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們是竹子【四更!】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們是竹子【四更!】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們是竹子【四更!】



麓姑娘在這一刻,突然由衷的感到了一股親切!似乎面前這個男人,就真的是自己的親哥哥一般,無論自己做什麼,他都只會寵溺自己,慣著自己……

這種感覺,無關于男女之,卻比男女之更加的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一時間,忍不住眼波也瞬間溫暖了許多.

"楚陽哥哥,那,第三個問題呢?"麓姑娘這句話的時候,連自己也沒有覺察到,自己的口音之中,已經隱隱有了一絲撒嬌的意思.

"嗯,這個第三個問題嘛…需要好茶啊…,好酒哇,還有嘿嘿嘿…",楚陽往後一倒,翹起了二郎腿,晃了晃,道:"這個問題,是很難辦滴丫……"

居然是一副在自己家里的神氣,而且,搬出來了一副官僚的口吻.

若是一開始,楚禦座就這樣子,絕對會被麓姑娘直接趕出去.但現在這樣的開個玩笑,卻讓麓姑娘咬著嘴唇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隨即忍俊不住的撲哧一笑,嗔道:"死相!"

"嘿嘿…我可是聽這里既有好酒,也有好菜……還有好茶,還有……哇哈哈""楚陽哼了哼,斜睨著眼,陰陽怪氣的道:"我丫頭哇,你就想憑著一張巧嘴將哥哥我的所有底牌都掏了去?這.忒過分了吧?"

"好好好."麓姑娘用一種無奈的口氣,笑著道:"楚大爺那我就好好的伺候伺候您……"

"別!千萬別!"楚陽驚恐地搖著手:"我我…,我還沒找媳婦……"

"死樣!你想的美!"麓姑娘氣的跺了跺腳,一扭頭,氣哼哼的走了,走出兩步,又轉過頭:"你等著,我給你沏好茶去.順便,再給您這位大少爺弄點酒菜,好不好呀?"

"這才像話!"楚陽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道.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氣氛頓時融洽之極!

麓姑娘笑彎了腰,感覺自己好久沒有這樣高興過了,嘟著嘴佯裝嗔怒的嘟囔著:"比人家還,卻厚著臉皮自稱哥哥…,真不要臉."

走了出去.

不大一會,香茶酒菜陸續而上,異常精致的八個碟子,一壺精致之極的酒,楚陽食指大動.毫不客氣,連吃帶喝,如同風卷殘云.

麓姑娘還未來得及動筷子桌上已經是一片狼藉,到得後來,這位楚禦座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舉酒喜,干脆又將筷子扔在一邊直接端起碟子往嘴里倒;'啾,的一聲,酒壺里的酒已經是消滴不剩;隨即端起茶壺嘴對嘴一陣狂飲!

乓的放下,抹了把嘴,滿足的歎息道:"過癮啊……不愧我連早飯都沒吃就等這一頓呢…"

麓姑娘看著面前八個空空的碟子,實在是比細心的洗刷之後還要乾淨: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這時候,她手中的筷子居然還沒有動一下!

也就是,她一口都沒吃酒也沒了,菜也沒了茶也沒了…

這速度……

"我"禦座大人,莫非陛下都不管你吃飯的?"麓姑娘瞠目結舌的叫了起來.

"哎,這等官家飯,怎麼比得上自己妹的好吃?"楚陽感歎一句,道:"看來以後我要常來,反正我現在已經是貴賓了."

"別…,您千萬別,您要是常來,我們這絕色樓非得被你吃的關門大吉不可……,麓姑娘舉起手,做個投降的姿勢.

兩人同時哈哈夫笑.

彼此都覺得,已經相識了數十年一般的熟撚.

"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哎,既然也吃了也喝了,拍拍屁股就走那可就有些不過去."楚陽裝模作樣的歎口氣:"這第三個問題呃""

"嗯?"

"這第三個問題嘛…,啊麓啊,你現在給我彈一曲《相見歡》如何?"楚陽咧嘴一笑.

"那有井麼不可以."麓姑娘歡樂的跳了起來,帶著滿臉的笑,做到琴案面前,嬌俏的笑道:"你可聽好了喔."聲音里,有一種女孩在自己大哥哥面前賣弄的意思.

"嗯."

琴音歡快的響起,正是《相見歡》!

琴音流暢,透露出無比的歡快,似乎正有一對知己好友久別重逢,都有不完的話,高興得都不能遏制的樣子……

在彈奏的過程之中,麓姑娘甚至閉上眼睛,嘴角含著甜甜的笑,完全的放松,一雙手指靈活的跳動,身體也隨之歡快的搖曳……

一曲終了……

"好一曲《相見歡》!"楚陽鼓掌贊歎.

"怎麼樣?"麓姑娘驕傲的挺起了胸膛.

"嗯,非常好!這是我所聽過的,最棒的一曲!"楚陽含有深意的笑了笑:"這一曲里面,是完整的!琴音,琴藝,手感,心樂,魂音!都是充盈飽滿!"

他呵呵笑了笑,道:"丫頭,現在你知道,什麼是魂音了麼?"

麓姑娘怔住,閉上眼睛,細細的回想了一遍,若有所悟的道:"原來如此……"

"你是音樂大師,你能把你的心投入進去;這固然對一般琴師來已經是登峰造極!但對你這位琴絕來,卻還遠遠不夠!"楚陽慢慢的道:"啊麓,你要先感動自己……"

"我明白了!"麓姑娘歡喜的跳了一下,興奮得兩眼發光,道:"楚陽哥哥,謝謝你!"

"嗯,這聲道謝我是接受的."楚陽哈哈一笑:"你要記住,投入,跟深層次投入是不同的,深層次投入,跟靈魂心靈一起全部投入,那又是不一樣的!"

"全部投入,你就是琴!"

"是!全部投入,我就是琴!"麓姑娘眼中發出了光.

"全部投入之後的下一步……"楚陽緩緩的,一字一字的道:"再超脫出來的話……,那又是另一個境界了……"

"再超脫……"麓姑娘徹底地愣住了.

"琴藝武藝,這世旬不管是哪一個領域,都是永無止境的!"楚陽緩緩道:"在這世上,永遠都沒有真正的巔峰!"

"永遠沒有真正的巔慚…."麓姑娘仔細的咀嚼著這句話,竟然癡了.

良久之後,麓姑娘終于回過神來,輕輕坐下,神態恢複了鎮靜,輕聲道:"楚陽哥哥,你今天前來絕色樓,是有事吧?"

楚陽點點頭,坦然,道:"不錯,的確是有事,想請你幫一個忙."

"你幫了我一個大忙!"麓姑娘平靜地道:"不管你讓我幫你什麼,只管."

"不!"楚陽搖搖頭:"我沒有幫你的忙!以你的悟性,你遲早會悟到這個道理."他舉手止住了麓姑娘即將出口的話,沉沉道:"而且,就算我幫了你的忙,我也不會是來與你交換條件的."

"這樣的交換,就算我幫了你的忙,也是對音樂的侮辱!也是對我的侮辱!"楚陽神色之間,露出一絲悵惘和淒迷,緩緩道:"這是我最親近的一個人的觀點,也不是我的;她不在這一世……"所以,我想要她的理論能夠震動天下,凌駕于所有人之上!"

"從這一點上來,反而是你幫了我的忙!"楚陽苦澀地道.

麓姑娘為之動容,她能體會出楚陽這每話的時候,是那樣的無奈與悲傷,這種深沉的感,甚至能讓她感同身受!

她相信,這絕對不是假話!沒有人能夠這樣的出假話!

"這位朋友是你的……"

"是我的…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楚陽苦澀的笑,澀澀的道:"我希望,這幅理論能夠為你幫助,給你啟發,祝你登上那天下第一的寶座!也等于是……,完成了我的心願!"

"至于她的名字""楚陽喃喃道:"只能在我心里.

麓姑娘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良久,微笑道:"我一定能做到的!"聲音堅決,斬釘截鐵,似乎是許下了一個承諾.

"多謝!"楚陽真摯的道.

"呵呵…現在你該了吧?"麓姑娘輕輕笑了笑:"什麼事要我幫忙?我考慮一下,能不能幫."

"嗯,明年六月,你要丟中州吧?"

"是."

"或者,到那時候我才需要你的幫忙,但卻需要你從現在就開始籌備."楚陽慢慢的道:"到時候,我們會在中州相見;我需要你給我准備幾個可以隱藏和利用的身份."

"沒有問題!"麓姑娘肯定的道:"我們雖然不准參與下三天的爭霸;但替你打打掩護這樣的事,還是輕而易舉!諒第五輕柔也不敢對我們怎麼樣!"

楚陽一開口,她就知道了楚陽要做什麼已

"多謝!"楚陽鄭重地道.國事,自然不能隨便.絕色樓的支持,將關系到此行的成敗!

"不謝!"麓姑娘沉穩的道,隨即笑了笑:"我這可不是條件交換喔."

"哈哈""楚陽笑了起來,忍不住舌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這丫頭!"

麓姑娘充滿溫暖的笑了起來,心中的感覺,似乎真的有了一個呵護自己的親哥哥,那是一種幸福的窩心的感覺.

"嗯,我還真不知道,你的全名呢?"楚陽苦惱的撓撓頭:"我這個當哥哥的真不稱職,居然不知道妹妹叫什麼.失敗呀……"

"哈,你就會作怪!"麓姑娘歡快的笑了笑:"我叫君麓麓!你可記住了?"

"君麓麓……,額,好名字."

"我們是竹子…,楚陽哥哥,你知道竹子麼?"麓姑娘俏皮地歪著頭.

"啊?!"楚陽頓時震驚!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楚禦座?楚大哥!【三更!】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你不配!【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