著刀王,強行唱反調道:"未必!如此的深仇大恨,怎麼能是誤會?除非第五輕柔的手中能夠有那種奪天地之造化能夠起死回生的奇藥!可那種奇藥就算是在上三天也是難找難尋,第五輕柔……,未必有吧?】,

"若是第五輕柔的手中有那種藥,老夫一點也不會感到奇怪!"刀王再一種,子,你還太嫩,的目光看著楚陽:"堂堂大趙宰相,就沒有點救命的藥?笑話!"

"嘶…,若真是如此,第五輕柔的心機也實在是知,厲害了"楚陽倒抽了一口涼氣,自愧不如的連連搖頭歎氣:"我不如也,我不如也……"

"不是"前輩,就算他來解釋……也未必能夠領他的啊.再了,現在那人並沒有暴露,他來解釋什麼誤會?"楚陽剛抽了一口冷氣,就又提出了疑問.

"你是個笨蛋哇…."刀王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道:"你就不想想,正因為沒有暴露,第五輕柔若是派人來解釋清楚誤會,並送上能夠讓劍王痊愈的藥;這是多大的誠意啊!有了這樁事在前,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再給第五輕柔作對?心里就不慚愧嗎?"

楚陽恍然大悟,咬牙切齒的道:"原來如此!第五輕柔,你好毒的心腸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盟友,你居然如此計算!"

著著,楚閻王越越氣,大吼一聲,站了起來,怒氣填膺,怒發沖冠,悲憤的不行了的道:"第五輕柔!我楚閻王與你勢不兩立!有你沒我!"

聲音如同怒浪翻滾,遠遠地傳了出去,很多人都聽見了這悲憤的如同是錐心泣血的長嘯!能發出這樣的叫聲的人,不是殺父之仇就是奪妻之恨!這是多麼深的怨念啊,簡直是驚天地而泣鬼神….

"前輩……"隨即楚閻王就惶恐的對刀王道:"您可千萬不要受了那斯的騙亦…"

"廢話,事都得這麼明白了怎麼還會受騙?你子真當老夫是一介武夫啊?!"刀王有些郁悶的道.

"對對對,前輩如此睿智,呵呵呵…,晚輩心中如同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如釋重負!"楚陽的確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我靠啊,將這麼一個腦袋像是石頭一樣僵硬的老頭兒弓導到這種地步,我得浪費多少的智力啊,可算是累死我了……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額,另外告訴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昨夜通宵一夜,一直到今天上午十一點,終于搞定了一萬字.但,"樂極生悲了,手指頭抽筋似地動了動,鼠標不知怎麼回事就點了幾下,然後新碼的稿子沒了……

找了高手遠程搞了半個多時,沒戲了,被我覆蓋了……

我以頭撞牆!

沒奈何,只好不睡了,繼續加班……我的老天爺!這苦逼的日子苦逼的我……"

求月票安慰下;實在是沮喪到了極點…今天余下的更新要稍晚一些,大家諒解一下吧,嗚嗚…,又朻.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和諧)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豪賭!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傷心刀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