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三十章 你不配!【求保底月票!】  
   
第二百三十章 你不配!【求保底月票!】

第二百三十章 你不配!【求保底月票!】



"青青修竹,乾坤做主,君為雅士,自當惜竹;青竹一動,云龍風虎,青竹一怒,天翻地覆!"

楚陽大驚,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原來是…,你們!君惜竹的人!"

黑魔暗竹孤獨客!暗竹!君惜竹!那個主掌整個中三天所有陰暗勢力的神秘女人!君惜竹的人!

楚陽雖然已經覺得很是高估了絕色樓的來曆,卻也沒想到,竟然是暗竹!

中三天有多大?楚陽不知道,但卻知道,就算比下三天,也不到哪里去.更何況,按照下,中,上的順序來,應該中三天比下三天要大才對!

在中三天,各大家族割據一方,家族林立,但黑幫勢力,卻也是不知道有多少!呼嘯來去,縱橫天下,中三天可是一片混亂,乃是一片全然的江湖!

但,自有其規則存在!

各大家族割據一方互不侵犯,而且各自有各自的聯盟;黑道勢力雖然桀驁不馴,卻也有各自的圈子.而,所有的中三天陰暗勢力,共司的盟主,就是君竹盟!

君竹盟,諧音"君主盟"!就是暗竹!

竹君令所到,中三天黑道力量沒有人敢不給面子!這是一個強大到變態的勢力!

若是只論高手數量,或者良莠不齊;但若是論人數,那是海海的!

楚陽記得,前世有兩個中三天的超級世家不知因為何事招惹了君惜竹,結果一枚竹君令出,方圓數千里的黑暗勢力潮水一般的湧過去,兩大世家只堅持了區區七天,就煙消云散!

這樣恐怖的力量!

楚陽也終于明白了,為何絕色樓竟然這樣的在乎金銀這些世俗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各大世家或者不會在意,但這些黑暗勢力卻是需要的!

"額?楚陽哥哥也知道我姐姐的名字?"君麓麓有些詫異;她本以為自己的姐姐從未在下三天出現過,楚陽不應該知道的,沒想到他居然一口就叫了出來!

而且,關于君竹盟的這三十二字歌訣,只是去年才出現,而楚陽竟然也隨口吟了出來!一時間,不由得大是意外.對楚陽的來曆不自禁的又有了懷疑.

"超級實力,赫赫雌威,…,焉能不知!"楚陽微微啃歎一聲.從君麓麓這句話就可以知道,現在的君惜竹已經掌握了君竹盟大權!

楚陽沒想到會這麼早.

他本以為既然是跟顧獨行等人齊名,自然年齡是差不多的;但現在看來,這位君竹盟的老大則是要比想象中大一些.

轉念一想,心中釋然:中三天的人只要夫到了武尊之上的,普遍長壽;一百年前的人物與一百年後的人物齊名……那也不是什麼怪事……

就在這時,一個侍女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道:"姐姐,不好了,下面打起來了……是這位楚公子的同伴和連公子的伙伴們…."

"為什麼?"

"是……是連公子他們一直在挑鞏""婢期期艾艾的道.

"啊?"君麓麓的臉色變得很奇怪.

以楚閻王的凶名,他在鐵云城不去招惹這些官宦世家就已經是這些人燒了高香了,這些人居然主動招惹楚閻王?

這,這事也太離譜了吧?這個連凡雷的腦袋里,難道是裝了屎嗎?

"啊麓,看來我們的晚膳要吃不成了."楚陽淡淡的笑了笑.

"還吃?"君麓麓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道:"剛才已經足夠你三天不餓了!"楚陽哈哈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原來,自從楚陽進去之後,連凡雷等人就因為嫉妒而冷嘲熱諷起來,在顧獨行的壓制之下,紀墨和羅克敵等人只當沒聽見.

以他們四個人的身份,連凡雷這種渣津自然是等于無視,哪怕就算是一百個連凡雷的家族加起來,也不值得他們動怒!

用紀墨的話就是:我親手殺了你?**!那不是太給你面子了麼?

連凡雷等人自覺罵人不吐髒字,得意洋洋,但了一會之後,對方完全沒有回應,不由的也是感到無趣.就放棄了攻擊.

阜竟在這絕色樓,是誰也不敢放肆的.

隨即就喝著茶高談闊論起來,但這伙人談著談著,居然談到了楚閻王的身上.

連凡雷大不慚的道:"什麼楚閻王,嘿嘿,依我看,也就如此罷了.什麼智計超群?那點事,誰做不出來呀."

這段時間楚閻王貌似"失寵."連凡雷這句話的時候,也是底氣十足.

其中一個少年謹慎的道:"話不能這樣,只是楚閻王憑著自己的智慧,揪出來那麼多的內奸,這份能力,就令人佩服."

"智慧?我呸!"連凡雷哈哈大笑,道:"就前禦史台那個姓李的,哈哈,他貪贓枉,草管人命,誰不知道?這個還用查?只要想辦,就辦了唄!"

"再了,還有前戶部侍郎那個姓王的,他與大趙通信達數百封,這樣的事,誰不知道?居然勞都到了楚閻王頭上…依我看,楚閻王簡直就是個腦殘!"

"還有那誰誰"跟大趙的奸細聯系啥的,這個不是只要派人一查,就是一個准?從何起楚閻王智比天高了?依我看,楚閻王簡直就是個**!"

"哈哈哈哈…"連凡雷正點評的口沫四濺,突然一個哈哈大笑的聲音忍耐不住的傳了出來.轉頭一看,只見紀墨捂著肚子笑的涕淚橫流.

"哈哈哈…,我真的沒想到……"紀墨狂笑著,道:"都這下三天**多,我還不相信,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令人無語的sha逼啊…我真是草了……"

"文明些!"顧獨行也有些忍俊不住,但還是嗔著臉訓斥道.

"我實在忍不住……文明不了……"紀墨捂著肚子,一臉糾結的痛苦:"真的,二哥,腦殘我也見過不少,可這麼腦殘加自大的,這輩子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放肆!"連凡雷白皙的臉蛋終于漲的通,大怒道:"這仙…你是在我?"

"我草!居然一轉眼就聰明了!我的這麼隱晦,他居然也聽了出來!"紀墨瞠目結舌:"這份智商,真是令我舌目相看!"

連凡雷的臉陰沉的像要滴出水來:"閣下,就算侮辱人,也還要出個理由吧……若是沒有理由,休怪本公子不客氣了."

"理由……哈哈……"紀墨大笑一聲:"連公子,你在這里大肆的評價楚閻王,可知道是如何可笑?你所的這些,都是皇榜上寫出來的……,你居然還作為你的理由了?"

"左一個sha逼右一個腦殘,你罵的夠爽啊!可你用什麼罵人家?用人家調查出來的,張榜公布天下的罪證,來罵人家?究竟是誰腦殘,這還真不清楚!"

"人已經抓了,頭已經砍了,所有罪證公布于眾了,你倒來了聰明了?啊?"紀墨毫不留的譏諷道:"這里也是漏洞那里也是破綻,你真有智慧啊!你怎麼就不用你那被**夾過卻只是夾扁了還沒夾爛的腦袋想一想,這些罪證,換做你,你成嗎?你只能在別人完倉做完之後在這里放屁!鐵補天如何?鐵補天號稱鐵云城第一天才,在楚閻王到來之前,也拿這些奸細毫無辦,你就比鐵補天還要聰明?你咋就這麼牛逼呢?你這麼牛逼鐵補天咋不用你呢?鐵補天咋就這麼昏庸呢?"

連凡雷滿臉通,狂怒之極,怒極之下,反而恢複了冷靜,他怎麼敢當眾自己比鐵補天聰明?那可是當今皇上!

"你是誰?"連凡雷陰著臉問道.

"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紀墨長笑一聲:"尤其是你這種拾h牙慧之後再反過來洋洋自得的攻擊原著人的王八蛋,更加不配!"

聽到這里,連凡雷若是還能按耐得住脾氣,那他就是聖人了!那里還顧得上在絕色樓不准動手的規矩,尖叫一聲:"給我打!打死了我負責!"

"打?"紀墨抱著胳膊,輕蔑地一笑:"你敢隨便打人?難道你就不怕鐵云國的王?"

"王!在這里,老子就是王!"連凡雷怒叫一聲,只是一個勁的催促:"上!給我打!給我打!"

身後的幾名護衛一步就踏了出來;另幾個公子哥兒的侍衛也不甘其後,一個個擼起子,就要沖上來!

"住手!"一個冷沉沉的聲音淡淡地道:"誰在絕色樓動手,誰就死!"

這句話轟然炸響,直震得大廳之中的巨大木炭火爐也是閃了兩閃!亭頂,灰塵簌簌落下.

"等出去了,本公子要你好看!"連凡雷猙獰的道:"子,本少爺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得罪了本少爺,是什麼下場!"

"哎呀呀呀…,我好怕啊!"紀墨雙手抱著胸膛,活像是遇到了色狼的可憐女子,居然還將媚眼一個個的瞟過去:"人家好害怕哦,人家好害怕喔……,人家好害怕嗯哼……"

連凡雷七竅生煙!

就在這時,楚陽從樓上走了下來,淡淡地道:"都這麼大人了,跟一些垃圾羅嗦什麼?走了走了!"

豐先出門,竟然連看也沒看連凡雷一眼!

"我們走!"連凡雷一揮手,眾位紈绔帶著護衛,一窩蜂的追了出去.但出了絕色樓大門,四處一望,同時傻眼:剛剛出來的那五個少年,影蹤全是…竟然突然間就消失了!

重申一句話:看盜版我無禁止,我只能表示悲憤而沒有任何力,.看書不滿意棄書而去的比比皆是,我更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能挽留.看盜版而且對書不滿意的也有很多.評價書不要緊,我從未禁止評論.討論節更是大力歡迎,不管正版讀者還是盜版讀者,只要是真心的討論節我都會親自回複而且加精.

在看盜版的同時;打著評價的旗號吹毛求疵雞蛋里挑骨頭來攻擊也沒有什麼,最多我禁也就完事.但請不要左一句作者sha逼右一句風凌腦殘!挨罵的滋味都不會覺得爽,大家是不是?

真心的拜托大家了:表罵我,看不爽,靜靜離開就好.

君子絕交不出惡!

(其實我是一個純潔的人,我喜歡以德服人.嘿嘿)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們是竹子【四更!】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楚閻王再次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