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楚禦座?楚大哥!【三更!】  
   
第二百二十八章 楚禦座?楚大哥!【三更!】

第二百二十八章 楚禦座?楚大哥!【三更!】



過了一會,那股氣息終于散去.楚陽臉色不變,含笑看著正坐在琴案後的麓姑娘,淡淡道:"我可以進來了麼?"

"不好意思.楚公子,是我的護衛,他有些敏感…呵呵,請進,請坐!"麓姑娘站了起來,一臉歉意.

這位麓姑娘身材美好,不過看面容,只是上等姿容;絕對不算得是絕世美女;但在她的身上,卻有一種奇特的安逸的氣質,讓人一見到她,心中就不由自主的甯靜了下來.

她的一舉一動,甚至是話,或者眉毛輕輕一動,都充滿了溫柔溫婉的氣質.所有的人,只要一見到她,心中升起的第一個感覺都定然是一樣的!

溫柔!

就是溫柔!

"麓姑娘果然是人間奇女子!不愧為琴絕!"楚陽的目光平和,充滿了贊歎之意.但神色間正經,絕無輕浮之意,有的只是發自心底的贊美,卻絲毫不給人諂媚的感覺.

此行是來談判;過于倨傲,則不成!若是諂媚,更不成!

不卑不亢,恰到好處,才是王道!

"楚禦座也果然是楚禦座!"麓姑娘意味深長的呵呵一笑.

"姑娘果然是高人!"楚陽絲毫不顯得意外;以絕色樓的實力,若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那才是咄咄怪事.

正如對陣第五輕柔,楚陽的故布疑陣只能迷惑一般人,但自己心里明白,是絕對迷惑不了第五輕柔的.

自己的優勢就是距離!

距離太遠!第五輕柔根本不可能親自過來對付自己.若是第五輕柔的位置就如同絕色樓一般的話,楚陽絕對相信,自己到現在就算是重生一萬次,下場也只會是早已變成了尸體!

"禦座此來定有要事."麓姑娘靜靜地斟茶,柔聲道:"不過,不管有什麼要事,我們都先談一談音律問題,可好."

她嫣然一笑,道:"禦座提出的三個問題,可是把女子的心企提了起來,禦座若是不能安撫下去,恐怕不管談什麼,也是談不成的."

楚陽哈哈一笑,道:"這一點,我早已料餌了;不過還真是想不到,這樣溫柔的一位姑娘,居然如此強勢!"

麓姑娘抿著嘴笑了起來:"再強勢…,可也比不過楚閻王的赫赫凶名啊."

"哈哈……"楚陽笑了起來又

"敢問禦座,那第一個問題,該如何解決?"麓姑娘對這個問題頗有些急不可待:"就是半曲的問題,下半曲該如何才能做出來?"

"這個"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卻也很難回答!在我個人來,倒甯願麓姑娘永遠創作不出下半曲,才是好事."楚陽皺皺眉,謹慎的道.

"哦?這是為何?"麓姑娘秀眉微蹙,不解地問道.

"何為輪回?從生到死,再從死到生,才算是一個輪回!"楚陽慎重的道:"輪回,就是生死!姑娘你……"

"我沒有死過一次…"麓姑娘沉思起來:"既然沒有死過,那就不可能創作出完整的輪回!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感覺…,所以,創作不出.但…,我若是死過一次…,呵呵,死了,又怎麼能創作?"

"所以輪回這首曲子,就永遠都無出現麼?"麓姑娘眼神中有深深的不甘.

"生與死…並非只有死亡才能體悟……"楚陽靜靜的道.他剛完,突然那一股凌厲的氣機再度出現,刹那間,楚陽只覺得口鼻皆滯.不能話,也不能喘氣.

暗中的那個人,分明不想讓他出來!

麓姑娘眼中神光一閃,似乎明白了什麼,道:"既然如此,輪回…,沒有也罷!楚禦座,我們來繼續下一個問題.

那股氣息頓時消失.

楚陽心中苦笑,這位麓姑娘根本就是聰明絕頂的人;自己話雖然沒有完,但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意思.那人雖然阻止自己,卻終究是晚了一步.

麓姑娘嘴上放棄,但眼中的神色卻告訴楚陽:她,絕不會放棄!

那是一種對音樂極致的狂熱!

"第二個問題,就是曲中的喜怒哀樂問題……,麓姑娘皺眉道:"我思來想去,總感覺楚禦座這句話所的,有些不講道理."

"哦?"

"樂曲,單純的表達一種緒;既然是悲傷的樂曲,摻進喜憂的成分,那就是如同一壇好酒里,卻摻進了一勺醋!失去了樂曲的完整性…同理,喜悅的曲子亦然."麓姑娘皺著眉頭道.

"非也!麓姑娘這句話,大錯特錯!"楚陽沉沉的道.

"哦?如何大錯特錯?"麓姑娘秀眉一蹙.

"樂曲,只是單純的表達一種緒,就落了下乘!"楚陽微笑著,搬出來了前世莫輕舞的理論.

莫輕舞從不輕舞,也從不輕歌;但,她的音律,卻不遜于當世任何人!恰恰相反的是,因為莫輕舞的一生遭遇太過曲折,也太過悲涼,所以莫輕舞對人生的感悟,反而格外深.

所以對音律的體悟,也是格外的人性化.

而這個理論,就是前世莫輕舞思索了好久,才突然頓悟出來的.麓姑娘雖然身為琴絕,但畢竟年輕,那里經受過莫輕舞的苦難?

"一曲音樂,不應該是表達一種感,而是在用一種另類的方式,來講述一個故事!而隨著你的彈奏,讓聽眾來感受這個故事之中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楚陽靜靜的道:"你不必開口什麼,也不必為這個故事做任何的介紹,但你卻能夠讓任何一個聽到這首曲子的人,明白在曲子的哪一個部分,相遇了,離別了,悲傷了,憤怒了,死亡了……"

"而讓聽過的人,能夠憑著自己的理解,出這整個的故事!"

麓姑娘正襟危坐,神色嚴肅,在默默地思考著楚陽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這種神態,這種恭敬,唯有在面對自己的師傅,真正的琴絕的時候出現過.

但此刻,麓姑娘覺得,面前這一位似乎比自己還的楚禦座.值得自己這樣對待!

他所的這些話,咋一聽似乎是匪夷所思,但細細一想,卻覺得奧妙無窮.但若是想要達到他所的這種境界,卻不知道自己還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但各自都有各自的心,人心是不同的,我又如何能夠讓他們出來的,就是我想要表達的那個故事呢?"

"當然是不同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經曆,不同的心境!一個故事,讓一個人來寫,或者是勵志;但換一個人來寫,或者就是成長;再換一人,就成了輕松幽默,然後再換,或者就成了王朝興衰……"

楚陽輕輕地道:"或者有人寫出來,味同嚼蠟;或壽有人寫出來,讓人掩卷沉思;或者有人能寫的波瀾壯闊,也有人能寫的纏綿排惻……"

"但你要記住,世間事,萬變不離其宗!"楚陽淡淡地道:"一個故事,就算是換一萬個人來寫,但其根本…卻依然就是那個故事!而不會有任何改變!"

"我想"我明白了一些……,麓姑娘沉思著,微微點頭.

"音樂到了極致,便可操控一個人的喜怒哀樂!你想讓人哭的時候,他就要哭!你想讓人笑的時候,他也會不由自主的露出會心的笑容;變化萬端,全在于你一心!"

"而你,現在雖然號稱琴絕,但現在距離這個地步,應該……"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是!."麓姑娘恭恭敬敬的為楚陽斟滿了茶:"還清楚大哥多多賜教."

嗯,稱呼從楚禦座到楚大哥,這是一個極大的轉變,也是一個根本態度的改變!這代表著,這位琴絕,已經有些折服.

"不客氣,我也希望,我能夠在一個天賦超然的琴手登往巔峰的道路上,留下一筆我的痕跡."楚陽坦然道:"要知道,這也是我的無上榮耀!"

麓姑娘抿著嘴輕笑起來:"楚大哥可真會話,明明知道是恭維我,卻還是讓妹飄飄然了起來."

楚陽呵呵一笑,若有所思的道:"難道…,你現在還需要恭維麼?"

再人對望一眼,都是會意的笑了起來.

"楚夫哥在這音律上,哪一方面比較擅長?"麓姑娘笑眯眯的道:"妹有沒有這個福氣,聽楚大哥彈奏一曲?"

楚陽頓時狼狽了起來,抹著鼻子苦笑道:"啊麓你這可就是戳到我的疼處了,讓大哥我無地自容啊.我就是一個紙上談兵的人,動動嘴還可以,要是讓我上場……,咳咳,你就該心疼你的琴了……"

"咯呃…""麓姑娘嬌笑起來.楚陽這句話,打蛇順杆上的認了個妹妹,而且,用一種無奈的口氣出'啊麓,這種很親近的人才能稱呼的昵稱,在無形之中,就進一步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而且,非但不會讓麓姑娘覺得反感,相反,配合著他無奈和尷尬的臉色,反倒覺得可愛和親切.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為難楚陽哥哥了……"麓姑娘俏皮的翻了個白眼,笑眯眯的道.

一聽到,楚陽哥哥,這四個字,楚陽突然就想起了莫輕舞,想起莫輕舞甜甜膩膩的叫自己'楚陽哥哥,的樣子,忍不住嘴角露出一個寵溺溫馨的笑意,充滿感的道:"真是乖乖的妹妹."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動君三問!【第二更!】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們是竹子【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