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外樓之變!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外樓之變!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外樓之變!



"不就是大趙麼?很遠麼?真以為老子拿你沒了!楚陽,你個王八蛋!千萬不要讓老子證實了你的身份,到時候,就算是老祖宗護著你,我也要一天打你八遍!"

青衣人咬牙切齒的哼哼兩聲,一揮手,面前大石化作粉碎,氣沖沖的飛掠而去……

不過心中卻也有些欣賞,這家伙居然能夠預見到自己會來……這份智慧就已經非司可.若真的是自己的侄子……嗯,那還真是一個好玩的家伙.

無形中,對楚陽竟然多了一股期待……

天外樓.

"這天可真冷,師弟,不如咱們喝一杯如何?"烏云涼身穿黑色狐皮大衣,來到紫竹園.

這段時間里,有事沒事,烏云涼就過來坐坐.孟超然喜歡清靜,被這位掌門師兄煩的不行,但卻也無可奈何.趕了好幾次都趕不走.

"沒興趣."孟超然坐在紫竹林里,紫竹白雪,襯著他黑發白衣,顯得瀟灑出塵卻又落寞孤獨.

"沒事,我有興趣."烏云涼哈著氣,搓著手:"來,跟我談談你的好徒弟;呵呵,你自己也沒想到,你那悶葫蘆一般的寶貝徒弟,居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成為風云人物吧?"

烏云涼知道,孟超然看起來對啥都不在乎,但一談到楚陽,就搔到了他的癢處,立即就會興致勃勃起來.

現在自己在天外樓改革了幾次,弄得幾個師兄弟對自己挺那啥,而七師弟孔驚風又不在,被自己派了出去,九師弟暴狂雷也不在被自己派去了鐵云.現在整今天外樓,能跟自已話的,也就只剩下了孟超然這個對啥也不關心的人……

"談楚陽做什麼?"孟超然做出一副不悅的樣子:"這些天你還沒有把自己的嘴巴談出繭子來?"

烏云涼嘴角隱秘的撇了撇,果然,一提他那寶貝徒弟,他的話就多了.

"楚陽可真是不簡單啊……哎咋我就沒有這麼個徒弟呢?"烏云涼歎息著.

孟超然的嘴角已經不自覺的露出來一絲笑意.

"咳咳,來喝兩杯?"鳥云涼趁機道.

"真拿你沒辦."孟超然無奈的點了點頭;轉身去弄酒菜.

分明就是想聽我多誇你徒弟幾句,居然還一副不樂意的樣子.鳥云涼心中腹誹,叫道:"讓你那徒弟去做幾個菜不就行了?你還非得親自動手?"

"談曇閉關了."孟超然歎口氣,不提談曇還強點,提起談曇,他真的無奈了.自從楚陽走了以後,談曇除了天天照鏡子之外,再也沒有了別的樂趣,只是練.

整個兒一個練狂人.

孟超然了他幾次談曇總是陽奉陰違,一轉身,就又去練了.實在被逼的沒辦,就傻笑看來一句:"師父,你看我這幾天是不是更英俊了?"

天知道孟超然的心.

看著談曇那張極度抽象化的臉,再聽到這句自戀到家的話,孟超然唯有揮揮手:練去吧.別問我了……每次問,對我這個當師傅的都是一種折磨.

實話吧,怕打擊了他;不實話吧……可實在被噎得不出話來.

談曇自從得了吸靈聖魚,基本一天也沒有停止練.

進境連孟超然都威覺到了吃驚:這幾個月以來談曇幾乎就是一路高歌猛進,已經突破了武者五品!

而且,在吸靈聖魚吸取的天地靈氣的改造下,孟超然驚訝的發現,連談曇的資質都在潛移默化似的改變之中……

孟超然有一種感覺:可能自己一生的驕傲,就是收了這兩個徒弟!

談曇拼命的修煉為了什麼,孟超然自然知道.談曇是想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然後去幫楚陽!

只要談曇有這樣的動力,孟超然怎會不支持?

不大一會孟超然抓著幾個菜,拎著兩壇酒回來了:"大師兄,我你下次來的時候能不能不空著手?每次都倆肩膀扛著一張嘴過來,弟我這里經濟很困難啊."

烏云涼翻了翻白眼:"你只要下一趟山,去找找你那寶貝徒弟,絕對能搬回來一座金山!像你這樣的大財主,居然還有臉跟我哭窮."

"呵呵,臉皮真厚……"孟超然滿足的眯著眼笑了笑一掌拍開了一壇酒的泥封,一邊斟酒一邊道:"大師兄,你行走江湖這麼多年,有沒有見過跟談曇這樣長的很奇怪的人?"

"這個……長得這麼有個性的還真是沒見過."烏云涼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若是見過,絕對不會忘記.做夢夢見都會嚇醒他姥姥的……"

孟超然歎了口氣皺著眉頭看著遍地深深的積雪,良久之後才道:"這段時間,好像有些不太平啊.不知為何,我總是感覺很壓抑……"

"壓抑?壓抑就對了!"烏云涼冷哼一聲,道:"最近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這四個人鬼鬼祟祟,老六和老八左右搖持……師弟,你可曾想過,我們天外樓會走到這一步?"

著,烏云涼自嘲的笑了笑.

"是你前段時間逼迫太狠了."孟超然輕輕歎了口氣:"老二的幾個得意弟子,被你利用門派大比這件事,與老三老四的主力弟子豁命拼殺,兩敗俱傷,有幾個甚至當場橫呃……令他們這些年培育弟子的心血,全然東流,心中若是沒有怨恨,怎麼可能?"

"可你也明明知道,我為何會這麼做."鳥云涼沉重地道:"要知道,上次我本打算連他們幾個也……但顧及到這些年的誼,實在是不忍心下手:只剪除了幾個弟子,已經算是網開一面.希望他們能夠早日悔悟……

"大師兄,跟我話,你不必如此虛偽."孟超然抬起頭,正視著自己的師兄:"我知道你是為了門派好,也知道他們做的事.但你之所以不做,是因為有目的,而且沒把握.並不是顧及意.所以意之類的話,以後還是不要了."

烏云涼尷尬的笑了笑,郁悶道:"師弟,怎麼我也是掌門……"

"哎……"孟超然歎了口氣:"你曾經見過臉皮這麼厚的掌門麼?"

烏云涼干咳兩聲,道:"師弟,有件事,需要與你商量商量."

"什麼事?"孟超然很警惕.

"你看,女倩倩如何?"鳥云涼緊張的看著孟超然.

"不錯.那孩子的確是不錯的;資質好,性好,容貌好,身材也不錯."孟超然對鳥倩倩毫不吝惜欣賞之意.

"哈哈……"烏云涼喜形于色:"你看,倩倩與楚陽……他們兩人可能匹配?"

"這個……"孟超然撚著胡子,皺起了眉頭:"大師兄,一輩的事,你我不必操心.再,他們兩人都不在跟前,這種事,總要征求一下他們自己的意見."

他頓了頓,道:"楚陽雖然是我弟子,但我卻不能擅自為他做主."

烏云涼歎了口氣,道:"好吧,我也不強求你,有機會我問問楚陽好了:我你這個師傅做得可真沒勁,楚陽無父無母,他的事,你百分百可以做主,居然還……"

"這是一輩子的事,沒有楚陽本人點,頭,我不會替他做任何決定."孟超然冷哼一聲:"萬一若是弄擰了,可就是一生痛苦!我不想讓我的弟子痛苦一生."

"好吧."鳥云涼沉默了一下,道:"師弟,有一件事,我要拜托你."

"你今天事可真多."孟超然翻了一個白眼.

"萬一若是天外樓這邊出現變茶……"鳥云涼沉沉的道:"師弟,你不要顧慮我;要在第一時間,帶著談曇逃出去,明白麼?"

孟超然深沉的笑了笑,道:"看來這天外樓,要發生一些什麼事吧?"

"不錯.有神刀閣和黑血盟兩大門派,還有一些神秘高手,在向著天外樓這邊趕來."鳥云涼沉重地道:"這一次,天外樓將面臨一場苦戰!"

"苦戰."孟超然站了起來,身形挺拔如劍,沉思的道:"大師兄的意思是?"

"這一次的事,完全出乎意外,而且突如其來."鳥云涼緩緩道:"所以,我懷疑……這一次乃是第五輕柔在泄憤,並不是要毀滅天外樓.兩大門派的主要目標,應該是你和談曇!"

"因為楚陽在鐵云的動靜,讓第五輕柔損失慘重,所以……對付你,就是打擊楚陽."烏云涼神嚴肅,道:"所以,我想要……你和談曇先躲一躲.

"先躲一躲?"孟超然怔了怔,苦笑道:"大師兄,恐怕現在想要躲一躲,也已經來不及了."

"不錯,的確是來不及了!"一個冷森森的聲音突然響起.聲音鏗鏘,如金鐵交鳴!

烏云涼臉上一下子僵住,隨即立即放松,微笑道:"是哪一位朋友前來?"

那聲音道:"黑血盟下,參見鳥掌門!"

緊接著,從左後方也是一個聲音傳來:"神刀閣弟子,向烏掌門問安."

刷的一聲,前後左右,同時落下兩條人影,合共八個人,圍成了一個圓圈.右面兩人一身黑衣,腰椅長劍,正是黑血盟下人.左面兩人一身衣,背負長刀,卻是神刀閣中人.

正面和背面的四個人都是一身白衣,眼神銳利.

其中一個白衣人嘎嘎笑道:"剛來到這里,就被孟兄發現,的確是讓我出乎意料之外."他贊歎的道:"孟超然,不傀是楚閻王的師父!厲害啊,厲害!一

孟超然淡淡道:"孟某不知道,你在什麼."

"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今日,都是死定了!"背後的一位白衣人眼中含著強烈的殺機,鏘的一聲響,長劍秋水般出現在手中:"孟超然,你徒弟殺了我們那麼多人,今日,就是你償命之日!"

孟超然眉頭一皺,霍然抬頭,眼神如劍:"原來是……金馬騎士堂的人!"




上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此無計可消除     下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談曇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