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危機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危機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危機



紫竹林之中,紫竹依然在瘋狂搖曳,紫色的竹葉依然是漫天飄飛如雨如夢,但孟超然和烏云涼兩人,卻已經無影無蹤!

場中,原本眾人戰斗的地方,地面血肉模糊,鮮血成片,靜靜地趴著兩個人:黑血盟吳乘風吳承云兄弟兩人!

每個人都是咽喉中劍,一擊斃命!剩下的十個人之中,孫劍和孫峰兄弟兩人臉色慘白,嘴角掛血,另外還有兩位金馬騎士堂的武尊臉色煞白,頭發散亂了下來,那位女武尊滿臉通,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雙方的接觸只有一瞬間!

孟超然拼命突圍,眾人拼命攔截,烏云涼拼命阻擋;俱是拼命!在一個接觸之下立即分開,竟然產生了這樣的匪夷所思的戰果!

金馬騎士堂的九品武尊瞪著眼看著孫劍,兩眼如銅鈴,幾乎要活生生的一口吞了他:"你不是……這個孟超然只有九品武宗的修為?!"

"是九品武宗啊,我去年還曾經……"孫劍慌慌張張,心中也在納悶:一個九品武宗,面對八位武尊的攔截,居然……能沖出去?這麼猛?雖然占了地利,可也不應該啊……

"放你媽的十八拐彎連環屁!去你娘的九品武宗!"金馬騎士堂的九品武尊氣不打一處來,啪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臉上,一只手指著地上的狼藉,低聲咆哮道:"你家的九品武宗這麼猛?***奶!九品武宗能夠面對八位武尊四位武宗的圍攻還能殺掉兩人再與其他的幾位硬拼成兩敗俱傷還能揚長而去?你這是**啊還是眼啊?"

孫劍被打的猛的手舞足蹈的轉了一個圈,滿天星斗閃爍捂著嘴巴一個勁的嘟囔:"不能啊……不能啊…"

"事實都擺在面拼了還不能?"那位武尊高手飛起一腳,狠狠將他踢了出去:"廢物!"

"追!他們兩人都受了傷,絕對逃不遠!"金馬騎士堂這位九品武尊高手一揮手,八個人刷的一聲追進了紫竹林!

有一句話這位武尊高手沒,在雪霧之中,倉促之間,他不知道是與烏云涼還是孟超然對了一掌,結果手腕幾乎折斷,到現在手掌還在發麻胸口也是隱隱作痛!

所以他才對螓報不實如此震怒!

他卻不知道,這兩個神刀閣的刀宗的全是實話;孟超然在一年前,甚至在半年前都真真切切的是九品武宗!

但在得了楚陽的那套煉體方法之後,孟超然發現自己的進步更快,而且似乎是永無止境一般的進步,竟然在短短的半年之中,提升了六品修為!這在以前,是絕對無法想象的!

現在的孟超然,已經是五品武尊,而且功力遠遠要比一般的同級武尊要精純的多;連烏云涼也占了他的光提升到了武尊八品!

金馬騎士堂這次行動乃是景夢魂調配,專門派出來兩位九品武尊,六位三品以上武尊來執行這件任務,本著便是大山砸蚊子的原則,一擊就要他粉身碎骨.但卻絕對沒有想到事竟然會有這樣的轉變!

但饒是如此現在金馬騎士堂這八個人的力量,依然是遠遠超過了孟超然和烏云涼.

形依然不容樂觀!

紫竹如海白雪如沙漠.兩道人影在這其中飛一般的奔馳.

"你怎麼樣?"烏云涼一邊飛速奔行一邊低聲問道.

"受了點暗傷."孟超然臉上一片潮,眼神依然堅定.

"我也是!"烏云涼哼了一聲:"想不到這幾個人如此難纏,如此的出乎意料之下往外沖竟然還是讓我們兩人都受了傷!若是他們准備完全,恐怕我們兩人今天就……師弟一會找到了穩妥地方,你藏在里面,萬萬不要出來!"

集云涼這句話的最主要的意思就是最後一句話.

他知道孟超然的脾氣,也知道孟超然對天外樓的感若是萬一一個沖動跳出來,可就真的完了.

"我曉得輕重!"孟超然哼了一聲:"可是你怎麼辦?"

"天外樓經過此事,我就准備等到春暖花開,前往鐵云了."烏云涼道:"這件事,就讓那些不堅定的,先散去吧.要不然,也是禍患,而且,現在我們也保不住他們."

"若是散去,那麼,我們天外樓就只剩下了鐵杆反對分子和死心塌地終忠于門派的人;這樣豈不是…"孟超然腳下突然一個踉蹌,隨即穩住.

剛才他在長劍出手偷襲殺掉兩位武宗的時候,與那位九品武尊硬硬的對了一掌,五髒都受到震動,受傷著實不輕!

"沒事,我自有辦法."烏云涼一皺眉:"你還逞能!"從他懷中將談曇接了過來,抱著飛奔.

身後,已經聽見隱穩的呼喝聲;追兵越來越近.

"這是什麼東西?"烏云涼感覺摸到了一個圓圓的東西在談曇懷中.

"一個魚缸."孟超然低沉道:"談曇養的魚."

"養的魚…"烏云涼幾乎要破口大罵!如此緊急逃命的要緊時刻,居然還抱著一個魚缸?這豈不是作死麼?

伸手就要拿出來扔掉.

"這是吸靈聖魚!"孟超然翻了翻眼皮:"你扔?"

烏云涼的手觸電一般的縮了回來,縱然在迎著凜冽的寒風奔馳,兩眼也大睜成了圓圓的形狀:"吸靈聖魚?!……竟然是這寶貝?"

"要不然你以為,我跟談曇師徒憑什麼在這半年之中提升這麼快?"孟超然哼了一聲.

"怪不得!怪不得!"烏云涼連連歎息:"原來是有這麼一個寶貝…不錯不錯,在那種時候居然還……他突然咦了一聲,道:"難道這家伙走出來嚇人是故意的?要不然怎麼會帶著吸靈聖魚看}書}}就最〕快}出來?"

"你以為我徒弟真的傻呀?"孟超然無力地歎口氣.這位掌門師兄的腦袋,實在是該踹一腳了,都已經糊塗到這種地步……

身後發出急劇的破空聲音,衣袂與空氣摩擦,竟然發出啪啪的爆音!顯然已經有人追了上來!

"我擋住他!你快走!"烏云涼低喝一聲,突然用力,將談曇的身體拋了出去,騰云駕霧一般往前方直飛,邊急促的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楚陽因為你受心創!要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他還沒有完,就猛地停止,腳尖一旋,猛的又旋起漫天雪霧,身子狂飆一般往後撲去.

孟超然頭也不回,身形直沖,足不點地一般飛出,在談曇的身子即將落下的時候,一把抄在手里,隨即身子一折,向著斷崖那邊急速的奔了過去.

此刻他來不及和烏云涼什麼,但孰輕孰重,兩人心頭都是清清楚楚!

天外樓的基業可以不要!兩人的性命也可以不要;但,楚陽卻不能因為孟超然受心創!

心創的後果,足以讓楚阻在對抗第五輕柔的戰斗之中全面慘敗!

第五輕柔派人來殺孟超然,絕不會只是因為泄憤而已!一個人若是讓仇恨蒙蔽了心智,就算是平常判斷,也會失卻平常心!

這對于楚閻王來,將是致命的!

楚陽一敗,則代表著天外樓再也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而鐵云六萬萬民眾,也等于是淪落于鐵蹄之下!

所以孟超然雖然不怕死,但他現在卻只能逃!

整個天外樓九峰一園烽煙四起,孟超然卻絕不能往這些方向任何一個去!

這一次,金馬騎士堂做主力攻殺孟超然,而黑血盟和神刀閣則是傾巢而出,圍攻天外樓另外的幾處基地!

身後烏云涼怒喝戰斗的聲音越來越遠,衣袂飄風之聲卻隱隱從四面八方傳來……

距離斷崖,卻似乎還有遙不可及的距離……

"師父,放下我;你自己跑得快一些."談曇不敢掙紮,卻是急促的出哀求:"放下我吧!放下我吧!師父,求您了""

孟超然一掌拍在他後頸,談曇頓時暈了過去.孟超然一邊奔馳.眼中發出決然的神色,心中默默的道:"我孟超然若是連自己的弟子也拋棄了,那我還是孟超然麼?"

心中這麼一想,頓時一股傲氣從胸中直沖上來,這一刻,速度竟然加快了許多.

但後方的敵人,卻也發現了他的蹤影.

"他在那邊!快追!"

"呂要殺了孟超然,在相爺那里就是大功一件!"

"將孟超然的腦袋切下來,給楚閻王看看,這就是他跟我們金馬騎士堂作對的下場!"

"哈哈…不知道楚閻王那時候的表是什麼樣子?我想一定很有趣."

孟超然冷哼一聲,對這些故意擾亂自己心神的聲音充耳不聞,只是埋頭狂奔!但他雖然盡了最大的力量,卻也知道,恐怕自己到不了斷崖,就會被追上!

後面追著的這幾個人,每一個都不比自己弱!一對一,或者自己不怕,一對二,或者也能支持,但一對這麼多"自己絕對沒有半點僥幸的把握!

難道今日最終還是要……死在這里?

孟超然長嘯一聲,不再隱藏身形,身子如箭離弦,狂飆疾飛;極力運功之下,嘴角的鮮血逐漸滲出,一滴滴落在談曇臉上.




上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談曇的威力     下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顧獨行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