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次折服!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次折服!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次折服!



隨著這一拳打出,楚陽的身體竟然被這一拳帶了起來,躍身在空中,猛然劈出一條腿,隨即噼里啪啦的展開擴式17351)

楚陽的功力自然要比他們低淺的多;但正因為如北,紀墨等人才能憑著高出幾級的優勢很明顯的看到楚陽的功力況!

讓他們驚駭的是,楚陽只打了三招;從元力到**,竟然就同時陷入了透支的狀態!

楚陽並沒有停歇,堅持繼續出拳,每一拳,都是精氣神所有力量同時打出去……

拳風慢慢的疲軟,無聲;然後無聲的拳繼續了三四十拳,姿勢依然是一絲不芶,楚陽的喘氣聲急劇,讓聽到的人似乎都要擔心他這樣喘氣下一刻就要將自己的肺部鼓裂或者直接把肺喘出來!

三四十拳之後,突然有一拳出了微弱的"呼"的一聲響!

"突破極限了!"紀墨四人同時瞪大了眼睛驚呼.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這種感覺,這是一種破而後立敗而後成的一種類似于新生的感覺,如同鳳凰涅巢,立地成佛!

楚陽的拳風慢慢的響起來,慢慢的激烈起來,最激烈的時候,已經越了他的上一刻拳風最烈的時候.然後慢慢的消失了聲音,動作雖然依舊認真,但也變得無力……

"又一個極限!"紀墨與董無傷驚駭的對望一眼.

楚陽依然在運動,沒有停,這一次,他的喘息更加的厲害太陽穴上的青筋蹦蹦跳動,似乎要鼓破皮膚跳出來,臉色得如血一般.

慢慢的,隨著一聲"呼"的風聲,紀墨等人同時愕然:又突破了!

周而複始,楚陽連續的突破了三次,到了最後一次之後,才慢慢的在突破之後,舒緩了一下身體平複了呼吸,正正的站在場中.

顧獨行等五個人同時清晰的看到,汗水爭先恐後的從他的頭皮里,額頭上,臉瘋狂的湧出來,前胸後背,司時被汗水浸濕貼在身上,而一個個碩大的汗珠,就這麼急的彙成一道道的水線,流在地上;慢慢的,楚陽站立的地上,就緩緩的往外擴展逐漸變成一個的水窪……

站立了一會,楚陽就睜開了眼睛,搖搖頭笑道:"竟然沒有突破."

紀墨四h同時暈翻!

不到半個時辰,極限突破三次!這是何等駭人的數據,而這家伙居然還一臉的郁悶的:"沒突破!"

還想著怎麼突破?

剛才的半個時辰他們也都突破了極限;但他們心知肚明,自己的突破是被逼迫的;而楚陽的突破卻是自己逼迫自己.

自己逼迫自己與被別人逼迫這其中有多大的差別他們焉能不知道?

"老知…老大!"紀墨肉麻的喊了起來:"老大,你咋做到的?"

羅克敵三人同時目光灼灼的看著楚陽.

"很簡單啊."楚陽笑得很輕松:"每次練功之前,我都要想一想江湖上的橫尸,荒野中的殘肢斷臂;告訴自己若是我今天不能突破,那麼很可能明天我就是那個樣子,躺在地上臭."

"我不想毫無意識的躺在地上臭!"楚陽安然笑道:"所以我只能突破."

道理很淺顯很明白紀墨等人卻紛紛沉默下來.這樣逼迫自己,也太殘酷太狠了……

"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楚陽似乎看破了他們在想什麼,沉沉道:"我們不對自己狠一點,那麼,我們的敵人就會對我們狠一點.我們自己對自己狠一點可以受得了,但敵人對我們狠一點……,一次就夠了!"

"至于極限突破這種辦法,你們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但我要警告你們,以你們的身體強度,一天絕對不能過五次!"楚陽鄭重地道:"我們武者,尤其是到了你們武宗這種地步,承受能力比普通人要強出很多,但你們卻也處在一個最關鍵的時期,就是打熬筋骨"

"突破了並宗,到了武尊境界,打熬內髒.但武宗期間打熬筋骨卻是打熬內髒的基礎;而你們一天若是突破極限五次以上,骨骼就會受不了;這種況並不會很明顯,但到了你們震蕩五髒六腑開始打熬的時候,就會現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堪承受!到那時候,就是練死了自己,也是終生無法再有寸進!,

楚陽道:"這件事,必須牢牢記住了!,

四人同時鄭重點頭.

"好了,先休息吧."楚陽並不多什麼,這幾個家伙,每一個都是個頂個的聰明人,根本用不著多.

看著楚陽消失在房中,四個人同時陷入了沉思.一個的武者能夠做到的事,他們這些武宗卻做不到?

這讓人何以堪?簡直是無地自容啊!

"嗯,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們.你們每天'練之後,要將院子給我整平了,有一點不合格,四個人同時給我洗襪子洗內褲.房中傳出楚陽淡淡的聲音.

"草!你除了洗襪子還知道什麼?"羅克敵不滿地叫起來.

"我敢打賭,老大再出來的時候,要是看到院子還是這副亂糟糟的樣子,你們哪一個若是能逃脫的了洗襪子,我就佩服他."顧獨行壞笑著,抬抬下巴,指了指一片狼藉的院子:"我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們,老大從來不開玩笑,過的事,他就一定會做到!"

"啊!"四個人同時對望一眼,然後怪叫一聲沖了出去.

"工具呢?"紀墨大吼:"沒有工具怎麼平?"

"你們的手和腳不就是工具?"顧獨行奇怪的道:"用工具如何能夠鍛煉自己?"

四個人司時仰天長歎,人人都有一種怪異到了極點的感覺:老子在家里雖然不是第一順位繼承人,卻也算是個少爺,如今到了這里,居然要做苦工?

想歸想,但一個也不敢怠慢,紛紛就用自己的手腳平了起來,將院子整平,還狠狠的用手掌運功拍打了一遍.爭取明日練功的時候能夠少翻起一些……

或者他們並不知道,或者他們對楚陽的老大地位依然心存抵觸,但現在他們沒有意識到的是:他們正在按照楚陽的喜好來做事!而且,很在乎楚陽的看法.甚至是很恐懼……

這是一個良好的開頭!顧獨行綺在門框上,充當監工的角色,心中愉快的想著.心中對楚陽也是越來越是有些佩服,真是不知道這個比自己還的家伙腦袋里哪里來的這麼多稀奇古怪的念頭……

"草你!孤獨,你就這麼站著,你的腰不疼嗎?",紀墨大怒的叫道.另外三人也群起而攻之,紛紛聲討起來……

顧獨行大笑一聲,加入了進去口

楚陽直接到了地底密室.剛進去,莫成宇就急不可耐的迎了上來:"黑魔的人找來了?"

"額?沒有啊."楚陽愕然.

"剛才上面在戰斗!"莫成宇神凝重.

"奧,那是我的幾個兄弟,在互相切磋."楚陽這才明白.

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現在黑魔的人基本已經穩住了,也該讓莫輕舞和莫成宇出去透透氣了.

就這麼想著,熟手的將莫輕舞抱了起來,舌了舌柔嫩的鼻子,笑道:"舞,哥哥抱著你出擊玩玩好不好?"

"好啊好亦…"莫輕舞大喜,這幾天,實在是憋得夠嗆了.最鬧心的是,這下面只有一個楚陽臨時開辟出來的簡易廁所,而莫輕舞雖然年紀,卻是天**潔……

"楚陽哥哥,你身上好臭."莫輕舞捂著鼻子.

楚陽尷尬的笑了笑,剛才有些著急,只是換了一身衣服沒洗澡就趕緊跑了進來……

莫成宇出去的時候,一眼看到院子里的況,不由得大吃一驚.險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院子里,五個人正在熱火朝天的干活,用手腳平整土地;人人都弄得渾身就如同一個泥猴兒一般.但仔細一看,莫成宇的嘴巴就合不攏了.

那個正撅著屁股鼓著嘴用兩只手拼命推土的,莫不是羅氏家族的那位游手好閑的二少爺羅克敵?外號狼的那個?

那個……,正用腳仔細的平土的,莫不是墨刀家族的二少爺董無傷?

那個正趴在地上一眼睜一眼閉正在丈量面前土地平不平的豈不就是紀氏家族的二少爺紀墨?

還有那個…站著用腳踐踏平實土地的,難道是顧氏家族第一天才顧獨行?還有那個瘦枯干的雖然不認識,但……看那架勢,比自己認識的這幾個人也弱不了那里去……

難道楚陽居然將這些中三天的二世祖們都收集了起來在這里做苦工?

這這……,這也太牛叉了吧?

據莫成宇所知,這幾個家伙,恐怕就算是他們的親爹讓他們干這些活,換來的也只能是一個後腦勺;而楚陽居然能夠讓他們服服帖帖的在這里做苦工……

這得多大本事呀!

難道楚陽就不怕被這些家族知道了能將他活生生的拆了?

莫成宇身為莫氏家族重要的王級高手,又是姐莫輕舞的守護者兼領路人,自然認識這些家族的後起之秀的!因為莫氏家族的少爺們,將來的競爭對手和可能的盟友就是這些人,記不住萬萬不行!

而這幾位二少爺,雖然沒有繼承家族的權利,但他們既然現在能夠牢牢地站到這個二少爺的位置上,那麼將來就必定是他們的家族的重要人物!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突破極限就是這麼容易!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表哥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