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二十七章 動君三問!【第二更!】  
   
第二百二十七章 動君三問!【第二更!】

第二百二十七章 動君三問!【第二更!】



楚陽這句話一出,麓姑娘似乎震驚了一下;半晌沒有出聲"

下面卻頓時開了鍋!

"哪里來的土包子?如此優美的琴音,居然敢是斷曲?不全?"其中一個白衣貉裘少年嗤笑道:"你懂不懂啊?""不錯,無論是從意境,還是曲子的長短來,這都是一曲完整的曲子!"連凡雷嘴角翹了起來,看著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土包子,意味深長的道:"這位楚兄,恐怕以前沒有聽過這麼美妙的曲子吧?還真以為那山間牧童,以及鄉村出殯的曲子,就是千古絕唱了?"

"哈哈哈……"一伙人頓時大笑起來.

"這家伙就是一個井底的蛤蟆,他才見過多大的天呀!"一干紈绔放肆的大笑.

"錚!"琴音猛然響了一下,大廳中的喧囂頓時止住.琴音激烈,斷然!就連不懂音律的人也聽得出,麓姑娘這是生氣了!

這個鄉巴佬,出不遜,果然惹得美人生氣了!

大家都有些幸災樂禍起來."這首曲子……"在眾人的期待之中,麓姑娘慢慢開口:"…的確不全!是因為,我在創作這首琴曲的時候,做了一個夢,飄渺虛幻,似乎冥冥中,有人告訴我,這就是我的前心…"

"女子醒了之後,立即披衣創出這首曲子.但,夢乃是驚醒,以至于,我在譜寫到後期准備轉圈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無以為繼;所以,導致這首曲子,只是半曲!長久以來,耿耿于懷……,但不知,楚公子是如何聽得出來的?"

這首曲子的確不全!只是半曲!

這幾個字,將一干紈绔震得頭上金雷震震,頭暈眼花,瞠目結舌!

他們都想不到這個土包子的這句話,麓姑娘竟然承認了!

而自己等人剛剛還在嘲笑,麓姑娘這句話一出來,等于是狠狠地被打了一次臉!啪啪的,很響亮!

尤其是連凡雷,這家伙也算是個博學之人,也算是妙解音律,有幾分精通.此刻更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有一股子無地自容的感覺.

"怎麼聽出來的…呵呵,我就是聽出來了."楚陽淡淡的笑了笑.

麓姑娘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這第一個問題過關,還清楚兄問第二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依然是這一首曲子的不足!"楚陽朗聲道.

這個問題,頓時又弓起了一番躁動.這樣的曲子在眾人聽來.簡直就是完美!這家伙居然接二連三的指出毛病來…這家伙直接就是有毛病!

但經曆了上一次的打臉之後眾人很識趣的沒有在這個時候提出質疑,只是等著他下去.

"哦?請公子明示."麓姑娘的聲音很是謙虛,這一點卻不是作偽而是真誠請教,這一點大家都聽得出來.

"嗯曆來樂曲講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才算是上乘.而人的一生之中不管是多麼的艱難困苦,但總有悲歡離合酸甜苦辣!"

楚陽淡淡道:"再下賤的人,再活不下去的人,他的人生,也曾經曆過歡笑和幸福,哪怕只是一瞬間!再高貴的人,再強大的人,他的人生也經曆過困苦和艱難!這一點,沒有人可以例外!"

簾幕後,麓姑娘輕輕點頭,凝眉思索.

"姑娘的這一曲,動人心魄,引人入勝!但表現出的,卻全是悲傷.哀而不傷,這一點是達到了.但…既然是輪回,總有喜憂幸福!姑娘的樂曲之中,卻唯獨就缺少了這一點!但恰恰就是沒有這一點,也就沒有了輪回的意義!"

楚陽輕聲道:"所以在下認為,這一曲,當改!麓姑娘以為如何?"

"是."這一次麓姑娘並沒有等待,而是直接就接口話,贊歎道:"楚公子對音律的了解,的確是讓麓歎為觀止!還清楚公子留下寶貴意見,並與麓探討一下改進方,如何?"

這句話出來,連凡雷的眼中頓時射出了嫉妒的光芒!

留平意見,探討方…這樣的方,豈是一天兩天就能探討出來的?若是探討著探討著……這倆人就探討到了床上去,那本公子豈不就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嗯,這家伙還沒追到人家,居然就開始盤算帽子的事了…

"嗯,這個探討之事,容後再議,現在,楚某先提出第三個問題."楚陽淡淡道.

"楚公子請講!"麓姑娘的聲音已經變得尊敬起來.

這今年紀輕輕的公子,提出的這兩個問題,已經值得自己舌目相看!

絕對不簡單!

"所謂,琴音從手出,手自心發;而心…,則有魂來."楚陽道:

麓姑娘的琴音,巴經傾盡全心全意,手蘭技藝,更是出類拔萃,出神入化;而案上之琴,更是千古第一琴!這些的配合,已經是登峰造極,世間再也沒有更完美的搭配!"

"唯獨缺了魂音是嗎?"麓姑娘幽幽的一歎.

"不錯!"楚陽道.

沉默良久,簾幕後發出'仙翁仙翁,的聲音,似乎這位麓姑娘正在神游物外,手指則是在無意識的撥著琴弦……

"清楚公子內廷奉茶,麓要向楚公子…,單獨請教!"麓姑娘沉思了好久,才輕聲吩咐道.

"是!"旁邊一個俏麗的婢答應了一聲.

楚陽站了起來,淡淡地道:"你們幾個在這里等等我吧,不過,我估計你們應該不會寂寞."著,他的眼睛若有所指的看著那邊正在義憤填膺的一伙公子哥兒,輕輕地笑了笑.

這是不屑的笑.

在鐵云城,就連鐵補天面對他這位楚閻王也只有生悶氣,更何況幾個蝦米一樣的紈绔?楚陽根本不放在心上.若不是他們還有些利用價值,楚陽連正眼都不會看他們的!

至于連凡雷……,連凡雷算個屁!不,在楚陽眼中,他甚至連屁都算不上,屁還能臭一陣子……但他"也就是死了的尸體能臭一陣子了……

"放心吧,我會很克制的."顧獨行冷冷地笑了笑,道:"不會耽誤了你的計劃"他知道,楚陽既然這樣特意吩咐一句,就必定是有用意.而他也發現,楚陽不管做什麼事,都是一環套一環,環環相扣,一直延伸下去!

自從見到楚陽開始,楚陽沒有一件事是隨便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著深意!顧獨行自然不會魯莽的破壞楚陽的計女.

所以,縱然有羅克敵和紀墨這兩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愣頭青在這里,但留下顧獨行,楚陽放心得很!

"那就好!"楚陽一步邁了出去,跟在那白衣婢身後,不疾不徐的走了進去.

只聽見身後羅克敵興奮的幾乎要一般大叫一聲:"哎呀呀,好不容易彈琴完了,這麼多美女們,大家一起跳個脫衣舞,唱個十八摸吧……"

楚陽一個踉蹌,幾乎一頭栽倒下去……

緊接著就聽見三聲喝罵:

"豬!"

"你這豬!"

"你這蠢豬!"

分別出自顧獨行紀墨和菌不通嘴里,緊接著砰砰一頓響,就聽見羅克敵大聲慘叫,紀墨的聲音很是諂媚的道:"好了,各位漂亮姐姐,大家不用生氣了,我已經幫你們教咱了他,嘿嘿,這個登徒子,簡直是忍無可忍!放心,他再出聲我就打他;額,美女,美女,啥我也是做了一回你們的護花使者,怎麼樣,每個人來個香吻吧,喏喏喏,嗯∼啊;嗯歸啊……"

想象著紀墨嘟起了嘴巴的樣子,楚陽腳下腳步加快,刷的一聲就拐了個彎,直到聽不見,這才抹了一把汗.

楚老大很後悔,帶著這兩個家伙出來,安全問題固然不用顧慮,但……,實在是丟人呃…

"楚公子,請."來到一間雅舍面前,婢躬身一福:"麓姑娘正在里面等候."

楚陽嗯了一聲,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見這間精舍位于三樓最頂層,四面各有幾座繡樓,眾星捧月一般拱衛,完美的護僂了這間精舍的任何一個死角!

這是一個最高明的護衛陣勢!

"果然不凡!"楚陽輕輕敲了敲門.

"楚公子請進."里面一個平和的聲音.

"多謝!"楚陽一推門,一只腳邁了進去,停了停,另一只腳也邁了進去,整個人就出現在房中,停在房門前,靜靜地站了一下.

在邁進去的同時,楚陽分明感覺到,一股凌厲桀驁的氣機肆無忌憚的鎖定了自己,這股氣機無所顧忌,無無天!似乎只要是觸犯了他,眼前就算是百萬大軍護衛的皇帝,他也會一擊而殺!

而不會顧忌任何的後果!

這樣的氣機,讓楚陽想起了前世的顧獨行!自己在前世唯一一次見到顧獨行的時候,這位孤獨客身上就是這樣凌厲而桀驁,一往無前的殺氣!

那時候的顧獨行,是王級高手!九品巔峰!

王者之劍,塵獨行!

那次見面之後不久,就傳出了顧獨行沖擊皇者成的消息!

這個人是誰?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氣息?

這一刻,楚陽想起了前世第五輕柔的金馬騎士堂在絕色樓吃癟的事!忍不住心中雪亮,原來,是有這樣強大的一個人在這里!

(朻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輪回,殤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楚禦座?楚大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