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這是一份大禮!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這是一份大禮!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這是一份大禮!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鐵補天面沉如水.

"這…"所有跪著的大臣們人人都不敢話,只是一個勁的磕頭如搗蒜:"臣等有罪!臣等罪該萬死……""誰來告訴朕!發生了什麼事?"鐵補天緩緩從龍椅上坐起,目光森然.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鐵云老宰相皇甫明鏡捋了捋胡子,他是站著的不多的人之一,泰然道:"陛下,就是楚禦座封了戶部,捉拿了連成貴,而且,戶部的賬目,補天閣正在排查…"

"此事,楚禦座已經頒下閻王令:要一查到底!查到誰,就抓誰!抓到誰,就殺誰!"老宰相的最後幾個字,聲音森然,明顯帶著些幸災樂禍的樣子;讓所有跪著的人的臉上又白了幾分.

"可"戶部的帳,關他們什麼事?"鐵補天震驚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這幾十個人,還有那今天影蹤全無的一百多人,突然腦子一暈,身子晃了兩晃.

這里面,有戶部的,有刑部的,有禮部的,有吏部的,還有兵部的……"這些年來"貌似是大家都不是很寬裕,所以,咳咳""皇甫明鏡咳嗽著,緩緩道:"所以有很多的官員,就打上了國庫的主意,而國庫…,是有戶部管轄,于是乎,大家的日子,就突然好過了起來.而且,事後,只要連大人運用手段,咳咳,勾銷了也就萬事大吉

皇甫明鏡似乎得很無奈,但卻是的毒辣,毫不留!"而如今,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楚禦座知道了這些事……",皇甫明鏡謹慎的道:"所呃…額,這個,聽禦座勃然大怒……,補天閣昨夜,連續抄家三十五戶……"

鐵補天臉色蒼白,道:"莫非國庫的事…這些人都有參與?"鐵補天的手指顫抖,指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黑壓壓一片大臣.

眾大臣都不敢話,一個個顫抖的跪著,額頭緊緊貼著地面.

看到這種況,鐵補天身子又晃了兩晃,突然頭痛欲裂的閉上了眼睛.

他不怪楚陽,一點也不!

但他只是感到了痛心!無比的痛心!

朝堂……,是什麼地方?天下士子夢寐以求;各地方官員有的窮其一生都不會站在這里,哪怕一瞬間!

可以這麼:金殿之上,就是鐵云國真正的棟梁之才!

這里,是整個鐵云國的根本!這里是爛了,那麼鐵云國就是從根上爛了!而這些年,是鐵云最困難的時刻!本應風雨同舟共度難關,卻沒想到,卻是一個比一個猛的在挖國家的牆角!

辛辛苦苦的培育,卻是培育了一幫蛀蟲!

"你們好!很好!很好啊…"鐵補天咬著牙,點著頭,臉色鐵青,突然悲憤的一聲大笑:"哈哈哈"果然不錯!果然是我鐵云的擎天之柱!棟梁之才啊!"

關于國庫的事,一直以來他就知道很嚴重;一直想著,登基之後找個由頭,好好的查一查.

再怎麼嚴重,也不過是幾個官員罷了.最多,牽扯到十幾位二十幾位,就已經算是聳人聽聞了!

什麼也不會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

去了這些人,朝堂就只剩下寥寥三四十人!等于是空了!

但……不去,難道還留著?留著這些蛀蟲?

"統統給朕在這里跪著!"鐵補天大怒的飛起一腳,踢翻了龍椅前面的黃金桌案,咆哮道:"立即傳楚禦座進宮!"

過了不到半個時辰,馬蹄聲響,竟然直到金殿之前!

換做一般時候,恐怕早有人群洶湧的跳出來指責彈劾,但今天,卻是一個話的都沒有.

"啟稟陛下,楚禦座請求覷見."

"餑!"

一異寂靜之中,慢慢的一個腳步聲平緩的響起,緩慢,而有韻律.下一刻,眾人只覺得眼前一暗,金殿門口,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黑袍從頭到腳罩住,唯一露出來的臉上,一個猙獰的黃金面具!

這個人在金殿門口出現的那一刻,似乎整個金殿的氣溫也突然下降了幾度.尤其是心里有鬼的大臣們,更是由衷的感到了恐懼!似乎這個人的到來,就是帶來了地獄的氣息!

"給楚禦座看座!"楚陽還沒有開口,鐵補天先了話.鐵補天並不想讓眾大臣知道,現在的補天閣,其實不在自己的掌握中;而楚陽,也不是鐵云的臣子.

這對一位君王來,太掉面子.

"謝陛下."楚陽自然聽得出來鐵補天的暗示,坐下之前感謝一聲,就四平八穩的坐了上去:"不知陛下今日召喚,可為何事?""楚禦座,這兩天忙得很吧."鐵補天笑吟吟的道:"對國庫之事,不知道楚禦座如何打算?"開門見山.

"按照陛下之前的承諾,補天閣可以有先斬後奏的權利."楚陽淡淡地道:"所以,昨夜發生如此大案之後,其中的已經核實的幾位蛀蟲,已經于今早在西市全家抄斬!合共三百余口!"

這句話出來,地下跪養的大臣們更是瑟瑟的顫抖了起來.

"那剩余人等呢?"鐵補天吐了口長氣.

"這個……,要有陛下聖裁."楚陽輕描淡寫的道:"不過,依著我們補天閣的意思,最好統統殺光!畢竟,調查一次,弟兄們也都付出很多,很累."

統統殺是…

已經有人暈了過去,也有人在低低的哭泣.

皇甫明鏡老宰相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統統殺光?那可是好幾萬人……老頭兒現在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楚陽未來之前,鐵補天盛怒不已,但楚陽來了之後,氣氛就好像頓時變得很詭異.

與其是君臣二人在一問一答,倒不如是在演雙簧.

一個做白臉,一個做黑臉.

"殺光"不可取吧?"鐵補天皺起眉頭:"須知,若都是全家抄斬,可足足有數萬人…."

"陛下過慮了!"楚陽安詳的道:"鐵云這些年來連年征戰!死于戰火之中,已經有八百萬青壯!區區數萬人,我鐵云還損失得起!"

"這…禦座,可否網開一面?"鐵補天笑吟吟的道.

"這個,既然陛下求"那麼自然可以視其節輕重,分別處理……,楚陽道:"至于調查結果,我會送到陛下這里;陛下可獨裁即可!"

鐵補天哼了兩聲,道:"也罷."

楚陽這句話之中分明是刺了自己一下,鐵補天豈能聽不出來.獨裁?什麼叫獨裁?哼!

不過,楚陽是刺,卻也是提醒.至于提醒了什麼……那就不得而知.

至此,兩人之間雙簧唱完了.

"楚禦座,可否與朕一敘?"鐵補天笑道.

"唯恐打攪陛下清淨."楚陽淡淡道.

"來人啊,擺駕金闕樓."鐵補天笑了笑.

"這是在下送給陛下的一份大禮.,,楚陽輕輕地道:"今日之根基動蕩遍地殺戮,卻是來日的長治久安!陛下登基,在下一時疏忽,忘了奉上禮物……就以此事相抵吧."

楚禦座的一番話,讓鐵補天陛下眼珠子幾乎瞪出眼眶,又好氣又好笑,最終只是長歎了一口氣.

兩個人在皇宮里談了很久,誰也不知道楚禦座什麼時候走的;但所有人的心,卻也放了下來.起碼……,不會馬上就死了.有了點兒喘息的時間……

過了幾天,鐵補天頒出聖旨:凡是貪墨在五萬兩銀子之下的,交出貪墨所得,戴罪立;暫居原職;凡是貪墨十萬兩銀子下上的,交出貪墨所得,罷官削爵,貶為平民.凡是貪墨妾十萬兩銀子以上者,斬首示眾,家人流放……

至于百萬以上,則是全家抄斬……

這個決定,看似寬松,但鐵云城頭卻也又被鮮血染;數千顆人頭,就這麼華麗麗的砍了下來!

不責眾,這個道理在這種時候,還是算數的.若是將所有人都砍了,恐怕鐵云朝堂將立即崩潰.鐵補天也只有慢慢處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若是有朝一日這些人表現不好,那麼這筆舊賬就會立即翻起來….

而楚陽挑起這件事,既為補天閣立威,自己做了惡人;而且讓鐵補天收攬了絕大多數的人心.此事,將直接度過鐵補天登基為帝的短暫磨合期,直接強制性的令鐵補天主掌的朝廷政權進入成熟期!

雖然這個朝堂空了一半……

經由此事之後,最起碼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鐵云城的官員面貌,將會煥然一新!

這就是楚陽送給鐵補天的一份大禮!作為登基賀喜….

至于事起因,楚禦座並沒有.若是了,乃是因為在絕色樓與人爭風吃醋而起……估計這位新皇陛下能被他活活的氣暈過去!

經由此事之後,楚閻王的凶名,直接震懾九重天!楚閻王的殘暴,讓所有聽到的人,都是歎為觀止!

在官員們的心中,楚閻王本已經臭到家了的臭名更是足斤加兩,更上一層樓!但在民眾之中,楚閻王的聲望,卻是扶搖而起,直上九霄……

鐵云城人人自危之下,不管做什麼事,雖然官員人少了不少,但效率反倒提升了很多!

程云鶴終于帶著人,經過將近一個月的長途跋涉,終于精疲力竭的回到了大趙都城中州!只差一天,就超了夢魂液的時效"

不知道第五輕柔知道了這些事,會是什麼反應……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楚閻王再次出手!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這一敗,很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