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零五章 致命要挾!  
   
第二百零五章 致命要挾!

第二百零五章 致命要挾!



羅克敵心中氣苦,這才拿出了自己的鞭子,哪想到這把鞭子一出來,卻招來如此評論.

一時間羅二少爺氣的幾乎連鞭子也不會用了……

"噗!"

那位武尊一拳打在羅克敵胸膛,羅克敵大吼一聲,退後一步,接著又是"砰砰"幾聲,上接連中腳,頓時被踢倒在地,滾起了雪球.

"嗷嗚"你們這幫混賬!"羅二少爺快要氣死了,一邊在地上翻滾一邊大叫:"還不快來幫我的忙!""住手!"紀墨飛身而出,攔住了那位武尊,大怒道:"你太過分了!"

過分了?

那位武尊高手很是有些納悶,他本想將這子直接廢掉,但人家那邊還有五位高手虎視眈眈,自己這些人本就是身份敏感,不敢太過分,對付羅克敵已經是手下留了.沒想到居然鑽出來這麼一個家伙自己過分了?

"你打他我不反對!你就算殺了他也是他學藝不精,沒有人會什麼!,紀墨怒氣沖沖,戟指喝道:"可你為何要踢他的?"

"?"那位武尊高手茫然的看了看羅克敵的臀部,一頭霧水的問道:"咋了?"

"咋了?你咋了?!"紀墨憤怒地,悲憤欲絕的叫道:"我們兄弟們實在沒銀子吃飯的時候就靠著他去賣了!你你你,你竟然踢他"你這簡直是絕人生路,實在是欺人太甚!"

"紀墨"老子跟你拼了!"羅克敵悲憤的尖叫一聲不要命的向著紀墨撲上和…

"哈哈哈."董無傷笑的從馬背上摔了下來,癱軟在地上,頓足捶胸的大笑起來.

楚陽猛的嗆了一口,頓時有不少雪花被他從鼻子里吸了進去.

那位武尊高手臉色有些痙攣,嘴角抽柚著,露出一個怪異的表,深深點頭,道:"原來如此……"

"所以!我要跟你決斗!"紀墨悲憤的抽出了長外:"羅克敵的在鐵云城很多人都喜歡…,你居然如此侮辱……而且還不給銀子……"

羅克敵崩潰的撲了上來,一把揪住紀墨臉色猙獰,呲牙咧嘴:"紀墨你這個王八和…老子要活活的撕了你……"

"大敵當前!你居然還敢與我內斗?你你…,你真是不可救藥!"紀墨正氣凜然地看著他,大喝一聲:"給我滾到一邊去!"

完,紀墨一腳踢在羅克敵的上,對這個自己'極力保護,別人碰一下也要拼命,的給予了高度的蹂躪之後,挺劍沖了上去.

羅克敵元寶一般被踢飛的同時,紀墨已經狂呼亂叫著與那位武尊高手打成一團,一邊打一邊狠狠的追問:"你為何要打他的?】,

打一會又問:"你為何要破壞他的?"

紀墨的身手要比羅克敵靈活的多,那位武尊高手郁悶之極,一邊手忙腳亂的招架一邊招架,一邊聽著對方喋喋不休的追問,終于忍無可忍的暴吼一聲:"我哪里知道他那這麼值錢…."

這句話一出,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羅克敵啪嗒一聲又摔倒在地上,兩手死命地錘著雪地錐心泣血的大叫道:"紀墨"我要殺了你!我要我要與你不共戴天…".

菌不通和董無傷笑的渾身都軟了……

站得稍遠一些的顧獨行和楚陽也是渾身顫動,笑的****….

程云鶴看著面前這一檔子事嘴角不住的抽搐,想笑實在又笑不出來,這…這幕鬧劇要鬧到啥時候?

弄這幾個人,也似乎並沒有惡意的樣子啊…

這井只聽蹄聲得得,兩騎白馬緩緩走近,前面的白馬上一個少年平靜地問道:"這個馬隊,誰是主事者?"

"這位兄弟有何見教?"程云鶴疑惑的打量著楚陽,急忙堆起一臉笑容.

"嗯,大雪天氣,趕路當真是辛苦,您是不是?"楚陽和藹可親的笑道.

"是啊,不過為了生計,也不得不如此;生存本就艱難,想要在生存之中活得好一些,就更是難上加難啊."程云鶴長歎一聲,滄桑的道.

"是啊…難啊…"楚陽深有同感的點點頭,道:"尤其是這些東西,又這麼重!從此前往大趙,萬里迢迢,其中的辛苦,又是難以啊."

"兄弟的不錯."程云鶴唏噓道:"養家糊口,百般艱難……"

"既然如此,在下願意幫助先生一個大忙."楚陽微笑道:"先生,帶著這麼多的金銀財寶上路,著實太沉重.在下雖然也很害怕辛苦,但一向慈悲為懷,助人為樂;也只好幫助先生解決一大難題…."他沉吟道:"先生將金銀等物盡數交出來,只帶著貨物上路,想必是能夠輕松不少的."

程云鶴怔住.

這個少年溫文儒雅的了這麼一堆,居然來了一個更狠的,居然想要全部打包…

把金銀全交給你……,我們只帶著這貨物上路?這貨物有屁用?恐怕到不了大趙,就都爛了……

程云鶴強笑一聲,道:"閣下,這…太過了吧?"

"過了麼?"楚陽淡淡的笑了笑,道:"咱們只是討生活的,而且也只是玩玩,不當真的.只是想要找個樂子而已;不過,若是我們不高興了,諸位的消息,我們也可以通知一下楚閻王,讓他來問問諸位,相信比我們現在談話將要愉快得多!"

楚陽淡淡地道:"而楚閻王耍的價錢,恐怕諸位更加不願意付出!你,我的對不對?"

程云鶴心中重重的一震,目光一閃,疑惑地問道:"閣下這句話,在下很不懂!"

"真的麼?"楚陽臉色漸漸冷了下來,道:"老二,你馬上快馬回去,去補天閣稟報一下,就是發現了金馬騎士堂的人的行蹤……"

"好!"顧獨行一撥馬頭,兩腿一夾:"駕!"

一個武尊飛身而出,喝道:"留下!"

顧獨行冷冷一笑,突然從馬背上飛身射出,長劍與對方的劍啪的一聲接觸,身子飛鷹一般掠了出去,這一掠七丈,身輕巧靈活,速度快極!

那位武尊高手胸口如被雷擊,臉色一陣蒼白.

程云鶴一方的人同時色變!

只是看這身,他們就知道,就算是自己的人全部一起動手,也留不下這個人!

"且慢!"程云鶴心頭一陣苦笑,怪不得對方如此的有恃無恐,原來是識破了自己這些人的身份前來要挾!

不得不,這是一個巨大的把柄!而且,對方算准了,自己不能不接受池的要挾!因為這六個人個個都是高手,自己絕對沒有把握將他們全部留下殺死!

一旦沖突起來,自己這些人,將一個也回不去大趙!只要對方握有這樣的把柄,那麼,對方對自己就是予取予求!

更何況,這邊的消息,第五輕柔還不知道.自己身負重任,必須要將消息帶回大趙!

"你想要什麼?"程云鶴問道.既然話已經開,也不再遮遮掩掩.

楚陽得意的笑了笑,道:"不過是想與各位交個朋友而已."他已經感覺到,丹田中的九劫劍劍尖,靠的這個中年人越近,躁動就越大.

這個人身上,定然有著什麼天才地寶或者是奇異金屬!要不然,九劫劍劍尖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程某人也很想交閣下這個朋友!"程云鶴冷哼一聲,道:"出你的企圖."

"在下只是想要,從這車隊之中,自己隨便尋找一些東西."楚陽冷冷道:,恍如……,一個人!"

"一個人?"程云鶴心頭大大舟一松.

對方知道自己這些人的身份,卻並沒有想要斬盡殺絕.只是想要尋找一個人,那麼,他們想要的人不外乎就是陰無.

但現在的陰無就算是讓他們見到了,也不會有什麼大礙!

"既然兄弟想要自己尋找,那麼盡管尋找便是!"程云鶴含笑道:"不管看上了什麼,程某都拱手相送,絕不會有半點留難!"

楚陽心中一緊,凝目看著程云鶴,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

逃走每那位王座肯定就在這個馬隊之中,但這個人為何一點也不慌張?這是什麼緣故?楚陽相信,自己已經得夠明白了.

程云鶴一揮手,命令道:"所有人讓開大車周圍!"轉頭對楚陽道:"請!"

這時,紀墨和那位高手也早已經停止了打斗,圍繞了過來.

在那家伙身上,清晰的幾道血痕,眼眶也變成了黑的.紀墨的身上卻只是多了些塵土雪末,顯然,這次較量紀墨獲勝.

程云鶴和幾位金馬騎士堂的武尊看著楚陽等人的站位,忍不住都是皺了一下眉頭.這幾個人除了楚陽和他身邊的那個少年之外,其他人都是呈長線型分開;這樣的陣型不是自我保護,但卻能夠保證最外圍的哪一個無論遇到什麼攻擊,都能夠迅速逃走,沒人攔得住!

而一旦動手得罪了對方,那麼,對方逃出去一個,自己這些人就是滅頂之災!

程云鶴皺眉不已,對方這幾個人年紀雖輕,卻是配合默契,而且對自己這一邊的顧忌拿捏得准准的,讓自己根本無處下手.

楚陽和顧獨行兩人當先,一輛馬車一輛馬車的搜尋了過去.

(第四更!!求月票啊啊啊啊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不對勁!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拉拉手,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