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們現在很危險!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們現在很危險!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們現在很危險!



孔傷心只覺得自己的渾身的汗毛都激動的豎了起來!

這樣的打扮,難道還會有別人麼?而且這還是在補天閣之前!誰敢在這里冒充楚閻王??

孔王座覺得自己了……

且楚陽來到云門客棧,直到到了刀王的房間門前,才戴上了蒙面巾:輕輕敲了兩下.

"誰?"里面,刀王的聲音有些沉悶.

"是我."楚陽含笑道:"前輩不會聽不出我的聲音吧?"

門忽的一聲打開;刀王嗔怪道:"現在這等兵荒馬亂的?你自己一個人怎地到處跑?萬一被發現了身份,你子就是個送死的貨!"

刀王的口氣有些嗔怪,臉色有些怪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劫獄的事件發生之後,自己的人卻沒到位.如今見到楚閻王,自然的有些心虛.

"若是被發現了身伽"就算是在補天閣之中,也是一個送死的貨."楚陽微笑:"前輩可忙?"

"不忙不忙,進來進來."刀王閃開了門口.

楚陽走了進去,不由吃了一驚.里面高高低低十七八個人1怪不得在外面沒有碰見人攔阻,原來都在這里開會".

"各位,早."楚閻王禮貌的打了個招呼.一眾黑魔的殺手們面對著這個突然而來的黑衣蒙面人,眼中都是有些疑惑.這丫誰呀?好像跟你挺熟的樣子?

"這一位,就是補天閣的楚禦座,楚大人."刀王解釋道.

眾人頓時很感興趣的眼神看過來,這個家伙就是當日那個帶著猙獰面具的楚閻王?

"額,楚大人今日前來,不知有何見教?"刀王今天話的口氣很客氣.不能不客氣啊,心虛得緊1昨夜那麼大的動靜,人人都知道出大事了,自己出來一看卻發現自己的人居然沒到位,心中這一份膩味就甭提了.

當日自己可是拍著胸膛信誓縣旦的保證過的.現在啥也沒做1事結束了……這話咋?

刀王甚至有一種念頭:若是楚閻王提一提昨夜的事,那麼自己就借題發揮,將這幫家伙再罵一頓!

簡直是太過分了!(bengehahaha大好人)

"下官哪里敢這見教二字?"楚閻王深深地歎了口氣,不負刀王重望的道:"前輩可知道,昨夜發生了重大的劫獄事件?"

"額……這個,聽了."刀王臉上有些發,狠狠地再看了眾位屬下一眼.

"昨夜……況真是一難盡."楚閻王的臉色很沉重.

"怎麼了?"刀王緊張的問道.

"有一件事,特來向前輩請罪."楚陽沉重地道:"昨夜劫獄事件,震動九城!而,大牢之內,更是腥風血雨,一派地獄景象.前輩義薄云天,慷慨令一位八品武尊哥手協助我等,但下官確實慚愧之枷"",

"那位八品武尊的前輩,不幸……與敵人同歸于盡""楚閻王黯然的垂下頭去.

"死了?"刀王猛的站了起來.

1'是;那位前輩真可是英雄好漢,俠骨丹心,壯烈之極!"楚陽道:"他獨身一人與敵人兩位九品武尊戰斗,卻能拖著對方同歸于盡……若不是他,傷亡還要更大……"

"如此英雄好漢,卻是孤掌難鳴,援軍遲遲未到,導致飲恨大牢之內,可悲,可歎!"楚閻王用衣抹了抹眼睛,似乎是流淚了.

"死了,"韓老三死了",刀王呆呆的站了一會,突然暴跳如雷:"你們這幫混蛋!我讓你們趕緊前去,你們一個個重的跟大山一樣,死活不去,現在可倒好,就因為你們沒有去,韓老三死了!韓老三死了你們知道麼?"

"你們這幫混蛋!你們這幫垃圾!你們這幫豬鑼!你們這幫雜碎!"刀王暴怒的聲音如要沖上九霄:"混賬王八蛋,拖延吧,不服吧,自高自大吧,自重身份吧!韓老三"也是與你們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如今,他因為你們的緣故,就這麼死了,你們就不覺得內疚?就不覺得慚愧?就不覺得悲憤?"

刀王暴跳:怎麼地?這就是你們不聽我的命令的後果!你們是罪人!你們害死了自己的兄弟!你們害死了韓老三!你們","你們","混蛋!"

在刀王心中,韓老三不韓老三的,倒也沒什麼,關鍵的是這幫家伙沒有聽從自己的命令,這才是最讓刀王惱火的地方!

如今正好借題發揮,將這幫家伙狠狠敲打一頓.

在他對面,一個安然坐在太師椅上的黑衣人淡淡的咳嗽一聲,目無表的看著楚陽,慢慢的道:"楚禦座?楚大人?"

"前輩是?"

"哼,先不用管老夫是誰,老夫只問你一句話."那人冷冷的看著楚陽,低沉地道:"我的人前去幫助你,卻死在了那里?嘿嘿,不知那個時候,你的人在那里?"

"前輩的是,我的人的確是在哪里."楚陽黯然道:"昨夜一戰,雙方厮殺驚天動地;我方守衛和軍士,九百三十七人,壯烈殉職!有三百三十六人,重傷,有四人輕傷……",

眾位黑魔家族高手同時悚然動容!

死九百多,重傷三百多,輕傷只有四人!只是從這份數字之上,就可看出那一戰有多麼的殘酷!重傷比輕傷多,死的比傷的多;這唯有那種搏命的打,才能做到這一切.

"昨夜一戰,對方共計來了高手十九人,其中九品武尊三位,八品武尊三位!剩下的,最低修為也是武尊三品以上!"楚陽道:"而我方,最高的品階只有武宗九品!"

"實力如此懸殊,但一番激戰之後,除了被貴方那位八品武尊高手同歸于盡的兩人之外,還有八個人,永遠留在了這里!"

楚陽聲音激烈的道:"就算僥幸逃走的九人,也是人人帶傷!直到如今,不論敵我,尸體皆在大牢之中停放,尚未入土,慘不忍睹!前輩若是有所疑慮,盡可以前往查看."

那位問話的人沉默半晌,淡淡地道:"不錯!"就不再話.

"這是我三哥,我黑魔家族的魂鉤王座;我三哥實力高強,就算是在整個家族之中,也是名列前五!"刀王介紹道.

"原來是魂鉤前輩,晚輩有禮."楚陽不卑不亢的抱拳.

"哎,若是……前輩的援軍能夠趕到……"楚陽隨即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搖頭失笑:"是下官失了."

刀王重重的哼了一聲,眾位高手一陣噤若寒蟬.

"其實下官今日前來,除了通報消息之外,還有一件大事,要提醒一下諸位."楚陽看到這一關終于過了,心中也是松了口氣.若是這一關過不了,那麼下一個計當,可就無實行.

"提醒我們?"刀王問道:"什麼事?,,

"是諸位的安全問題."楚陽沉重道:"有一件事,晚輩想不通.他們上一次來的人,有一位王座高手在內!如今,王座高手重傷;他們再派來的人,卻最高只有武尊九品,這件事,晚輩認為大大不妥."

"的確是不妥!"刀王皺起眉頭沉思道:"完全是不應該的事.若是王級高手都要隨時喪命,只派武尊前來,有什麼用?"

"不錯!所以晚輩估計,必然還有一位或者是兩位王座,隱身在暗處;等著雷霆一擊!"楚陽鄭重地道.

"不錯!這個猜測甚是有理."魂鉤王座淡淡點頭.

"他們既然隱身在暗處,這等大事依然不出面,那麼所圖必大!"楚陽道.

"不錯!"刀王兵頭.

"我認為,他們這一次的劫獄,雖然出動了這麼多的高手,但卻是一次引蛇出洞的計戈!"楚陽成竹在胸的道:'只要我們被這件事所驚,出來查看,或者去大牢查看,那麼,就必然會是敵人動手的時機!"

"的有理."魂鉤王座皺起眉頭,也在認真的考慮這件事.

"而現在,對他們最有威脅的人,無非是有三個人.或者,三方面的人."楚陽慚愧的道:"第一,自然是補天太子;第二,就是諸位前輩;第三,就是區區在下…"

"你?"魂鉤王座斜了斜眼睛,不屑的看了這位楚閻王一眼.那意思是,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與我們相提並論?

"晚輩……身在其仙"咳咳……"楚閻王很是慚愧的咳嗽兩聲,道:"不過,晚輩認為,補天太子左右戒備森嚴,他們無下手,所以不會選擇."

"而,種下兩者,現在對與金馬騎士堂來,威脅最大的,自然是貴方的人!尤其是經過這次劫獄之後,貴方想必已經成了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我擔心……"楚閻王慎重的道:"他們是在陰謀對付你們!所以,你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今日特地前來報信,希望諸位……慎重……,再慎重."

"哦?呵呵呵…"魂鉤王座冷笑一聲,傲然道:"本座就只怕他們不來!"

"另,諸位住在云門客棧的消息,我已經嚴令封鎖."楚陽道:"所以,他們未必能夠找到這里.就算是對付諸位,他們也需要另想別的辦."

"為何封鎖這個消息?"魂鉤王座大怒:"我正在等著他們來!"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玩一玩,耍一要!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兩條蛇同時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