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男兒平生事,手掌天下權!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男兒平生事,手掌天下權!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男兒平生事,手掌天下權!



也正是他行事穩妥,這一次第五輕柔才給予重任.因為鐵云這邊正是一團亂麻,也只有程云鶴這樣的人,才能以慢工出細活的方式,慢慢的磨出真相.並且,用他的溫吞水,來對付那些可能有的仇敵,或交好;都是不二人選.

這個人的好處就是能夠忍人之不能忍;就算是在最惡劣的形勢下,他也能從容不迫,找出突破點,最不濟,也能減少損失.

像今天這樣的發怒,對程云鶴來,乃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事怎會一團糟?"陰無不以為然.

"相爺過,陰王座你是被人騙了,或者,被人用手段嫁禍."程云鶴長歎一聲,但緒也恢複了正常,道:"敵人既然能愚你一次,焉知就不能愚你第二次?楚閻王乃是王座之,殊不足信!此其一也."

"其二,一號乃是我們此來的主要目標之一,但昨夜行動,已經打草驚蛇;鐵云有了防備,那麼,一號危矣.縱然有命存活,救出來的希望也等于徹底葬送!"

到這里,程云鶴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道:"相爺若是知道,不知道會有多傷心."

"不就是一個一號?一個報頭子而已,縱然有幾分心機,又能如何?終究不能影響大局."孔傷心不屑的道c

"你知道一號是誰?"程云鶴悲哀的看著孔傷心:"你擅自行動,斷送了一號的生機,難道你就不清楚一號的身份?"

"一般的這種行動,一向有金馬騎士堂負責辦理就可以,這一次相爺卻是為了此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親自布置,這一次感到事態嚴重,更讓在下一司前來;就是為了防止你魯莽行動!"

"你可知相爺如此看重,那是為何?"(bengehahaha大好人)

"為何?"孔傷心心豐隱隱覺得不安起來.

"此次行動之始,陰王座前來的時候,相爺就曾過,萬萬不要去刺殺鐵補天.鐵補天死不死在兩可之間,只要刺殺行動展開,無論死不死,都會激起鐵云的怒火,無處發泄的況下,就會對付一號,殺死他!這就明,相爺將一號的重要性,看在鐵補天之上!"

程云鶴道:"這一次來,相爺看出了楚閻王對鐵云的重要性,更是著重吩咐,此次行動以救出一號,與那神秘家族消除誤會為主;更提出若無把握就不要動楚閻王.你可知為何?"

"注意相爺的話的次序'以救出一號,與那神秘家族消除誤會為主,!救出一號這四個字,是在前面的."

程云鶴長長歎氣:"相爺唯恐你意氣用事,特意一再囑咐,唯有等我到了,商議之後才能展開行動;難道真是沒有半點用意?"

"那是因為相爺知道,我明白一號在相爺心中的重要性!"程云鶴一陣唏噓.

"一號究竟是誰?"孔傷心額頭上已經冒出了汗.程云鶴了這麼多,他要是真的聽不出一號的重要牲,那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相爺的師尊,一生之中,就只教了兩個徒弟."程云鶴沉沉道:"你可知,另一個是誰?"

"難道是一號?"孔傷心頓時瞠目結舌,額頭上大汗涔涔.

"不是一號……,難道是你?"程云鶴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當年相爺師兄弟二人,一號比相爺八歲,自幼相依為命;兩人同時報效大趙;卻是一在明,一在暗;一號從來就沒有在人前顯露過真實姓名.相爺當初創立金馬騎士堂,這個創意,和最初的開創,就是兩人合力!"

"後來,祖爺在大趙逐漸風生水起,一號就漸漸的淡出了所有人的視野.但過了七八年,就傳出鐵云官場聖人的消息.你可知為何?"程云鶴沉沉的道:"蓋因當初,相爺與我還有韓布楚和一號四人對飲……"

到這里,程云鶴淡淡的歎息一聲,不由想起了當初的景.

當初,四個人都是年紀輕輕,一號更是只有二十來歲.四個人酒過三巡,已經微見熏熏.那時候的第五輕柔,威權遠遠不如如今.

醉後,起平生志向;當時第五輕柔曾道:"古往今來,九重天從未有一統江山的時候,一向群雄割據,紛亂不已.吾平生志願,便是將這茫茫天下,在吾手中一統江山!"

當時,第五輕柔握著酒杯,目光雖有醉意,卻是深深沉沉:"身為男兒,當頭頂青天日月,足踏江山萬里;俯瞰生靈億萬,號令宇內群雄!醉臥美人膝,不過庸才色鬼耳;醒掌天下權,卻是男兒平生事!男子漢一生叱咤,千古名,何需顏作襯?"

當時一號已經喝醉,卻是哈哈大笑,道:"若是我兄能主掌大趙,那弟就將鐵云拱手送上,為師兄一統天下江山作賀!"

誰也不知道,當時的一時醉,卻成為兩個人畢生努力的目標,而且幾乎成!

若是楚陽在這里,就會唏噓一聲:不是'幾乎,成,而是已經成了!前世的鐵云,幾乎就等于是被唐心聖當做了給第五輕柔的賀禮!

回想往昔,程云鶴長歎一聲,不覺如夢如幻.

當年的四個人,其中一個成為了名義上的左右天下大勢的一國宰相;其實卻是實際上的君王.

而另一個,潛入鐵云,成為官場典范,一代聖人.兩個人,都在各自的領域,各領風騷,卻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

而自己,卻成了第五輕柔的幕僚,專心處理一些最為疑難的棘手事件,在暗中默默出力;至于韓布楚…,程云鶴知道,韓布楚,才是除了第五輕柔之外最可怕的人!

韓布楚,對于第五輕柔有一種近乎于狂熱的崇拜,為了第五輕柔,做什麼事都可以.他為了第五輕柔的威望,幾乎是不惜一切手段心機.

所有的壞事,他都在暗中做了,但好名聲,卻是第五輕柔的.第五輕柔不方便出力的事不方便的話,都是韓布楚在,在做.

韓布楚,把他自己當做了第五輕柔的踏腳石,而且心甘願,甘之若殆.並為之不遺余力!

有多少次,一些秘密事件,連自己也不能參與的絕密,都是韓布楚在萬簌俱靜的時候,與第五輕柔秘密商…

這便是當初的四個人!

如今,一號卻被一個橫空而出的楚閻王,構陷在鐵云!而自己,到了這里,卻被自己人陷進了泥潭,拔足不出,進不得,退不得.

而另外兩人,還在數千里之外翹首以盼自己的消息.

想到這里,程云鶴突然想要喝酒.

他現在最想的,就是與當年四個人一起喝醉的時候那樣,喝醉!酩酊大醉!

"原來一號……,如此重要……"陰無和孔傷心面面相覷:"可相爺為何不?"

"這種事,相爺是不會明的."程云鶴苦笑:"這樣的私密關系,他怎麼會?"

孔傷心長歎一聲,似乎是牽動了傷勢,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這段時間,先平靜一下吧."程云鶴呵呵笑了笑,眼底深處,對往昔的歎息一閃而過,接著恢複了清明眼色,道:"先把你們兩個的傷養好;沒有實力在手,縱然是談判,也得不到任何重視."

"我們就暫且在鐵云城蟄伏下來吧."程云鶴的口氣很平靜,但口音的余韻之中,卻還是不可遏制的出現了無奈的意思:"等你們恢複到巔峰,我們再繼續."

"那……相爺安排的事,豈不是就無限期的拖延了?"冊無問道.

"但我們現在出面去辦事,卻只有送死."程云鶴道:"都受傷到了這般地步,自身難保,還談什麼正事?""你們的傷,大約多長時間能夠痊愈?"

"我這個……可能還需要一個月.,,陰無冷哼一聲,目中閃出強烈的恨意,有靈玉參這種九大奇藥天才地寶療傷,竟然還需要一個月,自己的傷嚴重到什麼地步,就可想而知.

"我需要半月時間."孔傷心淡淡道:"若是要強行動手,十天也能恢複得差不多."他目光森冷的道:"不過我可以保證,那位'楚閻王,的傷勢,絕對比我要重得多!他們兩位王座,另一位的傷勢,也未必就比我輕!"

他的口氣中,充滿了傲然之意.

"那不是楚閻王!"程云鶴無力的長歎,怎麼這位孔王座就這麼一口咬定?

金馬騎士堂四位王座,兩個人都是中了同樣的圈傑…,這還真是奇事一樁!那個真正的楚閻王,到底用了怎樣的手段…

"我會立即將這里的事,回報給相爺."程云鶴吸了一口氣,道:"孔二爺,您將這幾天里的事,一一跟我一遍吧.相爺需要的,是最真實的報,那樣他才能做出,最詳實的判斷."

孔傷心臉上顯出無比的尷尬,悶悶的答應了一聲.

"你們的傷,不需要靈玉參吧?把剩下的兩片靈玉參給我!"程云鶴當機立斷,將這兩片無價之寶從孔傷心手中要了回來.

現在看來,想要與對方消除誤會,直接沒有了可能;至于一號,更加可能已經死了.這兩片靈玉參,可別被這兩個武夫糟蹋了……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楚陽哥哥,有感覺沒?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計劃不如變化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