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章 莫要輕亙古!  
   
第二百五十章 莫要輕亙古!

第二百五十章 莫要輕亙古!



"天外樓出事?"顧獨行一怔.

楚陽已經甩手一鞭子抽在拉雪橇的馬身上,健馬長嘶一聲,放蹄奔馳起來.

"若是天外樓出事,那麼針對的必然會是我師傅和我師弟!"楚狙面寒如水,哼了一聲,眼中噴火,道:"在天外樓除了這兩個人,沒有誰能夠對我構成打擊!,,

"你是?第五輕柔在報複?"顧獨行恍然大悟.

"應該是!"楚陽心急如焚,眼中露出濃濃的擔心.孟超然,談曇;這是楚陽絕對損失不起的兩個人!

"冷靜!"顧獨行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縱然是第五輕柔在報複,只有我們兩個人去,又有什麼用?第五輕柔若是要對付你師父,所出動的人手又豈會是你我兩個武宗所能解決的?"

"不能解決,也要去!"楚陽哼了一聲,眼中卻慢慢的沉靜下來,沉思著.

"必須要想一個萬全之計!"顧獨行的臉龐冰雪一般平靜下來,不住思索.

從這段時間的接觸看來,楚陽有兩大軟肋!一個是師父,一個是師弟!天外樓出事,楚陽現在就算是強迫自己冷靜,也冷靜不下來.

那麼,在這個當口,自己就一定要冷靜!而且要代替楚陽想辦法.若是自己也跟著楚陽沖動著急起來,那就真的完了!

"暴雪,山林,天外樓寒風",顧獨行坐在飛馳的雪橇上,凝眉不住思索.怎麼樣才能化解這次危機?

"還有紫竹園!"楚陽靜靜的插了一句眉宇之間,一團暴風雨一般的暴虐正在成型.

"不管怎麼做,但第一,你的面貌不能暴露.第二,不能正面對敵硬拼!"顧獨行沉沉道:"第三,要將人救出來……"

話雖這麼,但看到那沖天的濃煙在大雪之中還能飄到這里來,天外樓現在就肯定是凶多吉少.

"的是."楚陽一反手,兩件白袍出現在手中:"穿上.在雪地之中白衣的反而最為不顯眼."著,從懷中取出一個藥瓶,一伸手,噗的一聲打亂了顧獨行的頭發,藥粉在元力的驅使之下,倒上了顧獨行的頭上,一陣猛搓.

顧獨行的一頭黑發,竟然變成了和衣服一樣的顏色.

"把臉上也抹一抹."楚陽一邊,一邊將剩余的藥粉倒在自己頭上,猛搓了一翻.隨即就這麼站起來,三下五除二已經換下了衣服,穿上了白衣.

眨眼之間,兩人已經變成了兩個徹頭徹尾的"白人".在這風雪之中如同隱形了一般.

接著,楚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有找出來一個包裹解開之後,就開始一把一把的往身上揣亮晶晶亮閃閃,一把一把的全是稀奇古怪的暗器,如同寒夜中惡魔的眼睛在閃亮……

"你……你哪來的這麼多奇怪東西……"顧獨行看傻了眼:這些東西幾乎是任何一件,都是那種奪命的暗器還是陰毒至極的那種"楚陽居然准備了這麼多!

"這些你不會用,我來用."楚陽一邊忙碌著,一邊將最後的幾枚精巧的短劍別進腰間下一刻,一抖手已經多出來了兩柄劍:"暫時你先不要用你的黑龍,免得暴露身份.先用這個……"

另一柄劍,楚陽卻是執在了自己手中,感受到他心中的沖霄殺氣和暴戾的神念,九劫劍劍鋒突然錚的一聲,在楚陽丹田意識之中抖動了一下,然後就帶著一股肆虐天下的狂暴劍氣,沖進了楚陽手中的劍!

劍尖不甘示弱,第一時間就已經占據了自己的位置!

"鏘!"劍鞘之中的劍突然發出一聲凌厲的輕吟,充滿了殺伐之氣,似乎在告訴主人:我們已經准備好了!

這一生劍鳴,讓顧獨行嚇了一大跳!

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著楚陽.

手不動,身不動,並未運氣,但長劍自動在劍鞘鳴響!這是劍客之中皇級氣場!帝級劍勢!

楚陽怎麼會有這樣強大的力量?

而且,剛才這一刻,顧獨行分明感覺到了一種直欲刺破青天的劍意!

作為劍客,顧獨行深深知道,這樣的劍意,無堅不摧!那是天下間最為凌厲的劍意!

想要什麼,卻見楚陽已經緩緩閉上了眼睛.

一股激蕩的劍意,不斷地從楚陽身上散發出來,然後逐漸被劍鞘之中的長劍吸收,慢慢的竟然形成了一個劍意循環!在空中縱橫激蕩,似乎將這寒風,也在一片片的切割開來!

一股血腥的殺伐之氣,越來越是興奮的顫栗著…

受到這股強烈的劍氣影響,顧獨行突然感到自己身體之內沉積的劍氣猛然激發,黑龍劍一聲清鳴,顧獨行如同突然遭遇了醚蹦灌頂,頭腦之中如同清澈的溪降間流過,又似乎鋒銳的閃電猛然哉落!

轟!

顧獨行分明聽見自己的心中有一塊什麼壁壘嘩啦一聲破碎,一股森寒的劍意頓時透體而出!

劍客!

從現在開始,顧獨行便是真真正正的邁進了劍客的行列!

又是一次順風船.顧獨行直接無語了……這樣強大的驚喜,讓他的身體靈魂就突然充滿了斗志和戰意!

健馬疾馳,如同雪地上一道輕煙,瞬間遠去!

雪橇上的兩個人,如同兩柄已經出鞘的神劍,劍指天外樓!沿途所有看到的人們,均是覺得渾身從頭到腳悚然一寒!

還有一個半時辰,就能到天外樓!

犀父,你可要撐住!千萬要撐住!

楚陽心中在呼喊.這一刻,他恨不得肋生雙翼!

路途大片大片的撇在身後!

孟超然呼呼喘息,感覺喉嚨里如拉風箱,眼神雖然依然平靜淡然,但臉上卻已經殷如血.

仗著地利熟悉,他已經與敵人在這一片山林之中來回繞圈子不下兩個時辰!但他最想去的斷崖,卻是始終沒有靠近!

在那里,有一條風雪天的逃生之路!

之所以風雪天,乃是特定環境.斷崖下有一個山洞,可直通山外;但風雪天之中大雪彌漫,誰也看不到,尤其是這個山坳之中,更是積雪數十丈.只要到了斷崖,縱身一躍入深谷,有厚厚的雪層,性命無虞.

只需有一口氣,從雪層底下找到山洞入口,躲進去,或者直接逃出去或者就在里面躲著,都是安全的方法.

畢竟,這個山洞乃是烏云涼和孟超然孔驚風三人共同開鑿;就算是在天外樓,知道的人也是不多.

但現在,敵人似乎察覺了他的圖謀圍追堵截之下,甚至有人不惜自己的佩劍也扔了出來就為了阻止孟超然去斷崖那邊去!

他們不知道那邊有什麼,但孟超然非要去,他們就非不讓他去!

孟超然的身上橫七豎八得多出來數十道傷痕,這是幾番遭遇之下死戰所致!

烏云涼縱橫如風數次與孟超然相遇,然後兄弟兩人再分開,但不管如何只要孟超然這邊到了極端危險的時刻,那麼烏云涼就會拼命地趕過來"

但人力有時盡.到了此時,也差不多兩人都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談曇靜靜地昏迷著躺在孟超然懷中,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傷痕.

孟超然依然牢牢的抱著徒弟,沒有讓他受到半點傷害.

談曇,這個平常人看一眼也覺得毛骨悚然的少年,孟超然這位師傅,卻是表現出了極端的慈愛!

縱然全天下都看不起你!都不要你!但你依然還是師父的寶貝!有師傅在,你就無恙!

孟超然在用實際行動,用自己的性命,來詮釋這句話!

嗖的一聲,一道人影閃電般從他身後出現,孟超然眼神淡然如水,身子猛然一側,驚鴻云雪步展開,身子虛無飄渺的閃了幾閃,每一閃,都是出人預料;手中長劍靈蛇一般在大雪中反射出星芒一般的璀璨.

叮叮叮……

細碎的聲音響起,孟超然單手持劍,在這一瞬間已經與敵人交換了數十招,身子斜斜的後退.

對方是一位六品武尊,也不輕松.在長時間的追逐之中,體力消耗太大,已經是氣喘如牛,滿臉紫漲.

他畢竟不像孟超然乃是土生土長已經在天外樓這種氣候下待了數十年的人;大趙的氣候本就比這邊要良好得多;咋來到這里又是這樣的風雪天;初時還不覺得怎樣,但逐漸的隨著消耗,越來越感覺胸腹之中憋悶之極!

一聲疲倦中帶著興奮的狂笑:"孟超然,我看你還往哪里跑!"

在孟超然退後的方向,兩個白衣人猛然閃現,一左一右,沖了過來!

三位武尊,兩位六品一位九品,成品字形,將孟超然擠在了中間.無路可逃!

絕境!

孟超然的神突然一下子沉靜了下來!

他不再閃避,也不再逃,兩只腳就像釘子一般,驀然就釘在了雪地之中,淵淳岳峙,一動不動!

他已經衣衫襤褸,渾身傷痕;但這一站,竟然充滿了凜然之氣!這種沉凝如實質的氣勢,竟然讓三位敵人不敢上前,反而紛紛眼中露出緊張的神色,謹慎的退後了一步!

三個人心中都清楚:種了這種地步,孟超然終于要拼命了!

冷靜的對手,不管是假裝還是真的冷靜,眾人都見過不少.但像孟超然這樣從頭到尾一直冷靜到了讓人心寒的對手,今生卻是第一次見到!從見到他開始,他的眼神就沒有變過,一直到現在絕望,依然沒有變過,依然是最初的滿不在乎與看輕一切的淡然.

這是一種骨子里的冷靜與漠視,靈魂中的孤獨與驕傲!

這樣的人,三人都是敢打賭:此生從所未見!此刻這個人擺出了最後拼命的架勢,依然是這樣從容不迫,淡然優雅.卻是讓三個人不約而同的都是心中發寒!

孟超然沉靜的微微一笑,旁若無人的緩緩抬頭,仰起臉來.用自己的炙熱的臉龐迎向空中紛紛揚揚冰冷的雪花,感受著那侵入靈魂的舒爽涼意,長長地,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似是歎息,似是如釋重負.

然後他手一松,談曇的身子輕輕滑落在地上.

他低下頭來,眼神溫柔的看著手中秋水一般的長劍,目光執著而深,他的身影頎長玉立,靜靜站在風雪中,孤獨而驕傲,遺世而獨立.

他雖然已經渾身是傷,衣衫襤褸;但那種從容灑脫,卻依然是骨子里的優雅!那是一種縱然粉身碎骨也依然會存在的高貴!

圍著他的三個人,突然不約而同地升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自慚形穢!

雖然自己三人完全能殺死他,但在這一刻卻奇怪的感覺到:耳己不配殺死他!

劍光閃爍流動,劍身光華閃閃,如同活物,似乎在與他心靈契合,相互呼應.如同一對性命交托的伙伴,在進行靈魂的交流,做著大戰之前的准備.

孟超然淡淡的一笑,手指輕輕彈在長劍劍身上,長劍一聲龍吟,震顫起來.龍吟虎嘯一般的聲音,震撼雪空,錚錚劍鳴,毫不掩飾的露出強烈的殺氣!

孟超然突然腰杆猛然一挺,就如一柄劍,猛然出鞘!一抬頭,眼中的寂寞與深寒完全變成了鋒銳的劍氣,與手中長劍,徹底的融成一體!

渾身氣息轟然一震,劍氣四面飛濺,他雖然一動沒動,但卻就如同一顆炸彈在中間轟然爆炸,氣息所致,腳下積雪飛揚而起,成放射狀四面八方的凌厲飛出!

孟超然頭上滿頭黑發忽的一聲飛揚起來,狠狠直豎,在白雪中激烈飛舞,彈劍長吟道:"風雨難洗心痕,滄桑不滅傷""

在淡然的吟唱之中,孟超然的眼神發出凌厲的神光,突然一縱而起,凌空飛騰七丈,如蒼鷹翱翔,口中悠悠歎息道:"……莫要輕亙古……"

身形與長劍在空中化作閃亮的一體游龍,劍光璀璨爆裂,凌空長射!

"……離散才看荒涼!"

這四句詩的吟出,就似乎是孟超然跟自己的過往,跟自己的生命,跟自己的愛人,跟自己的遺憾和傷痛做了一次最後的告別.

雖然不甘!

但這一劍出,就是決然!

他的臉色依然平靜淡然,但眼底深處,卻悄然閃過一抹帶著悵惘回憶的痛徹心扉的眼神,伴隨著一種琱[的滄桑寂寞,融進了劍光之中,浩蕩的劍勢,帶著一往無回的氣勢,當空飛瀉!

這是生死立判的一劍!卻帶著一種心傷魂斷的心碎感覺!

絕境之中,孟超然決死出劍!




上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顧獨行的猜測!     下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鈞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