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鈞一發!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鈞一發!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鈞一發!



"上!殺了他!"三個人同時大叫一聲.拔劍沖了上來.

在剛才,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們沒有行動,導致了孟超然的氣勢劍勢,都在一瞬間攀上了頂峰,此刻劍勢已成,威力更大!

這對他們來,乃是完全不應該的事.任何對敵,都要打斷對方積蓄的氣勢,擊輯中流,才有利于己方.但這一次,他們不但放任對方完成了氣勢劍勢,心中竟然沒有後悔的感覺!

面對這樣的一劍,必然會有人受傷;但卻不後悔!這是一種很奇妙的心態!

對方雖然自始至終沒有話,但這樣的從容,這樣的冷靜,這樣的堅持,已經引起了他們的敬意!

三條人影如飛迎上!

"師弟!"遠處,烏云涼披頭散發,拼命趕來!在他身後,那位九品武尊和另一個圍攻他的人,也是狼狽不堪,一瘸一拐.

孟超然似乎全然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嘴角含著淡然深的笑意,禦劍而下!

劍光璀璨,轟然落下.

四團劍光,在這一刻,猛然對上!對在一起!

空中突然散出璀璨到極點的光芒,四個人一旦對上,就如同一個碩大的炸彈突然爆炸!無數劍芒縱橫飛射!

熾亮的光芒,折射的正趕過來的幾個人都是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

孟超然一聲悶哼,斷線風箏一般往後飛退.

另外三個方向,同時三聲慘叫發出!

四條人影幾乎在同一時間又退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到這時,彙聚的中間才有一團血霧飄飄落地,無數的血肉碎屑,落在地上.

三個人的身上在這一刻憑空增添了數十道劍痕,落地之後,第一時間抬頭注目,向孟超然看去.

不知為何,直到現在,他們關心的居然是孟超然的表.不知道這個人臉上那如同面具一般的淡然,在受到重大創傷之後,能不能改變!

他們失望了.

孟超然身軀微微顫抖,身上好幾處地方血流如注,長劍斜斜垂在身側,劍尖上鮮血熱騰騰的滴落.他的臉上,竟然還是琱[的淡漠.看向三人的眼神,竟然也還是無動于衷的冷淡.

"厲害!"其中一個人慘笑一聲,道:"我們見過的高手,比你武功高的,多的太多;但能夠這樣冷靜的,孟超然,你是天下第一!死在你的手里,也算不枉了.

哈哈……"

笑了兩聲,突然胸口激she出一道血箭,緩緩倒下,砰地一聲,砸在雪地上,沒了氣息.臉上居然猶帶著笑容.

剛才的戰斗,孟超然的劍,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

孟超然淡然看著,長劍緩緩抬起,道:"來吧.戰,不過是生與死,江湖,也本就是一條生死路.能笑著去,也是一種境界!"

他竟然面對著剩下的兩位敵人,率先發出了挑戰.

"師弟!你怎麼樣?"烏云涼如飛趕至,這位天外樓的掌門,此劍氣喘籲籲,披頭散發,渾身傷痕,連臉上也被創了兩道.

剩下的七名敵人,幾乎在同一時刻,將兩人團團圍在中間;每個人都是氣喘籲籲.

"我還能喘氣."孟超然淡淡的笑了笑,看著烏云涼的眼神少了幾分淡然,多了幾分關切.

也只有面對自己的親人,孟超然的眼神才會發生變化.對于其他任何人,他都不會動容!

烏云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嗆咳著笑道:"厲害!哼,要想向我天外樓動手,不付出點兒代價,怎麼可以?哈呃…"

"這點代價,我們還付得起!"那位緊追而來的九品武尊哼了一聲,努力的壓制著胸口如要爆炸一般的憋悶,冷笑道:"若是楚閻王因此而崩潰,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都是值得的!"

"崩潰?"孟超然有些嘲諷的自自語,竟然很有信心的道:"我的徒弟,永遠不會崩潰的!"

"上!"那位九品武尊一揮手:"當心夜長夢多!"

"咳咳……咳咳咳……"地面上,一個雪堆動了動,接著,談曇就從里面迷迷糊糊的爬了出來,站起身來,看著四周.

他的眼神,從迷糊到清醒,只是一瞬間.然後就是悲痛,憤怒……

一躍而起,也不話,徑自拔出劍來,與孟超然烏云涼三人,背靠背組成了一個防禦陣型.

面對著他的,正是那位女武尊;看著談曇一張怪異的臉,正做出嚴肅的表,不由得心中一陣打鼓,一陣惡心.

一聲呼喊,戰斗再次爆發.

楚陽和顧獨行無聲無息的潛入了天外樓,這一路來,在楚陽這識途老馬的帶領下,神不知鬼不覺.

急速的奔馳了一會,前面白雪皚皚之中,一片紫竹,迎風搖曳.

"這就是紫竹園!"楚陽極為心的摸過去:"這里已經發生過了戰斗."

"追!"

楚陽一馬當先,循著痕跡追了上去.

紫竹林中,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段打斗留下的痕跡,有些地方,還有大雪未曾覆蓋的血跡.

楚陽的臉色越來越沉.

"這里的鮮血還未凝."幾乎要快追集紫竹林的時候,顧獨行伸手一摸,突然精神一振.

在這樣的天氣下,鮮血未凝,那就明戰斗剛剛結束,還有希望.楚陽心頭一松,加速前沖.

突然前面傳來簌簌的聲音,似乎有人也正在努力的奔馳,呼呼的喘氣聲清晰可聞.

"我們怎麼辦?也上去圍攻?還是回歸門派?"

"回歸門派?你開什麼玩笑?事還沒結束呢."

"太可怕了!"其中一人心有余悸:"誰想得到天外樓這兩個人竟然這麼強悍……",

"快追上去吧,要不然,那混蛋又要發怒!"

楚陽眼中殺機一閃,悄悄地閃了過去.

只見兩個衣人正在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雪地里跋涉,一邊努力動作一邊著話.

"神刀閣的人."楚陽冷哼一聲,右手下垂,兩柄短劍出現在手中,下一刻,手一抖,已經化作了兩道流星.

噗!噗!

兩個人只發出一聲慘叫,就猛地撲倒在雪地里.他們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哪里還能防備來自身後的襲擊?

楚陽身子一閃,已經過去,直接一手抓住其中一人的頭發,猛地提了起來.兩人,只有一個致命,另一個,只是讓他重傷.想要問點東西.

"神刀閣的人?"楚陽只問出一句話,就住了嘴.眼前這個幢孔渙散,竟然已經是出氣多,入氣少.

短劍只是插在他的腰上,按不致命;但楚陽卻不知道在他的身前也有一道傷口,卻是烏云涼斬了他一劍,此刻前後司時受創,劍傷貫通,竟然死了……

"晦氣!"楚陽將尸體扔在地上.

"那邊有喊殺的聲音."顧獨行豎起耳朵,靜靜地聽著.

"毒!"

兩道白影閃電一般穿行出去.

走出一段,突然一聲奇怪的嚎叫遠遠傳來.楚陽身子一顫,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顧獨行臉上也露出怪異之色.

"嗷"我大姐,你不要打我的臉…"一個公鴨子混雜著狼嚎一般的聲音氣急敗壞地道:"這麼英俊的臉,你打壞了就不心疼麼?"

"是談曇的聲音."楚陽興奮的道.

顧獨行的棺材板臉上掠過一絲抽搐,他實在是很奇怪,到底要如何強大的自戀,才能在如此生死危機之下出這般強大的話來!

兩個人心翼翼的摸了過去;只見遠遠的正有數人在激烈的戰斗,那被圍困在中間岌岌可危渾身是傷的三個人,正是烏云涼,孟超然,談曇!

看著那不斷濺起的鮮血,楚陽的臉一下子痙攣了起來!

孟超然三人已經落進了絕對的下風,隨時都可能殞命!

"冷靜!"楚陽告訴自己,然後他向顧獨行打了一個手勢.

顧獨行靜靜點頭,身子緩緩俯下.楚陽兩腿一蹲,猛然一用力,身子貼著地面發出,在他剛剛劃出之時,顧獨行兩掌蘊滿了推力,狠狠拍在他的腳板上.

若是平時,這樣的措施無用.但現在,地面上卻全是積雪!竟然嗖的一聲,急速的滑了出去.

白衣白袍白發白眉,就如是雪地上鼓起了一個包,在快速移動.

激戰之中的幾個人似乎聽見了什麼聲音,但轉頭一看,卻是入目一片雪白,什麼也沒看見.

孟超然和烏云涼兩人雖然仍在努力,但兩人心中卻都已經泛起了絕望的意味.他們都知道,自己已經油盡燈枯,已經快要支持不下去.

對方之所以沒有加強攻勢,只是為了要盡力的減少損失而已!

反正這里地勢開闊,若是有人來,一眼可見;而且自己三人已經絕對沒有力量突出重圍!

談曇怒吼著,與面前的女武尊打成一團;這位女武尊比他高出太多,但先前受了傷,又在雪地之中與烏云涼激戰數次,一身功力十成之中,也已經去了七成.

再加上這里地處高原,寒冷之極,女性身體更是不適;竟然一時間拿不下這家伙.尤其讓她憤怒的是,這個丑鬼居然無比的愛惜他自己那張臉,甯可將肩膀挨一劍,也不讓臉上被戈一道…

"大姐,求您了,一會若是要殺我,別鞏了我的臉…"談曇自覺已經沒有希望了,哭喪著臉央求道:"我還沒找媳婦……"

女武尊被這句話的幾乎背過氣去!

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現象,不由得脫口驚呼!

在那位九品武尊身後,竟然有一片白雪,猛然站立起來,一柄劍如同從幽冥之中直接鑽出來,如同雷神的暴怒,狠狠刺向了這位九品武尊的背心!




上篇:第二百五十章 莫要輕亙古!     下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雷霆襲擊!