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青衣人一字一字的問道,一雙眼睛,突然變得鋒銳之極,讓人不敢直視

八個字,居然如同在楚陽的耳朵里面連續地響了八聲驚雷突然有一種強烈的震蕩感覺,似乎整個天地在這一刻突然崩塌

"你很在乎我的名字?"楚陽強忍著強烈的震蕩引起的不適,突然強烈的升起來一種逆反的感覺:你是誰呀?你算老幾啊?你問我的名字我就告訴你?

"."青衣人的聲音很平緩,似乎意識到了剛才的聲音震蕩對楚陽造成的傷害.

"憑什麼?你想知道我就要?"楚陽冷笑道.竟然有一種賭氣的感覺,這種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了.

"你不,我立即殺了他們."青衣人平靜地道,伸手一指遠處正拼命往這邊跑的顧獨行等人.

這家伙第一個為兄弟挺身而出,絕對是個重義的人.

"好,我"楚陽立即屈服;青衣人這一招,的確是打中了他的死穴

"我叫楚陽"楚陽很不爽的道:"你是否要給我個媳婦?"

"哼哼……"青衣人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楚陽……給你找個媳婦……又有何難?"

突然一手驀然伸出,掌心發出強烈的吸力,竟然將楚陽的身體嗖的一聲吸了過去,楚陽只感覺渾身如同被一萬道繩索捆成了粽子,一動也不能動,不由大怒道:"你干什麼?"

"干什麼?"青衣人笑了笑,突然抓住他的一雙腳腕,將楚陽倒提起來,晃了幾下.頓時楚陽身上裝著的東西嘩啦啦掉了一地.

"嘖嘖嘖……兔崽子,身上的東西還真不少."青衣人看著地上一堆東西,突然若有所思的皺起了眉頭:"**,怎麼全是陰人的東西?"

楚陽被倒提著,身子晃來晃去,忍無可忍的道:"草我實力不行,不陰人難道等著被陰啊?"

青衣人側過頭想了想,居然很贊同的道:"這話得有理."

著用腳將楚陽身上掉下來的東西撥來撥去,突然臉色越來越難看,喃喃自語的道:"怎地沒有?"

突然嗤嗤幾聲,將楚陽身上的衣服剝了下來,頓時,楚老大馬上遭遇了羅克敵的待遇,從上到下一絲不掛.

青衣人居然瞪著眼睛看著,居然還專門瞧了瞧楚老大的胯下,嘖嘖連聲:"家伙頭真不,**,看這樣子能生能養的……不過,咋會沒有呢?"

楚陽幾乎吐血

"混賬快放我下來我我我……我要殺了你"楚陽只覺得血沖頭頂,一時間暴怒起來.

噗的一聲,楚禦座光著屁股被扔在雪地里,顧不得風度,趕緊手忙腳亂的先穿衣服.這個過程中,青衣人倒是沒有打攪,只是用手撓了撓頭,一臉的懊喪和迷惑,不斷的喃喃自語:"這麼像……怎會沒有?"

"楚陽兔崽子,你父親是誰?"青衣人冥思苦想的想了良久,突然抬頭問道.

"我父親?早死了"楚陽憤憤的道.青衣人一沒有,楚陽立即就意識到,恐怕這家伙實在找代表著自己身份的那塊紫晶玉髓

那塊紫晶玉髓,楚陽早已經拜托劍魂,收進了九劫劍空間里.眼前這家伙敵友未分,怎麼肯輕易地拿出來?

"放肆"青衣人大怒,一聲怒喝,啪的一巴掌打在楚陽臉上,怒沖沖的道:"這是你你自己父親的話麼?"

"王八蛋住手"數丈之外傳來整齊的一聲怒吼,顧獨行等人披頭散發的趕了回來.見到這青衣人毆打楚陽,頓時一個個眼中噴火,憤怒的叫了起來.

青衣人的臉色明顯的沉了下來,喝道:"閉住你們的嘴然後安靜的站在三十丈之外有發出一點聲音……我就捏碎他的骨頭"

顧獨行等人個個氣的幾乎吐血,但楚陽在人家手中,無可奈何,憤憤的看了這家伙一眼,站在原地不動.

"嘿嘿……"楚陽用手背緩緩擦去嘴角流出的鮮血,冰冷的笑了起來,道:"你緊張什麼?我愛怎麼……你管的著麼?"

青衣人氣的胸膛起伏,狠狠的盯著他;楚陽毫不示弱的與他對視.

過了一會,青衣人的眼神漸漸的變得平靜,頹然道:"好了,我不和你斗氣我問你,你可曾見過這麼大一塊,這種形狀,通體都是紫晶的玉佩?"

著,他用手在雪地里畫出來一個玉佩的形狀.

"沒有見過.這是什麼?"楚陽神色不動,眼色不動,淡淡的道.

這青衣人畫出來的,正是自己的紫晶玉髓的形狀

"沒有見過……"青衣人的眼神變得蒼涼而迷惘,喃喃地道:"怎地會沒有見過?"

"你父親是誰?你母親叫什麼名字?你祖父叫什麼名字?你是哪一個家族?祖籍是哪里?"青衣人的眼中帶著一股希冀,一連串的問出了好幾個問題.

"我父親叫楚大壯,獵戶;母親楊氏;所以我叫楚陽.我祖父叫楚英俊,所以我長得很英俊;我家籍貫,鐵云國大青州帽兒山依波湖靠山屯.我沒有什麼家族,獵戶出身."楚陽眼睛也不眨一下,很流利地報出了自己的'籍貫’,看他的流利樣子,似乎讓他完整地背下族譜也不是什麼難事.

"楚大壯……楚英俊……楚楊氏……鐵云國大青州帽兒山依波湖靠山屯……"青衣人臉上帶著濃濃的疑惑,仔細的看著楚陽的臉,喃喃地道:"不應該呀……不應該呀……"

"哦?難道我……長的跟你認識的人很像?"楚陽不動聲色地問道.

"的確很像"青衣人似乎緒甚是低落,輕輕的歎息一聲,皺起眉頭,道:"為何會這麼像卻不是?"

"哦?那個人與你關系很深?"楚陽曬笑著.

"果然不淺"青衣人意興闌珊,道:"也姓楚……**"

看得出來,青衣人現在已經有些失望,而且不想話了.

但他不想話卻並不代表楚陽也不想話,這個問題對于楚陽重要之極他豈能不問?

楚陽敏感的知道,這個人定然與自己的身世有著莫大的關系.但,楚陽現在卻不敢什麼.

自己的身世絕不簡單,這一點毫無疑問.這個人是仇人?還是家人?單憑一兩句話,楚陽如何敢信任他?

而且,楚陽心中,不知怎地竟然有了一種奇怪的緒,這種緒,類似于近鄉怯.

我到底是被主動拋棄的還是被被動拋棄的?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家族?

毫無疑問,若是答案是主動拋棄的……那麼,終此一生,楚陽都不會回到這個家族報複這樣的事楚陽自問自己還沒冷血到報複親生父母的地步,但卻不會讓他們找到,也不會承認自己身份這是肯定的

這些事沒有確定之前,楚陽是不會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的.

他的顧慮很多.

楚陽活了兩世,早已經不是那種見到親人就開始痛哭流涕的孤兒心態;有你們,我是我;但你們不要我,拋棄我,我還是我

我照樣能長大,我照樣能成才我依舊能得到我想要的

但這些,都不能掩蓋楚陽心中的痛.

正在想著,突然身上一緊,又被青衣人抓了過去,嗤嗤幾聲,渾身衣服又是精光……青衣人瞪著眼睛,將他的全身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

楚陽這一次連咒罵的心也沒了.

實力遠不如人,咒罵有用?

"沒有胎記……**,怎麼生得這麼乾淨?"青衣人居然咒罵一聲.接著楚陽就感覺恢複了自由;干脆不穿衣服了,光著屁股坐在雪地里,姿勢很豪放的對著這個家伙.

"穿上衣服"青衣人臉色發黑.

"還是算了,萬一啥時候您要是再想看看,我還得脫."楚陽落落大方的道:"沒事,我不介意.莫你是男的,就算你是個女的,我也不介意."

青衣人一陣瞠目結舌,恨恨的偏過頭,吐了口唾沫,臉上黑線越來越濃密,咬牙切齒的道:"子,你該慶幸你不是你若是……就憑你這張嘴,老子一天也打你八百遍"

"謝謝了."楚陽慢條斯理的開始穿衣服,一件一件有條不紊,呵呵笑道:"看見了我,你是不是特自卑?"

"自卑?"青衣人不解.

"很大吧?"楚陽驕傲的前後挺了挺腰,扭了扭屁股.

"滾"青衣人頓時七竅生煙,道:"子,莫要以為你跟我……長得很像我就不敢殺你"

楚陽冷冷道:"我並沒有指望你什麼,不管如何全在你的一念之間……"楚陽仰起頭,淡淡道:"你愛咋地,就咋地那是你的事,跟我毫無關系"

"若是我要殺你呢?"

"那……也是你的事"楚陽淡淡的,聲音里沒有絲毫感.

"有種"青衣人沉默了一下,神態蕭索的站了起來,靜靜地看著天空出神.良久之後,才長歎一聲,低聲地道:"還要找到什麼時候……"

突然向楚陽道:"子,今天一見,也算有緣.我打了你一巴掌,你也罵了我一頓,我這就要走了."

楚陽平靜的點點頭,道:"不送."

今日第三更嘿嘿求月票……




上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兄弟終成型!     下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生憾事何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