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的劫與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的劫與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的劫與殺!



這是金馬騎士堂建立以來,十幾年了最重大的損失!王座死在外面,更加是破天荒的頭一遭!程云鶴可以想象,金馬騎士堂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將會如何的瘋狂……

想到自己的處境,程云鶴有一種無力問蒼天的感覺.自己來到鐵云城,肩負重任,但來到這里,居然啥事也沒干,立即就陷入了這種尷尬境地!

從來到這里的第一天,就被孔傷心的擅自行動帶進了泥潭,到現在泥足深陷,拔不出來.

他沉默的皺著眉頭踱著步子,喃喃的道:"難道真的要……鋌而走險?"

…………

到了下午,杜世姍姍來遲,現在鐵云城兵荒馬亂,杜世前來,自然隨行護衛是都要跟著的.

烈火刀宗高未成和四位騎士到了補天閣禦座門前,就被擋了駕.被客客氣氣的引領到大廳喝茶.

對此,高未成憤憤不平,道:"我們與你們楚禦座也算是素識,怎地現在借助我們來到鐵云攀上高位之後,就開始反臉無啦?真是人行徑!"

高未成這句話,激起了一側的補天閣眾位成員一致的怒目而視,尤其是幾個肩膀上纏著繃帶的,更是眼中噴火,恨不得上前一刀將這個滿嘴噴糞的瘦削老頭砍成肉醬.

"閣下,不管你是什麼人;在這里若是再一句禦座的壞話,我不敢保證你能夠活著走出去."陳雨桐沉著臉,陰沉沉的道.

高未成哼了一聲,滿臉不屑,卻是不再話了.

此刻房中,楚陽與杜世相對而坐.

"杜先生,我想要知道,你有什麼把柄落在第五輕柔手里?"良久,看著杜世為自己固定好了斷骨,楚陽慢慢地問道.

"把柄……"杜世手一顫.

"不錯,我很奇怪,以杜先生的品行,怎麼會受第五輕柔的脅迫……"楚陽淡淡道:"尤其是昨夜,國主發病如此湊巧,這就更讓我心中不是滋味了……"

"唉……"杜世仰天一聲長歎,沉默了良久,終于道:"我的父母,妻子,一個兒子,都在金馬騎士堂……我父母,都已經年近八旬……最可恨的是,我的兒子,今年二十三歲,竟然被洗腦,加入了金馬騎士堂,身為銀馬騎士!而我的兒媳……居然也是金馬騎士堂的銀馬騎士……"

"我一動,我的家人,便是滅頂之災……"杜世唏噓一聲,充滿了無奈,苦笑道:"我又能如何?人活一世,有誰是真正為了蒼生天下?那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父母親人在活著……別人或者可以不在乎,但我杜世……卻不能."

楚陽默然,也是歎了口氣.

杜世的這里,絕對是一個死結!若是單純親人被挾持,這件事還好解決,出動幾個高手,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們接出來,這事兒雖然難,卻也並不是做不到.

但問題就是兒子和兒媳對金馬騎士堂忠心耿耿……這才成了頑固的根源.就算是接出來,也不過是接出來了兩個奸細……

"若先生不是背叛,而是失蹤……則會如何?"楚陽試探著問道.

"若是如此,或者他們可保無恙吧……"杜世苦笑一聲:"但如何失蹤,卻是值得思量……想要騙過第五輕柔,哪有這麼容易?"

"也不是沒有辦法."楚陽輕輕用手指敲著床沿,淡淡的道:"烈火刀宗高未成,在金馬騎士堂是什麼角色?"

楚陽這句話的很篤定!

杜世苦笑起來,道:"果然還是瞞不過你!高未成乃是黑馬騎士;不過此人性喜獨往獨來,而且武功雖然不算出色,但其控火力卻是讓人不敢看.而且,高未成好像是來自一個神秘的地方,身後有龐大的力量……我也只知道這一點."

"未必!神秘的地方?……"楚陽冷笑一聲,道:"高未成縱然是真的從那里出來的,其身份也不過是卑賤之人,那里出來的人,哪里會有這麼弱?而且那里一旦出來,就是很多人互相呼應,又豈能只有他自己?"

"你知道那個地方?"杜世問道.

"嗯."楚陽沉思著,點點頭.問道:"金馬騎士堂的行動,是由高未成再通知你吧?另外四名衛士……"

"沒把握."杜世苦笑著,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不過,這件事還需慎重.萬一……高未成背後的力量,不是你現在能對付得了的."

"若是凡事都謹慎微,那麼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做!"楚陽輕輕地道:"既然是做了,那麼就算因為此事天塌了下來,也要頂回去!"

"沒什麼大不了的!"楚陽如此道.

杜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杜世回去了;路上,他坐在馬車里,愁眉不展.想起楚陽的話,他更是有些憂心忡忡.

不為自己擔心,卻是為楚陽擔心.若是成,則萬事無憂,但問題是他的計劃……能不能成?會不會……牽連到他自己?

尤其楚陽的一句話,讓杜世有些毛骨悚然.

"杜先生,國主的病,杜先生若是撒手不管……還能撐得住幾天?"

"這個……沒把握,若是放任,恐怕也就只有十來天的時間."

"十天麼?"當時楚陽若有所思的道:"……應該足夠了吧?"

楚陽到底想要怎麼做?

"杜先生,這個楚陽也太拿著他自己當個人物了,簡直不可容忍!"高未成趕著馬車,憤憤不平地道:"當初,他如此落魄,卻來找杜先生,名義報恩,但實際上卻是借著杜先生的名望,到鐵云來尋找晉身之機."

"虧他當時還正氣凜然的絕不會入官場,哼!現在想起來,簡直令人作嘔!"高未成口沫四濺.

"不要了."杜世微微閉著眼睛,淡淡的道.

"哼,這個混蛋,遲早會……"遲早會什麼,高未成並沒有出來,趕著馬車不再話.

皇城已經近在咫尺!

通天的大路,寬敞平整,四周全是巡邏的士兵;按,這里乃是最為安全的地方……

"杜先生,請移尊駕,跟我去看個病,多謝了."一個飄渺的聲音淡淡地道.聲音清雅,甚是彬彬有禮.

"誰?"高未成伸著脖子問道.這幾天里,只要偶爾出來,攔住杜世看病的人太多,久而久之,高未成早已習慣.

"是我."那飄渺的聲音淡淡地道:"杜先生還未話,你一個馬夫叫喚什麼?"

高未成大怒,道:"請人看病,須得客客氣氣,你這是什麼態度?"著從馬車上站了起來,游目四顧,一臉怒色.

那聲音道:"客客氣氣?我還沒學會.但對于不聽話的人來……殺人我倒是早學會了!"

話音未落,一道烏黑的刀光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化作了閃電雷霆,疾劈高未成!刀光閃現之後,一道淡淡的黑影才突然出現!

而又有一道黑影,長劍光華閃亮,竟然從馬車底下鑽了出來,刷的一聲,四位侍衛咽喉中劍,同時往四個方向摔了出去,隨即這個人已經進入馬車車廂,隱隱聽得這個人道:"杜先生,救病如救火,跟我走一趟吧!"

然後轟的一聲,馬車車頂被沖破一個大洞,一個黑衣蒙面人單手拎著杜世從這破洞之中飛射出來,一閃上了馬車車頂,然後兩腳一蹬,大鳥一般飛了出去,在路邊的房頂一個借力,嗖的一聲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這時,高未成已經被那一柄黑夜似地刀逼得喘不過氣來,若不是瘋狂的灑出烈火,恐怕這時腦袋早已經落到了地上……

此刻,見到杜世竟然被擄走,高未成大驚失色,飛身就要沖上去攔截,但與他動手的黑衣人刀法靈活之極,身子始終沒有落地,卻是已經逼得高未成狼狽之極,竟然根本抽不出手來,眼睜睜的看著杜世被人抓走了.

"快來人啊……杜先生被抓走了!"高未成急之下,顧不得什麼面子不面子.扯著嗓子大叫起來!

"這就是刀宗?"那黑衣人冷冷的嗤笑一聲:"真是丟了刀宗的臉!"很顯然,這位黑衣人也是一位刀宗.

高未成的叫喊聲遠遠地傳了出去,頓時四周的軍隊開始往這邊聚集.

"本想跟你好好玩玩的,沒想到你連臉也不要了,那干脆連命也別要了吧!"那黑衣人突然一聲大喝,長刀猛地往回一收,刹那間,似乎整個空間的空氣隨著他這一收刀全部被抽空,變成了真空地帶!

然後黑如深夜的刀光唰的一聲當頭直劈!

這一刀沒有任何花俏,但卻是氣勢凜然,讓人覺得,哪怕面前乃是一座山,這一刀也能劈開!而且,這一刀全不留手,似乎不管面前有什麼,劈開了之後也不會停止,能一直往下劈,將這大地也劈作兩段!

高未成只覺得對方的刀勢狠狠鎖定自己,一時間連出刀也難;不由亡魂皆冒,百忙中突然一聲大吼,手上刀身和臉上五官七竅突然盡數的噴出了熊熊烈火!

這一刻,高未成突然變成了一個火人!

四更!…………送到了!月票在哪里?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逼迫鐵補天!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楚禦座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