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二十二章 絕色樓!  
   
第二百二十二章 絕色樓!

第二百二十二章 絕色樓!



"起喝花酒……我還真沒喝過."楚陽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摸了摸鼻子:'這個……,花酒到底啥意思?好玩不?"

"裝逼啊…"四個人同時異口同聲,第一時間四個鄙視的手勢同時伸在了楚陽面前!

"真不知道……從來沒經曆是…"楚陽無辜的道.

"老大,這麼,你還是處?"紀墨瞪大了眼睛.

芮不通羅克敵同時哈哈大笑.

"要不"今天去見識見識?"楚陽摸著頭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在鐵云城,還有一個地方.楚陽很有興趣,但卻沒有任何把握,那里,看似旖旎風月,卻可是整個鐵云城最危險的地方!

在下三天來,就是龍潭虎也不為過!

絕色樓!

時時輕歌勤斟酒;夜夜曼舞散盡愁:顏傾世歸何處,人間絕色第一樓!

自從絕色樓在鐵云城落戶,不管是戰禍連綿還是朝代更替,絕色樓都是巍然不倒!

前世,金馬騎士堂在攻陷鐵云之後,所吃的最大的一個虧,就是在絕色樓!

絕色樓,顧名思義,就是一所青樓.但這所青樓卻不同于一般的青樓,這樓里的姑娘們都是賣藝不賣身的.而且,價格超貴.不是巨富權貴之家,根本沒有資格進去消費一個晚上.

當時,鐵云城淪陷,幾個金馬騎士去絕色樓找樂子,非要里面的姑娘陪睡;卻被絕色樓的人打斷了手腳扔了出來.

隨即一個大隊前去,照樣被打得滿地爬.到後來第五輕柔親自出面,才平息了這件事,沒有人知道怎麼處理的,但絕色樓依然是絕色樓.

顯然是不了了如…

以第五輕柔那個時候的力量,對絕色樓竟然選擇了容忍!這個絕色樓的恐怖,可就可想而知.

楚陽也不知道,絕色樓的底蘊是什麼.但卻知道,一定是一個龐然大物!但絕色樓很明顯的只是一個斂財工具;為了某一個勢力聚斂大量的財富.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解了口

但,單單是這一集,就足以令楚陽另眼相看!

楚陽一直在想,可否將絕色樓拉過來?若是能夠拉過來,實力絕對能大增.但絕色樓在鐵云城這麼多年,鐵補天和鐵龍城豈能不知道絕色樓的價值?

連他們都沒有辦,楚陽估計自己去也沒多大用.

加上一直忙得不可開交,又惟恐招惹了絕色樓反而弄巧成拙,楚陽就一直壓了下來.

如今天寒地凍,鐵云城也正在忙的焦頭爛額,而自己的補天閣反而閑了下來,楚陽就想去探探虛實.自然,帶著紀墨等人去,一方面也是去放松,也是強大助力……

楚陽想了想,道:"你們在這里等我一會,我先回補天閣去看看,若是沒什麼事;咱們就去絕色樓玩玩去."

"絕色樓?"一聽這三個字,紀墨和羅克敵芮不通同時振奮了起來:"絕色啊?到底有多絕亦…"

想著想著,紀墨和羅克敵兩人對望一眼,突然都是掛著饞涎色迷迷的笑了起來.

"注意,那地方可是賣藝不賣身的;你們別鬧了笑話."楚陽警告一句.

"這才過癮!那些賣身的有啥意思?想想就惡心!"紀墨充滿了色狼風范的大笑一聲:"就是要不賣身的嗷嗚……"

顧獨行冷冷站著,冷冷道:"絕色樓?沒興趣!哼,一,一這世上,除了妙姐之外,哪里還有什麼絕色?"

四人同時狂翻白眼,看來這家伙心里除了顧妙齡之外,天下女子在他眼中都是糞土了,一,一

"走吧走吧,哎呀呀還等什麼;咱們一起陪你去補天閣,然後一起去絕色樓!"羅克敵迫不及待的道.這家伙臉都興奮地了,眼中發出一種饑渴的色光:"我憋得太狠了"一…"

著,一低頭,委屈地道:"你們看,這里都鼓了起和…"

果然,褲襠里很醒目的鼓起來一個包.

楚陽笑罵一聲,一腳踢了過去.

羅克敵很敏捷的閃身躲過,用手將那位置撥了撥,用內衣邊卡住,才不那麼明顯了,唏噓道:"想當年本少爺也是依偎翠,風流快活……哪知道到了這下三天就被抓進來集"從大海里出來接著就進了沙漠!媽的快爆炸了都……",

吵吵鬧鬧中,五個人一湧而出.

顧獨行本不想去,但被紀墨和羅克敵一邊一個押了出去.

大雪前幾天就已經停了,但這天氣卻還是一片嚴寒;空中烏云彌漫;厚厚的大雪,竟然沒見怎麼融化.

楚陽自從那天莫輕舞走了之後,就有些心神不安;這段時間超越極限的摧殘自己練,卻是半點也沒有減輕郁悶.

但這心思還不能;若是讓顧獨行他們知道自己居然對一個九歲半的蘿莉犯了相思病……,估計會直接鄙視自己到死!

算算時間,莫輕舞現在應該到家了,而且"應該家族已經知道了吧?莫氏家族會怎麼做?

楚陽有些擔心,他現在最後悔的事就是董無傷走得大快,自己竟然沒有來得及囑咐一下讓他打聽一下莫輕舞的消息……

一路咯吱咯吱的來到補天閣.

雖然天氣寒冷,但整個鐵云城卻依舊不減其繁華;唯獨是平常最忙碌的地方:補天閣,現在卻是門可羅雀.

絕大部分人都被楚陽撒了出去,現在,補天閣之中,就只有新丁在訓練,烏倩倩坐鎮大局;成子昂和陳雨桐都不在,也不知去了哪里.

"你安排他們干什麼去了?"烏倩倩問道.

"這是個秘密."楚陽安詳的道:"姑娘,好奇心不要那麼重."

烏倩倩為之氣結,我可是你師姐!

"這幾天我有點事,若是補天閣沒什麼事,不要打攪我."楚陽淡淡地道.

"誰敢去打攪你?"烏倩倩氣哼哼的道,隨即關切道:"太子殿下……,額不,皇帝陛下找你了嗎?"

"他找我干什麼?難道想把她妹妹嫁給我?"楚陽翻了翻白眼.

"你想的美……"烏倩倩突然瞪大了眼珠:"他有妹妹?"

"他沒有妹妹?"楚陽比她更詫異.

"他那里來的妹妹?"烏倩倩黑溜溜的眼珠瞪得圓圓的:"整個鐵云國都知道太子殿下是陛下碩果僅存的……,子嗣!"

"哦……"楚陽釋然道:"那是被他雪藏了……,嗯?不大對勁……那是誰?"

楚陽皺起了眉頭,思索著,緩緩的道:"鐵云第一絕色,可就那樣子……,算什麼絕色呀?"

"老大,你完了沒?"紀墨在門外叫了起來:"你還真厲害,當著美女的面就絕色樓哇?"

"什麼絕色樓?"烏倩倩頓時警惕了起來:"鐵云城的絕色樓?"

突如其來的話聲打斷了楚陽的思考,漫不經心的道:"我要帶他們去絕色樓玩…"

"你帶他們去絕色樓"玩玩?"烏倩倩一雙眼睛頓時瞪得溜圓,俏臉慢慢的變得發青,突然一聲咆哮:"不准去!"

"真是."楚陽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道:"不可理喻!我們去絕色樓,跟你有啥關系?"

"我……"烏倩螓咬緊了嘴唇.

"你什麼你?"楚陽轉身走了出去:"忙你的吧.走啦."

"慢著!"烏倩倩沖了出來:"我也去!"

這句話,讓顧獨行和紀墨羅克敵苗不通都是大驚失色:你也去?那里可是青樓……是男人玩的地方哇妞!

"你不准去!"楚陽斬釘截鐵.帶著美女逛青樓?這叫啥事?再,這一行可不是去玩的啊…

"我非要去!"烏倩倩寸步不讓!

"你…你去能做什麼?"楚陽苦惱的撓著頭皮:"你能去玩啊?你能去嫖啊?你能去……啊?那啥啊?"

"反正我就要去!"烏倩倩罕見的表示了一次自己的堅決;你想去風流快活?沒門兒!

"你呆在這里!"楚陽嚴厲地道:"這是命令!"

"我現在立即就辭職了!就要去!"烏倩倩怒道.

兩人斗雞一般的互相看著,楚禦座巴籌莫展.

顧獨行和紀墨等人同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紛紛抱起了臂膀,一昏看戲的表.

正在這時;救星來了,成子昂抱著一個什麼資料,急匆匆的一頭撞了進來:"烏姑娘,這事兒"額,禦座也在啊,那太好了,這事兒……"

"什麼事?"烏倩倩下意識的道.

"我去皇宮了……"楚陽嗖的一聲出來,烏倩倩大叫一聲:"慢著!"就要追出來.

楚禦座大吼一聲:"成子昂,我命令你攔住她!今天你要是讓她出了這道門,我唯你是問!"

完一招手,帶著顧獨行等人溜之大吉.

"哎呀呀呀,烏姑娘烏姑娘烏姑…"成子昂張著手:"姑奶奶,您倒是可憐可憐我這把老骨頭……"

見烏倩倩還是要追出去,成子昂差點哭了.

"再禦座他去皇宮,也是正事兒,哎!"成子昂有些不明白,這咋回事兒啊?你攔著他去皇宮干什麼?

"你家的皇宮在絕色樓哇?"烏倩倩眼見楚陽已經沒了影子,跺著腳恨恨地道:"他是要去絕色樓鬼混去……".

"啊?"成子昂頓時瞪圓了眼睛,禦座要去嫖,那啥?"

眼看著烏倩倩眼圈就要了,成子昂急忙勸解:"去絕色樓也不是啥大事最多聽個曲兒,絕色樓都是賣藝不賣身的…"

心中腹誹:"這個禦座可也真是,身邊就跟著一個萬里挑一的絕色,您還去神嘛絕色樓呀?烏姑娘對您的心意,這整個補天閣誰不知道呀……"

"賣藝不賣身也不行!"烏倩倩憤怒的道.

這一刻,她絲毫沒有想到;自己禁止楚陽,可自己算是楚陽的什麼人呀?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以牙還牙!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神秘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