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零三章 蠻橫的羅二少爺!  
   
第二百零三章 蠻橫的羅二少爺!

第二百零三章 蠻橫的羅二少爺!



包括車隊和楚陽等人,都是一起愕然!

你從人家屁股後面趕過去,居然接著就開始此路是你開了?你啥時候開的?

馬蹄聲響起的時候,程云鶴就感覺有些不妙,果然,一個兩個眼圈黑黑的家伙嗖的一聲竄了過去.程云鶴松了口氣,心道不定是過路的.

哪想到這家伙越過之後居然接著停下,然後一張嘴就是攔路打劫!

程云鶴險些厥過去.

強盜大家都見過,不稀奇.可這麼從後面趕上來再攔路搶劫的,貌似還是第一次見.至于以一個人的力量就攔截這麼大的車隊的強盜,貌似也很少見.

更離譜的是,原本是應該被搶劫的一臉悲憤和委屈才是正理;但眼前這位搶劫者居然搶先擺出了一副無限委屈加上苦大仇深的樣子,目中如遇噴火,如同剛被輪爆了一般的哀怨……

這種無限囂張無限不講理卻又無限委屈的強盜,還真是沒治了"

"這子不是有病吧?"車隊里一個中年馬夫張口結舌的看著羅克敵,居然是一臉興奮.程云鶴等人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氣從鐵云城出來的,人人都是沒處發泄,淒淒惶惶的走在這雪道上,更加的有些不願.

現在居然出來了一個出氣的.一時間大家都是有些喜出望外!

這位扮成馬夫的武宗高手迎著寒風吃著暴雪,心糟糕透頂,此刻卻是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羅克敵破口大罵:"你祖宗八代都有病!"

"混賬!"中年馬夫霎時間一張臉氣得通紫,氣沖牛斗,一個閃身就跳了下來,獰笑道:"子,不管你是誰,敢擋住大爺的路,就准備投胎去吧!"

話音未落,對面的羅克敵的態度比他的態度還要沖動,他只是跳下了馬,但對方居然直接跳下馬又沖了過來.

"王八蛋!混蛋!你個豬鑼養的雜種!竟然敢罵我!"羅二少爺怒氣沖沖的汙穢語層出不窮,一邊滔滔不絕的大罵,一邊就挽起子動了手:"少爺搶劫你們是看得起你們!怎麼地,他媽的一個個的還不服氣咋地?奶奶滴,少爺我拿著你們當人你們自己非得往驢棚里鑽!給你臉了是吧?混賬東西!"

一邊打一邊罵,那位武宗根本還沒來得及出手,對方的攻擊居然先一步的臨身,一時間左邊擋了右邊擋,右邊擋了左邊擋,居然直接沒有還手的機會.

刹那間被對方的動作繞的頭暈目眩,連喝罵的時間也沒了.

羅克敵一輪強攻之後,突然停了手,抱著手臂站在他面前看著.而這家伙居然猶自在左邊擋了右邊擋,右邊擋了左邊擋,不斷地抬手揮臂……還未從下意識的反應之中回過神來.

揮舞了一會,才終于意識到敵人已經不再進攻,大汗淋漓的停了手,才發現那個一臉委屈的家伙就在自己身前不遠.

"你有羊癲瘋?"羅克敵好奇的問道,完不等他回答,一拳直直的沖出,狠狠砸在鼻梁上,接著抖手兩個又響又熱的大巴掌.

這家伙被一拳打的腦袋往後一揚,然後頭顱被一巴掌拍得狠狠往左偏,隨即又被一巴掌扇了回來,嚴重往右偏,好不容易擺正頭,鼻孔中兩道鮮血噴泉這時才噗的一聲沖了出來.

大吼一聲,卻咔咔咔吐出了十幾顆折斷的牙齒.

鮮血刷刷地落在銀白的雪面上,鮮鮮的,甚是耀眼.

這一手,讓隊伍之中正要蠢蠢欲動的幾位武尊高手都是乖些瞳孔收縮.

羅克敵的動作干脆利落,而且出手度嚴謹,隱隱有大家之風,卻又帶著一股子不出的詭異!

這個獨身一人的少年,絕對是一個可怕的人物.

就在這時,羅克敵突然又出了狀況.

他驀然的"嗷嗚"一聲,興奮地又叫又跳,口中一疊連聲地道:"他媽的!他媽的!原來如此!他媽的!他媽的的的的的!……"

原來羅二少這一次出手,突然發現自己的出手,同樣的招數要比半月之前要流暢了太多!而且,毫不費力.

整具里跟顧獨行等人在一起受虐,羅克敵從來都是處于弱勢,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進步是如何的巨大!

此刻對外人出手,才終于領略到了這股子驚喜!這股子行云流水一般的快意……,羅二少爺刹那之間就高潮了,興奮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剛剛掠出隊伍的幾位武尊,刹那間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渾然不能明白眼前這家伙剛才還是愁眉苦臉一臉的苦大仇深,活像是被人當做驢鞭摔了八百遍的樣子,這一刻居然接著就龍精虎猛,龍騰虎躍起來……

一臉的興奮而且是超級的興奮……

難道這貨是個瘋子?

一時間眾人都有些郁悶:在鐵云城別子一般的被圍剿被追殺被搜捕,好不容易喪家之犬一般逃了出來,卻又在半路上遇到這麼一個神經不正常的瘋子!

馬車厚厚的棉布簾子一下子掀起來,程云鶴面帶微笑,邁出車門,深深地一禮,道:"這位壯士,在下等人只是行腳的商人,常年奔波,也為求一口飯吃;不過,既然途經寶地,壯士出面,在下當然要孝敬一二."

完,轉頭道:"來人啊,去取白銀五百兩,給這位壯士壯行."

完轉向羅克敵,道:"些許心意,不成敬意;還請壯士收下;不管如何,相逢總是緣分,大家就此分手,交個朋友如何?"

程云鶴的意思自然是不願意節外生枝;哪怕是一個股的山賊,在這等敏感的地方,他也是甯可破財,也要保證安全.

他這番話,若是對一般的山賊劫匪來,無疑是大大的面子.

不用動手,就能賺五百兩白花花的銀子,何樂而不為?

這可是普通人家數年也得不到的收八!

但程云鶴很不幸,他遇到的是羅克敵羅二少爺!

嗯,若是平常,羅二少爺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人家都腆著臉賠笑了,殺人不過頭點地,怎麼這也就揮揮手放行了.

但現在羅二少爺卻是從極度郁悶到超極度驚喜,神經亢奮已經到一定地步.這個時候,他正是迫切的需要找幾個對手來驗證一下自己的進步!

而最讓他驚喜的是,這個隊伍里居然還有幾位高手!而且還是武尊!

羅少爺的靈魂之火頓時熊熊燃燒,好戰之心頓時獵獵生騰,一時間只覺得嘴唇發干,身體發抖,臉龐發,拳頭發癢"

不打一架,如何對得起自己的進步?

現在的羅二少,已經將楚老大的目的扔到了九阜云外,滿心里都是找到對手的亢奮和打家劫舍的快感!

"交個朋友?嗷嗚…,,羅克敵羅二少爺仰天長笑,仰天長嘯,壯懷激烈的道:"哇哈哈哈嗷嗚……五百兩銀子就想交我這個朋友?"突然間臉色一下子拉下來,變得比這凜冽的寒風大雪天氣還要寒冷,大怒道:"本少爺的朋友就值五百兩銀子?嗷嗚……"

到這里就不能不解釋一下了,因為上次顧獨行在找到他的時候,紀墨去做一件什麼事,離著很遠,但事辦完之後,顧獨行仰天一聲'嗷……嗚……,

頓時震動山林!羅克敵看得清清楚楚的是:山林里面一大家子成群結對的花豹,居然被顧獨行這一嗓子嚇得屁滾尿流,夾著尾巴攜家帶口的逃走了……

而這一聲之後,紀墨居然遠遠地就聽見了,接著就趕了過來.

羅二少爺覺得顧獨行這一聲"嗷…嗚…"實在是太威風了,太煞氣了!簡直就是裝逼作秀的首選!

所以從那以後羅干少爺就染上了這個毛病;尤其是需要開聲吐氣大吼一聲的時候,他以前都是喊"呔!."但是現在覺得"呔"實在是太沒品味了,一律都換成了"嗷嗚……"

而這個原因,也成了他在天兵閣飽受打擊的源泉誰願意有事沒事的就聽狼嚎的?高興的時候你嚎,憤怒的時候你也嚎;這也就罷了,可啥事也沒有的時候,居然也嚎……,是可忍孰不可忍!

自然,羅二少是不知道這件事的,他將所有的原因都歸總為自己長得求帥了,他們都嫉妒…

"嗷嗚……,五百兩銀子,本少爺怎麼丟得起這個人?混賬!"羅二少白牙森森,眼神猙獰,嘴角流涎:"嗷嗚"還不快些將你們最值錢的東西交出來?難道還等著本少爺動手不成?嗷嗚……"

程云鶴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幾個武尊的眼中,同時露出了震怒的神色!這個家伙,簡直是不知好歹!

"敬酒不吃吃罰酒!"程云鶴一張熱臉貼在了人家冷屁股上,不由的也是一陣惱怒.

"混蛋!你也配讓本少爺吃罰酒?"羅二少一聲長嘯:"嗷嗚……太好笑了!來來來,讓本少爺教教你們,什麼才是罰酒!"

眾位武尊終于忍耐不住,一個人疾風一般的撞開雪花撲了上去,大怒喝道:"老子現在就讓你嘗嘗,什麼才叫做罰酒!"

拳打腳踢,疾風驟雨一般向著羅克敵進攻了過去.

羅二少爺興奮地一聲長嚎:"嗷嗚"來滴嚎!"拉開架勢旋風似地沖了上去,刹那間兩人拳來腳往打成一團.

又是一陣馬蹄聲響,楚老大帶著顧老二,以及紀二少爺,董二少爺這兩位二少爺,還有未來的獨腳大盜茵不通茵大人,同時出現.

(上一章章節名寫錯了,應該是二百零二,打成了一百九十二……額,改不過來了.慚愧呀,可見這段時間為了碼字,我真是蟬精竭慮了,導致了出現了這麼明顯的錯誤……咳咳,求月票!)




上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攔路搶劫!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