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窮水盡,不惜一戰!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窮水盡,不惜一戰!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窮水盡,不惜一戰!



"火把,將這里盡數照明!弓箭手不可懈怠,另外,挺槍手做好准備,十重封鎖預備."楚陽接連下令:"將這里,這里,這里,還有這里,堵住,不要讓水流走."

"老大,就算里面有人,也可以等天妾了再抓吧?現在…,豈不是太急了?"紀墨皺眉問道.

"里面若是有人,就是王座高手!"楚陽淡淡道:"而且,他們已經受了傷.王座的恢複是很的,這一點你知道;過這一夜,王座就算多恢複一點點戰力,我這邊也要多損失幾個戰士!這樣的損失,哪怕多一個人死去,也是指揮官的失職!"

楚陽道:"絕不能有任何讓敵人喘息的機會!任何一點喘息之機,都有可能釀成無法彌補的大禍事!"

紀墨哦了一聲,深深地看了楚陽一眼,道:"原來如此."

心中卻是想道:他對素不相識的普通的士兵也能著想到這種地步,對自己的兄弟又怎會錯的了?

正在想著,已經有速度的提了一大桶水潑在了地上.然後就是不少人端著臉盆拎著水桶的呼呼的往這邊跑……

縱然人多,但畢竟工具不夠多,看樣還要持續一段時間能達到目的.

正在這時,卻見四五十人飛的堆土,在路上直接築起一道壕溝,然後一道水流就從那邊潺潺流來;注入院,原來那邊有一眼水井,還有個轆驢.

于是,近的就這麼不斷往這邊流,遠的就提水過來,人喊馬嘶,熱鬧之極.逐漸的有不少人手中有了工具,居然還有個家伙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個那種軍隊之中喂馬喝水的薄鐵皮大鐵桶,用一輛獨輪馬車趕了過來,這玩意是過癮,一家伙足足夠五六十桶水….

幾個指揮官上躥下跳,虎著臉大聲叫囂:"!再些!再些!"

時間慢慢的推移,逐漸的這今日日官員府第就變成了一片水澤.

至于那原本的幾個地窖,是在第一時間就已經注滿了….

人多力量大,有拎水的,有奮力搖著轆驢的,還有盡心盡力的到處補漏的;遠的則是數人接力那樣往這邊運.

附近的二十幾眼水井,都在司一時間被大軍占據.

水,就在這院里,慢慢的越積越多,吝地數十畝的院,居然整個兒水沒齊腳…

無數大軍就這麼在靜靜的看著,弓箭手,倒槍手,擲矛手,飛刀手……都在嚴陣以待!戰士們手中緊緊攥著自己的兵器,眼中都是閃閃發光!

底下的孔傷心和陰無法等人,共是八個人在密室里,幾乎急得跳腳.

先前聽的外面沒有了什麼動靜,還以為大軍已經撤走,還未來得及松一口氣,就聽見外面人喊馬嘶的加騷亂了起來…

由于距離上面很遠,聽不到在什麼具體的,只是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在大喊,一種不妙的感覺,同時從眾人心中升起.

敵人在搞什麼?

過不多時,密室之中的空氣,竟然慢慢的變得潮濕,似乎氣溫也下降了,孔傷心皺著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越來越是陰寒…

又過了一會,密室的頂部,居然慢慢地滲進水來…

"水!有水滲進來了!"陰無法在剛看到的時候,兩眼發直!眾人同時色變,終于認識到了楚閻王現在的計策一一水淹!這對于現在舟他們來,乃是絕頂的壞消息!

雖然這里並沒有出入口,但畢竟身在地下,而且這麼大的空間,只要上面有水,遲早會滲到這里!或者,整個的塌陷!

就算不淹死,也會被憋死!

看著頭頂上水珠一滴滴的滴落,慢慢地連成線,慢慢的…,泥土開始一塊一塊的往下掉,兩位王座呆若木雞!

現在的況,可已經是糟糕到了極致!

出去就要面對大軍圍攻,雖然不知道多少人,但聽著上面隱約傳來的聲音就知道,人數絕對不會少!兩人重傷之身,實在沒什麼突圍出去的把握;但守在這里不動…,那就無聲無息的變成了尸體!

進也難,退也難!

頭頂上又掉下一大塊泥土,腳下的水,也已經漫過了鞋.

兩位王座欲哭無淚.

楚閻王,你也太狠了吧?

這樣的絕戶計,你咋想出來的?

"王座,必須立即下決定了!這里…,馬上就要塌了!"一位武尊急切的道.幾乎話音未落,頭頂上就開始大塊大塊的往下掉….

孔傷心悲憤的低吼一聲,兩眼通,喝道:"沖出去!"

三個字一出口,三位武尊兩位武宗和一位武師鐵馬騎士同時臉上露出悲壯的神色!

大家都知道,在這個時候沖出去意味著什麼!尤其是兩位王座還未恢複,加是一點希望也沒有!

對方完全用人海戰術,甚至不用出動高手,只是普通士兵就能直接將人堆死!出去只能戰死,但留在這里卻只能被淹死!戰死還能撈點本,淹死…那就太冤了.

"弟兄們,在沖出去之前,我有幾句話想."孔傷心竭力的挺直了身軀,眼神在水線激流之下閃爍出凜然的光彩.

其他幾人都是站得筆直,靜靜地聽著.

"此次形勢險惡,就連孔某,也沒有脫身的把握!所以,這一戰…,可能是我們兄弟,後在一起並肩作戰!"孔傷心凶戾的眸,在這一刻閃現出莫名的溫,一個個從眾位屬下臉上看過去,聲音低沉.

"這一次,是我孔傷心連累了大家!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我擅自行動,導致這不可估量的嚴重後果!也連累的眾位兄弟,身陷絕境!"

"王座,何須如此?大家齊心合力,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都是江湖人,對于生死早已經看得開了,不過就是這麼回事而已."

"多謝眾位兄弟諒解,若有來生,我孔傷心,還希望與眾位兄弟一起,縱橫江湖,威凌天下;用盡全部力量,來讓這天下一統!"

孔傷心聲音沉重,這位傷心刀王,似乎預感到了生命的後歸宿,每一個字,都用盡了全部的感,似乎是從心肺里,深深地掏出來一般.

"二哥!我們不一定沒有機會!你何必這樣的悲觀?"陰無法只覺得自己的胸膛也要憋悶的炸開,圓瞪雙眼,怒道.

"聽我!"孔傷心微笑著,走到陰無法面前,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頭,道:"三弟,此番若是能回去大趙,不要輕複仇."

完,他轉過頭,向著六位屬下深深彎下腰去.

"王座!您這是做什麼?"唯一幸存的那位寶馬騎士噗通跪下,淚如雨下:"多我們兄弟死在一起就是!王座何必……,何必……"到這里,聲音哽咽,竟然不下去.

"不!你們三個,希望很大,你們沒有傷;完全可以沖的出去.

"孔傷心嚴肅地道:"我只拜托你們,若是可能……,請將我三弟救出去!"

陰無法大怒,叫道:"二哥,你若是不走,弟怎麼會走?當初我們結義,可是的甯可死在一起,絕不芶且偷生!難道你要兄弟我做一個無無意之人?事到臨頭,大家死在一起也就是了!"

"那是自然!若是真的要死,我們兄弟,也要死在一起!"孔傷心充滿感的看著陰無法,心中默默的道:三弟,當初你們救我一命,今日,哪怕二哥粉身碎骨,也要讓你安全離去!

他不再話,靜靜地看著自己僅剩下的幾個兄弟,良久,道:"記住!我的話!"

他這句話的時候,眼睛定定的看著那位寶馬騎士,鄭重地道:"老薩!兄弟多年相聚,這是我的後一道命令!也是我今生後的請求!"

那位寶馬騎士跪在地上,渾身顫抖,淚如雨下,連連點頭.

孔傷心眼神留戀的看了陰無法一眼,輕聲道:"弟兄們,我多想與你們…,再一起策馬江湖…."這句話的聲音,幾乎微不可聞.

完,他就轉過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再也沒有回頭.

"沖出去!"陰無法一聲怒吼,卻在後面不著痕跡的拉了那位寶馬騎士一下,低聲急促的道:"老薩,若是我不行了……,你千萬要將二王座拉出去!拜托了!"

完,不等老薩回答,挺直著身軀跟在孔傷心身後,一步步的邁了出去.

老薩頓時愣住,在這生死關頭,一向以冷酷無出名的兩位王座,各自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兄弟"這兩個字!

犧牲我可以,但我的兄弟要活著!

地上泥水四濺,孔傷心和陰無法兩個人同樣瘦削的身軀,走在黑暗的密室中,但寬寬的雙肩,卻似乎是將這整個大地,都為對方扛了起來!一股厲烈的氣息,就從這兩人身上,緩緩地散發了出來,慢慢的,便如山呼海嘯一般,在這狹窄的密室通道之中激蕩!

上方泥土紛落如雨,地面,水已經漫過了膝蓋.

孔傷心走到正中間,挺身站立,閉上眼睛,並不回頭,輕輕道:"諸位兄弟,保重!"

朻,閱讀章節請訪問:手機訪問: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水淹王座!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圍剿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