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圍剿王座!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圍剿王座!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圍剿王座!



孔傷心突然雙手往上伸出,在伸出的同時,那柄曾經讓中三天狂怒,讓下三天震動的無影刃突然出現在他的右手,刷的一聲,在頭頂上劃了一個大圈!

本來就已經紛落變得松軟的土璧突然整個的陷落!

轟隆一聲,隨著中間的塌陷,整個的塌了下來!而孔傷心瘦削的身影,就這麼化作一道流光,飛快的竄了上去!

第一個竄了上去!這個時候,誰若是第一個上去,無疑要承受敵人最猛烈的攻擊!乃是最凶險的!

但這位一生之中只知道利用別人的傷心王座,今生第一次心甘願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開路!

為自己垂危的兄弟!

轟!

地面整個的陷了下去,整個院落里全是水,因此,所有人都在遠遠地看著,另有士兵還在奮力的運水過來!

突然間塌陷,顯出一個巨大的空間,所有人都是怔了一下.文字

就在這時,一個瘦削的身影,一身黑衣,手持著一柄閃閃的刀,就這麼魔神一般從地底升了上來,站在齊腰深的水中,眼神凌厲,在漆黑的深夜之中,就如兩道戈,空而過的閃電,發出熠熠的光彩!

他的身上滿是泥濘,髒兮兮的,站在水中,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但整個人卻是發出一種凶悍的氣勢,就像一頭被圍困已經走投無路的雄獅,卻依然展現出那種王者的威猛!不屈的斗志!

洶湧的水流,就從他的腳下澎湃的倒灌進去,激起渾濁的浪花,使他看起來就像一個踩著波浪一步步走上來的水底凶魔!

又是幾聲怒吼,七個人出現在這個人的身旁,僅僅八人,面對四周萬馬干軍,臉上毫無懼色,竟然發出了一種一往無前的凜冽氣勢!

遠處,楚陽瞳孔猛然縮了一下.

出來了!

兩位王座,果煞都在這里!報果然沒錯!

成子昂怒吼一聲,正要帶人沖上去,卻被楚陽一揮手,攔住了.

"請問,對面是金馬騎士堂的那兩位王座?"楚陽淡淡的問道.

孔傷心的眸子第一時間遠遠地盯住了楚陽,看了許久,才終于淡淡的一笑,道:"你就是楚閻王吧?"

楚陽黑巾蒙面,道:"不錯.兩位王座大駕在前,在下又豈敢聲稱閻王二字?"

"當之無愧!"孔傷心的目光戈過數十丈空間,無悲無喜的落在楚陽臉上的蒙面巾上,卻讓楚陽感到自己的臉被鋼針狠狠地紮著:"本座在中三天也曾縱橫,四個大世家聯手,卻也未曾將本座真正逼進絕地!而你,卻做到了!佩服!"

"楚閻王,好心機!好手段!"孔傷心死死的看了楚陽一會,才終于長長歎了口氣,這幾聲贊歎,實在是包含了太過于複雜的緒在里面.

在見到這位真正的楚閻王之後,孔傷心終于明白,自己上了這家伙的惡當!看這家伙身上的氣息,絕對不會超過武師的修為ngehhh大好人)那麼,與自己和陰無法交戰前後出現的那三位玉座,就一定是楚閻王的陰謀詭計嫁禍而來!

正如第五輕柔所,乃是利用了別的中三天世家曆練之人!可恨自己竟然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直到身臨絕境,才終于醒悟.卻已經遲了.

"不敢當!"楚陽聲音凝重的道:"敢問閣下可是傷心刀王孔傷心?"

"我是誰,已經不重要!"孔傷心輕笑一聲,搖搖頭,眼神緩緩轉動,看著四周靜悄悄的大軍,嘴角露出一絲桀驁的笑意,道:"這等陣仗,當真是太也看得起我,……這四周,足有五萬人吧?"

"王座太瞧了自己."楚陽安然道:"就只在這里,為了留住諸位大駕,光是弓箭手,我就出動了一萬五干名!"

楚陽眼神犀利的看著孔傷心:"整個鐵云城所有的弓箭手,在這里的,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一!還有外圍在不斷趕來!"

孔傷心哈哈大笑,道:"一萬五千名弓箭手!足可主導一場戰爭的勝負了,本座雖死猶榮!"

楚陽淡淡地道:"現在,這方圓數里之中,已經變成一個鐵桶!王城方向,王城近衛軍全軍不動,全力防守!東西南北四城門,統統禁嚴;而且,距離這里也太遠了些."

他悲憫的看著孔傷心:"你們已經走投無路!"

"你是要勸我投降?"孔傷心呵呵一笑,眼神猛的一寒:"那你也太瞧了我,太瞧了金馬騎士堂!"

"非也."楚陽敬重的道:"一代王座,總要有其尊嚴所在,我雖然不是王座,但卻不願意折辱強者."

"你們自己了斷吧."楚陽靜靜的道:"讓本座也保持一份對王座的不屈敬意!"

孔傷心嘲諷的笑了起來:"自行了斷?楚閻王,怎麼,站著就可以做夢了?"他一聲長嘯,暴烈的道:"楚閻王,本座縱然今日無法避免要死在這里,你也要做好軍部大規模撫恤的准備!"

楚陽清冷的一笑.

雙方都在拖延時間.孔傷心拖延時間,是在爭取每一點時間恢複功力,多恢複一分一毫也是好的.但楚陽拖延時間卻是在等待外圍的包圍圈徹底形成!楚陽心中也隱隱有一絲希望:鐵補天的支援.

雖然現在已經希望不大,但只要那兩位影子侍衛來了,就不必有無謂的傷亡,乾淨利落的就能將這兩個已經重傷的王座擒下!

現在沒有動手,但楚陽知道,一旦動手,對方困獸猶斗之下,自己這邊普通士兵的傷亡將會大得驚人!王座瀕死的反擊,威力絕對是驚天動地!

孔傷心的沒錯,要想留下這兩個王座,所付出的代價,必然是極為沉重的!

時間一分分過去,終于外圍後續士兵逐漸到來,里三層外三層,包圍的猶如鐵桶一般.楚陽正要下令,突然外面潑刺刺奔來一匹駿馬,馬上的人,正是陳雨桐.

陳雨桐越過包圍圈,直達到楚陽面前,低聲急促的道:"禦座,太子去了皇宮!皇上的病有反複,太子進入皇宮之後,就沒有出來……,

"怎麼不早來?"楚陽大怒,幾乎就想一個巴掌拍過去!那豈不是…自己這段時間空給了敵人喘息的時間,自己想要的援兵卻沒戲了?

陳雨桐臉色一陣青白,他到了太子府之後,然後又馬不停蹄到了皇宮,等候鐵補天召見,但鐵補天卻一直沒有出現.

直到杜世前來,皇上現在很不好,太子和兩位王座正在為皇上保住元氣.陳雨桐一聽便知道兩位王座恐怕是來不了了,馬不停蹄的又跑回來,卻已經到了這時候……

"孔王座!得罪了!"楚陽大吼一聲:"殺!"

既然援兵不來,那麼,就要憑著現有的力量付出犧牲了!楚陽當機立斷,在第一時間下達了這個殘酷的命令.

這一聲大吼,掀起了大戰的開端!

一聲令下,箭雨刷刷遮蔽了天空;數千支利弄,同時化作第一波的攻擊!而第二波的利箭,也已經幾乎不分先後的射出.

"散開!"孔傷心大吼一聲,中心點的八個人,也在同一時間如炸彈開花,向著八個方向翻滾而出.

與此同時,孔傷心一個頓足,渾身金光一閃,院子里的水流突然屏幕一般湧起,向著四面八方,如同無數條怒龍,憤怒出擊!迎擊箭雨!

嘩的一聲,四周近處的所有火把,在同一時間被水流撲滅!遠處一片通明,但這個院子,卻變成了一片波光粼粼的黑暗!

無聲無息之中,那位鐵馬騎士在第一時間化作了一個刺猬,一聲不吭的倒了下去.兩位武宗沖到一半,身上同時中箭,(bengehhh大好人)血花濺出,慘叫一聲,又是數十支利箭無的射進身體,兩人同時大吼一聲:"王座,兄弟先去了!容我們為王座開路!"

話音未落,兩人用盡力量分別將自己的兵器扔了出去,然後就慘笑著緩緩撲倒在水中,濺起一片腥的水花!

一刀一劍,流星般穿越了空間,飛射進數十丈外的人群之中,一片慘呼響起!

"兄弟慢走一步!我們即刻就來!"老薩哈哈大笑一聲,與孔傷心等剩下的五個人卻已經流星般沖進了三十丈的距離!

兩位王座就像兩柄尖銳的箭頭,破空呼嘯前進!箭雨如瀑,迎面而來,孔傷心無影刀不斷地翻飛,偶爾一刀橫掠,將箭矢全部攔腰斬斷,另一手一抄,將箭頭抄在手中,下一刻已經化作點點寒星反射回去.

刀不停,手不停!

噗噗的紮進人體皮肉的聲音不絕的響起;四周的軍士,已經有不少人死在這種反擊之下.孔傷心在急速的飛掠中,一頭長發向後飄揚,臉色卻平靜如水,在遠處的燈火映照之下,明明暗暗,但一雙眼睛,卻發出餓狼一般的幽幽光彩!

他現在的狀態,完全就是巔峰,似乎完全沒有受傷!

密密麻麻的箭矢,竟然根本射不到他的身上,偶爾有一支突破刀網,也被他的護體元氣震落在地!

他就像一股狂飆直射的颶風,像一個正在熊熊燃燒的火炬,完全不顧惜自己的身體,將自己身體之中最後一點熱量也全部化作了能夠灼傷人的烈焰,熊熊升騰!

已經沖進二十丈之內!

"預備!發!"一聲淒厲的長嘯,負責投槍的將領仰天厲吼,發出命令!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窮水盡,不惜一戰!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窮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