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八章 楚禦座在咆哮!  
   
第一百九十八章 楚禦座在咆哮!

第一百九十八章 楚禦座在咆哮!



"原來這就是烈火刀宗!"黑衣人一聲冷哼,長刀氣勢四變,刷的劈落,那迎面而來的烈火,竟然被這一刀生生劈開!然後他這一刀就刷的一聲劈在了地上!

借著刀尖的反彈,黑衣人一個倒翻跟頭翻上高空!

這個時候,才有第一批羽箭瀑布般射來.

黑衣人一聲不吭,長刀在空中一少,刷的一聲身體轉了一個方向,避開了漫天羽箭落在牆頭,頭也不回,一閃就不見了!

高未成依然保持出刀的姿勢,兩眼狠狠地看著前方,五官七竅之中,猶自不斷的噴出烈火……

然後烈火突然毫無征兆的消失,高未成的眼神慢慢的變得渙散,對于趕過來的人問他的話充耳不聞一般,根本沒有反應.

隨即,從他的額頭上慢慢的現出一道細細的血線,血線慢慢的擴散,然後刷的一聲噴了出來,高未成站立的身體突然緩緩的分成兩半,就像是一個從中砍開的西瓜一般,撲通倒在地上.

整個身體,保持著完舍的平衡,以一種黃金分割點的絕對平均,從頭頂到胯下,分成兩半,兩片身體,在齊的擺成一個'一,字!

五髒六腑淌了一地.

四周一陣驚呼聲,不少的軍士嚇得手中刀劍脫手落地,然後一個個轉過頭去,哇哇嘔吐",…

杜世的侍衛完全死光,烈火刀宗高未成戰死,一代神醫杜世失蹤了!

而且,最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這件事的發生,就在鐵云城皇宮前面!甚至,不足一百丈的距離之內!

這樣的事,簡直是在已經沸騰的鐵云城之中,又澆了一勺油!

徹底的引爆了!

鐵補天失去了一向的鎮定,勃然大怒,下令全城搜查!

楚閻王失去了一向的陰沉,勃然大怒,下令:就算將鐵云城的老鼠洞都翻過來,也要找出杜神醫!

鐵云城所有官員勃然大怒,自發的組織了家丁侍衛參與搜查!

還在前線的鐵龍城勃然大怒,下令軍部,全力搜查!

一時間,鐵云城直接就是天崩地裂一般的震動起來"

在剛剛出了圍剿王座大規模傷亡的現在,鐵云城等于是雪上加霜,紛亂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

這其中,最瘋狂的,乃是楚閻王,楚禦座!

在補天閣動員之中,楚閻王面罩之後的眼睛變得血,他狠狠的瞪視著下面的兩百多屬下,一字字咬牙切齒的道:"杜世杜先生,乃是一代神醫,更對本座有大恩!"

"這一次,我不管是誰抓走了杜先生,總而之,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我要讓這些膽大包天的賊人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有些人,是不能惹得!"

"現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城中的金馬騎士堂余孽!這些混蛋,想必是狗急跳牆,做出這等天怒人怨的事請!"

"現在,我下令!"

"成子昂!"楚禦座一聲暴吼震動了整個補天閣的屋粱都在簌簌往下落塵土.

"屬下在!"重傷還未痊愈的成堂主跨前一步.

"我命令!"楚閻王瘋狂的目光閃爍著竭斯底里的暴怒和不可掩飾的殺機,讓所有看到的人都是激靈靈的打了幾個冷顫:"烈血堂停止新凶,所有人等,盡數出動!若是找不到杜先生,…成子昂!你自己掂量這後果!"

"是!"成子昂瘦削的臉上滴答滴答的冒出來黃豆般大的汗水.

"陳雨桐!"楚禦座又是一聲暴吼,整個大殿也顫了三顫.

"屬下在!"陳雨桐戰戰兢兢的出來.

"我命令!天機堂停止新訓,所有人員全部出動!所有報網,全部出動!所有關系,全部利用!所有""那啥,全部都那啥!那啥!再那啥!"…"楚閻王激動地拍著桌子:"你明白了嗎?"

"我""陳雨桐暈了,大堂主實在很想問一句:禦座,那那啥那啥到底是……那啥啊?

但陳堂主實在是沒有這個膽子,兩腳一並,身軀挺得筆直,氣勢騰騰的道:"禦座!屬下完舍明白了!"

"好!若是做不到,你自己掂量掂量後果!"楚禦座右手一指:"立即行動!"

"是!"陳雨桐臉色堅定,步履堅定的走出門去,心道等會禦座火氣下去了,我還得進去一次,問問,到底那啥"是那啥,…

要不然,我可是了明白了……玩一完不成,那老子可就真的是……那啥了……

"傳我命令!"大殿內又傳出楚閻王雷霆一般的暴吼:"京城禁衛處,京城守備處,京城守衛處,京城治安衙門,京城都管衙門,京城刑部所有人員,京城"…全部都給老子出動!哪怕是這些混蛋變成了臭蟲,也給老子挖出來,碎尸萬段!"

這殺氣…,這氣勢……這….

陳雨桐抹著臉上的汗,快步往外走:我還是先躲躲呃…

鐵補天正趕往補天閣.

這件事,鐵補天直覺跟楚閻王有關系.但卻又不出是什麼感覺……

剛到補天閣門外,正好看到一伙人心驚膽顫的抹著汗水,從里面魚貫地走出來,人人都是臉色蒼白冒著虛汗.

"怎麼了?"太子爺問道.

話音未落,就聽見里面嘩啦一聲響,忽的一聲,一張破爛的桌子飛了出來,摔在院子里,四分五裂!

隨即,就聽見一個暴怒的聲音吼道:"混賬!混蛋!簡直是天大的笑話!皇城之前,神醫被劫!一個個的都是干什麼吃的?國家俸祿養著你們一個個四白大胖,麻痹的就光拿錢不干事的?!這鐵云,必須要好好清理!必須要嚴肅整頓!"

所有人整齊的嚇了一跳!

還要清理整頓?你都快殺光了都……

"這補天閣!必須要清理整頓!蛀蟲,一個個的不要!捏死!"楚禦座暴怒的聲音不絕的從里面傳出來,伴隨著嘩啦啦的砸東西的聲音.

所有人顫抖一下,豐先恐後的奔了出去……

整頓官場,不算嚴重的也就關進牢里,但整頓補天閣……,卻是死路一條!趕緊干活去吧….

"什麼東西!草!"楚閻王依然在大罵.

鐵補天沉著臉聽了一會,終于走了進去.

"禦座大人;暫息雷霆之怒!"

"放屁!出了這等事我怎麼息怒?!丟死人了你知不知道…額,太子殿下?"楚禦座暴怒的吼了一半,才發現自己吼得對象居然是當朝太子,一時間不由尷尬的語塞.

鐵補天靜靜地站著,看著楚陽,良久,緩緩道:"禦座,你對杜神醫失蹤這件事怎麼看?"

"我很震怒!"楚陽道:"在鐵云城最重要的地方,發生這樣的事,簡直是聳人異聞!"楚陽口氣沉重.

"嗯,杜先生若是找不回來,恐怕我父皇的病"也沒有了希望."鐵補天的聲音在極力的控制著激動,但其中的悲痛無力卻是明明白白.

楚陽歎息一聲,低下頭,隨即抬起,雙眼正正的看著鐵補天:"杜先生失蹤,我很震怒.但若是到皇上的病,請太子諒解,我卻有不同的看法."

鐵補天沉默著,也是一瞬不瞬的看著楚陽的眼睛,道:"哦?"

"這幾日,杜先牛來到這里,我也曾與他談起過皇上的病."楚陽歎息道:"杜先生曾經過,像皇上現在的病,實在是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每喘一口氣,都要受莫大的折磨!而杜先生為皇上的治療,根本已經不是在治療,而是在盡其可能的刺激皇上的痛感,讓這份痛感,來維持他的一口氣不斷,神志清醒……"

楚陽淡淡地道:"杜先生曾經起,皇上在神志清醒的時候,曾經無數次的哀求杜先生不要再為他治療;而是讓他趕快死去!到了這種地步,再活下去,不啻是世間最大的折磨!這種時候,若是為了孝心,而強行挽留他的生命,已經不是在行孝,而是在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莫要了!"鐵補天突然緊緊的閉上了眼睛,尖銳的大吼一聲.

他的胸膛在急劇起伏著,良久,兩地清澈的眼淚,從他的眼中流了出來,滑過臉頰,滴落地上,他並沒有擦拭.

"你的這些,我何嘗不知?每次看到父皇在痛苦的掙紮,我心里,又何嘗好受?"鐵補天喃喃地道:"我難道不知道父皇現在生不如死?我難道不知道他渴望著立即結束自己的性命?"

"父皇本為蓋世英雄!但現在,他卻連親手了結自己生命的力量也沒有!這對一位英雄來,又是何等可悲?"鐵補天狠狠地擦了擦淚水,突然嘶聲低沉道:"但你們有沒有想過,我?!"

"我怎麼辦?我雖然身為太子,卻是舉目無親!我先為人之….子,後為一國太子!父皇還有一口氣,那我就有父親!我就不是孤兒!"鐵補天哽咽道:"我何嘗不知道,父皇每活一天,就多一天的折磨?但我始終在幻想著,盼望著"只要撐下去,總有機會的!或者……奇跡總有一天會出現……或者,杜神醫想到了辦法…或者,突然有人發現了什麼天才地寶,能夠讓父皇一夜間康複…."




上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的劫與殺!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皇帝召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