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此無計可消除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此無計可消除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此無計可消除



在這幾天里,鐵云城之中,悄然的掀起來一股流蜚語的潮流,什麼鐵補天大逆不道,弑父登基;什麼楚閻王陰謀算計,害死先皇,什麼鐵龍城密謀造反…

總之,寒冷的鐵云城,突然變得沸沸揚揚起來…

"我要走了."楚陽靜靜地坐在烏倩倩對面:"去大趙!"

"去大趙?"烏倩倩震驚的站了起來:"那…怎麼會想起去大趙?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去,為了這天下之戰!我非去不可."楚陽輕輕道:"補天閣,就交給你了,從現在開始,在今後的一段時間里,你就是楚閻王!"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楚閻王?"烏倩倩怔怔地站著,看著楚陽,眼圈突然了:"你遲早有一天要離開的,是不是?"

楚陽攤攤手:"我這是去力正事."

烏倩倩不理,一口氣道:"所以你故意黑袍罩身,不讓任何人知道真面目,就是在從一開始就為了離開做准備是不是?"

楚陽輕輕歎了口氣,歎道:"你有些莫名其妙"你想得太多了."

"若是有一天,你離開了,楚閻王卻不會離開.是不是?"烏倩倩眼淚似乎要掉下來,聲音在微微顫抖:"這就是你對鐵補天的交代,也就是你對師門的交代,是不是?"

楚陽一陣無語,凝神看了她一會,淡淡道:"不錯!"

"所以你一開始就打算將我撇在這里,是不是?"烏倩倩抽了抽鼻子,瞪大了眼睛,努力的不讓淚水流下束,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你一開始就沒打算帶任何人走,是不是?"

"是!"楚陽狠了狠心,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我知道了."烏倩倩淒迷的笑了起來:"你放心,我會做好的."她突然勇敢的看著楚陽,輕輕道:"既然你選擇了我,來當這個楚閻王,那我就一定會當好楚閻王的."

楚陽默然鼻久,無以對.

"楚陽,你是不是特別喜歡穿黑色的衣服?"烏倩倩突然輕輕地笑了笑,帶著一種莫名的韻味,凋悵的問道.

陽咽了口唾沫.刺客,面對著烏倩倩,他突然感到了巨大的一種心靈壓力.

"嗯,我知道了."烏倩倩微不可查的點點頭,轉過身去,竟不再看他:"還有別的事麼?"

"這段時間,謠很多;而這次謠,我不會插手."楚陽沉默了一會,道:"你來做."

"我知道."烏倩倩淡淡道:"你辛辛苦苦的培養我,不就是為了這一天麼?"她的聲音很平靜,但這平靜的聲音下,卻似乎是埋藏了一座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

楚陽能夠清晰的聽到,在烏倩倩柔弱的胸膛里,那顆心髒在激烈之極的跳動!烏倩倩雖然表面盡力的維持著平靜,但心中的緒的激烈,卻已經是隱隱有些不可遏制.

楚陽歎了口氣,道:"我只是要提醒你;不動的敵人是最可怕的;但他只要動了,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但總也給了我們對付他們的機會."

"這一點,我還不需要你來提醒."烏倩倩淡淡的道:"跟著真正的楚閻王這麼多天,我學得會."

"那就好."楚陽點點頭,低聲道:"這一去,若是沒有意外,半年之後,我會回來!"

烏倩倩久久沒有話,只是背對著他站著.

楚陽抬起了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但手抬了起來,卻很久沒有落下,終于又將手從半空中收了回來,道:"我走了.我去皇宮,然後直接就出門了."

烏倩倩不答.

楚租歎了口氣,緩緩轉身,走了出去.面對烏倩倩的幽怨,楚陽竟然不敢再留在這里.

烏倩倩的肩膀劇烈的抖顫起來,在楚陽的腳步邁出房門的那一刻,清晰的聽到了背後傳來'滴答,的聲音.烏倩倩蘊含在雙目之中的淚水,終于忍不住滴了下來.

在光滑的地面摔成粉碎.

楚陽在門口,腳步一頓,心中默默的道:對不起……可是我,現在真的給不了你什麼……

然後舉步,迎著寒風,走了出去;轉眼間,就消失在補天閣大門外.

烏倩倩久久地站在房中,背對著門口,一動不動;良久,突然蹲了下去,兩只手捂住臉,無聲的嗚咽起來……

她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但身體卻在劇烈的顫抖"良久良久,她才緩緩的站了起來,深深的看著楚陽放在桌的黃金面具,輕輕拿過來,眷戀的看著,將面具放在面前,深深地嗅著,似乎在感受著什麼,然後將面具緊緊地抱在了懷里……

一串淚珠,撲簌簌的滴落,滴在面具,滑落地面.什麼?"烏倩倩輕輕地,無力的問向自己對面那張椅子.

椅子沉默,靜靜存在.它什麼都回答不了她;與楚陽一樣,面對烏倩倩的問題,無法回答.

烏倩倩留戀的撫摸著面具,撫摸著椅子,然後她將面具舉起來,看了好久,一點一點的靠近自己的臉,眼中神色變幻,忽而瘋狂,忽而絕望,忽而淒迷,卻都充滿了眷戀.

面具終于罩在臉.

遮住了她的幽怨.

這天下午,楚陽與顧獨行兩人,黑衣黑發,騎在兩匹健馬,旋風一般卷出了南門.一路激起雪地煙霧如長龍翻卷,消失在天地盡頭.

城樓,一襲明黃色的身影久久佇立,凝望著雪地漫卷而起的雪霧,負手而立,眼神很奇怪,很奇怪.

"你若回不來,朕……就立即發兵大趙,決一死戰."鐵補天輕輕地道.然後他轉身走下城樓.

也就在這一天,鐵補天正式答應了第五輕柔的請求,派遣五百精兵,護送唐心聖的家眷,快馬加鞭,送往大趙,中州!

補天閣的人在這一天突然發了瘋,楚閻王下令,徹查謠!查不到根源,提頭來見!

這個命令,讓成子昂和陳雨桐愁眉苦臉,愁腸百結"只好出動鐵云城之中的所有眼線,連刑部和軍部的力量也抽調了過來,全城立即轟轟烈烈的查了起來.

鐵補天在處理完公事之後,在影子護衛之下,來到了補天閣,進入了楚禦座的房間.

烏倩倩臉帶著金色面具,身罩著黑袍,坐在里面.見鐵補天到來,正要除下面具的時候,鐵補天微笑道:"戴著,我只是來坐坐.

烏倩倩怔了怔.

兩個人,一個坐在桌子前面,一個坐在桌子後面,面對面的坐著,氣氛竟然沉悶至極.

鐵補天坐了好久,終于問道:"這間黑袍,不是新的?是他穿過的?"

烏倩倩輕輕點頭,輕聲道:"穿著這件袍子,我才感覺,楚閻王還在."

鐵補天目光凝注在金色面具,良久,輕輕地歎了口氣.

烏倩倩不知道,鐵補天這.氣是為自己歎氣?還是為楚陽歎氣?或者……是為了別的什麼?

但她卻能聽得出來,這聲歎氣之中,包含著多少的調悵,和失落,還有一種隱隱約約之中,不出的東西.

天兵閣.

一個青衣身影一溜煙一般進去,極為快速的在各個房間里翻找了一遍,最後停留在楚陽的房間里,仔仔細細的尋找了好久,終于伸手一按,密室的門輕輕開啟.

青衣人得意的笑了笑,身子一閃,進入密道.

"我草,這混蛋!"一進去,就罵了出來.自己都走出幾百里了,這里居然還是安排了這麼多的陷阱阻礙.

在這一條密道,竟然布滿了蜘殊網一般的東西,還有一些細細的絲線,下盤旋.

青衣人若不是功力高強眼睛好使,幾乎就要一頭撞了進去.

這些都不是致命陷阱,但卻是防備人進來的查看措施.青衣人很郁悶:這混蛋都去了大趙了,還布置這些干什麼?

但轉念一想,又興奮起來:他如此鄭重其事,其中必然有貨!

心翼翼的將自己的身影化作一縷青煙,在絲線之中慢慢地穿梭,終于……到了最里面,放眼看去,前方終于沒有了絲線,乃是一個大大的空間.

青衣人心神一松,落了下來.

雙腳剛剛落地,突然噗的一聲,踩進了一個坑之中,頓時臭味撲鼻……

立即拔腳出來,不由得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具見腳黃黃白白,企是五谷輪回之物.

卻是楚陽在臨走之前,將密道改了一個方向,將他引入了莫成宇在這里住的時候,開辟的一個臨時的五谷輪回之所,而且加以布置.

嗯,縱然是王級高手,也是需要…那啥的.

青衣人跳了出來,將靴子猛然運功震裂,踢飛出去.然後捂住鼻子光著腳丫子沖了出去.

這種陣仗,自然傷害不了他,可也太惡心人了……

咬牙切齒的在密道中尋了好久,才找到楚陽封閉的密室,打開闖了進去,突然大吼一聲:"氣死老子了!"

只見好幾間石室,都是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尋到最下面一間,卻只有一塊大石頭豎著,面刻著幾個字:"君今前來,吾已遠去;無法招待,慚愧之極.輪回奧秘,獻與君前;區區心意,不成敬意.

若是有緣,來日可見."

青衣人看著自己的光腳丫子,看著對方的寫的'輪回奧秘,四個字,幾乎吐血.




上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磨刀霍霍向中州!     下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外樓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