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六章 為君一醉!  
   
第一百八十六章 為君一醉!

第一百八十六章 為君一醉!



也正是這一夜,大趙相府內,第五輕柔摒退了所有下人,孤身一人,一襲白麻布長袍,負手站立在涼亭中,雙目出神地看著天空夜色,久久不語.全文字

秋寒深重,秋風輕輕吟嘯,似是離愁,難舍難分.

第五輕柔就這樣站著,一動不動.

良久,寂靜的深夜里,傳出一聲悠長的歎息,第五輕柔默默地道:"兄弟,你去了麼?"

長風嗚咽,無.

第五輕柔慢慢轉身,在他身後,有一個巧的桌子,邊角已經變得磨損,普通的木料打造,顯然已經有數十年的樣子.桌上,六個菜,一壺酒.

四個酒杯,分設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第五輕柔緩緩在首位落座,提起酒壺,為自己斟滿了一杯酒;端了起來,凝神相望,良久卻又放下.

"我一直不相信,你去了."第五輕柔喃喃地道:"你的身份,你掌握的資源,不管對敵對我,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只要是胸懷天車霸業的梟雄,就絕不會輕易的殺你."

"所以我一直一廂願的認為,你被囚禁了.,"第五輕柔搖頭苦笑,舉杯不再猶豫"一飲而盡,就在舉杯的瞬間,一滴水珠從他眼角滴下,落進酒杯.

第五輕柔就將這杯混合著自己的淚水哀思的酒,閉責眼睛灌進了自己腹中;白暫的臉上,被激烈的酒勁激起了一絲潮,依然沒有睜開眼睛,卻微微低下頭,輕聲道:"但我卻沒有想到,在我面前與我爭霸天下的,居然會是一個英雄"丶

到"英雄"這兩個字,第五輕柔的聲音很沉重,也充滿了嘲諷之意.

"天下霸業誰做主?九重天里我為雄!屠盡蒼生九萬萬"血海為將骨做兵!"第五輕柔低低的吟哦,喃喃道:"二弟,這是當初我寫的詩;記得當初的你,還曾經和過一首."

"伏尸百萬將未成,披甲黃沙歎書生;一眼蒼字歸一統,今生壯志與君同!"第五輕柔輕歎:"當時你,天下霸業,唯梟雄可得;一代梟雄策英雄;英雄帳下百萬兵;百戰天闕成白骨,卷天掠地入王胸!,"

"你的意思是,英雄可為帥,可為將,卻不可為王!王者,必是梟雄;梟雄策使英雄,上用謀,下有計;才能百戰天闕,讓整今天地,化作王者心中的江山畫圖!當初這句話的你,可曾想過自己會死在一位"英雄"手中?"

第五輕柔呵呵一笑,笑容卻是在顫抖著,笑聲也在顫栗,舉起酒杯,又是一飲而盡;隨即快速的又為自己倒滿了酒,顫聲道:"二弟"當初你曾過"當你大功告成之日,要與為兄傾一醉!因為一生之中,你還未見我真正的喝醉過一次!今日,為兄就如你所願!"

他舉起酒杯,對著當空繁星"遙遙一敬,轉回手來,一飲而盡.

"你總是我活得太累,活得太虛偽;不能縱縱意,快活一生……今日,我就放下一切"陪你一醉!"

風聲呢喃,如泣如訴"四周的花木,輕輕搖曳,落葉蕭蕭;似乎當年的兄弟,正在與自己談天論地,指點江山.

依然輕歌曼舞,依然年少輕狂.

第五輕柔搖頭輕笑,卻搖落了點點淚水.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位蓋世梟雄,面對著萬簌俱寂,終于不再壓抑自己真正的感.

"相茶…………"身後"傳來輕輕的聲音.

"不楚,來,陪我兄弟二人喝頓酒.,"第五輕柔並沒有回頭;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誰在;除了韓布楚,任何人在這種時候進入這里,都只有死路一條.

韓布楚緩緩走了過來,懷中抱著一壇酒,微笑道:"相爺,今夜特來陪君一醉."

"好!好!"第五輕柔呵呵輕笑:"坐!,"

"不楚,多少年前,我們四人喝酒,就是用的這張桌子."第五輕柔伸手一指,道:"你當時心思細膩,還在控制著自己的酒量,每喝一杯,就在桌上用指甲劃一道計數,呵呵,你看,在這里,還有你的劃痕."

"相爺!""韓布楚心頭一陣激動,低頭看著自己當日劃下的痕跡,不由得心中熱流湧動:"相爺還留著……這張桌子……"

"塵若夢,縱然夢醒,也要留下痕跡."第五輕柔輕聲道:"你還記得麼,當時你的左手邊,就是一號.你的對面,就是云鶴."

"不錯."

"當時你喝了八杯,卻劃了九道."第五輕柔嘿嘿一笑,似乎又回到了當日:"為此,一號還你偷奸耍滑了.",

"呵呵……",韓布楚也笑了起來,目光凝注在虛空里,充滿了緬懷的道:"一晃嗯……十幾年過去了……"

兩人沉默著,對飲了幾杯,韓布楚顯然心中有事,但卻不敢在這五毗,只好陪著第五輕柔,一杯叉一杯的喝下去.,擱

"吧."第五輕柔稍稍低下頭,看著韓布楚.

"先"

"相爺,這一次……孔王座的行動,是否打亂了相爺的計劃?"韓布楚極為心地問道.

"此事,孔傷心固然莽撞,不過,也是我的失策,我本不該讓孔傷心去的."第五輕柔深深歎息:"我考慮了脾氣,權衡了性格,思考了利益,平衡了位置,才派出孔傷心,但卻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人性!",

"人性?,"

"不錯,人性!"第五輕柔歎息:"人非草木,孰能無?孔傷心當年在中三天被追殺,沒有絲毫立足之地,傷痕累累九死一生來到下三天,被陰無法兄弟所救,對他來,乃是再造之恩!他雖然平素穩重,但心中卻也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這樣的江湖熱血.",

"見到陰無法的慘狀,豈能無動于衷?"

"人性,本是很奇妙的東西;在特定的局勢里"懦夫可以變成百折不撓的勇士;而蓋世英雄,卻也有可能變成畏首畏尾的懦夫;危急關頭,一個莽夫可以算無遺萊;一個智者也可能方寸大亂.連三歲孩都不如.

"我只考慮到了這些,卻漏算了這最重要的一方面."第五輕柔呵呵笑道:"是我的思維出現了定式,這些年高官厚祿位高權重,我已經習慣了用官場和利益得失去考慮問題,這是我的失職.並非是孔傷心的錯誤.",

"此次用人不明,乃是我第五輕柔的一大錯誤!"第五輕柔舉起酒杯,輕輕道:"日後,我需在這一方面……慎重!"

"三省吾身……相爺真乃勇者也."韓布楚道.這句話,卻也不是單純的拍馬屁,曆來位高權重如第五輕柔者,有幾個能夠如此深刻剖析自己?並且在下屬面前坦承自己的錯誤的?

第五輕柔的胸襟,已經不愧于他的地位!而他也已經全然冷靜,這樣的第五輕柔,才是最可怕的!

"而且,孔傷心的行動,也證明了一件事.",第五輕柔低沉道:"那就是一號已死!"到這句話,第五輕柔的眼中,閃過一絲痛入骨髓的痛楚!這份痛楚,讓他緊緊地閉住了眼睛;心中一陣悸動!

韓布楚沉默下來.

大家都是聰明人,根本不用解釋什麼.

"那"孔王座和云鶴傳回的消息……",……,"韓布楚欲又止.

因為第五輕柔揮手打斷了他"第五輕柔目注酒杯,靜靜地道:"楚閻王吧."

韓布楚口中嘶嘶的吸了一口氣,道:"這個人……還真是很難."

"嗯,那就我來.",第五輕柔微笑:"不楚,楚閻王這個人,從他的行事之中可以看得出來,實在是一個千年難逢的奇才!他有你的計算慎密;也有云鶴的沉穩謹慎"還具有高升的膽大包天;隱約,也有一點點……算無遺策."

韓布楚靜靜地聽著,他最喜歡的事,就是靜靜地聽第五輕柔分析一個人,從中出這個人的優缺點;以及,突破方法.這在韓布楚看來,簡直就是享受.

"楚閻王先走進入了杜世的部隊,進入鐵云成,後有了天兵閣做跳躍點,一舉入主補天閣!,"

"從這一階段看來,楚閻王年紀雖輕,但卻是步步為營;每一步,都有明確的目的,每一步,都是打中了別人的軟肋."

第五輕柔顯然根本半點也不相信,楚閻王是王座高手,這樣的傳.

"先他的第一步,杜世為楚陽所趁,便是一個思維混亂的問題,因為杜世活人無數,早已經不記得自己曾經救過多少人.而這世上,世人多數忘恩負義;付出得不到回報;杜世雖然醫者心懷,卻也難免耿耿于懷.如今一下子遇到一個前來報恩的人,杜世的心中該多麼欣慰和滿足"這一點可想而知.而且那個時候,杜世前往鐵云本非自願,正是心最軟弱的時刻!所以,自從楚陽出報恩的字眼,他的第一步計劃,就圓滿的成功了."

"這第一步,楚陽利用的是人性!"第五輕柔深深地道.

韓布楚輕輕點頭.

"第二步,杜世進入鐵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我的謀略,所以鐵云軍方有人劫殺杜世;而楚陽完整化解;並且,沒有揭露對方身份,留了余地.這里很關鍵;你們可能以為,這只是平常,卻忽略了深層次的意思.",

"若是沒有這里這一步,他的天兵閣只能被人摧毀."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為卿踏破九重天!(3105714)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怕的楚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