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曲看輪回!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曲看輪回!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曲看輪回!



"但請她出來,用什麼請?"紀墨撓了撓頭,道:"難道用銀子?"

"的一點錯也沒有!就是用銀子!"楚陽點點頭.

紀墨頓時瞠目結舌,他還以為是來一個什麼才子佳人吟詩作賦之類的東西,是用銀子,乃是他自己認為的最不可能的一種,哪想到竟然真是如此?

"這里固然是琴絕修煉琴音的地方,卻也是一個聚斂財富的地方!"楚陽低聲道:"傳,琴絕剛在這里出現的時候,出場彈一曲的費用是一萬兩白銀!"

"一萬兩?!"羅克敵瞪大眼睛:"我真是靠!這琴音聽了之後能直接升上武皇嗎?"

"一萬兩還貴?"楚陽看了他一眼:"從那之後,低于一萬兩琴絕絕不出手!而鐵云城的權貴們卻就偏偏在這上面樂此不疲,甚至較勁……琴絕的收入也就越來越高了……,更何況,這絕色樓又何止一個琴絕而已?"

"琴絕彈完琴之後,出價最高的人可以單獨聆聽她一曲!這一曲叫做'獨’;這可是一個身份的象征.至于剩下的人,則是還有太多的姑娘可以選擇;雖然賣藝不賣身,不過,若是讓她們看對了眼了,這個也就可以商量的……"楚陽嘿嘿一笑.

"……"羅克敵瞪大眼睛:"這個看對了眼……,也需要銀子吧?"

"廢話!"楚陽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真是高明…"四人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是的,賣藝不賣身,但,你若是誠意到了,美人也會傾心的,可以奉送的"但這個奉送需要你用多少銀子砸出和"那可就真的難了.

"這個琴辦…,也是可以……奉送的?"紀墨問道.

"這個不行!"楚陽搖搖頭:"這個絕對不可能,你連想都不要想."

"老大,看來您才是風月老手啊."芮不通崇拜的道.

楚陽苦笑;沒想到自己居然成了風月老手,自己既然打這絕色樓的主意,豈能不對這一切規則打聽清楚?

就在五個人竊竊私語的時候,已經有人舉起了牌子.

"一萬兩!嗯,錢老板出價一萬兩."

"一萬五千兩,王大官人已經出價一萬五!"

"……",

"真有錢!"紀墨吐吐舌頭,他雖然是超級世家的後人,底蘊比這些人都要渾厚,但若是他拿出一萬兩銀子只買聽一首曲子;估計回家之後絕對會被扒了皮……

"連公子已經出到三萬兩了!還有出價更高的嗎?"台上在叫.

楚陽眨眨眼睛,道:"看哥哥的豪闊!"突然舉起牌子,喝道:"十萬兩!"

坐在台前的一今年輕公子正在搖頭輕笑,跟身邊人著什麼.這三萬兩正是他出的,三萬兩價錢已經算是很高了,他也已經很有把握.哪想到居然突然蹦出來一個十萬兩,不由得眉頭一皺,轉過身來看著楚陽.

"這位公子出價十萬兩!十萬兩!還有更高的麼?"台上的風姿綽約的婦人也是大吃一驚,但還是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

從三萬兩直接跳到十萬兩……這真是…破天英頭一次!

"十五萬兩!"連公子兩眼盯著楚陽,怒火熊熊.

"三十萬兩!"楚陽冷笑一聲.

整個大廳一片寂靜!三十萬兩只為了買聽一首曲子……,這種行為已經不能用敗家來形容了.

連公子臉色一黑,狠狠地瞪了楚陽兩眼,顏色森寒,轉頭坐了下去,低聲自自語道:"這子哪兒鑽出來的?誰認識這子?"

旁邊好幾個少年公子都是搖了搖頭,其中一人道:"看樣子就是一個有了幾兩銀子燒的不知道姓啥的暴發戶,連少你捏他正是一絕!"

連公子冷笑一聲,道:"沒人認識麼?"

一起搖頭.

連公子陰冷的笑了起來.

他追求這位琴絕已經半年了,半年來,不知道扔進去了多少銀子,今年大雪封城,他知道琴絕酷喜下雪,心定然很好,本想前幾天就來的,但皇帝陛下逝世,新皇登基,正是風聲緊,他那里敢在這時候出風頭?所以事一旦稍微放松,他就立即興沖沖急不可待的跑了來.

卻沒想到來到這里,居然突然間鑽出來一個誰也不認識的鄉巴佬暴發戶,直接搶了自己的風頭!

"在這鐵云城里,居然有人敢跟我爭風吃醋!嘿嘿,本公子倒要看看,這是何方神聖!"連公子冷笑一聲,轉頭道:"盯著這子.完事後打斷腿,拎到我那里去!"

他身後的一個黑衣人陰冷的看了楚陽一眼,嘴角露出一個冷酷的笑,低聲道:"公子放心."

楚陽怎能不知這位琴絕才是這個絕色樓的真正的主事者.這一次見面,關系到楚陽以後的大計!楚陽對這次見面志在必得;他才不在乎出多少兩銀子.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自己只是先墊付而已.這位連公子家里這麼有錢,楚禦座絕不介意晚上去他家里轉轉的.

他自然更加不會在乎自己為了這個得罪了誰…

鐵云城姓連的富家公子,這樣的家庭只有一個:戶部尚書連成貴的家庭.這個少年,看來就應該是連成貴的兒子了.

一個戶部尚書…,兒子居然能夠砸出十五萬兩銀子只為聽一首曲子,那麼家里的豪闊已經是可想而知了"但,哪來的錢?戶部尚書的俸祿也就是每年數百兩銀子而已……

楚禦座已經好久沒有行動了,在這樣大雪封城的天氣里,為鐵云城的官員百姓們找點樂子,順便提醒一下眾人:"就算改朝換代了,補天閣依然是補天閣!楚閻王也依然是楚閻王!"

而且,楚陽也需要用一次大的行動告訴第五輕柔:楚閻王依然在鐵云大動干戈之中……

這位連公子這個時候撞槍口,楚陽樂意得很!

"這位公子出價三十萬兩!還有哪一位……"台上的半老徐娘喊了一半,自己就住了口.三十萬兩買一曲……除了這位二杆子大爺,估計再也沒有這麼傻的了.

微笑道:"公子貴姓?"

楚陽微笑:"我姓楚."著,拿出厚厚的一疊銀票,在手里拍了拍,最上面的一張,赫然寫著'一萬兩,三個字!

"本少爺此來,乃是對絕色樓有一番心意;就算麓姑娘不彈琴,這些銀子,也是絕色樓的!"楚陽淡淡的笑道,隨手將厚厚的一疊銀票遞給了身邊的白衣少女,道:"不用數了,這些三十萬兩只多不少,請麓姑娘出來吧."

那白衣少女接銀票的手居然一顫.平生第一次接到這麼大筆的銀票,難免有些激動.接過來送了進去.

那位連公子目光陰冷的看著,嘴角勾起一絲笑,喃喃道:"真是有錢人,本公子最喜歡的……,就是有錢人."

身邊的幾個少年公子都是有些惋惜:這麼好的一頭肥羊,怎麼就惹止了連凡雷?他為何就不能惹上自己?若是那樣的話"那些銀子豈不是金是自己的?

隨手就拿出數十萬兩銀子的銀票,這只肥羊該有多肥呀……真是可惜了!

半晌之後,突然大廳的台子邊上噗的一聲,從六個角落同時升起一陣淡淡的白煙,頓時煙霧升騰,籠罩了台子.

接著,一層薄薄的紗幕從上緩緩降下,將那平台輕輕籠罩.

環佩叮咚,一個高挑窈窕婀娜多姿的身影,飄渺虛幻的出現在平台中央,款款落座.朦朦朧朧之中,似乎見到這位琴絕似乎抬眼向著楚陽這邊看了一眼.

紗幕輕攏,煙霧繚繞之下,什麼面貌根本看不清楚,只見到一雙眼神清冷清亮,如同秋水寒潭,一眼看不到底.

隨即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慢慢的彌漫而出……

大廳中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靜靜地看著那似乎虛幻的身影;琴台前,一個無限美好的身影端正的坐著……

"叮""的一聲,琴弦緩緩撥動,一聲悠遠的琴音悄然響起.

這一聲琴音便如是天外傳來,細微,但卻聖潔高貴;似乎只是琴音這麼輕輕一撥,必頭的煩囂,世間的滄桑,天下的事,盡都是變成了過眼云煙,一切都飄渺了起來.

琴音細細的響起,慢慢的彌漫,便如輕煙,緩緩飄出,卻逐漸的彌漫了整個大廳.

楚陽微微合起眼睛,心神不由自主的沉浸進了這美妙的琴音之中.在來此之前,楚陽從未想過,一首音樂,居然會有這樣大的魔力,但現在他信了.

只是一個前奏,竟然如同帶有無窮的魔力一般,讓他的心,隨之飄搖.

輕輕地,一個聲音從台上傳出來,飄渺無定,淡淡地道:"這首曲子,名曰《輪回》!"

淡淡的琴音驀然消失,但冥冥中卻似乎依然在回繞,頃刻,琴聲更加細微的響起,慢慢的再次擴散,這一次,卻是與前一次截然不同的感覺!

楚陽似乎看到了自己從無到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一個溫柔的手,將自己抱著;然後下一刻,又到了冰天雪地里……,前世的一幕幕,就這麼從心頭事無巨細的一一閃過……

無邊的思潮漫卷而來,刹那間席卷了楚陽的身心.

輪回!這首曲子,竟然似乎帶著楚陽,又輪回了一遍……

(四更!"精疲力竭"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絕之琴絕!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輪回,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